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生禁忌

更新时间:2019-12-06 19:51:00

死生禁忌 已完结

死生禁忌

来源:掌中云 作者:乐逍遥 分类:灵异 主角:陈瑶成喻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死生禁忌》是乐逍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瑶成喻,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世上有一种秘术,能令人起死回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屁!”俟叔瞪着一双眼,说话间一巴掌拍向桌子,震的整个灵堂轰轰作响:“姓白的,说话是要凭良心的!我俟三省就这么一个儿子,生前他年纪轻轻的,不幸出了车祸,现在人都进棺材了,你还不让他安生?!” “哼。”白师傅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出言讽刺道:“你儿子生前横死是不假。可他自己遭了不幸,还要全村的人都给他陪葬吗?” “你什么意思?”俟叔瞪着俟叔,怒容满面。 白师傅说:“俟成喻今日出现在徐子枫的灵堂里,我怀疑,他是死后乍尸!” “乍尸!”此言一出,众人哗然。我的心也随之猛地一震,莫名地难受起来。 白师傅再次提高声音说道:“对,乍尸。并且,还极度危险,甚至会取人性命。而且,徐子枫的死,极可能跟这乍尸有关!” 俟叔听了,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家更是瞠目结舌,并且,想起了徐子枫死后的样子,瘆人至此,你要说是鬼干的,倒还真的不无可能。虽说那徐子枫,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你怎么就知道下个不会轮到自己呢? 如此一来,本来是围观看戏的几个人,也忍不住上前劝道:“俟叔,你就把这棺材打开吧。白师傅虽然话不好听,可是句句在理。你这棺一开,这看到成喻在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你们……!”俟叔差点给气背过去。他颤抖地指着这些人,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我妈已经追过来了。她看了看眼前的这阵势,本来流着泪的眼睛也闪出几丝错愕,连忙一把拉过我的袖子,结结巴巴地开口:“瑶瑶……这、这是怎么了…?难道成喻那孩子真的……?” “妈。”我脸色一黑,摇了摇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开始,我本来是打算带我妈来让她知道真相。但是事到如今,这个姓白的道士似乎和成喻之间有什么渊源,把一切都说清楚反而会对成喻不利。更何况,如果任事情这么发展下去,这群村名最后闹起来,一定会逼的俟叔和俟婶他们开棺的。 要是棺材里有成喻的尸体也就算了,可要没有…… 想到这儿,我仿佛又看到徐子强那张阴冷的脸。他手上本来就有我的把柄,如果把这事联系起来知道是成喻做的,他肯定会让白师傅灭了成喻的! 思及此,也顾不上别的,我顶着众人视线的压力上前迈了一步,咬牙开口喊道:“都别吵了!成喻他没有诈尸!这事和他根本就没有关系!” 这下子,不仅是白师傅,连徐叔和俟叔都朝我看了过来。 我妈像是被我吓傻了。她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都知道什么啊瑶瑶……妈知道你喜欢成喻,可徐子枫这事和你没关系啊……” “就是,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次说话的人是徐叔。徐子枫的尸体不见以后,他似乎总觉得是我的错,所以这次直接对我怒眉相看:“成喻他小子是不是诈尸,开了这棺,什么都知道了。” 反正话也脱了口,说到这个地步,我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因此心一横,倒也没有畏缩,直接对上徐叔的目光,不屑的冷笑了起来。 “呵,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那你知不知道,昨天,徐子枫死之前,我在村口那儿等成喻的时候,差点就被这个禽兽给糟蹋了!” “胡说八道!”这下子,徐叔是真的动怒了。他恶狠狠地瞪着我,像是要拿刀砍死我一样:“瑶丫头!你可别欺人太甚!我们家枫子现在可是死的不明不白,连尸体都不知道被你弄去了哪里,居然还要在这儿听你为你的老相好诬蔑他!” “诬蔑他?徐叔,你们家儿子倒底是个什么德行,你们不是最清楚了吗?既然你们要把这盆脏水执意泼给成喻,那就别怪我把他的那些破事,当着乡亲父老的面给抖搂出来。”说罢,我一抬头,对着灵堂上成喻的牌位,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一字一字的说道:“还是说,你们忘了那个两年前的乔琳琳?” “你!” 徐叔听完,整个人像疯了一样要上前打我,只是好在被徐婶给拦住了。她一边将她家的老徐往后拉,一边抬起头,只是我瞧得出她也是暗压着怒气的:“瑶瑶,你这又是哪出啊?好端端的……提阿琳干什么?” 这会儿,我妈也猛地回过神,一把扯过我的胳膊,想要拉我回去。她虽然还是不知道倒底发生了什么,可她也不愿意让我在这儿继续得罪徐家人。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村里的大户,要万一被记恨上,以后的日子可难过的很。因此,她边扯边骂:“你这死丫头,好端端的说什么呢!……不好意思啊他婶,我这孩子,她就是今天被那什么冥婚给吓着了,说的话都是糊涂的,你可别放到心里去啊……” “妈,我没糊涂。”我冷静地拍掉我妈的手,将身形站稳,然而在无人看清的角落里,低垂下的眼里泪光闪烁。 对不起啊妈。可是我不这样,成喻这事就真的没完没了了。 他们都跟我说,说成喻他已经死了。可我不信。那戒指是真的,他救我是真的,他对我说的话我现在还能背下来……你说,这么真的一个成喻,我怎么能看他因为他们这些人,再也回不来了呢。 如今,不管他是人还是鬼,我都一定要保住他。 想到这里,我偷偷抬起手,一把擦掉眼里的泪水,接着再次开口:“我提阿琳,是因为她曾经也喜欢过成喻。至于我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提阿琳,是因为她在表白成喻被拒绝后,心灰意冷的在河边散步,却不幸被徐子枫给先杀后奸了!” 说到这儿,我看着他们那一张张或愤怒,或惊讶,或看戏的表情,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 乔琳琳之前是我很好的朋友。记得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因为长相相似,兴趣相同,而一直到了高中还有亲密的来往。因此即使到后来,同时喜欢上了成喻,却依然约定好将选择权留给成喻。只是我没想到,她会因为成喻对我表白而克制不住的跑去找他;更没想到,她会被徐子枫,因为一时的绮念给…… 而现在,即使死了这么多年,却依然无法沉冤得雪,而我,现在却要将这段耻辱提起,我只能乞求她能看在全是为了成喻的面子上,原谅我吧。 “成喻死的那天,我本来是按照约定在村子门口等他……结果你们也知道了,他出了车祸,没有来。那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想他可能是被什么耽误了就没有来,因此打算回家,结果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徐子枫……” 说到这里,我不由闭上了眼睛。至少这的确是发生过的!一想到他的手曾在我肌肤游走,那股恶寒几乎要把我逼疯! “他当时就和我说,成喻死了,要我跟他。我不肯,他就要对我做那事……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女孩子,本来也就没有多大的力气,因此很快就挣扎不了,也打算放弃了,结果突然出现一团黑气一样的东西……” “然后。”我顿了顿,接着一咬牙,索性说道:“然后,我发现,那鬼的样子,就是阿琳。” “你胡扯!”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徐叔,一听我这话,立马又跳了起来,“阿琳都死了这么多年!我就不信她还能搞什么事端!” “我胡扯?”这下,我也怒了,一手指着他的鼻子直接骂了起来。这不仅是为我,为了成喻,也为了阿琳。“你忘了徐子枫是死在哪儿的了!?你忘了他当初是怎么弄死阿琳的了?!!” 没错,徐子枫虽然有被打伤的痕迹,可他最终还是溺死在湖里的。就和当年的阿琳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刻意,但这一模一样的死法,的确给了我让成喻脱身的方法。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有些相信我的话。然而只见那白师傅一抿胡子,冷着目光笑道:“那贫道倒是不知道,刚才我们在徐家灵堂中看到的成喻,难道是个假的不成?” 不好,被他这么一问,我心下一阵发慌,但仍是强装了镇定回道:“白师傅除妖这么多年,难道不懂鬼怪会化成他人的样子吗?” “呵,陈小姐这么说就有意思了。”他不以为然的一挥袖子,接着厉声质问:“你倒是告诉我!既然乔琳琳生前那么喜欢成喻,那她为什么要化成他的样子嫁祸给他!” 拦路狗!拦路狗,好好的人不做,非要来拦路!我心里把这个姓白的骂了千百遍,正苦苦想着办法回答的时候,突然间天空阴云大作,一阵邪风诡异的刮来,霎时间,只见那不远处的丘野上,猛然出现一个黑糊糊的人影! 我心一紧,是成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