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一品宗师

更新时间:2019-09-09 22:38:57

一品宗师 连载中

一品宗师

来源:黑岩网 作者:不咕 分类:灵异 主角:苏方柳若离 人气:

主角是苏方柳若离的小说《一品宗师》此文是不咕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品宗师》是作者不咕写的一部都市灵异小说,主角是苏方柳若离,小说节选:臭老头,整天念叨着我听不懂的玩意,什么鬼门大开,灵异复苏,什么重振门威,见过只有两个人的门派吗?!一个少年嘴里嘟囔着什么走下火车,穿着朴素,衣服早已失去原有的色泽,还打着不少灰白色的补丁,一双绿色的解放鞋无比显眼,嘴里叼着一根黄色的硬杆野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品宗师第七章:暗杀者

“你就算了,要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常人,你吓着他们了也算一桩罪孽。”苏方直接否定了小鬼的提议,空有一身本事没地方动手早就痒痒了。

山上小胖瘦猴太弱,欺负着没意思,小花是女性,三叔说了好男不跟女斗,至于其他人又都打不过,也就三叔有几次心情好陪苏方玩玩,但是每次都是苏方被暴揍,因为苏方的拳脚功夫就是三叔教的。

小鬼一脸失望,自己也就只能吓吓人,现在吓吓人都不行了,那做鬼还有什么意思?

苏方的夜视能力不弱,借着微弱的月光从黑暗中可以看到七个人比划着什么手势,看上去非常专业。

“月钩?”苏方一眼就认出了黑衣人手上的冷兵器,弯勾如月,是暗杀组织冷月的标志性兵器。

至此苏方越来越好奇金顺的身份,张道长是兽门的人,胡道长看不出什么名堂,但从各种方面来说身上的传承一定不小,再加上现在出现的七个好似冷月的人。

冷月每次任务都会出动七人,动五静二,这些东西都是苏方的大叔告诉苏方的,大叔也是唯一一个经常进出旮沓村的人,每次回来都会给老头子带点吃的还有喝的。

苏方自然也能蹭到不少好东西,所以苏方平日里最盼望的就是大叔能够经常回来。

只是大叔这个人非常怪异,沉默少言,也就和苏方说的话多一点,每次早上到旮沓村,晚上就一定离开,绝不多做停留。

在苏方小时候,大叔回来的频率很高,基本上一周就回来一次,但在苏方下山前差不多半年才回来一次。

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七个人一起行动,或许是嫁祸亦或者什么?冷月嫁祸起来挺容易,用月钩当做武器就行了,其他门派或者组织都不喜欢用这种看上去花里胡哨的武器,而且基本上都不会用。

等他们上来不如主动下去,苏方身形一飘,悄无声息的朝七人靠近。

七人站成一排,靠着前面的人给后面的人手势指示。

“七,七,七……”

自己发出的指令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轻念几声后转过头,对上了苏方好似会发光的双瞳。

“啊……”

苏方直接强嘴捂死,在身躯上像点穴般点了几下,被捂住嘴的人就慢慢失去了反抗,最后软倒在苏方手臂上。

不过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一个“啊”也显得格外突兀,前面五个人一齐转身,但是身后空无一人,只见到了有一个人躺在地上。

“是六,好像只是昏过去了,但是七不见了。”

“我进门就觉得这栋楼有鬼……会不会是……”

“瞎说什么!”

“厄!”伴随着一声惨叫,众人又朝着声音发出地方看去。

领头之人脖子上鲜血喷洒,月钩在银白色的月光相照应下更加冷冽,苏方就像一个死神一样,手握月钩静立窗前。

苏方已经能肯定这七个人肯定不是冷月的人,脚步虚浮,腕处平稳,没有练习月钩留下的痕迹,连脚步声的变动也听不出来。

“有鬼啊!!”

伴随着这声尖叫,苏方身形又开始模糊起来,瞬间还站着的四人包括躺倒在地的一人颈部已经被割裂,浓郁的血腥味让苏方的喉咙和胃有些难受。

默默从口袋中掏出一袋棕绿色的粉末,在血液中撒下,血液马上入滚烫的沸水般开始起泡,继而变得浑浊。

在接触到尸体的一刻,尸体的皮肤开始变得腐烂继而消亡,连坚硬的骨头都难逃一劫!

短短几分钟后,整个楼道只留下了一滩淡黄色的液体和六个无意识的灵魂等待着拘魂者的到来。

二叔负责教苏方一些旁门左道,就像现在的溶尸粉,但是苏方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学的也不是很好。

“小鬼,你过来,拘魂者应该马上就要来了,你跟着他走,记住千万不要反抗!”

苏方对着将手中的月钩对向空中的玉环:“假的?!”

月钩接收到月光的直射后会发出一种类似温玉的光芒,但是苏方手上的这把月钩并没有。

“道爷,我……”

“来了,别废话。”

拘魂人的打扮更像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但是没有拖着的长舌。

苏方对着拘魂人行了一个阴礼道:“此小鬼害人也是为人所迫,望从轻处罚!”

拘魂人拉走小鬼和六个魂魄后深深看了眼苏方,能看到鬼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能看到拘魂人的少之又少。

而且拘魂人也很愿意卖这种人面子,毕竟拘魂人也有功绩一说,这七个亡魂可以说是拘魂者这段时间来最大的收获了。

剩下的一个人苏方自有打算,只是苏方扯掉口罩的时候发现居然就是之前大厅中的金二!

本来苏方认出七人不是冷月的人后准备反嫁祸冷月,但是看到金二后又改了主意,金二活着的价值远远比死亡来的更大!

等到苏方带着金二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在了四的位置上,柳若离依然睡得香甜。

一夜无话。

……

第二天一早刘峰进门就看到了端坐着的苏方,躺在地上的金二和还在熟睡中的柳若离。

“苏先生,这……”

“昨天晚上的客人,不过被我解决了,这个人还有用,看好了。”苏方没有多做解释,直接吩咐道。

其实苏方相信金二也是个聪明人,就算能跑也不一定会跑掉。

刘峰看到墙角的七把奇形怪状的冷兵器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应声后叫人将金二拖出门外。

“苏先生,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你看?”

苏方当然知道刘峰在急什么,估计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别急,等晚上再过去,白天你去打听下金顺在哪,我有点事情找他。”

苏方不想和金顺玩什么花样,那种时时刻刻被蚊子盯着的感受真的非常不爽。

“刚刚才得到的消息,宋家最近好像有大动作,张道长死了宋家也没有追究别的事情,火灾之后连夜回大本营了,至于金顺好像也跟着一起去了。”

“金顺也跟着一起去了?”

苏方听到这觉得宋家连夜回大本营可能和金顺也有不小的关系,因为宋一凡的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按照柳若离对宋家的描述,呲牙必报,宋家不可能就这么放下了,至少要来敲打敲打柳若离或者自己。

这样一来就非常奇怪,而且宋家的大动作很大可能和宋一凡没有关系,不然昨天下午怎么会允许宋一凡过来泡妞?

刘峰继续讲述自己早上得到的情报:“对,然后还有一件事,医院起火房间中两具烧焦的尸体有一具是张道士的,还有一具,也就是凶手,不知道是谁,但是好像在搏斗过程中右手手臂发生了断裂。”

刘峰好歹也是海城算得上名号的人了,对于海城各种事情的消息还是非常灵通。

苏方眉头一挑,果然金顺没有放过金一,直接说道:“右手臂骨折,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金一了,胡道长家属呢?”

“金一?”到这刘峰才想起来昨天下午看到金一的时候的确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右手臂,“这个我倒是没注意,反正没有弄出别的事情了,估计被宋家压下去了。”

兽门的事情压下去可没有这么容易,张道长双手青中带紫,带有一些小伤口就以为着是以血饲兽,不小心毒素顺着血液进入了人体。

不是没每个人的血液都能用来饲兽的,所以张道长对兽门来说也算一个重要人物了。

“跟我讲讲金顺的事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