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病危通知单

更新时间:2020-03-20 19:18:24

病危通知单 已完结

病危通知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水月月 分类:灵异 主角:陆小玉 人气:

《病危通知单》由网络作家水月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小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回到观轿镇的我无意中在街上遇到儿时玩伴陆安珂,谁知将两人的自拍照发到朋友圈里后,我却收到神秘人的警告信息:“陆安珂患有间接性精神疾病,快离开她家!” 从此后,一连串怪异的事情接踵而至。 我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为什么后来和陆安珂断了好几年的联系…… 当夜色降临,身后,总有一双冷冰注视我的眼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斐源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抽回自己的手。

他的声音却远没我想像的那么难受,只是淡淡的:“死了,被人杀死了。”

“杀死?警方怎么说,有没有抓到凶手?”虽然是第二次听到这个消息,但终究是从斐源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即成了事实,我还是忍不住吃惊。

“靠他们,抓凶手?”斐源冷笑着扯了下嘴角。

我默了一下。

我心里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斐源说得对,这么重大的凶杀案,真的靠小镇派出所里的那几个小警察是没希望的,据我所知,现在派出所加上王植也才一共四个警察,还有一所长是蹲办公室的。

“哎,亲爱的,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推了推斐源的手。

“什么?”

“我也许见过凶手。”

斐源切荷包蛋的手蓦地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回头看了眼大门口,确定门是关得好好的,这才小声跟他说:“昨天晚上凌晨三点钟,我看到我卧室楼下的路对面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手里有把刀。”

“……啊?”

“是真的,他就站在那里,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能看到他在瞪着我的窗子,我琢磨那可能就是杀叔叔的凶手。”

斐源把最后一口蛋塞进嘴里咀嚼着,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怎么,连我你也不信吗?”我小声道:“你信我,是真的,而且我觉得这个凶手和安珂的发疯好像有某种联系。”

“什么联系?”

“说不上来,感觉,我的感觉一向都很准的。”

“小玉,你是不是起幻觉了,就算他真的是凶手,又和安珂的发疯有联系,可是他为什么要去站在你家屋外的路上,盯着你的窗子看呢?”

“我不知道,所以才害怕呀。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找真相。”

“什么真相?”

“我们先去调查一下安珂为什么发疯,顺藤摸瓜,难说就能找到杀叔叔的凶手。”

斐源没把我的话当回事,他只是懒懒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开始收拾碗筷。

很奇怪,他对自己爸爸的死居然这么冷静,那种不再乎,连我一个外人看着都着急。

我追进厨房里问他:“去不去嘛斐源,我们去找到安珂为什么会发疯的原因,不管怎么说,小时候我们三可是好朋友,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难说我们这么做,还会帮安珂把病给治好了呢?”

“可我没空,我爸爸这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办,再说了,你也别去了,这事你一个女孩子家去调查太危险,听话,啊!”斐源收拾东西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啄了我额头上一下。

他说得很淡然的样子。

可是我明白,斐源这是不相信我,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好,不信我是吧?

我一定要找出点什么来让他看看。

我咬着唇当下就转身从厨房里出来,直接朝着大门口走。

“小玉……。”斐源在身后叫我:“你可不要乱来。”

我没回头也没理他。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他们自以为是,常常把自己放在一个无所不能的高度,所以女人在他们的眼里就成了那种所谓的无理取闹,可我不是,我是认真的,而且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坚定过。

斐源居然没有追出来,我心里难勉有些失落。

我打算直接去安珂家,要了解一个人,知道她身上的故事,最基本的办法不就是接近她吗?

路上遇到镇子上一个年轻的妈妈抱着个小孩子,那孩子大约七八个月的样子。

大概是我心里恼着斐源,所以脸上的表情太过狰狞了吧?

小孩子看到我居然张嘴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妈妈连忙哄着她。

这让我很是不好意思,我有那么可怕吗?

我连忙呵呵一笑说:“对不起啊,吓到你家孩子了。”

那女人居然白了我一眼过去了,我被她凉在那儿,心想妈的,有什么了不起?

“小玉,过来。”路对面有人在叫我。

这个时候已经是早晨十点钟了,阳光变得有些灼热和刺眼,我抬起手捂在额头上看过去,不是拾荒阿婆吗,她叫我做什么?

我本不想过去,从我记事起她就一直在捡垃圾,所以她的衣服总是又黑又亮,身上也有股子怪味儿。

可是阿婆却不死心地朝着我招招手:“过来,听到没有?”

我看看周围也没什么人会理她,怪可怜的,只好走过去:“怎么了阿婆?”

“你这大清早的去哪里了?”阿婆抑着头,用她那布满眼屎的眼睛看着我。

“去找我男朋友。”我的脸不由自主地一红,因为刚才和斐源发生了关系,我连忙扯开话题:“阿婆,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小玉啊,你是个好孩子,就是要听爸妈的话,不要到处乱跑了,明白吗?”

阿婆的话颇有深意,难道昨天晚上在我家屋外的那个男人她也看到了?

毕竟整个观轿镇,每天晚上睡得最晚的人就是她了。

“阿婆,你什么意思?”我连忙小声问她。

阿婆却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说,把她那个装着各种垃圾的蛇皮袋一甩背在背上,我连忙让开。

“……阿婆,你到是说呀!”

她却理都不理我的继续往前去了。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不过阿婆的反常我记下来了,她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一定。

……

我没想到安珂会这么难找。

她即不在家里,也不在街上,我问了好多家商铺,其实镇子不大,大家互相都认识,可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陆安珂去哪里了。

大约十一点钟我才在派出所的大门口找到了她。

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在这里呢。

“安珂……。”

我到达的时候,安珂正坐在派出所大门侧那块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红色大字的景观石上。

石头不是很高,而且是横放着的,她坐在上面恰好双脚可以落在地上。

远远看过去,真是一点也不出来她有精神病。

她换了身粉色的裙子,款式和昨天那条差不多,棉布的,长款微收腰休闲裙,头发梳得很顺溜地披在脑后,露出来的手臂和脸庞都透着瓷白,这样看上去的她就像一枝沾着晨露的蔷薇花,美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