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

更新时间:2019-10-13 10:55:26

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 连载中

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

来源:微小宝 作者:李燏竹 分类:灵异 主角:星杰梅花 人气:

主角是星杰梅花的小说《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此文是李燏竹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出生的那晚,被一直本应死去的鹿挟持,第二天我被发现在死鹿的子宫中,而那头鹿就死在后山的禁地中,禁地极阴,但凡闯入无人生还,我却活下来,从那之后村里人都说我是鬼胎,我的身上有梅花状的烙印,奶奶说那是我契约的烙印。 一切的开始都要从我家做的鹿胎膏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紧紧抱着小俊,却已经没有力气对付这俩家伙了。 “兰若,只要你乖乖的献祭就能解决这一切!”村长冲着我说道。 以前我还觉得村长很正气,现在看他只觉得他着正气之下隐藏的都是些龌龊! 火势越来越大,几乎烧到房梁,我得赶紧逃出去!要不然我就得葬身火海!一想到这,我心里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求生欲! “你们跟阿九结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边说边凑向窗户的位置,但是走进我才发现窗户都是被钢条别住的,这个帮混蛋! “哼,跟她结盟?”村长说着转头看了眼正跟陆雪呈缠斗的阿九:“她只是个棋子而已。” 我看着村长的眼神,心里忽然明白了,明白之后却觉得人心真的可怕。 阿九爹猛然从后面抓住我的肩膀,又抓到之前他抓伤我的地方我痛的钻心,怀里还得抱着小俊。 忽然陆雪呈化形之后的白鹿从火光冲冲出来,撞到村长跟阿九爹冲着两人的胸口一人踩了一脚。 “上来!” 他冲我喊道,我赶紧抓住他的鹿角他一甩就将我甩到背上。 “趴在我背上!” 我赶紧趴在他悲伤将小俊护在怀里,嘭的一声巨响,陆雪呈撞开了被封住的窗户。 他带我们跑到村外的河边,我抱着小俊从他身上下来,陆雪呈也变回了人形。 “你没事吧?” 陆雪呈一脸无所谓的摇头:“这点小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那你怎么跟阿九缠斗那么久?”我问道。 “我没想到她得到了穹煞的力量,她跟穹煞已经签订了血盟。” 我听着陆雪呈的话,忽然想起来刚才村长的话。 “其实村长跟阿九都是互相利用互相防备,阿九跟那些被关的女人为了报复,心甘情愿怀上鬼胎,村长答应她们给鬼胎供食,其实是想利用鬼胎跟穹煞达成协议,等到鬼胎出生,他根本不会放过那些女人,却不知阿九已经跟穹煞签订了血盟,真是心怀鬼胎啊!” 到底几十年前发生了什么,穹煞怎么会存在在我们的村子?还有村子里那些被关起来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女人在哪里? 我正想着的时候,陆雪呈却动手扒我的衣服,我赶紧抓住他的手,瞄了眼正在凳子上睡觉的小俊,转眼瞪着他:“你干嘛!” “你肩膀的伤又严重了,我看看。”陆雪呈说着单手握住我的手,我根本动弹不得。 “光天化日的看什么伤,小俊还在那!”我肯定不能让他在小俊面前乱来。 “放心吧,他不会现在醒来的。”陆雪呈说着拉开我的衣服。 我争不过他,面对他还太尴尬,只好看着一旁的青马河。 他冰凉的手指将我肩膀的纱布解开,我心里颤颤悠悠的,紧张害羞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害怕看着他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一个劲儿的往他那扫。 “幸好有我们鹿族的圣药,要不然你这个伤不会那么容易好。”陆雪呈说着将纱布重新包好。 我刚想拉上衣服却被陆雪呈制止。 “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要怀鬼胎吗?” 他说着冰凉的手指滑像我的胸口,我的心跳随着他手指的触感一阵阵的战栗。 “当然是因为跟穹煞结盟了。”我慌乱地说道。 “孕育是修炼最大的力量,当力量传承道下一代的时候,修炼者就会获得双倍的力量,等于将自己的力量重新复制了一份,所以穹煞才会需要那么多鬼胎。” 我听着陆雪呈的话,并不赞同。 “孩子是亲情血脉的延续,不是修炼的工具!” 陆雪呈愣了下,我赶紧将衣服拉好。 “你赶快让小俊醒过来。” 我抱起小俊瞪着他道。 陆雪呈手指在小俊脸上一划小俊便醒了过来。 “姐姐?” 看着小俊忙然的样子我赶紧抱起小俊。 “姐姐我刚才睡着了。”小俊一脸懊悔地道:“你看到妈妈了吗?” “还没有,不过马上就能找到妈妈的。”我安慰他道,其实我现在也没想到要去哪里找人。 小俊点头十分信任我。 “关键时候你都睡着了,还说救你妈妈?”陆雪呈毫不留情地怼道。 小俊一脸愧疚抬头望着我道:“姐姐,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就睡着了。” “没事的,对了,小俊啊,你在村里玩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叔叔伯伯家有什么不对劲的啊,有没有你没见过的阿姨出现在他们家里?” 我忽然想起来小俊这样半大的孩子们经常在村里冬跑西跑,村子里他肯定是摸透了的。 “有啊,村长家就有没见过的阿姨出现啊,那个阿姨像狗一样被拴起来,村长给她吃的她就吃,吃完饭村长就把她赶回菜窖了。” “菜窖!” 小俊的话提醒了我,我转头看着陆雪呈道:“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有菜窖的里面都能藏人,而且菜窖里阴沉低温,正好是鬼母喜欢的温度,那天抓我妈的除了村长就是阿九爹,我妈肯定在他们其中一家的菜窖里!” “猜的靠谱,那咱们现在就去这两家找人。” 陆雪呈忽然夸我我倒是有点不适应。 我们决定趁着天亮去一趟这两家。 仅剩村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往村口走去。 “兰若。” 梁婆看到我喊了我一声。 “梁婆。”我也应了声:“您这是要走了啊。”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可能住下去了啊,我——我活了半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梁婆说着似乎是回忆起昨晚的事情吓得浑身发抖。 “那您保重。”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这都是我们的造下的孽啊!”梁婆哭丧着脸道:“当初他们都买媳妇,那些被人贩子拐来的很多都是女大学生,漂亮又聪明,被糟蹋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被虐待,我记得有个女大学生她爸都带着警察找过来了,全村都发动起来那家藏人,跟警察硬碰硬,警察最后也放弃了,她爸爸就在这青马河跳河了,后来那个女大学生还是逃了出去,也不知道现在在那,要是她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肯定很高兴吧。” 我听着梁婆的话便猜到了这人是谁。 “梁婆,你说的是阿九的母亲吧?” 梁婆点了点头道:“我得走了要不然一会儿太阳下山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梁婆说完便离开了。 陆雪呈已经抱着小俊到了村长家门口,我也赶紧跟上去,等我找到后妈,也赶紧离开这里,晚上这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村长家已经人去屋空了,村长的爸爸妈妈也就是星杰的爷爷奶奶都不见了,地上墙上满是喷溅的血迹,看来村长家也未能幸免。 “找到菜窖了。”陆雪呈喊着我道。 我赶紧穿过房间,村长家的菜窖在后面,我们村里的菜窖都是在地下开凿一个空间,然后上上面钉上一个小木门这样就可以冬暖夏凉了。 “我去看看屋子里能不能有要是。”我刚要去找钥匙,陆雪呈手指一指,菜窖上的锁头应声而下。 我有些难看,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弄开了,打开门里面的气味跟之前见到那些怪物的气味几乎一模一样。 菜窖里漆黑一片,我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 我拿出打火机点燃之后直接扔下去,打火机是防风,打火机掉在地上,忽然有一个影子忽然窜出来,只是菜窖入口太小,那东西想上来是不可能的。 我的进去找妈妈。 我想着脱掉上衣想下去陆雪谌却拦住了我。 “还是我下去吧,这下面还不知道有什么。” 陆 雪呈正说着我看见菜窖里有东西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