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末世惊狂

更新时间:2019-11-24 11:23:09

末世惊狂 连载中

末世惊狂

来源:微小宝 作者:至尊筱汀 分类:灵异 主角:连安静 人气:

《末世惊狂》是至尊筱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末世惊狂》精彩章节节选:丧尸,是一种让无数灾难控着迷的生物,通常的描述中都被定义为“死后复生,行尸走肉,嗜血,行动缓慢,不爆头就不死,群体活动,还保留生前某些生活习惯等等。” 末日丧尸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老太太的夸赞,小叶显然是很高兴,得意的冲我一乐,把我拱到一边,自己坐在老太太的身旁甜甜的问道:“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家里人呢?” 提到这个,老太太的眼圈儿一下就红了,放下吃的叹了口气,娓娓向我们道来:“我就和老伴儿俩个人住在这儿,当初我们在城里有几间小平房,前些年赶上拆迁,分了不少钱,就买了三环附近的一套大房子给了儿子,在这里买了这套便宜房子我们两口子住。 哎,我那个儿子啊,打小就不学好,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后来娶个老婆,比他还不是东西,自打俩人结婚起,就一直盘算着我和老伴儿手里头的那些产业,觉得我们有几间平房,出租吃瓦片儿都能赚不少钱,就更不好好工作了,天天吃我们喝我们,后来生了个闺女,就更是总打着要请保姆,要买这买那的幌子来蒙我们的钱,哎,为了孙女,我们也从不和他们计较。 我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是心脏病,又是糖尿病,动不动就得住院,儿子儿媳妇这么多年来,我住院,他们一次都没来照顾过我。只有前些年拆迁以后,他们才屁颠屁颠的总带着孙女,拎着东西来找我们说好话陪笑脸,哎,谁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谋划的啊,但没办法……毕竟是亲儿子啊…… 后来新房子买定了,房本儿上也写上他们的名字了,这下可好,那两口子盘算着我们的家底儿快花干净了,没什么油水可捞了,索性和我们断绝了来往!孙女也被他们管的严严的,逢年过节的才能偷偷摸摸自己来看看我们……哎,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生养了这么个混帐东西! 后来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也没钱再越来越频繁的住院了,我就干脆不住,开着药回家吃还能便宜点儿,凑活着等死吧……” 说着老太太的眼泪不住夺眶而出,情绪激动的连声咳嗽起来,我赶忙又去接了杯水,小叶轻轻捶着老太太的背,先不让她说话,踏实的先把面包牛奶吃完。 这种故事可没少见啊,以前总见老妈爱看BTV生活频道,那里老播些情感调解类节目,里面就有不少这种妻不贤子不孝的故事,我那会儿总以为这都是电视台编出来,故意把儿女一方说的很坏,目的是让看节目的人受受教育,为此我没少嘲笑老妈,说她就爱看这些骗人眼泪的节目,我长大了又肯定不会像那些人一样不孝顺父母,您在这提别人操什么心呢? 现在看来,还真有坏成这样的儿女啊,哎,真是天下只有疼儿女的爹娘,而疼爹娘的儿女有几个?我不禁到自己,虽然嘴上说着会孝顺,可我又做过些什么呢? 从来都是我叛逆,我不听话,我自以为是,我觉得父母不理解我,而他们呢?却从小到大容我让我忍我,还给我吃穿供我玩乐,我真不知道,以前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脸,还冲他们挑三拣四的,以为他们既然生了我,那些就都是他们应该给的,毫不感恩。 这就好比一个乞丐,好心人给了他一块钱,他还嫌弃着指责那人怎么给的不是一百?这恬不知耻的比喻,最能形容不知父母恩的儿女了吧。 扭头看看涛子,也闷不出声,低头无语,小叶更是抽泣了起来,他们一定也和我一样,想起了自己的爹妈吧,我们这些幼稚的孩子啊,总以为还有明天,还有以后,总想着等明天,等以后,再好好孝敬父母,回报他们,怎样怎样的, 可当我们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明天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好比我们,现在多想对父母说声感谢,说声抱歉,却怎么还有这个机会…… 吃完东西后,老太太的精神看上去恢复了不少,擦擦眼泪又喃喃说道:“这几天,我的病情加重了,浑身发漂,床都下不去,一天到晚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老伴儿很着急,要带我去医院,我却死活不去,心想死了就干净了,就不拖累他了,结果把他气了个够呛。昨天早上,他拿着我的病历身份证什么的出了门,肯定是要去医院给我办住院手续……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每天都是他在外面打饭带回来和我一起吃,昨天我一直等他,到晚上急的没办法,又饿的没劲儿,挣扎着想去阳台盼他,却看见外面好多人在打架,好多人倒在地上流了那么多血,吓得我身子一软,就倒在那,再也没力气起来,担心老伴儿会不会也被那些坏蛋打了,结果一着急,头一蒙就晕了过去……直到你们进来。” 看来这老太太的病确实很严重,现在也没法去医院,我们三个小年青懂什么,怎么照顾她啊?小叶想了想,关切的宽慰着老太太:“奶奶,您别担心,爷爷肯定没事儿……对了,您是不是每天得按时吃药啊,吃什么药,放在哪了?” 老太太点手指了指靠墙的四叠柜:“都在那边,我也不懂,每次都是老伴儿给我吃药打针……降糖药应该是没了,走前那晚他说该去开点儿了,胰岛素应该还有些,可我也不会给自己打针啊?” 我走过去打开柜子一看,药还真不少,满满一抽屉,我体格好,平时不怎么得病,偶尔生病也是妈妈随意的翻出几粒药给我一吃就好,所以我仅仅知道几种常用药的名字,可现在面对这些眼花缭乱老年病的药,我就傻了眼,更别提打针了。 我把涛子和小叶喊过来一起看,这俩敢情还不如我呢。没办法,三个臭皮匠只得把所有写着糖尿病,心脏病字样的药先都挑出来,胰岛素和一次性针管也找到了,但怎么打呢? 肌肉注射还好说,小时候打针,护士对着屁股就是一杵的痛楚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但要是血管注射,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万一打错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后果……哎,看来在乱世中生存,任何知识都要知道一些,尤其是医疗方面,这世道,万一生场病,可是个很大的危机。 我扭头尴尬的问老太太:“奶奶,这胰岛素直接吃行么?我们都不会打针,万一打坏了就麻烦了……”可老太太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算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口服吃药,起码不会有什么危害吧。 实际上,口服胰岛素是无效的,因为胰岛素属于一种蛋白质,人胃部的蛋白酶会将其分解,使其发挥不了作用。最有效的方法是肌肉注射,通俗的说自然是扎屁股最简单了,扎别的地方,可能会不小心扎进血管,血管注射倒也可以,但药物发挥作用的时间会慢一些。 我们这几个大外行,由于对此一无所知,选择了看似最保险,但其实根本无效的方法,让老太太把胰岛素喝了下去。 折腾半天已经是下午了,还想让老太太再吃点儿卤蛋之类的补充下营养,可她只吃了半个就摇着头不想吃了,不停絮叨的问着我们外面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想再费劲的遮掩,就告诉老太太那些是吃人的怪物,是丧尸,见人就杀。 老太太像听天书一样痴痴的听我们说完,然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懂,不过是什么都一样,以前战争年代,那时我还小,跟着爹妈四处逃难,看见有那乱军逃兵就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枪,那会儿就是像现在这样到处尸横遍野的……难道又打仗了?你们也在逃难?” 得,看来是说了半天还是白说,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说什么丧尸,本来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我连忙附和着说:“对对,我们就是在逃难,不小心就逃到您家了~”老太太这才满意的笑了,让我们安心在这里住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