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殄官

更新时间:2019-06-13 18:24:56

殄官 连载中

殄官

来源:微小宝 作者:楚铁 分类:灵异 主角:陈叔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楚铁的原创小说《殄官》,主角陈叔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金盆洗手不再当捞尸人的我,生活所逼让我再一次去捞尸,没想到是具穿着红衣自杀的女尸,被敲晕冥婚后……殄官赐福:一锤判善恶,二锤定生死,三锤金龙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插了一句,百姓村有几百间房子,想要一下子找到怨婴可不容易。   村长让我守在家里别走开,他带上那几人前去搜村,能在黄河打捞阴物的人必然有点道行,遇上稀奇古怪的事情那是常有的事情。   河工是正牌吃皇粮的,打捞队是杂牌,但未必比河工差。   我在楼上看着他们又是罗盘又是鸡血墨斗的,经验丰富啊,有机会也跟他们学学这些,有本事了还怕被尸鬼啊,提灯小鬼吓的屁滚尿流吗是不。   在村长的号召下,全村大部分路道的灯的亮了起来,虽然说不算条条道都有灯,但总算不会到处黑。   没多多久,楼下传来一声急刹车声,我走过去探头一看。好家伙,阴魂不散的叶倾城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她抬头看到我,勾手示意我下去,保证不会打死我。   我摇头,“叶大小姐,你到底想怎样?我都避你避到这里来了,你丫的还能找到,逮罪犯也不见得你有这么高的效率。”   “你下来。”叶倾城叉腰气鼓鼓的说道。   你上来,我不能离开这里,一离开就有鬼崽子前来伤人。我把芳子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她两眼放亮说也要去参加灭鬼。   她从车里抱出一条小狗,认真一看这不就是叶无声养的小狗崽么?她说叶无声来找了她,把小狗崽托付给她,他要去寻找柳越的下落,而且把那尸鬼给一把火烧了。   这小黑有啥用?我问。   她说道,“叶道长说这乃狗王,一胎九崽中幸存下来的狗王,而且被叶道长用特殊方法加持过,以后长大能吃鬼。”   “你不是不相信牛鬼蛇神的么?怎么就一两天的时间颠覆了你的三观,作为人民警察,你这是给警队抹黑,我要揭发你宣传迷信活动。”我把四楼的门关上不让她进来,各种话挤兑她,把她气的说不弄死我她就不信叶。   面对她的各种威胁,我淡定的坐在一边听着,时不时插上几句添把火。现在我可不怕她的威胁了,有了疯子跟我撑腰,还就不信疯子会对付不过她。   各种叫骂了二十几分钟,她服软了,说把门打开,发誓不会打我。我说有话就说,为何一定要开门呢?我严重怀疑你是那鬼崽子所变幻的人,刚才就是那鬼崽子变幻成我发小的爹才偷袭成功的。   她尖叫一声过后便没有了声响,我叫了她几句也没回应我,暗道不会是鬼崽子来了吧?   悄悄的打开门,一看她晕倒在转弯口,而且翻白眼舌头伸的老长。   就在我准备下去的时候,突然背后一阵阴风阵阵,我看也不看一回马剑刺了过去。   果然这诡计多端的鬼崽子前来偷袭,被我一剑捅破了肚子,现在的它好像又长高了点,而且脚也长回去了,出现这种现象唯一的解释是,它肯定又吞噬了不知谁的魂魄,不然哪有那么快好的利索而且还长了个头。   鬼崽子被我这突然的回马剑刺伤后鬼叫鬼叫的,就在我准备要横切把它削成两半的时候,突然被人抱住,叶倾城骂咧咧的说看我这回不死。   怨婴趁这空挡退出乌木剑,转身飞快的又一次从四楼跳了下去。   叶倾城松开我,弱弱的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刚才好像见到有个影子逃了。”   我长长的叹了身,然后语气加重。“你没做错什么,是我做错了,我就不应该认识你。要不容易准备灭了这怨婴的,你倒好,一上来就把它给放走了。告诉你,它每次伤愈都是吞噬人活人的魂魄,上上一次它被我砍伤,吞噬了我发小的不少魂魄然后自愈,上一次它被我发小砍断了脚逃了,这次它回来比上次的个头大,而且还自愈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它又害了一个人。开玩笑不是不可以,但也要分事情轻重和场合,你他么的神经病一样纠缠我有意思吗?我是欠了你的还是欠了你的?草。”   “你又凶我。”叶倾城故技重施低头小声嘀咕着。   我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她说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你倒在楼梯口是怎么回事?是装的还是真的?”我语气不爽的问。   “真的,真的是真的。”她低头说道,但我觉得这妮子刚才那一处肯定是假装的,要不然哪有那么快醒过来。   就这这时,村里的铜钟被敲响了三下,记得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只有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归西的时候才会敲响三下铜钟。   没一会儿村长回来了,他脸色不好看的已经来就是摔东西。   我问他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灌了几口酒后才说蒋大爷走了。   蒋太爷现在才走?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蒋太爷就已经快九十岁了,他是抗战老人,胜利后不图功名回到了家乡,而且膝下无子,我们这一代的人都把他当做是太爷。   “蒋大爷不是正常死亡,他手里还紧紧的握着三八大盖,死状是眼球凸出,全身干瘪,老李说这是被邪物吸光阳气所造成的。草,老子一定要把这邪物永世不得超生。”发财叔把酒瓶狠狠的砸在地下,茅台可是不便宜的酒,他说砸就砸。   我道,“发财叔,刚才那鬼崽子又来了,被我捅了一剑逃跑了,我见它的时候它已经伤口自愈而且长了个头,心里就觉得不对劲,咱们村里应该有谁被它祸害了,没想到是蒋太爷。现在它又跑了,如果不灭了它,咱们村还得有人被它噬魂。”   发财叔说他这就搬人马,把黄河一带有能耐的的高人都请来,哪怕是耗尽身家也要替蒋大爷报仇。   然后,发财叔就开始打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   村长一发怒,估计连山谷那边也会被踏平,那地方是该清理清理了,大好的地方整天阴森森的怪不得村民要迁走。   “嗷嗷嗷……”小黑冲着地下嗅了嗅,然后一通狂叫。   发财叔说这是谁家的狗,我说这是一位道士送的狗王,听说长大后能吃鬼。他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开始张罗蒋太爷的丧事。   有发财叔在家,我也可以出去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找到鬼崽子的下落。回到四楼,把羊皮肚兜穿回身上,并且把芳子和疯子抱了下来,发财说他来送两人去医院。   我摇了摇头,说不妥,那怨婴是铁定心要芳子的命,芳子一离开它会跟过去,到别地方咱们不是主场,不好对付。芳子的伤也不是什么重伤,打了电话叫乡医过来妥当一点。   找了个绳子栓在小黑脖子上,然后喂了些卤肉给它吃,然后戴上头灯出发。   在路上我问了叶倾城,为何她现在可以随便看见鬼邪之物,她说叶道长在她眉心点了点,说我本来就开了天眼,只是小时候被人封住了。我问她知不知道是谁封的,她那么小的事谁知道,只听过父母说从小就爱哭个不停,闹腾的两老没法睡,找了个神婆之后就再也没哭过了。   她问我怎么也能看见那些脏东西,我说我家以前是屠魔抓妖灭鬼师,在上个世纪批斗的时候转了行,所以一般情况下不显山露水。她啐了一口,“拉倒吧你,别以为我没查过你的资料,在警察面前你也敢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果真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黑一路嗅着鼻子在闻气味,我想它应该是在闻鬼血,虽然鬼邪是虚体,但后面两次砍那怨婴,我觉得它不在是虚体了,应该有了实体。   以前听雷七叔说过,一般的孤魂野鬼都是虚体,通过幻觉还害人,而厉鬼、恶鬼已经是可虚可实,不需要幻觉就能出手伤人了,至于鬼王那些,那可是魔体的存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