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谁动了我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9-10-31 04:05:46

谁动了我的尸体 连载中

谁动了我的尸体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上官冰羽 分类:灵异 主角:李林影 人气:

《谁动了我的尸体》作者:上官冰羽,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李林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叫米妮,是一名入殓师,说白了就是给死人化妆,可是总有人看我不顺眼,居然把我调到了非正常死亡科。所以,从此以后我的生活中就多了无数残缺的尸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影把我扶了起来,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你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呃,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为什么会躺在地上?”我不由的面露疑色。 “你刚才晕倒了,你现在好点了没有?能不能自已走?如果能的话,你直接回宿舍休息吧!今天不工作了,我给你放假。”林影的眼睛在我的身上不停的飘来飘去。 我揉了揉太阳穴,朝着林影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位家属,我起身回到了三楼的宿舍。 其实刚才的事情,我在清醒的那一刻已经想起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跟林影说而已,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一时的消化不了,这件事情彻底的颠覆了我对科学的认知。 在医科大学的五年时间中(学医要比普通学科多念一年),尸体和病例见过不少,也解剖了不少,但一次也没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于灵魂也好,鬼魂也罢,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有的国家在研究,这么多年的学习和实践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而且,为什么我能看到那个小男孩,别人却看不到,难道我真像他说的那样体质特殊吗?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保命要紧。 虽然没遇到可以危胁到我生命的事情发生,但我在这个地方工作,保不齐哪天就遇到了今天的这种情况,我米妮可不想在把我自已的身体借给别人,外一真的像彬彬说的那样,要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 在宿舍的床上躺了一小会儿,我就像烙饼一样,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的,心里就是平静不下来。 今天对我来说这件事给我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我决定要回家一趟。 其实我早就没有家了,从小我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是姥姥把我抚养长大,我的姥姥是个神婆,就住在山城的郊区一个叫米家村的小村子里。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姓什么叫什么,因为我的名字是姥姥起的,姥姥没有正式的工作,也没有田地,她就靠着帮谁家看看祖坟,或者帮小孩子驱邪压惊赚一些小钱。 一般村子里的人都不会给钱的,他们都是拿一些菜或者粮食之类的过来,随着姥姥的名气越来越大,有不少有钱人会慕名而来。 我从小学毕业后,就考上了城里的初中,那个时候我就开始住校,在我的心里一直觉得姥姥是骗人的,是在搞封建迷信,所以我从心里排斥着姥姥的亲近。 就算是放假,我宁可在学校里帮同学写作业赚点零用钱,我也不愿意回去看姥姥,由其是姥姥家里供的那一大桌子的神佛和牌位,我每次看到都会做恶梦。 直到我考上了医科大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姥姥的住处,看着姥姥脸上的皱纹都笑的聚在了一起,我才有一丝深深的内疚,姥姥用那瘦小的身躯顶着流言非语,把我供上了大学,而我却没有真正的陪在她身边,突然发现姥姥真的老了很多。 就在我读大学第二年的时候,姥姥去逝了,当时我就感觉我的天塌了,姥姥什么时候生的病,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她走的那么突然。 姥姥的葬礼是村子里的老人们帮着张落的,我就像一个木偶一样任她们摆弄,最后遵循姥姥的遗愿,并没有拉到城里火化,而是偷偷的在山上挖了一个坑直接埋了。 从此,姥姥住的屋子就空了下来,我在每年放假的时候都会回去打扫,并在那里住上几天,可随着学业越来越重,我连假期都被占满了,已经快三年没有回去了,偶尔会听到有村子里的人进城买东西带来的消息,说姥姥住的那间房子闹鬼。 我也只是笑笑,我读的是医学院,每天接触的病例和死人也不少,怎么可能相信鬼神之说。 但是现在想想,我有必要回老宅一趟了,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根本无法用我所学的知识来解释。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拿起包像火车一样就冲了出去。 这时候,天刚蒙蒙亮,单位的地置又过于偏僻,根本没有车经过,而我一个人徒步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最近的路口,就在我在大门口徘徊的时候,一辆灵车正好缓缓的行驶了出来。 我连忙上前拦住了它,开车的师傅姓刘,在我来报道那天林影带我参观地形的时候,遇到过他,一个长得很腼腆的大男孩。 “刘哥,你这是要出去吗?能不能载我一程?”我拉开副驾的门,一屁股就坐了上去,都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小米妹子,我这要去市区拉尸体,你这么早要干嘛去啊?”小刘并没有把我赶下去,而是看我坐好了,稳稳的启动了车子。 “哦,今天林师傅给我放假,我回家取点东西。”我说完就才上眼睛假寐了起来。 车子行驶进了市区后,他把我放在公交车站然后就去接尸体了,而我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奔姥姥家而去。 车子停在了村口的拉置,我刚下车没走几步,就看到了那熟悉的小村庄,那个养育我多年的地方,当我背着包快走到姥姥家的时候,却发现一大群人堵在了门口。 “这是什么情况?你们干嘛围在我家门口?”我看着堵在门口的村民。 “哎呀,妮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婶求你救救小虎啊!婶求你了。”说话的是周二叔的媳妇,我小时候最喜欢她了,因为那个时候她刚嫁过来,样子漂漂亮亮的,大大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每次看到我,都会给我糖果吃。 岁月无情,现在的周二婶,我都快认不出来她了,长年的劳作让她的脸不在是那样的水嫩,现在看起来倒像是老树皮。 “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不由的有些迷糊。 “妮儿啊,是这样的,你姥姥过逝后,你也不经常回来,这个院子就荒废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传出这个院子有不干净的东西,你周二婶家的娃子和村里几个半大小子,非要进去探险,结果,唉!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你周二婶家的虎子一直没出来,这不大家想进去找找,幸好你回来了。”说话的是村长米大叔。 说来这个米大叔还是我们家没出五福的亲戚呢,听到他这么说我立马掏出钥匙打开了外面的大门,由于我长时间不回来,铁锁已经生了锈,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开。 当我推开院门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的草都半人高了,屋门上和窗户上的玻璃都碎的碎,裂的裂,一片荒凉的景像,让我不由的眼框发酸。 随着我的脚步,几个胆大的年轻后生跟着我一起进了院子,当我踏进院子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院子里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上几度,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种感觉就像我在太平间里提尸体时的感觉是一样的,我不由的警惕起来。 院子里很快就被大家搜完了,除了杂草外,一点活物也没有,周二婶此时已经哭的站不住,由两个人架着站在院子门口,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 我来到了主屋,门锁已经被侵蚀的非常脆弱,但我依然发现了有被破坏的痕迹,看样子还是新茬,我拉开主屋的门,一缕阳光照射到里面,一阵灰尘被撩起。 主屋是姥姥供奉神仙牌位的堂口,一打开门就能看到里面有一张大大的供桌,桌子前面还有三张蒲团,外面的黄色布已经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有的已经破出了大洞,不知道是不是老鼠啃噬的,里面的棉花都已经露了出来。 桌子上面的盘子里已经没有了供果,牌位和神像上面也有了好多的蜘蛛网。 主屋的大堂两侧有两间耳屋,左侧那间是姥姥生前住的,而右侧这间则是我小的时候住的。 我朝着外面的人点了点头,他们三五一群的小心翼翼的像两侧的耳房而去,没两分钟他们就出来了,耳房里其实除了装衣服的那种老式衣柜外,就是大土炕,用眼睛一扫就能看得出来里面的布局,他们打开了柜子看里面藏没藏人,因为这两间屋子里除了那个破大衣柜以外,其它的地方是根本藏不了人的。 两拨人出来,互相的摇了摇头,示意大家没有,没发现虎子,周二婶此时已经哭的背过气去了。 我又来到东院和西院,分别打开了那里的门,除了老鼠屎也是什么都没有。 我就不信一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小子,进到院子里说找不到就找不到了,除非他偷偷从别的地方爬出去了。 院子里大家都找遍了,也没发现能爬出去的地方,也没有爬出去的痕迹。 而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主屋大堂的供桌下面有些不对劲,那里的灰尘似乎被什么东西擦拭过,我几步就跑了过去,一把掀起供桌下面的帘子,果然一个小男孩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色铁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