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十号裁缝铺

更新时间:2019-10-15 12:07:52

十号裁缝铺 连载中

十号裁缝铺

来源:微小宝 作者:飞贼 分类:灵异 主角:陈艳春陈桂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飞贼的原创小说《十号裁缝铺》,主角陈艳春陈桂,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祠堂里的那个原本没有四肢的布偶,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每出现一次,便多了一个肢体,雾镇里,便会离奇的死掉一个人。难道是有人故意作祟,还是二十五年前那死去的冤魂不散?一座残破的鬼宅,一段凄惨的往事,下一个将要死去的,会是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这不是赵满山么……”   昨天上午曾在祠堂里的几个人,见过镇长的儿子秦良玉昨天上午带着赵满山来过祠堂。尽管赵满山的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被换成了大红的女式的棉袄,脸上也被涂上了脂粉,但见了他身边地上扔着的那套被脱下来的白色的洋服,也能认出他来。   此话一出,赶来围观的人群一阵骚乱,这事蹊跷,得赶紧去报告镇长,于是一个腿脚麻利的人一转身钻进了大雾之中,顺着镇里的大街,往镇长家赶去报信儿。还有的赶紧去镇东面的医馆,去找大夫李诗文。   一些年纪大的人交头接耳,   “哎呀,就说镇北十号裁缝铺那宅院邪门,闹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看,这后生不信邪,刚搬来就被鬼上了身了……”   “是啊,你看看……活脱脱是中了邪了……你看看,他……他手里还拿着针线,这身打扮,我怎么看怎么像……像当年裁缝铺的那个……那个陈艳春啊……”   人群再一次骚乱,说起二十多年前十号裁缝铺的陈裁缝的女儿陈艳春,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总会心有余悸。即便是一些年轻的后生也从小就知道镇北那家荒废的裁缝铺里闹鬼,小的时候爹娘就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去那个荒宅子里去玩。甚至每天夜里从十号裁缝铺门前经过的人,都会听到里边出来的嘶哑的凄惨的哭声。于是多年来,人们对这个宅院,总是敬而远之。   眼前的赵满山仍旧昏迷不醒,有人这么一说,大家伙更加觉得眼前的一切十分的诡异。尽管这已经是大白天,但恐惧的气氛,很快就在人群中散播开来。   镇长秦寿昌的家住的近,不一会便带着他的儿子,雾镇的保安队长秦良玉赶到了祠堂的门前。人们见镇长来了,自觉的闪到两旁,秦良玉见地上躺着的赵满山装扮怪异人事不省,赶紧弯下腰伸手去探赵满山的鼻息,所幸的是赵满山还喘着气,看来只是昏迷了过去。   “满山……满山……”   秦良玉呼唤了两声,又伸手去摇晃赵满山的肩膀,赵满山的脸上被一层脂粉遮掩,看不出脸色,但仍旧双目紧闭,牙关紧咬,人事不省。   雾镇的看病先生李诗文也背着药箱匆忙的赶到,拉过赵满山的手腕,搭了一下脉象。慢条斯理的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红布包,慢慢的展开,里面是一排錾亮的银针。   李诗文取出一根,点在赵满山的左手的虎口上,轻轻的捻动几下,银针便刺了进去。赵满山的身上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呼气声,   “额……”   赵满山慢慢的睁开眼睛,围观的人们见人李诗文只施了一根银针便唤醒了昏迷的赵满山,不禁对李诗文的医术赞叹不已。可人们更多的却是对眼前的这一切的惊异。   赵满山苏醒过来,被秦良玉搀扶着坐起身来。大夫李诗文说赵满山是遭受了惊吓,心血阻塞导致的昏迷,现在没什么大碍,休息休息就好了。而就李诗文收拾药箱站起身的时候,无意间往祠堂里边看去,就在祠堂里的那张摆着香案果品的公桌上,又一次出现了一条血淋淋的剥了皮的死狗!   李诗文吓的惊呼一声,身子向后一仰,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那……那是什么……”   李诗文用手指着祠堂的供桌。人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供桌上的异样,几个胆大的赶紧迈步进了祠堂。   虽然大雾浓重,但毕竟已经是白天,再借着供桌上的那两盏摇曳的烛光,人们清楚的看见,就像昨天上午的一样,供桌上摆着一条血淋淋的没了皮肤的死狗。眼球凸出,尖利的犬牙呲互,样子十分的恐怖。桌子上汪着一滩暗红的血迹,在死狗的旁边,有一个和昨天的一模一样的,用棉布包裹缝制的假人。   像昨天的那个一样,这假人没有五官,眼睛的位置有两个深邃的黑洞,嘴巴的位置抹的通红,样子十分的恐怖。   镇长秦寿昌看了,也皱了皱眉头。其实昨天上午发生的一切,他心里清楚绝对不是谁游手好闲没事来搞的怪。雾镇地处偏僻,所以民风还算淳朴,对祖宗的规矩和雾镇从古到今沿袭下来的族法,镇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十分的敬畏。在雾镇当了这么多年的镇长,雾镇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他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即便是镇子里最调皮捣蛋的后生,也绝对不敢在祠堂里做出这样对祖宗大不敬的事情来。   昨天他那样说,是要稳住人心,不希望这稀奇诡异的事情给雾镇带来恐慌,可眼下,仅仅一天的功夫,这样的事情再次出现,秦寿昌一时间也不知该怎样处置才好。可这假人和剥了皮的死狗再次出现,是在暗示着什么,还是在预兆着什么?这一切的发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镇长,昨天……昨天的死狗和这个……这个假人,我明明都……都处理掉了啊,这……”   陈桂看到这些,不禁手足无措,连忙向秦镇长解释到。   秦寿昌点了点头,回头对秦良玉说,   “你带两个人,跟陈桂去找找昨天他把那死狗扔在哪了,看还在不在,对了,还有那个假人……”   然后又对刚刚个赶来的几个保安队员说,   “你们现在开始就守在祠堂,不管白天黑夜,都不准离开人……”   那几个保安队员听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祠堂里发生了如此诡异恐怖的事情,他们都觉得害怕,但秦镇长的吩咐,却又不敢不遵从,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安排好之后,秦寿昌打发人把多少缓过神来的赵满山搀扶起来,先扶到自己的家里休息一下再说,况且凌晨里他被发现如此诡异的晕倒在祠堂之中,这事得等他缓一缓后问清楚才行。   ……   秦良玉带上两个保安队员,跟在陈桂的后面,走出祠堂的大门,顺着大街一直往北。按时间看,现在已经是早晨,外面的大雾正是一天里最浓重的时候,十步八步开外,就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人影,于是这一行人前后跟的很紧。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的女人,已经开始烧火做饭,于是雾镇漫天的大雾里,便夹杂着烟囱里飘散出来的炊烟的味道。陈桂走在前面,很快到里镇子的北段,往西一拐,进了胡同。胡同的尽头雾镇的西面的那段古老的城墙有个缺口,缺口的外面是一道荒芜的山沟。陈桂昨天就是带人把那死狗和假人扔到了这条山沟之中。   而就在人们刚进了胡同不远,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女人的叫声……   “啊……啊……啊……饶了我,陈艳春……饶命啊……”   叫声来得突然,又一身紧似一声,凄厉中带着恐惧和绝望,像是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惊悚,叫人听了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个保安队员认得这声音,“是钱寡妇……”   果然,人们这才注意到,这声音正是从旁边的一个院子里传来,正是那个挂着破旧的灯笼、门梁上拴着满是灰尘的红布条的钱寡妇的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