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常与女鬼作伴

更新时间:2021-10-20 22:02:03

我常与女鬼作伴 连载中

我常与女鬼作伴

来源:掌中云 作者:打不死的小强 分类:灵异 主角:李长青江雅 人气:

经典小说《我常与女鬼作伴》由打不死的小强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长青江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作为茅山道士的我,接触女鬼实在是家常便饭,可被一个警校女娃缠上还是头一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楼的湿气更重,我刚从楼梯迈出去,一阵阴风便吹了过来,差点使我打了个喷嚏。 奶奶的,这个地方绝对是个鬼窝,阴气这么重! 我神色凝重,这么重的阴气下,存在的鬼物至少三个,我只能祈求别一块碰上,万事大吉。 上了三楼后,在楼道里居然摆放着一个桌子,我按下手电筒的开关,凑了过去。 桌子是很普通的学校办公桌,但是奇怪的是,这个桌子应该在这里放置了很久,却没有落下沉灰,被人擦拭的很干净一样。 桌屉里面好像是有东西,我眼睛一亮,急忙拉出来一看,却是一包未用光的卫生巾。 “噗!”看到我手上拿的东西,江雅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李长青大师还有这个爱好。” 我脸色一红,将卫生巾放了进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身后有个影子飘了过去。 我顿时打了个抖擞,猛地回头看了过去,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大师...怎么了?”江雅瞅见我的动作,也是吓得一哆嗦,紧紧的靠在了我身上。 “嘘......”我把手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出声,右手悄悄的伸进了裤兜里,摸着兜里的铜豆子,我放心了许多。 能以鬼影方式活动的,那肯定不是僵尸了,这是阴灵,糯米肯定是不管用的了,能够对付它们的只有纯铜制作而成的圆豆子。 阴灵最虚无缥缈,常人根本看不见它们,但是阴灵却是最虚弱的,若是阳光一晒,立马就会灰飞烟灭。 我身为茅山第三十七代弟子,自然有办法感应到周围的阴灵,我能够感觉的到,那阴灵正在慢慢的飘了过来,但是不知怎么的,我的感应却突然消失了。 “不好!”我一声惊呼,连忙抓着警花江雅的后背衣服,猛地向后一拽,却听刺啦一声,顿时白光乍现。 奶奶的,这破衣服的质量还真不咋地。 现在来不及想这么多,我忍住鼻腔热血喷涌,揣在右手兜里的铜豆子,顿时冲着方才江雅的位置撒了过去。 “天阳地阴,铜豆破灵,给我灭!” 铜豆洒在阴灵身上,顿时‘滋滋’冒出一股绿气,而那阴灵也张牙舞爪的挣扎了起来,却奈何体内的阴气扛不住铜豆里面的阳气,不大一会,便化成了一滩绿水。 眼见阴灵化成死水,我松了口气,“警花同志,现在安全了。” 我回头一撇,方才忍住的鼻血差点再次喷了出来,只见江雅双手遮住重要部位,一副楚楚可怜又担惊受怕的模样蜷缩在桌子旁边,白花花的一片,看得我心头荡漾。 此情此景,若是发生在宾馆那该多好啊,可惜不是个好地方,我心中叹息。 “你!你看什么看!你还看!”江雅脸色通红,埋怨的看着我,那小模样向是想把我吃了。 “嘿嘿,警花同志对不住哈,方才情况危急,我力气用大了点......”我悻悻的傻笑了几声,看着地上那被我拽成破烂的衣服,想必也没法穿了,我只好将我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扔给了江雅。 “哼!”江雅白了我一眼,手上快速的把我的大衣穿在了身上。 还别说,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就算是大衣穿起来也别有一帆风范。 见江雅没什么事了,我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沾了点方才那阴灵的死水,随后包成八卦状,收了起来。 “你在干嘛?”江雅看见我的动作,好奇的问。 “带点样品回去研究研究,我总感觉这栋鬼楼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我神色凝重的道。 警局备案上,八年来算上杨佳,一共失踪了有九个人,在一二楼的时候,我消灭了五具尸骨,也就是说除了杨佳外,还有另外的三具尸骨,再加上方才的阴灵,我怀疑,那另外的两人应该也幻化成了阴灵。 我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栋鬼楼里面,一定有一个大boss,再控制着这三个阴灵,而刚刚那个阴灵很有可能就是派来打探我实力的。 能够将死尸养成阴灵的冤魂,实力有些强大,我准备有些不充足,若是现在遇上,可能有些危险。 我倒是不要紧,可江雅只是普普通通的女警,尽管她比常人的体力与控制力强一点,但是在冤魂厉鬼面前,与常人无异。 所以,现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正当我们想要下楼的时候,江雅突然惊呼了一声,脸色苍白的指着前方十几米处的位置。 “啊!那里有个儿童!” 什么?儿童?我脸色当下一沉,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儿童! 我顺着江雅指向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前面不远处,俏生生的站立着一个估摸着七八岁左右的儿童。 儿童穿着破旧的校服,有些不合身,很明显,是成年人的校服。 “小弟弟,你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很危险的,快来姐姐这,姐姐带你出去。”江雅看到儿童,顿时爱怜心泛滥,她本来就是个警察。 那小儿童似乎听懂了她的话,竟是乖巧的点点头,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我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随着小儿童越来越近,阴气越来的越重了。 “有点不对劲...不好!”我大喝一声,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猛地抱起江雅,一脚踹开旁边的房门,窜了进去。 随后,我飞快的把铜镜贴在了门槛上,口中急速念道:“天阳地阴,铜镜护法!” 我刚刚念完咒语,铜镜顿时涌出一道金光,从门槛上一跃而下,形成了一道门帘。 做完这一切,我呼了口气。 “你干嘛?你弄疼我了!”江雅愤怒的看了我一眼,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方才动作太急,让江雅的胳膊碰到门框上了。 “那怪的着我么?”我眼睛瞪了她一眼,“那绝对不是个儿童,你还让他过来!” “啊?那也是鬼啊?”江雅一愣。 “鬼倒是算不上。”我摇摇头,道:“但他肯定不是正常的儿童,奇怪,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个儿童?你们警局有备案吗?” 江雅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脸色一沉,那就奇了怪了,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问题,这栋鬼楼不简单! 这时候我想起了那个青年人,我想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这个冤魂唯独留着他妹妹杨佳,还传言让他独自去营救,我就应该猜到了! 这个冤魂肯定和青年人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最重要的是,这个冤魂对青年人的怨气极大! 我内心有些不忿,这种事上还瞒着我,等我出去,一定要好好找他算算账!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儿童也走了过来,看见铜镜照耀出来的门帘,站在了门外。 “啊!他过来了!”江雅身体一缩,紧紧抱着我的胳膊,“咦?我为什么能看见它啊?” “废话,这又不是阴灵,这是婴煞,比阴灵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你就祈求能活着出去吧!”我白了她一眼,好气的道。 “啊?不会吧?你也对付不了?”江雅吃惊的道。 我深吸口气,看着眼前的婴煞道:“单独一个婴煞倒是没什么,不过我怀疑他的母亲是这里的主人,一个存活多年又吸收了几人的阴气成型的冤魂厉鬼,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那怎么办?” “静观其变。” 那婴煞似乎有些惧怕我的铜镜门帘,迟迟不敢走进来,不过我心里也没底,毕竟这个婴煞应该不是一般的婴煞,少说也吸收了七八年的阴气了,再加上有个厉害的母亲,区区一个铜镜门帘,能不能拦住他,我也不知道。 那婴煞就这么站在门外,盯着我看了许久,忽然将目光看向了江雅,嘴里蠕动了几下,发生了声音,“姐姐,我在这里好害怕,你能不能来我身边。” “坏了!口吐人言!”我大吃一惊,果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个婴煞绝逼不一般! 此时江雅听见婴煞的声音,竟是缓缓的站了起来,冲着婴煞走了过去。 我脸色一沉,急忙拿出一张黄纸符,用手在上面画了一个明神符,贴在了江雅的身上。 顿时江雅神情恢复了过来,后怕的躲在了我的身后,惊呼道:“我刚才是怎么了,我居然控制不住我的身体了!” “这个婴煞有蛊惑人心的能力,不容小觑。”我回头解释了一句,随后看向了婴煞,厉声道:“大胆婴煞,在我面前还敢卖弄玄虚!” 见江雅被我所阻拦,那婴煞顿时一脸愤怒的看向了我,“坏了我的好事,你别想走出这栋楼了!” 听言,我呵呵一笑,道:“区区一个七八年的婴煞,还敢大言不残,就算你妈妈来了,本道也不惧!” “是吗?”婴煞突然漏出了一副惨淡的笑容,缓缓的向我走了过来。 见状,我内心一紧,这婴煞当真不怕我的铜镜门帘嘛? 婴煞先伸出了一只胳膊,穿过了铜镜门帘,顿时一股‘滋滋’的声音,一股黑气升腾,婴煞儿童的脸色也漏出了一丝难受的表情,但看样子,它完全能够承受。 果然,我神情一沉,铜镜门帘,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