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途

更新时间:2020-02-27 02:12:21

阴阳途 连载中

阴阳途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夜白歌长 分类:灵异 主角:张十九文森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阴阳途》是夜白歌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十九文森特,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张十九。自从那年,民调局解散后,我就成了一只丧家之犬。 我开了一家寿衣店,活人、死人的生意,我都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今夜的霍家十分热闹。霍老板、霍夫人很开心。 理由很简单,昏迷了很多天的霍家大少爷霍亮终于醒了。整整十天,他终于醒了。霍老板一边赞叹十九爷功力不俗,一边在宅子里举办一个家庭庆祝宴会。 张十九并没有参与到霍家宴会,而是在十点之后就安静的躺在屋子里。听着屋外树叶的飒飒作响声,那些摇晃的树枝从屋子里往外看,就好像扭曲肢体一般。 它像是在招呼你,招呼你。 过来呀,过来呀。 张十九看着树枝,他现在特别盼望从窗户那边,慢慢地垂下一双脚、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一条老长的舌头。 可惜了,从三年前他在道上打上十九爷这个名头开始,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们就对他敬而远之了。以他所在那间寿衣店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一只鬼物敢造次。其实仔细想想,无论是人和鬼,贪欲才是最可怕。 别人做梦都不想遇上那些脏东西,而他却总是希望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能来安排一下他无聊的日常,能像他手机里的诈骗电话一样。一天到晚总是问他买房吗?买车吗?买各种东西吗?其实张十九一直很想告诉那些人,别这么拼,兄弟。那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虽然它不大。 那些小可爱呀,最好一天到晚,多来上几个。也省得他陪小黑、小白两个血坑打手游。 想着想着,张十九打了一个哈欠。 他睡着了,就此入梦。 梦里,他回到了他开得那家寿衣店里。 他在二楼自己的那间小小的办公室里,那里的摆设一切皆如往昔,如往日他的那间办公室一样。 文森特站在墙边,背靠着墙。他嘴里叼着一个烟斗,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说道:“情况怎么样?” 张十三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依旧是他招牌式的玩世不恭一笑。说道:“还能有啥,狗爹养得混蛋不干人事。把人肚子搞大了,又嫌烦,找人把母子二人做了以后,人家怨气难平找上门了呗。” 哪知道文森特听到这句话后,一脸的不相信,文森特戏谑的笑道:“你觉得,那个霍亮真得会是这样的人。” 张十九摇了摇头,说道:“伟大领袖曾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犯了一个武断认知的错误。经过调查,这个霍亮虽然有些作风问题。但是这个人,确实有些本事。我不该听信传言就将这个人随意定性。” “少来。这些话,你留着对下面说。说人话。”文森特白了他一眼说道。 “这个霍亮虽然和很多人女人有着扯不清的关系,但是根本就没有做过把人肚子弄大,然后杀人灭口的事。而且那个附在霍亮身上的鬼,根本就不是什么厉鬼之类的。她就是一个拖用来,掩人耳目的。结果差点被人当刀用了。”结合在霍亮房间发生的事,张十九捏着下巴说道。 “说实话,就这么点事。你会找我来?还是在梦里,用这么隐蔽的方式?”文森特玩味的看着张十九。 被看穿心事的张十九不由地失笑,接着说道:“没错。在某人的剧本里,霍亮这个“混蛋”不止把一个人的肚子搞大,他搞了三个人。现在三对子母鬼,找他。这还不是最棘手的,整个霍家的宅子外,几乎被恶鬼们围住了。袁稻那个老不死的,还布了一个替死阵,用那些仆人们的命给霍家人挡劫。然后事情大了,找到我这里。然后我替天行道、大义灭亲,杀了袁稻、灭了霍家。很符合我这个没有了民调局庇护后,一只丧心病狂的丧家之犬人设。”张十九嘴角一勾。 文森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虽然是局,但是平常袁稻仗着和你们家还有民调局的那几位有些交情,这些年有些事确实做得过分了。” 张十三点了点头,说道:“我这次之所以答应他,去给霍家人把这件事了。也是借这件事和他彻底划清界限。恩情归恩情,但是有些事是原则。”张十九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却是在担心另一件事。 如果这个袁稻是假的呢?真正的袁稻,是根本没有从自己爷爷、父亲手里学到过真东西的。而且根据张十九在霍家大宅的具体观察,这个替死阵与其说是阵,更像是一种巫术。 不过说到,行朋友事。这世上有些人啊,确实是做得过分。他们仗着和其他有本事之人的交情,招摇撞骗、坑蒙世人,在得到一些好处之后,不但不见好就收,还变本加厉。这样的人,就该和他们划清界限,永远不相往来。 故人有云:勿交损友。 越想越烦心,张十九索性就放下霍家的事,展了展腰说道:“老文,你那里怎么样了。这件事,下面怎么说?” 文森特抽了一口烟,说道:“我和下面打了一个招呼,下面的意思是你先招呼着,实在不行小黑就带人来实行区域净化。” 这一次轮到张十九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张十九开口道:“民调局出来的人,不能说不行。这事我接手了,我来干。要是让别人来搽屁股,若是有一天下去了,高局长得打死我。” “可是民调局已经没了。活着得人还有几个?大家都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只有你还念念不忘。十九呀,人不能沉浸在过去。”文森特劝道。 张十九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老文,民调局只要还有一个人在,那它就在!我张十九这辈子没别的想法,就是想重建民调局。” …… 又是一日,云淡风轻。 霍开早早就侯在了张十九的房间门前,等着张十九推开门后,便激动地握住张十九的手说道:“多谢十九爷,要是没有十九爷,我的儿子……” “没用的话,就别说了。你只要答应我,以后看好的你的儿子,你们霍家多做些上对得起人民群众、下积阴德的事,就行。” 霍开点了点头,说道:“我和我的爱人已经决定,这件事后捐出我霍家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并且补偿那些受害人,让他们的家人过上富足的日子。至于我的儿子,我已经联系监狱方面,过些日子就让他去自首。唉,说出也不怕十九爷见笑,这些年我和夫人忙于家族的生意,却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结果出了这样的事,着实令人痛心呀。” 张十九在听到霍开决定送自己的儿子去自首时,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霍开居然这么有魄力,要大义灭情。不过转过弯一想,以霍家的实力,霍亮这些事唤作常人必是死路一条,但是他的运作下也就不一定了。霍开纵横沙海市这么多年,果真还是有些手段。 张十九左右权衡一下,说道:“这样吧,我去问问那些人。不过,霍老板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您的儿子,惹上得可不是几个瞎眼的姑娘。他去过风鳞镇,什么事和风鳞镇一旦挂上关系,那都不好整。” 听到张十九如此回答,霍开也不由眉头一皱说道:“可是,霍某实在是想不出该怎么解决了。十三爷,霍某能做到的,只有在物质上补偿那些受害人,并且在不伤害自己家人的前提下严加管教自己的儿子。” 张十三摆了摆手说道:“先忙完这一件事,再说吧。霍老板,希望你的钱在“那些东西”面前也好使。”张十三说完,就一个人走到霍家的大门口,他特意向身后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跟着他。 他走到门口说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们三个的家人,霍家负责了,并且保证今后的生活条件是小康之上。你们三个我知道,好不容易投一次胎遇见这样的事,也是不倒霉。下边我也打过招呼了,你们六个今天晚上一起去张家寿衣店门口,有人带你们直接下去。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下辈子保证都是钱、权富足的人家。霍家的事,你们就撒手吧,别被其他人蛊惑。这辈子亏了,下辈子我已经给你们补上了。” 忽然张十九眉头一皱指着门那边拐角说道:“你特码的别不乐意,老子是知道你们吃亏了、有冤屈,才这样办事的。唤作以前只要这里死了人,才不管什么坏人、冤枉鬼,二话不说直接弄你们个魄散。”张十九话虽然说得如此霸道,实际上却是在给某后主使看得。 从见到霍亮开始,他就在演戏,对面的也在演戏。大家都在一张棋盘上。至于背后下棋的人是谁,那就不知道了。 这本来是一出看似很简单的鬼上身,但是当张十九到了霍家之后才发现,事情远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霍家大少爷究竟从风鳞镇带回了什么样的东西?又是什么人要追杀到此?霍家真得如表面上那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家族吗? 想着想着,阵阵阴风刮起,四周已经结一层冰霜。 看来这文戏完了,该武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