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咒!咒

更新时间:2020-05-28 07:13:07

咒!咒 已完结

咒!咒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五天 分类:灵异 主角:林海刘婧倩 人气:

完结小说《咒!咒》是五天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海刘婧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僵着身子,林海飞有点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离开门边,踏上ㄇ字型的阶梯,在阴暗的空间里,踩出一声声缓慢而低沉的回音。 他不想看、一点也不想看。脚边有一些散落的香烟,但样式不同,凌乱的几乎在他每一步落下的旁边。钻进鼻尖的味道混着浓浓的烟味,随着他的步伐越加明显,胃一阵的翻动,让林海飞捂着嘴,差点吐了出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礼拜天的早上,林海飞是被自家二哥用枕头给乱击砸醒的。

等等等等等——!一睁开眼就是林育修拿着枕头对着自己、作势要非常用力砸下的样子,让林海飞反射性的用手护住脸失声惨叫。

林育修哼了声,悻悻然的收起了枕头,但想了想,还是大力的往林海飞脸上砸了下去!

还有脸跟我说等,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等!快跟大哥出去批货啦!他骂道:昨天提早上床睡觉你竟然还给我睡的像死猪一样,快起来!大哥难得回来被压榨,你还给我浪费时间,快一点!

说完,林育修又绕到正爬向门口的林海飞屁股上踹了下去,一脚就把林海飞踹出了房间后,从短短的走廊上滚下楼梯。

一阵头晕目眩后,林海飞整个人趴在楼梯口前方,脑袋还晕眩炫的痛,只能躺在地上呻吟。

听到声音的林育泉从前面探头看了下,发现自己的三弟正仰躺在楼梯口哀号,苦笑着过去拉了他一把。

还好吗?

不、不好修二哥竟然把我踹下来林海飞捂着发晕的脑袋,踉跄的走了几步,对温和的大哥问:现在几点了?

快八点了。林育泉如实告诉他,今天比平常多睡两个小时罗。

吓!林海飞吓了一跳,连头晕的事也一起被吓掉了,两个小时?怎么会!他连忙转身冲到厕所去刷牙洗脸。

望着三弟匆匆忙忙的样子,林育泉抵着下颚想了下,抬头,视线刚好对上了下楼的林育修。

算一算,他其实多睡了四个小时。林育修懒洋洋地说:看来精神有点不济,昨晚跟同学通完电话后倒是马上睡着了。

林育泉失笑,你偷听?

正大光明的在门外听。林育修反驳,接着沉下脸,说:案子不单纯,阿德在现场看见了其他东西。

他们是看不见什么巫道之类的东西,但是从小跟林海飞生活在一起,一开始还以为弟弟眼睛坏掉的他们,后来也大概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事情,只是很有默契的闭口不谈而已。

果然是这样。林育泉叹了口气,眼睛瞄向正传出水声的厕所,对身边的胞弟吩咐道:别让海飞被扯进去了,上次卷到杀人事件里时,吓到妈妈。事情还没过完前看着他点。

扁扁嘴,林育修嘟嚷着说:说的简单,谁来帮妈顾店?

林家长子沉默了一下,又叹气。

弟弟的命运跟妈妈的辛劳要怎么比?

林家次子愉快的笑了出来,让那小子自生自灭吧!

林家长子笑笑的,一巴掌把胞弟扇去撞墙壁。

我还是去提醒他一下好了,海飞应该不会呆呆的一头栽进去。林育泉一边自言自语着走向外面,准备去发动车子,留下林育修一个人抱着脑袋,怨恨的看着他的背影。

不会呆呆的一头栽进去?才怪!林育修轻哼一声。

过了半晌,林育修爬了起来,走回他们睡觉的房间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略略思考了下,拨了一通电话给别人。

上次那个帮林海飞改装手机的人有给他们一个号码,说是遇到奇怪的事情,可以打这通电话找人帮忙。

他想,现在很适合拨那个号码。

到批发市场去取完货,林海飞坐在休旅车上揉揉自己的脸颊,皱着眉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懂一向自认体力还不错、绝对不会睡过头的他今天怎么这么失常。

因为累、所以提早睡还可以接受,但他怎么会睡到连批货的时间都忘记?而且他刚刚还在想要继续睡

开车中的林育泉瞥了他一眼,拿起身边的提神饮料,用瓶子碰了碰林海飞的脸,喝吧,不用再揉你的脸颊了。

林海飞笑着接下林育泉交给他的东西,虽然不好喝,不过现在提起精神比较重要,他可不能花一整天的时间都在那里揉眼睛捏脸颊。

正当车子停在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林海飞突然看见旁边的路人,顿时嗑睡虫全被赶跑,精神好了一半。

泉大哥,我可以去找一下同学吗?他转头问林育泉,但随即又想到自己今天赖床迟到,马上捏捏鼻子,装做什么都没有说。

林育泉往他刚才看的方向望了过去,看见一名穿着轻便的红衣少女,站在一间中医诊所的外面,手上拿着笔记本和笔就在那里抄抄写写。

想了想,他终于记起了那女生是谁。

啊,是唐同学吗?你过去没有关系啊。林育泉笑着解开林海飞的安全带,对他说道:反正回去后我再叫育修帮忙就好了,不用担心。

迟疑了一下,最后林海飞还是点点头,跳出车子。

泉大哥谢啦!他跑到旁边的街道上挥手对林育泉说道。

林育泉笑着点点头,在变灯的时候开车离去,林海飞连忙转身去找小A。

注意到有人朝自己跑过来,小A抬头,看见是林海飞立刻笑了出来。嗨!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

我陪我哥去补货。林海飞解释道,看了一眼小A背后的中医诊所,眼神里有着疑惑。

小A知道他在看什么,于是摇了摇手中的红色笔记本,说:这家中医诊所是我的骨科医生推荐的。因为他太忙了,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所以就过来这里。她笑道:这间的老医生人还满好的,愿意花时间在我身上。

你看骨科做什么?话一问完,林海飞就想到昨晚跟小A的谈话,又问:是为了那个案子?

果然,小A点点头,把自己做的笔记给他看,说:跟你聊过之后我又想了想,蛇是有可能的,毕竟人的颈子那么脆弱,不管是先绞断颈子让骨头刺穿了气管致死,还是摔下楼才造成骨头断裂都有可能。

林海飞翻了下记满草图和文字的笔记本,接着皱起眉头,如果是这样,人也有可能不是吗?

小A很干脆的点头说对,林海飞扁扁嘴,把笔记本还给她。

字太多了,他看头会花。

如果是这样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人还是蛇啊林海飞喃喃地道。

关于这一点嘛。小A说:不管是人还是蛇都好办,反正只要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了。

话说完,她锐利的凤眼微微眯起,接着轻轻的说:怕就怕,不是活物。

林海飞胸口一震,有些着急的问:你去问了?

小A点头,离开诊所前,边走边说:虽然隐光死活不肯帮忙,要我们别插手。不过他倒是跟我说了一些事。

跟上她的林海飞问:什么事?

他知道有一种咒可以操纵蛇,而且容易引来大量的巫道。不过虽然基础方法人人都知道,但是一些重要步骤只有少数人才懂,也只有他们成功,那种咒就是蛊。

要是嘴里有水,林海飞一定马上喷出去。你是说下蛊?有可能吗?

我只是说出他给我的资讯而已,基本上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小A把自己的笔记本和笔收进了侧背的小包包里,跟林海飞一起并肩走着,又说:就他的说法,蛊这种东西很难养,而且在中国里面的养蛊师也只剩下三个,没有半个弟子是第一,再来就是他们很久不出手了,上次出手听说是二十年前的事。

但如果他们把蛊卖给别人呢?

摇头,小A说:可是他们养的都不是蛇蛊,全是蜘蛛蛊和蜈蚣蛊。

一手抵着下巴,她歪着头回想,听说上一次出现在中国的蛇蛊,是六年前在一个从云南回来的人身上,养蛊师还是个半条腿已经跨进棺材、而且没有任何弟子的老头。据说那人死状之凄惨,满清十大酷刑招呼下去大概就是那个样子。所以你那个叫詹睿建的同学不可能是被蛇蛊弄死的。

干笑几声,林海飞问:所以?说了这么多,他不相信小A手上得到的资料,只有不可能的蛊术。

看见他的表情,小A笑道:先告诉你,别对我期望太高,我挖的出蛊术这种东西就已经很努力了。毕隐光那家伙坚持既然我不做接案人,就别管那么多事。

过了马路,林海飞听见小A的话,忍不住好笑地说:是是,唐女王你辛苦了,压榨一大堆坚持的男朋友,不知道还有没有压榨出其他比较有用的东西?

自从小A从血森林出来之后,跟隐光的关系就越来越亲密。虽然大家都没说,但有眼睛的还是看得出来两个正在甜蜜阶段即使年龄相差了十岁,而且女方打死不承认。

小A拿起包包就往只比自己高了一点点的林海飞头上招呼过去,你叫谁女王!说谁是我男朋友!她倒竖着眉毛,红着双颊说:我现在要讲重点了啦,这很重要,专心听!

好,不是女王,是傲娇皇女。林海飞在心里碎碎念,但还是很专注的听小A要讲什么。

记不记得高一的时候滕虹和欧芳茵身上的红眼睛禁咒?小A问,见林海飞点头,便继续说下去,所以后来我想到,你会不会看见的只是咒道本体,而不是什么蛇蛊或蛇之类的,于是我又问了一次隐光。

结果呢?

小A很干脆的一摊手,不知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