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萌萌鬼妻:我的傲娇阴阳师

更新时间:2019-06-24 10:51:04

萌萌鬼妻:我的傲娇阴阳师 已完结

萌萌鬼妻:我的傲娇阴阳师

来源:落初 作者:温留白 分类:灵异 主角:宗祠黄符 人气:

《萌萌鬼妻:我的傲娇阴阳师》由网络作家温留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宗祠黄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苏萤是只吊死鬼,像条咸鱼似的在房梁上挂了三年。某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这条咸鱼被一个闻起来很好吃的阴阳师带走,终于翻了身!可是……阎雀你个魂淡,好好做你的阴阳师啊!为什么她一打开电视就看到以摇滚乐队主唱身份出现的阎雀;查案就查案,你那个法医的身份又是什么鬼;好好的蹲个坑,随手拿起一本杂志,你特么什么时候又当起平面模特来了!唉,自家男人多才多艺其实也不好,想想又便秘了……已完结作品《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品质保证,欢迎入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皮在上,骨在下。

皮是伞面,骨是伞骨。

伞面隔阴阳,伞骨承怨气,一朝阴雨天,屠尽天下负心人。

……

“那些失踪的女人早就已经被剥皮剔骨,做成了一把人皮骨伞,一旦等到阴雨天,那些变成厉鬼的绝望女人就会回来复仇。”

“这也太残忍了……即便是受到伤害,也不至于杀人解恨啊。”苏萤作为一只吊死鬼,实在是想不通。

此时的阎雀猛然推开档案是的大门,冲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大声喊了一句,“咖啡不加糖,谢谢!”

不一会儿,那个前台妹子竟然真的端了一杯咖啡进来,又乖顺地退了出去,像个忠心不二的仆人!

“不要那么随便使唤别人啊喂!怪不得方静要变鬼害你……你这种行为和那些负心人没什么两样吧……”

阎雀享受万分地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后,又神采奕奕地对着苏萤招了招手,“事实证明每一起案件的背后,都有一条毒蛇在引诱那些伤心的女人,我们走!”

“又去哪儿?”这家伙真的不用睡觉吗?她已经快累垮了好么。

阎雀勾起嘴角笑得灿烂,“当然是去查一查三号的感情史,顺便看看有没有关于那个邪恶伞匠的线索。”

“你是机器人吧,你都不会累的吗?”苏萤有气无力地跟在阎雀的身后抱怨着。

“不,我不是机器人,不论我有多少身份,我始终记得自己是个阴阳师,如果连我都倒下了,又有谁来为她们伸冤?另外,咸鱼,不要再矫情了,死都死了,还喊什么累!”

“死人就不能有**了吗?”苏萤愤愤地反驳,“你这是压榨!咳,你会给我发工资吗?”

一谈钱,苏萤的语气顿时就变得诚恳起来。

“不会。”

阎雀竖起衣领,又重新戴上了帽子,口罩,墨镜。

“不要拒绝地这么果断!你至少要考虑一下啊!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

苏萤鼓着腮帮子,摆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一直走在前面的阎雀忽然转身,还在生闷气的苏萤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胸膛。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们现在是正当的雇佣关系,我带你出宗祠,帮你查凶手,作为回报,你自然要无偿地做我的助手,你还指望我给你发工资?我没让你倒贴就不错了!”

“鉴于我的身份特殊很容易被认出来,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一会儿所有的调查由你进行。唔,不要撅嘴,一撅嘴更像一条深海咸鱼了。”

没等苏萤反抗,阎雀迅速转身,对着马路招了招手,“Taxi!到理工大。”

求苏萤的心理阴影面积……

即便是伤了出租车,阎雀也没有停止折磨苏萤。

“由于你之前动不动就私会周公的情况,我极度怀疑之前在档案室你没有认真消化掉所有的疑点和细节,所以现在我希望你好好打开你的咸鱼脑袋,记住我下面说的话。”

苏萤的双眼已经眯成一条缝了,每当她要睡着的时候,阎雀都会残忍地把她摇醒。

“我们主要调查这三件事,三号死者张恒的感情状况;下雨那天,是否有人看到张恒拿着一把奇怪的直杆伞;张恒的前女友在失踪前是否和不寻常的人接触过。”

张恒和他的女友乔楚都是理工大的学生,现在并不是假期,学校每天都有很多人,所以这三个问题应该很容易弄清楚。

阎雀即便是全副武装,依旧有疯狂粉丝通过他的声音认出他,所以有些事他不方便出面。

“喂,咸鱼,你给我清醒一些!”

阎雀毫不怜香惜玉地晃动着苏萤,开出租车的老伯一路上一直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从后视镜里窥视他们。

不知道是不是阎雀晃动苏萤的幅度太大,只听“嘎嘣”一声,苏萤那脆弱的脖子直接被阎雀晃断了!

苏萤是吊死鬼,最脆弱的就是脖子了,这会儿被阎雀晃地脖子和头颅之间出现手指宽的一条缝……

司机老伯一个刹车踩下去,险些出车祸,不过再定睛一看,哪里有缝?

那姑娘头发乱是乱了点,不过双颊一直是健康的粉色,这会儿扶着脑袋,倒像是闪了脖子。

司机老伯搓了搓眼屎不断地安慰着自己,一定是开车开太久,眼花了。

好不容易把他们送到了理工大的门外,老司机连车钱都没要,踩了油门就走。

苏萤扶着脖子疼的直抽抽,“还好只断了个口子,没直接滚下来,不然飞吓死那位老伯不可。唉阎雀你这么有钱,怎么不自己买辆车,多方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阎雀满不在乎地推了推墨镜,淡定回答,“我不会开车,虽然我是天才,但我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有弱点。”

而阎雀的弱点,就是不会开车!

他曾经有过一天撞坏二十九辆车的记录,经过深思熟虑,阎雀总算是放弃了这个看似重要的技能点。

反正平时出门都有无泪开车,这次情况特殊,事件紧急,以无泪******的神经反射速度,一定会浪费不少时间。

“国民偶像居然不会开车?”苏萤憋住笑,高高举起手来,“喂,这里有记者有狗仔吗?我要爆料!我要爆料,唔唔唔……”

苏萤虽然被阎雀捂住了嘴,可依旧是笑得眯起了眼睛。

就在他们踏进理工大校门的那一刻,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气忽然浓云密布,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学生一个个加快了脚步。

雨点啪嗒啪嗒地落下,像是坠入深海的珍珠,浑圆透彻,带着迟暮Chun天里所剩不多的凉意,侵袭进路人的骨子里,拼了命的让人铭记。

“怎么这么突然就变天了?”

苏萤伸手挡在了自己的前额上,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助手应该更尽心一些,干脆分了一只手给阎雀。

小小的手掌挡在他的前额上,根本不足以遮挡住什么。

阎雀严肃地看着眼前这个像是被雾气笼罩住的校园,戒备道:“不是变天,是心有不甘的厉鬼在为自己鸣不平。”

阎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指着上面的日期和时间。

“四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四十分,天气,暴雨?”苏萤有些紧张地朝着阎雀靠拢,不可置信道,“今天明明是二十号!为什么时间倒退了整整一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