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9-11-24 11:31:40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连载中

阴阳情:温暖的尸体

来源:微小宝 作者:破水逆 分类:灵异 主角:林淮寒暄 人气:

破水逆新书《阴阳情:温暖的尸体》由破水逆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林淮寒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再见前男友,竟然是在他的葬礼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要进来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精神高度紧张下,耳朵也开始耳鸣,眼前竟然隐隐有些发黑。   我死死的盯着门把手,眼看着门把手就要拧到底了。脑子里飞速的转动着,如果赵茹真的进来了,我就先发制人,扑上去撞晕她!   “咔!”门真的被打开了!   我右脚微微往后迈了一小burn,开始蓄力。   “夫人,哎呦您怎么大半夜的下来了?不好意思啊,我刚刚上厕所,不小心踢到了铁桶。是不是打扰您睡觉了?”   千钧一发之际,张姐的声音突然响起,她似乎正在往这边跑,声音微微抖动着。乍一听,会以为她因为在跑步,所以声音不稳。   可如果再认真听一下,就能听到她声音里很明显的紧张感。   “你为什么要来楼下上厕所?”赵茹声音里的怀疑味道很明显,而且依旧握着门把手,门甚至微微开了一条缝。   我脑门上的汗已经不要钱似的直往眼睛里流了,眼睛被蛰的生疼,视线开始模糊。   “咳,年纪大了,有点失眠。半夜醒了本来是自己在床上胡思乱想的,结果刚刚突然想到,夫人您月事快来了,正好睡不着,我索性就下来熬了一锅红枣黑糖姜水儿,想着您明天可以喝……”   “谢谢你啊张姐,这个时候还惦记我。”赵茹似乎很感动,顺手关上了门,但我神经依旧紧绷着,不敢放松,因为她还站在门口,没有挪动分毫!   “这是我应该做的,夫人,您赶紧回去休息吧。要不,我下去盛一碗您喝了再睡?”   “不了,我怕喝了睡不着,明天再喝吧,我先上去睡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   赵茹说完后,听脚步声,她是上了楼,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甚至连她上床后,盖上被子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此刻,我终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张姐在杂物间门口顿了下,也上了楼了。   张姐这个救命之恩,我记下了。如果这次真的能成功逃脱,以后一定找机会报答她!   等到张姐也进了房间,我才小心翼翼的躲避着房间的杂物,来到了窗户边沿。   我现在的楼层是二楼,不算高,但一般人真不敢跳。   而且窗户对着的是后花园,赵茹栽了一堆的玫瑰,一个不小心,整个人掉进玫瑰丛里,那酸爽……   危急关头,我也来不及矫情了。轻轻的爬到窗户上,站定,深呼吸了几次后,我一跃而下。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自己身体真正的变化。   你敢信?我从二楼一跃而下,竟然跟从一级普通的台阶上跳下去一样,无比的灵活,甚至……一点都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那一瞬间,我一边身轻如燕的狂奔,一边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   劳资……劳资要变超人了!   深夜的大街上,很安静。偶尔有一两个拿着瓶子歪歪扭扭的走着的醉汉,一边走,一边还往嘴里灌酒。   我一阵儿风一样的窜过去的时候,其中一个醉汉还哆嗦了一下,嚷嚷道:“什么玩意儿?黄皮子?”   黄皮子就是黄鼠狼,气得我咬牙切齿的,差点扭过头真的咬他一口。   大概跑了一个小时后,我的动作就慢慢的慢下来了。   变成“超人”的兴奋劲儿过去后,难过的情绪再次入潮水般淹没了我。   我……我想林淮了。   这种时候,对林淮的思念完全控制不住。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我的身份证,钱包,还有别的证件,都在赵茹那里。   变成“超人”了又怎么样,我不照样还是无家可归,照样没有办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林淮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完全不知道,房东那里肯定也不能回去了。她之前那个古怪劲儿,就是要杀我啊,明显是被人头或者别的奇怪的东西控制住了。   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一阵带着微微的咸腥味儿的微风吹来,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到了跨海大桥了。   夜色下的大海,平静无波。   这片广袤的漆黑下,不知道包容了多少东西呢?   是不是……也能包容我?   脖子上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痒意,我赶紧伸手挠,一伸手,打了个趔趄。   我这才发现,我竟然已经坐在了桥的栏杆上!   后怕劲儿过后,我的心里忽然又冒出了别的想法。   我在想,是不是我跳下去以后,就真的解脱了?   不用每天每天的想林淮,不用时时刻刻的因为害死了他而自责?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脖子又开始痒。而且这次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再惩罚我一样,痒的钻心挠肝的,怎么挠都不顶事儿。   我只能出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这么想了,不死了不死了,不敢死了。”   我像个神经病一样的自言自语着,其实是没报多大希望的。但没想到的是,脖子真的慢慢的不痒了。   我叹了口气,脖子上的异样,是从赵茹把我骗到林淮的房间睡了一觉那天开始的。   这应该也意味着,我可以通过这个跟林淮有一点联系。   想通了这点后,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想林淮,想的不得了。   在被赵茹折磨的那些如同地狱的日子里,全靠林淮这个精神支柱,才能让我撑下来。   但赵茹说的也没错,我已经害了他一次了,不能再害他第二次了。   我垂下头,一手无意识的伸进口袋里,在触摸到里面的东西时,我身子一震!   我抓住东西的一角,开始往外拿。   当东西一点一点的显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完全愣住了。   是……那个香包!   当时房东要抢这香包的时候,我确实夺了下来,塞到了怀里,带着它一起来到了赵茹家里。   但是,这个香包,在赵茹当时折磨我的时候,已经被赵茹拿走了。   更不用说张姐后来看我穿的乞丐一样的,可怜的很,还送了我一套她的旧衣服,让我穿上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个香包,出现的都不科学。   可我还是不说控制的,紧紧攥住,放在了胸口处。   下一秒,我的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了:   “去之前的小屋。”   这声音,虽然很虚弱,音量也很小,但我还是立刻分辨出来,是林淮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