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五十菩提叶

更新时间:2020-02-09 01:00:25

五十菩提叶 连载中

五十菩提叶

来源:落初 作者:写书的大南瓜 分类:灵异 主角:阮玄清 人气:

写书的大南瓜新书《五十菩提叶》由写书的大南瓜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阮玄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化城市里的一座偏僻的古宅,开了一家小酒店,唤作“五十”,里面住着各色人等。他们丢失了记忆,却又活了千年之久……其中有人为了爱情苦守千年,有人为了忠义永生不悔,还有人,执迷不悟无法摆脱。一桩桩触及人性的事件送到他们面前亟待解决,而每一次的事件都会带会找回他们丢失的曾经。最后找回的会是他们期待的吗?一直背后控制他们的人又是有何目的?这座城市,纷纷扰扰,而他们的故事从来没有停止,穿过千年,长日尽头,终有迷雾拨开见真相的时刻,谁在尽头等着他们?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容换了身衣服,一身黑色休闲装衬托身形修长,他浅笑“又见了,你们难道没回家?”他大眼眨啊眨,一脸无辜且疑惑。

玄清和赵文玺都穿着前一日的衣服,因为坐在椅子上太久已经褶皱,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觉得自己太邋遢了,而慕容老师一派清风模样。

慕容叹了口气“这医院办事效率太差了,我的一位同事在这里做手术,排不到手术室。我觉得医院就不应该废弃了后面那栋小楼里面的手术室,要不然还能缓解一下压力。”

赵文玺嗯了一声问着“慕容老师,你说,这后面还有手术室?”

“是啊,已经废弃很久了。但是我小时候它还能用,现在是一个搁置医疗废弃物的地方。”

赵文玺翻着排班表,这些医生都见过,没有恶鬼附身的气息,为今之计,要先去后面的手术室看看。赵文玺突然感谢了慕容老师,没有他,他们还要在这里傻等。

“谢谢啊!”赵文玺拎起外套跑着下楼,玄清也跟着赵文玺跑下楼。慕容挑眉,这两个人真是急躁。

赵文玺刚才医院后门出来看见后面的一幢小楼就感受到了压迫的恶鬼的气息,这是一只老鬼了,可能几百年不止。他望向有些发抖的玄清说“你要是害怕就回去,你在这里我还要保护你。”

玄清挥挥手中的匕首,一个不稳掉在了地上,又慌张拿了起来“我没……没……没事!我可以!”

赵文玺还是觉得不放心,拿出手机给赵南浔打电话。

正在五十里面整理档案的赵南浔接起电话“有什么消息?”

“我和玄清找到了,但是,最好你来收了这个恶鬼,他好像是几百年的大鬼,老板一定会喜欢。”

听到这里赵南浔眉眼之中的冷漠也化解了几分,眼中出现一些嗜血的神色“我这就过去。”她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把竹简拍在桌子上掩起不住的兴奋。

赵文玺挂了电话“我叫了南浔。”

玄清听到了南浔的名字心中有些小雀跃,是南浔呀,他低头偷笑。赵文玺看他这幅神态撇撇嘴“我告诉你啊,别打南浔主意。第一,她是你不喜欢的鬼神那一类。第二,这几百年以来多少鬼魂其中也不乏达官显贵追求她,她都一概不动心,你就不要自讨苦吃了。”

玄清哦哦两声装作没心没肺的笑着,但是也难掩落寞。有些人看似离你很近,其实很远很远,每一个人都会告诉你你们之间的距离,只增不减。

南浔到了医院,进入了大厅。她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的气场让一众小鬼退缩在角落里,唯有她的侧方,慕容望着她的侧颜嘴角漾起了笑容,这一次,不会再错过了。赵南浔感受到了炙热的目光转头望去,空无一人。她心中念着那个大恶鬼,也不再去追究究竟是谁。穿过大厅到了楼后,赵文玺正和玄清嘱咐着什么。玄清瞧见了赵南浔来了一时开心的招起手,只半路察觉到自己太过兴奋,慢慢放下了手无所适从的拉拉衣服。赵南浔此刻脸上不像从前一样挂着笑容,她眉目之中满是锋利之感,一双眼眸也是暗蓝色,玄清这才知道,原来她的眼眸颜色是会变得。

赵南浔在地上点了点纸伞道“我们进去。”

赵文玺走在最前面,三人踏进这栋楼时入鼻的血腥味浓厚的让赵文玺皱了眉头,赵南浔细嗅“现在有三个人的血腥味。”

几人越向内走里面越是光亮,直到宽阔的手术室展现在面前,这明明就是大厅,周围围着蓝色塑料,塑料上面沾着鲜血,那些血迹大多数已经暗红色,还有黑色。大片大片的血迹就像是故意而为之,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大片大片的绽放的红色血花。玄清想起来他曾经看到的一幕,胃里有开始翻滚跑到一边去吐。赵南浔和赵文玺神经出于高度紧张,这里面有鬼魂的气息但是没有百年恶鬼的气息,只能说这里残留的气息是恶鬼待了太久的缘故。

“啊!”玄清大喊。赵文玺恼怒,就不应该带他来,这么大喊大叫无异于打草惊蛇!他连忙去拉玄清让他闭嘴,玄清抖着身子指着角落“那有尸体……”

听到这话,南浔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尸体?林艾娜的?她快步走过去,掀开薄薄的一层塑料,不是林艾娜,是另一具女尸,身材比林艾娜小巧的多。那具女尸从脖颈处一直到大腿的肉已经被削掉,面部却分毫未动,更像是故意留着。

赵文玺捂住玄清的眼睛自己看去的刹那眼睛瞪大极大,红了眼眶“小豆子的妈妈……”

玄清听了他的低语拨开他的手也看去,连连退后站立不稳。赵文玺紧紧咬牙,手中显现出了长柯斧大骂“我艹你大爷!”他咒骂着恶鬼,今日,他必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赵南浔环顾四周,看见了躲在塑料后面的鬼魂,那个鬼魂畏畏缩缩的蜷着身子,可能就是这具尸体的主人。“那里有鬼魂。”她走了过去,那个鬼魂颤抖着身体恐惧的流泪,看得出来她生前有多想逃离这里。

“林艾娜!南浔!林艾娜。”玄清喊着。赵文玺挥长柯斧狠绝的砍了过去,林艾娜的的鬼魂被长柯斧砍出了大口子,她尖叫着,赵文玺又要挥斧,赵南浔叫住他“等一下。”

她察觉到了有人走进来了“留着她,让她引恶鬼。”

赵文玺收斧后退几步,带着玄清躲在了隔障后面,赵南浔躲在了另一边。哒哒哒的脚步声临近,只听得一声嗤笑“今天让我想想吃哪里呢?”说着他拎起了地上那具女尸,洗了手拿起了手术刀具,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就这里吧。”他拿着刀比了比女尸大腿上的肉,赵文玺一想到小豆子还在等着妈妈回去实在无法忍耐,冲了出去一斧子砍了出去。恶鬼闪躲,身体被割了一条口子,他低头沾了沾自己的血放入口中,眼中满是痴狂抬眸见到赵文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是你啊,几百年了,又见了。”

玄清也刚要出来赵南浔按住他只由得她现身,赵文玺冷哼“我什么时候认识过你这个恶鬼了。”赵南浔盯着他的双眸,透过他的眼睛她看到了恶鬼的记忆“文玺,他是宋朝恶鬼,也是当年被五十里面被老板灭的那只,不知为何他逃掉了。”

恶鬼哈哈大笑“你们杀不掉我,我在这个男人的身体里。”

赵文玺看向恶鬼难掩的嫌恶“附身杀人,食人肉,罪不可赦!”说着动了手,赵南浔一旁注意到,虽然这个恶鬼气势很大,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可是,他对着赵文玺天生就有一种畏惧感,在文玺动手的一刻,他眼中闪现了恐慌。这时候如果带了小栾来就能知道他的资料了,真是失策。

而这时林艾娜扑向了玄清,果然鬼也挑好欺负的人欺负,赵南浔眼疾手快的挡在玄清身前打开了伞,那把红色伞上面出现了许多咒语,炙热的烫伤林艾娜,使得她抱着手臂惊声叫喊。赵南浔收了伞说“你出去,我灭了她。”她脸色阴沉的吓人,玄清看着林艾娜摇了摇头“我不走,也请你别灭了她。”

赵南浔摇摇头“玄清,有时候太过善良也不是一件好事,她是恶鬼,没有清醒神智,你救一个,便是杀了百人。这样,还救吗?”

“一人救。百人也救。”他头一次这么坚定的想做一件事,也头一次勇敢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赵南浔无奈将伞背到身后“这事稍后再说。”说着帮着赵文玺去收恶鬼,恶鬼在两相攻击的情况下渐渐落了下风。

楼外响起警笛声,赵南浔和赵文玺相视一眼躲了起来。玄澈及几名武警闯了进来,玄澈举枪对着恶鬼附身之身喊着“贺阳!举起手来!你已经被包围了。”

贺阳呵的扬起一边的嘴角看着玄澈说“这就没意思了。”说着抬起手握着的手术刀,玄澈喊着“不要反抗!”

他呵呵发出阴笑刺耳,赵南浔对着赵文玺小声说“拦住恶鬼,别让他跑出去附身。”

他点了点头,紧紧盯着贺阳。贺阳挥挥手术刀眯着眼睛牙齿吱吱作响,嘴笑的咧到了最大,像是要嘴角笑裂。贺阳手奋力落下奔准自己的脖子,玄澈应急开枪……一声巨大的枪响,尘埃落定。

贺阳躺在了地上,脖子上哗哗的流着血,他躺在地上痉挛抽动,手臂上的一枪正好打在了他的手腕处。玄澈挥挥手“救护车带走。”

门外的医护人员抬着单架跑了进来,抬起贺阳,贺阳还在大笑,笑到极致没了声音。肉眼不可见的一缕青烟飘出,赵文玺悄悄从侧面绕了出去抓他。赵南浔默默的控制住了林艾娜,与玄清躲在屏障后等待着警察的离开。一些警察走了进来拿着尸袋装走了两具尸体,最后留下玄澈收尾。玄澈蹲下来看着地上的血迹,沿着血迹的方向正好是屏障处。她盯着那个地方说“玄清,出来。”

玄清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而赵南浔仍旧躲在后面。玄清不解问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玄澈气极反笑“你的衣角露出来了,这不重要。你告诉我陪着赵文玺去做一些事情,结果跑到了凶案现场。玄清你到底在做什么?多危险你知道吗?”

“我知道,老姐,你有你的工作,可我也有我的生活,我知道我没做错。”玄清底气十足,丝毫没有察觉到玄澈的怒火。

她呵了一声“玄清,和我回家!”

“我不回!”

玄澈冷着脸“不回家?那你要在这个凶案现场?然后站在这里告诉我,现在周围全是鬼魂吗?!玄清,别发疯了,你看不到,你记住,你看不到鬼!”

“你从来只会教我自欺欺人,只会打击我,你从来不考虑我的想法选择,我讨厌你这个姐姐!你走!”这是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和玄澈吵起来,玄澈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冷笑“等你成了这个案子其中一个嫌疑人你就会后悔的。”她怒而转身离开。

玄清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赵南浔扯着林艾娜出来和他说“你姐姐只是担心你,你不应该这个态度。”

“南浔,这是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倒是林艾娜,你还是要灭了她吗?”

赵南浔看着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的林艾娜说“她不能存在,五十有五十的规矩,五十既然给了她想要的,她就不能不履行承诺。她半路逃跑,就要付出代价。”说罢,赵南浔拎起了纸伞,低头把伞尖点在她眉心,林艾娜整张脸揉成一团嘶吼,赵南浔盯着她的眼眸皱了眉。玄清耳朵被她的尖叫刺得生疼,连忙捂住了耳朵。当世界重归于寂静的时候,林艾娜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玄清眉间被滴落了一滴泪,他伸手触碰的一瞬蒸发,他愣愣的摸着眉心。这是林艾娜的泪?

赵南浔抬起了纸伞一下一下打在了手心,无论究竟多少难言苦隐,她都扼杀了所有的可能性。赵南浔对玄清“说林艾娜最后的一句话是,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这句话,被问的人赵南浔,爱的人是贺阳,恨得人也是贺阳。林艾娜魂灭之际,赵南浔看见了她生前发生了什么,她不禁笑了出来,贺阳因为怀疑林艾娜出轨而被恶鬼蛊惑杀了她,又因为太过爱她,又接受了把她吃入腹中彻底融为一体的建议。果然,人心最是禁不起猜测,当你被猜测的时候无论是否被信任就已经输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