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更新时间:2020-05-12 16:58:07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已完结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甲乙名堂 分类:灵异 主角:谷燕真谷燕 人气: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由网络作家甲乙名堂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谷燕真谷燕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被同辈尊为传奇的谷燕真在一次下墓的时候失了手,遇到一个全裸的帅帅千年男尸,在古墓里被这个千年帅哥这样又那样,而且还在肚子里留下一枚发芽的小种子。六年后,带着自己五岁的宝宝一起重新进入墓地。 斗乌嚣张地道:“是男人就要有担当!我总不至于把你搞大了肚子就撒手不管吧?” 宝宝摸摸粉嫩小下巴,道:“大叔,想要我妈咪,麻烦你先去排队领号。” “上下三界,谁敢让我领号?!” “我!”小女人瞪着他,怒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坐着缆车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山顶。

“靠,老夏你分析分析,他们带咱们上这里是什么意思?”谷文飞一把扯过夏末,凑到他耳朵边上。

夏末鼻子闷叹一声,没点力气的说:“随便。”别说倒斗了,就是将斗里的宝贝放在他眼前,不用涉嫌只管拿,他也提不起劲儿来。

以前与谷燕真在一起,虽然没有谈论男女感情的事,但两人除了各自的私密话,无话不谈。

可如今,他们之间隔着的已经不只是时间那么简单了。

夏末一听这孩子姓谷,就更是心痛,这六年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一定非常辛苦,为什么不去找他?

唉!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关键是现在,夏末想靠近谷燕真,找回些曾经的哥们义气,找回一起行动的搭档默契。

可是谷燕真一直注意着谷晨焱,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身边还跟了个夏末。

“别这么说啊!老夏,你怎么也掉链子了,那几个人都怪的很,我们又带着大外甥,我觉得必须先考虑考虑,弄明白他们的目的。”谷文飞看了眼站在高处的斗乌与右玄,继续说道:“这倒斗怎么倒到山顶上来了,还是景区,你看看,正是春暖时节,不冷不热的,这登山的人一波一波的,这哪里是来倒斗啊!”

夏末收回视线,往四下看了两眼,懒懒的说道:“这斗八成在山肚子里,不用着急,跟着他们走就成。”

“山肚子?”谷文飞琢磨着也对,但是就算是在山肚子里,也不该在山顶上找切入点吧!这山海拔两千一百多米,要从这里挖?有没有搞错?“不对……唉!你别走啊!老夏,老夏。”

夏末一点工作热情也没有了,谷文飞说什么也不想听,径直翻过护栏,坐在山峰边的大石头上,看着广阔的天地,这里虽然没有南方山水的秀美,却非常大气,山本身所蕴含的气势给人非常不同的冲击。

谷文飞手扶上护栏,要翻过去的时候,看了眼斗乌、陶毅他们,又缩了回来,只靠在护栏上,往外看,也不再说话。

“我们去后山。”右玄与斗乌终于下了石台,招呼着大家一起。

一行人又往山后走,谷文飞心底嘀咕:他们知道什么叫倒斗吗?不会是以为上这里转两圈,就算是倒了斗了……

这时候后山除了他们几乎没其他人,斗乌翻过栏杆,往没有开发的后山慌山走进。谷文飞一愣,心说:难道这文章在后山?

果然,在无人区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不知穿过多少层高头大树,一行人终于出了林子。

一道天沟豁然眼前,以前从没听说过翠云山上有道天沟?越是未知的事情,越能提起谷文飞的兴趣。

谷文飞呵呵一乐,跑到悬崖边上往下看了看。光照不错,看的很远,没有一点雾气什么的,谷底跟上面没什么区别,绿油油一片。

可是这峭壁……

这道天沟是峭壁是直上直下的,期间连个伸出来的树杈、根系都没有,要从这里下去?没搞错吧!再说了谁会将墓修在这里?

就算是因为地震什么的,让原本一体的山,从中劈开,形成数丈的天沟。这么大的地动,地下的墓室还能在?不塌也进不去了吧!

“老板!”正琢磨着,突然有几个人跑过来,个个膘肥体健,大包小包的背着行李,见到右玄就乐呵呵的打招呼。

“都准备好了?”右玄看了眼几大包半人高的行李,淡笑着点了点头。

“交给我们哥儿几个你还不放心,都准备妥当了。”打头的男子嗓门挺大,拍着胸部说的。

听口音,这几个人是本地人,打头的叫大头,其他两人一个皮肤黑些的叫狗子,余下那个稍矮,叫瘦子,不过倒是三人中最胖乎的人,谷燕真被大头的大嗓门扰到,这几个人的名字还真生动,一定是常在河边走的,用的别名。

那几人也利索,三两下将大包打开,拿出一堆装备,枪械匕首、绳锁灯烛,连食物都准备的有。

在右玄的安排下,众人将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包里。

准备妥当后,就跟着大头顺着悬崖往前走,几分钟后,在一堆灌木密集的悬崖缺口边上。

有一根挺粗的绳索系在距离悬崖十多米的大树上。

到了这里,谷燕真多了个心眼,仔细看了看,这附近的几棵大树上都有系过绳索的痕迹,有一处是新伤,八成这底下现在就有人。

“这里没有护林的人么?”谷文飞嘀咕一声,往身后看了两眼,距离前山的景区间是错落的大树灌木,想着也没人进来!

谷燕真看了眼儿子,谷晨焱已经站在悬崖边上,陶毅还挺尽心,蹲着身子护着谷晨焱。即使有人护着,谷燕真依然看着心惊:“焱焱,别站边上。”

谷燕真生气的往谷晨焱身边走,这要是摔下去,可不得了了。

“跟上。”这时候大头已经勾着绳索准备往下爬了。

“小哥,这底下风景不错吧!”瘦子凑到谷文飞身边,拍着他的肩头呵呵笑着,笑的很怪异。

谷文飞正站在悬崖边上,被吓了一跳:“靠!你丫……”

“啊!~~”谷文飞话没说完,就被一声近在耳边的喊声吓到了,正想骂人,却见一个人影快速的从身边掠过。

回头看时,斗乌抱着谷燕真站在选择边上,而陶毅也抱起来谷晨焱,夏末似乎瞪大眼睛看着。

发生什么事?“放开!”谷文飞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斗乌放在谷燕真腰上的手却看的清楚,一下子就来火了,想冲上去尽尽当哥哥的职。

“别给我们添麻烦。”斗乌突然低头,凑到谷燕真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多管闲事!”谷燕真身体紧绷,她才没那么软脚,走路都能走掉下去,她也不用出去盗墓了。

正要发火,却见斗乌已经不着边际的回到了系绳索的位置,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跟右玄说着什么。

“陶毅,你背着谷晨焱,谷小姐,你跟着我,大家跟上……”右玄指了指悬崖边的绳索,对大家喊道。

谷燕真有点怀疑刚刚又出现了幻觉,可谷文飞脸色发白,夏末情绪紧张的看着她,那个叫狗子的张大的嘴巴到现在还没合上。

这明明表示刚刚的却是有事发生了,可是,斗乌,神态自若,已经跟着大头往下爬了,右玄跟瘦子吩咐着什么,一点异样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妈咪!”谷晨焱跑到谷燕真身边,抱着谷燕真的腿。

“走了。”陶毅从身后抱着谷晨焱,连谷燕真看都不看上一眼,就拿根绳子,三两下将谷晨焱绑在背上,跟着斗乌往下爬。

“焱焱,妈咪没事,别担心,妈咪加油!”谷晨焱握着小拳头,给谷燕真加油,果然是非常想下去。

“你跟着我。”夏末拍了拍谷燕真的肩膀,轻声说了句,然后看了眼谷文飞,勾起了绳索。

“走吧!”谷文飞往绳索上看了两眼,挺结实的,三根绳子,现在已经轮到第二圈了,有大头他们在着等着,又有树上的绳索印,似乎地下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

“小心哦!底下没那么简单。”经过瘦子时,谷文飞耳边听到这句,浑身一个激灵,抬头看是,瘦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谷文飞等着瘦子,想要再问,却见谷燕真已经够上绳索,开始下行。也不好停留,利索的抓着第三根绳子,往下爬去。

因为担心不稳滑下去,大家都非常小心,谷燕真时不时看看陶毅。

谷晨焱倒是一点都不害怕,一双大眼睛瞪的圆溜溜的四处瞎瞅,就跟第一次带他去游乐园一样。

不知爬了多久,突然下面一轻,谷燕真赶紧稳住身子往下看,距离地面还远的很,可下面的人呢?

“真真。”先谷燕真一步,第一根绳子上的夏末一直注意这谷燕真的动静,见她突然停步,担心的问了句。

人呢?被夏末一问,谷燕真浑身一个激灵,赶紧看向陶毅。可惜晚了一步,陶毅也不见人了,连带着谷晨焱也没了人影。

谷燕真手脚哆嗦,心底把自个儿骂了个千百遍,陶毅本就古怪,怎么能让陶毅带着谷晨焱。可是斗乌,明明是那样象……

应该不会出事吧,可是做妈妈的哪能放心?!

“怎么不走了?”谷文飞也到了跟前,三人三根绳,远看着像极了三只挂在丝上的峭壁爬虫。

“人呢?”此时夏末也注意到了古怪,惊呼一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