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夜半冥婚

更新时间:2019-10-16 18:42:18

夜半冥婚 连载中

夜半冥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深如墨 分类:灵异 主角:雷雨黄泉 人气:

《夜半冥婚》由网络作家深如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雷雨黄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突然暴毙而亡,与父母阴阳相隔。 到了地府才知道是冥王下的黑手,我屡屡与他作对,想还阳却害了亲人。 还不了阳,投不了胎,轮回之路走不得,还要嫁给那个死对头,成为他的新娘…… 我越想越气,开始作天作地...... 然而他偏偏不知何时对我动了心,损了一半魂力也要救我。 “你是傻子吗?为什么要救我?” “为夫只对娘子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松……松手……”郁卿的眼眸,红了又黑,黑了又红,似乎在极力的抢回属于他的理智。 “惠月……”郁景从郁卿身后抱住他的弟弟,他的冥王,他们兄弟俩的手都慢慢握住我的手,那只被魂力灼烧得通红的右手,“冷静……” “不!我……”我发觉我的眼泪竟然也是这样灼热,似乎将我的眼珠子都烧得通红,脸颊都烧出了两条可悲的泪痕,我大声哭喊着,“我不要你死!不要!……” “宸王。”郁卿的眼眸中,黑色最后一闪,他微弱的声音只轻轻喊了一声他哥哥的称号。 宸王似乎领会了郁卿的意图,将他所有的魂力都凝聚在手上,瞬间将我压制住。 我一愣,眼睁睁的看着郁卿咬着牙,指尖在一瞬间变得锋利,狠狠刺入自己的心脏,将那颗闪着蓝色弱光的冥王之心掏了出来。 他最终还是强行选择了同归于尽,竟然不顾我如此执着热强硬的挽留。 他并不是人类,即便这样掏空了心脏,也涌不出热血。冥王之心脱离了他那具灵体,光芒迅速熄灭了。 他的灵体也在冥王之心脱离的那一瞬间,迅速变得苍白无色。 还没有对我说一声再见,他便就这样,消失了…… “啊啊啊啊——”我情绪顿时崩溃,手中的魂力决堤爆发,千万幽魂被我以泄恨的方式震得魂飞魄散,随着郁卿的消失陪葬。 “惠月!”宸王怒不可遏的怒吼撞破了我的耳膜,“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郁卿已经死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还想把他用命换来的秩序给破坏掉吗!” 痛苦被强行凝结,我紧紧握着拳头,浑身虚软跪在地上。一向被郁卿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狠狠镶入掌心的肉里,却丝毫没有痛感。 我慢慢爬向郁卿那具灵体,仿佛这一切都是假象,但他被掏空的心脏却触目惊心的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的指尖触碰到他我脸颊,接触面涌起一股黑色的浊气,他完美的脸颊被灼出了黑色的缺口。 “住手!”宸王一把将郁卿的灵体揽在怀中,警惕的看着我吼道,“你不可以碰他!你想让他死无全尸吗!你给我滚!阴界不再是你待的地方!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郁卿他才会……” 他才会死的。 他死了。 我无声的痛哭着,他死了。我深爱的人,又死了…… 我失魂落魄的看着郁卿的灵体,脑子恍恍惚惚的,如今我连碰,都不能碰他了。 他毕竟不是人类,但他却死得比人类还要彻底。他的体温似乎还残存在我的体内,耳边似乎还能听到他柔声喊我“月儿,月儿,我的王妃……” 我的手脚冰凉,心跳似乎在慢慢停止。他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我一遍遍的问自己,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吗? 这次…… 也是因为我吗?因为我是厄运之神,我是污浊之物,就连冥王,都要被我牵连吗? “郁景伯伯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耳边响起了羽儿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的,只听见他带着哭腔为我辩解着,“爸爸死了最伤心的是妈妈啊!!” 我的眼泪淹没了视线,只看着宸王抱着郁卿的躯体,那具毫无生气的躯体。宸王脸上的怒气显得那样的无措,说话语无伦次,“你们走,你们都走!你们害死了郁卿,还不明白吗……” 冥王之心已经熄灭,我的郁卿就像我的轮回一般,不复存在了。 我心如死灰,他不在的这个阴界,我待着又还有什么意思呢。他不在的这个世界,我待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才发觉泪水早已经被风干了,只剩黏糊糊的脸。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魂力这样强大,有没有强大到可以杀死自己呢。 “妈妈……”羽儿的声音一遍遍的唤醒我,“爸爸是不是还可以轮回的?” 我微微一愣,他可以轮回吗? 因为他对我总是如此的珍爱,潜意识里我已经把他当成一类人。但仔细想,他到底是冥王,高贵而权贵,不像我,如此的污浊。 所以这样想,他应该是可以轮回的吧。 我看着宸王,多希望他能跟我肯定的说,可以。 但一点小希望被燃起,那种怕失望的恐惧让我说不出任何话来。我紧紧盯着宸王,企图从他的眼神里寻求一点点的肯定。 他却不看我,面如死灰,似乎郁卿也带走了他的灵魂,他用自己的魂力将郁卿的灵体带起,决绝的从我身边走过。 “哥哥!”我忽然意识到,这或许是我往后继续存活的唯一念想了,我扑过去一把抱住宸王的胳膊,泪如泉涌,“求你告诉我,郁卿是不是还可以轮回。” 若是这样,生生世世,不管花多少时间,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他! 宸王那双黯淡的眼眸看着我,气若游丝的说道,“你还想害他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犹如一条带毒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在我的胸口上。 那种比绝望还要痛苦的情绪让丧夫之痛显得这样的可悲,原来我连这种小小的要求,都有可能会害了他。 “我们走吧。”我对羽儿说道。 “可是爸爸……” “别说了!”我的语气是这么凶恶,仿佛这样可以掩饰内心的痛苦。“走!” 这阴界不属于我,我的相公也不属于我,最后那个,我曾经想要把他当成亲人的“哥哥”是那么讨厌我。我擦干眼泪,牵着羽儿的走,喃喃说道,“走吧,走吧……” 我们离开了阴界,在阳世里,佯装成了普通的人类,过着乏味的日子。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在阴界待了许久,对魂力的使用比较娴熟了,应付日常是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涉及到战斗方面,就不会担心失控的问题。 只是,我真的那么容易失控,那么容易令他们惊恐吗? 这些小问题开始成为了我碌碌无为的那些日子里时常想起的事。 我跟羽儿在世界各地不断的搬家维持着冰冷的日子。 并不是想要散心,或者想要周游世界,而是毕竟我们不是人类,一个不会老的女人,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时间太久,就会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我又时常懒得再用魂力去消除人类的记忆,因为总会引来一切麻烦。 我向来避免住在国内,因为熟悉的环境,太多的记忆总会让我过度沉溺。只是这世界走一轮下来,还是会回到国内。 羽儿再次转入了一个新的幼儿园,永远保持幼儿的他也永远都这样无忧无虑,当初是我救下了他,并且把他灵魂里的怨灵都吸附走了,他终于才摆脱了鬼婴的模样,他总记得我是从匕首里把他召出来的,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小恶鬼了,算是一种器灵。 我们住在一个心地善良的房东奶奶家,当我听到别人喊那个老奶奶“阿南奶奶”的时候,拿着合同的手抖了一下。 我抬头看了一下眼前这个老奶奶,花白的头发,满脸皱纹,带着慈爱的笑意,原来她是我曾经的好友阿南。 她都已经这么老了,原来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你很像我年轻时候的一个朋友。” 阿南忽然说道。 我想不到她还记得我,因为那时候郁卿说他消除了阳界所有关于我的记忆。而今有我记忆的那些人,恐怕也只剩下阿南了吧。 我怕吓到她,默默低下头,语气尽量显得冷淡,“是吗。” 阿南忽然低头摸了摸眼泪,喃喃说道,“在我们最好的年纪,忽然就走了。唉,给我的打击太大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学会了珍惜所有的时光,因为这时光啊,看着漫长,可有时候就真的毫无预兆的结束了。” 我微微一愣,或许阿南是有意说给我听的,我知道自己的气息太过死气沉沉。 可是我真的,对这个世界提不起任何兴趣。 我把自己遇到的鬼怪都写成小说,竟然在灵异界混成了个大神,不得不说如今网络消费的发达,就是靠着写文的收入,维持着我们娘两个开销极少的经济。 不过我的文字没有过爱情。 那或许是我心脏里的一根毒刺。 “请问您是羽儿的妈妈吗?”一个电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小手指微微一滑,打开了免提,里面传来一个焦急而沉重的声音。 “是。”羽儿虽然难得在人间以幼儿的形态生活,但他并没有显得特别小心翼翼的珍惜,反而调皮捣蛋到不行,到底还是个孩子。 所以我已经习惯了各种电话。 “您的孩子遇到了事故,现在在医院里,可以请你马上过来一趟吗?” “好。”我没有多问。 因为,我也已经习惯了他躺在医院里的电话。因为没有痛感,加上他自身也有魂力,所以他其实不管受什么伤都是可用魂力恢复的。 只是有时候外面世界,太多人类,他不能明目张胆的用,很多时候还需要在医院装模作样的躺上几天。 所以我并不担心他,随手拿了外套整理了一下表情,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所谓,凝重的开车去了医院。 刚去到急救区,便看见一个哭得泪眼婆娑的女人。她大着肚子,让我对她有了些许的好感。怀着孕的准妈妈,不小心撞到了小孩子,内心肯定愧疚得很痛苦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