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更新时间:2019-02-09 08:15:12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已完结

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

来源:落初 作者:古冰冰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姐尚书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古冰冰原创的灵异小说《鬼葬夺情:夫君要吃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姐尚书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被父亲送去鬼葬,却遇到了色鬼?你啃就啃了,干吗扯我衣裳,还摸我……呃,冷冰冰的压过来是几个意思?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好羞涩哦有木有?没想到,这色鬼居然不行?谁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不容易从乱葬岗爬回家,第二天就被迫嫁给太监,喂,你是太监你自己不知道?洞房夜居然还想啪啪啪?想看傲娇邪神宠妻的请移步冰冰另一本连载小说: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书友群:25510201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只是一个被抛弃在荒宅的小丫头,前三天,连家里的丫鬟都瞧不起的,过了一夜,却成了最得宠的人,连夫人都要对我毕恭毕敬,实在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当天晚上住在大夫人院子的主屋里,大夫人却去睡了偏屋,半夜,黑漆漆的,一点月光都没有,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自从父亲带着一家老小来到荒宅,一切都不对劲了,连苏嬷嬷都不见了。

正在床上折腾着睡不着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又好像是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隐约感觉有很多人经过,但是这里是内宅,尚书府连下人都少,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的声音呢?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虽然大夫人的话,言犹在耳,但我却忍不住好奇,而且那些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我终究是赤着脚跳下床,跑到窗前,用手指戳了个洞,把眼睛贴上去看,只见外面有很多小厮,穿着黑色的衣服,披着麻布,却在胸前挂了一块红布,不伦不类的。

他们行走的姿势十分奇怪,好像本来可以走那么快,却偏偏故意不走那么快,放慢脚步,像踩着什么似得,一只手抬高,看上去就是抬着东西,可明明什么也没抬。

一行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一个小厮全身红跟在后面吹唢呐,声音不大,挺喜庆的,偏偏旁边跟着个丫头穿着一身白,呜呜的哭,看得我很是迷惑。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没有月光,我根本看不清是谁,他高高举着手喊:“放!”

那些小厮全部蹲下,好像放下了什么,在我看来却是空空的一片。

“不要啊,你们放过杏儿吧。”忽然从后面冲上来一个小丫头,跪在一群人面前不断的磕头。

“这是怎么回事?今晚办白喜事,生人勿进,怎么会有个丫鬟在此?”那个黑影不耐烦的问。

“杏儿才十五岁,她还小,您放过她吧。”那个小丫头哭得泪人儿一般。

“你胆子倒是不小,报上名来。”那黑影淡淡的说。

“奴婢芍药。”小丫头颤巍巍的说。

“时辰不等人,既然你和杏儿那么好,不然就由你来代替她吧,待我问过新郎官同意的话,就成全了你。”那个黑影冷森森的说。

“不要……不要……啊……”小丫头凄惨的尖叫在黑夜里显得十分刺耳,我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退开来搓了搓手臂,继续贴过去看时,只见同样有一只灰白的眼睛,全是白眼仁儿,没有黑眼珠,也贴在那个洞上往屋里看。

“有人偷看,嘿嘿嘿……”毛骨悚然的声音传出来,我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喘息了半天,生怕那鬼东西进来,七手八脚的爬到床上,用被子盖着头,浑身抖得不行。

外面忽然就没了声音了,我斗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我再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之前带路那个小丫鬟走进来怯生生的说:“奴婢杏儿,以后就贴身伺候三小姐了。”

“你说你叫什么?”我一把拉住她问。

“奴婢杏儿啊,府中婢女都是以花为名的。”杏儿不明所以的说。

“杏儿,你是杏儿?”我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忽然问:“那么芍药是谁?”

“芍药……”杏儿忽然眼眶一红,跪在地上呜咽说:“小姐别怪罪,奴婢实在忍不住了,芍药姐姐她……她是奴婢最好的姐姐,可是,今早,今早,她不见了,其他人都说,她被鬼给娶走了,回不来了。”

说完小丫头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脸色煞白,昨晚那些不是梦,芍药代替杏儿做了新娘,但是新郎是什么,有谁家会在夜里办喜事,还办得那么诡异?

“别哭了,府里是不是经常有此类事发生?”感觉昨晚那个并不是偶然,好像时常都会有的样子。

“呜呜呜,奴婢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杏儿嘤嘤的哭:“都怪我,都怪我。”

“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的哭哭啼啼像什么话?”忽然大夫人出现在了门口,皱着眉,眯着眼看向里面。

杏儿浑身一颤,吓得面无血色。

我忙说:“没事,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这小丫头吓得哭哭啼啼的。”杏儿抬眼看了我一记,那眼神充满了迷惑不解,还有感激。

“怎么那么不小心?摔到哪没?”大夫人听了忙走进来问。

“就是脚滑了一下,也怪我昨晚没睡好,做了个很奇怪的梦,给我吓得不行,早上起来还有些懵懵懂懂,下床时就摔了一跤。”

“昨夜没睡好?”大夫人脸色有些怪异:“你可是被什么给吵扰了?”

“就是做了个怪梦,梦见办喜事,又好像不是办喜事,乱哄哄的挺吓人。”我一边说一边细细看大夫人的脸色,果然她脸色十分古怪,显得有些惊慌。

“不过是个梦,你别放心上,今儿个还得去给老夫人请安,跪了就说请老夫人安,我会陪在你身边,她估摸着不会为难你,应了声,就可以起来坐到一边儿了。”

“哦,对了,大娘,为何那天请安却不见其他姐妹?”

“庶出没有请安的资格,小辈儿里就你一个能去请安的。”大夫人为我整衣,又嘱咐说:“千万别乱说话,老夫人要你做什么,说什么你只管应着,别顶撞她,你再犯错,她不罚你却会罚我,懂么?”

“知道了大娘,我不会再顶撞老夫人了。”大不了一句话不说呗。

“恩,走吧。”大夫人牵着我往外走,回头看到那杏儿还跪在那抽泣,不觉皱眉对我说:“你说你,也不要个得力的,弄这么个不懂事的丫头伺候,迟早要连累自己。”

“她不懂事,可以教,不会惹事就行。”想想那个迎Chun,那张嘴,在这府里还不知给主子惹了多少怨恨呢。

“也是。”大夫人点点头对着杏儿说:“还跪着呢?三小姐要去请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