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色鬼压床

更新时间:2019-06-10 16:46:24

色鬼压床 连载中

色鬼压床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秀儿 分类:灵异 主角:唐宁阳光 人气:

经典小说《色鬼压床》由秀儿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宁阳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们有没有鬼压床的经历? 连着半个月,我都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对我又亲又摸,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舌尖划过我的肌肤时,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起初,我以为是在做梦。毕竟,都二十岁了,连个男生的小手都没拉过,有那方面的渴求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可是,昨天晚上,我竟然梦到他在用舌头舔我的那个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漫无边际,我和唐宁漫步在校园的小径上,忽然,远方穿来一阵沙哑而又低沉的歌声,细细听来,像极了女子的呜咽声。 我心里没来由一阵恐慌,拉住唐宁的胳膊,我才觉得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校园的路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尽数灭了,伸手不见五指,面前尽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黑暗。我拉着唐宁,快速向前跑去,可是,不管我跑得多块,都无法转出这里。 该不会遇到鬼打墙了吧?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发现周围树影重重,树上的枝干像极了魔鬼在跳舞。 我和唐宁跑啊跑,终于找到了一条可以离开这里的小路,看到前面空旷的草地,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里也很黑,可是,没有了那些树影的包围,我的心里,安稳了许多,我和唐宁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算稍微喘口气。 “暖暖,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刚做到地上,唐宁就看着我问道。 “哪有什么声音啊!”如果说有声音,也是风拂过面孔的声音。 “暖暖,你仔细听一下,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哭。”在朦胧的月光下,我无法看清唐宁的脸,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唐宁的心里有多么的凝重。 “哪里有人在哭啊!”我侧耳倾听,还是没有听到什么哭泣的声音,我刚想说唐宁,你真是疯了,整天疑神疑鬼的做什么,耳边就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啜泣声。 “好像真的有人在哭呢!”我打了个激灵,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女生在哭?而且,我感觉那声音离我很近呢!该不会是鬼吧? 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东西靠近,我急忙转身,看到身后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在低低地啜泣。我和唐宁对视了一眼,打算赶快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因为,身后的这个女人,看上去真的很怪异,她身上,除了头发,几乎都是白色的,就连她的脸,也罩在一片白色的迷雾之中。 “唐宁,你有没有带着钟馗玉?”我小声看着唐宁问道,虽然我很害怕,但是我也知道,只要带着钟馗玉,这个女鬼就不敢把我和唐宁怎么样。 “放心吧,暖暖,钟馗玉就挂在我的脖子上呢!”唐宁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万一这个女鬼道行很高,我怕钟馗玉对付不了她。” “好。”我紧紧攥住唐宁的手,和她一起向前跑去,谁知,那个一身白衣的女鬼却忽然出现在了我和唐宁的面前,她缓缓地抬起了她的脸,那张分不清鼻子嘴巴眼睛的脸,因为,她的脸,只剩下一层如同白纸一般的诡异的白。 “地狱之门一经打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奈何桥畔的曼珠沙华,世间最伟大的神便会重生,你们,逃不掉的,谁都逃不掉……” 那个女鬼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鲜红色的嘴,她张开嘴,低低地唱着,她的声音,低沉沙哑,却有一种莫名的磁性,似乎要将人的灵魂吸进她的体内。 看着那个近在咫尺的女鬼,我的心一点点下沉,这一次,我们好像真的逃不掉了。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风暖暖就算是真的要死,也要死得壮烈一些,怎么能够不明不白地死在一个女鬼的手中!或许,警察明天在这里发现了我的尸体,还会说我是受不了各种生活的压力自杀,连死亡的真相都无法暴露在众人面前。 唐宁手中动作飞快,嘴里念念有词,好几张符纸就贴到了那个女鬼的身上。谁知,那个女鬼狂妄一笑,她身上的符纸就全部向她的身后飞去。她的脸,蓦地离开了她的脖子,鼻子眼睛一点点浮现,暗黑色的血液,顺着她的眼眶流出,伴随着那些血液,还有恶心的蛆虫。 此时此刻,我除了害怕还是害怕,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恶心,我和唐宁不顾一切地往前跑,想要远离这个女鬼和那些恶心的蛆虫,可是,我心里清楚,我和唐宁,是逃不掉的。 唐宁将钟馗玉高高举起,那个女鬼被震慑得后退了好几步,就在我以为她会被钟馗玉吓跑的时候,那个鬼头忽然高高飞起,在空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喊声,一块石头径直落在唐宁的手腕上,她手中的钟馗玉哐当落到地上。 我急忙俯xia身子,想要捡起钟馗玉,但那个鬼头已经出现在了我和唐宁的面前。唐宁一把将我推得老远,冲着我灿烂一笑,她虽然在笑,但却看得我差点哭出声来。 “暖暖,如果我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那么,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唐宁刚刚说完,那个鬼头就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脸上,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点地倒在地上,被那个鬼头折磨得再也没有了半丝的气息,却迈不动半步,把我的好朋友从恶魔的口中救下。 “暖暖,如果我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那么,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唐宁的话一直在我的耳边,久久回荡,看着面目全非的唐宁,我不禁泪流满面。 唐宁,你希望活下去的那个人是我,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宁愿去死,也不要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啊!!!” 我从睡梦之中惊醒,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我登时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梦。 幸好,这只是一个梦。 若是唐宁真的死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于我而言,她是这个世上唯一的温暖,我可以不要性命,但我绝对不能失去唐宁这个朋友。 我刚刚庆幸完这只是一个梦,但我忍不住想起白天的时候,那滴落在了唐宁红色皮鞋上的血滴,心里又不禁陷入了浓重的不安。这个梦是不是预兆着什么,还是只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落在唐宁红色皮鞋上的那滴鲜红的血液在我的脑海中一点点放大,我躺在床上,脑海中尽是梦中唐宁被那个鬼头害死的惨状。 拨通唐宁的电话,听着一声又一声的嘟嘟声,我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唐宁,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风暖暖,你有病是不是?!大半夜的扰人清梦,有意思吗?啊?!”听着唐宁的河东狮吼,我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下来,唐宁没事,真好。 “我只是想你了。”喉中有些哽咽,但我还是故作无所谓地说道,“谁让我这么博爱呢,睡觉都能想你一下。” “暖暖,你没事吧?”唐宁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是郑重,“你说话说得这么肉麻,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可是暖暖,我喜欢的是男人哎!对我产生了那种不该有的心思,恐怕,你只能独自忍受相思之苦了!” “唐宁,你少自恋了,我就算是喜欢鬼,也不会喜欢你!”这个唐宁,真的是非一般的自恋。 “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嘛,你喜欢你家的男鬼对不对?”唐宁促狭地笑了起来,“暖暖,是不是你家男鬼不在,你思春了啊?需不需要姐过去陪你?” “不需要!”我狠狠地挂断电话。思春,思春,我才不会思春呢,更不会喜欢上那只男鬼,我风暖暖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美少女,怎么可能会去来一场什么人鬼情未了! 只是,挂断电话之后躺在被窝里,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那只男鬼总是在我的脑海中捣蛋,一会是秦朗的那张脸,一会又是他本来的那张脸。 风暖暖,你还真是疯了!我暗骂了自己一句,用被子把头蒙起来,就开始睡觉。谁知,隔壁秦朗的房间,竟然传来了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 秦朗的房间竟然有声音?! 虽然那声音听得不怎么清晰,但我的整颗心瞬间都吊了起来。我算不上是一个好奇心多强多强的人,只能说是胆子小一点罢了。我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心里总算是放松了一些,可是,那声音却越来越清晰,像是虫蚁一般一点一点地钻进了我的心中。 我穿上睡衣,干脆去隔壁屋子里看个究竟。这声音,也有可能是老鼠,秦朗的房间里我放了不少的好吃的,要是被老鼠吃了,那就太可惜了。 秦朗的房门,并没有关,我站在门外,里面的一切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只见一个长得非常妖媚的女人穿着情趣nei衣跨坐在秦朗的身上,秦朗疯狂地亲着那个女人露在情趣nei衣外面的肌肤,甚至,还亲了那个女人的某个地方,我看得一阵脸红心跳,用脚趾头想想,我都知道秦朗和那个妖媚的女人在做什么。 莫名其妙的,心中竟然有点涩涩的,原本以为,那个男鬼只会这么对我,没想到,他对好多女人都是这样,而且,这个妖媚的女人把他迷得团团转,比亲我摸我的时候还要疯狂。 他的手,用力地抚摸着那个妖媚的女子胸前的某个部位,眼中尽是说不出的迷离与满足。摸完了之后,他又开始亲,他那种狂野的模样,就好像八辈子没有见着女人一眼。那个妖媚的女人被他亲得忍不住***出声,我顿时明了,原来,我听到的那奇怪的声音,是这个妖媚的女人发出来的。 只是,这个妖媚的女人又是谁?是他的情人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