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罪之屿

更新时间:2021-07-17 12:30:34

罪之屿 连载中

罪之屿

来源:落初 作者:唐拾贰 分类:灵异 主角:包后恩 人气:

唐拾贰新书《罪之屿》由唐拾贰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包后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蒸汽空城,一名编制外的半改造人,直属受命于北道空都上层调配,却因触及上层利益,剥夺了其办案权力,被下放底层,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对罪恶的打击…唐拾贰群:70714390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蒸汽空城、负三的夜晚,霓虹照耀,这里一如既往,充斥着混乱。

有混乱,便会有人出来维持秩序,因此负三层的保卫者们比上面五层保卫者的总和,还要多出三分之一。

但如此多的保卫者,只是让黑暗中那些污秽的东西消停而已,可它依旧在黑暗中,蛰伏、伺机而动。

空城东三街,负三层的中心街区,这里管道林立,这些乃是以前使蒸汽空城,悬浮空中的动力管道。

因为蒸汽空城的扩建,以及文明发展的需要,这些管道被淘汰。

有些人从中看到了商机,收购了这些废弃的管道,并改造出住人的楼房高价销售。

两个人正行走于街道上,不同于那些夜晚出来寻乐的人。

一个对这城市充满了失望,而另一个则是刚来这城市,眼中充满希望。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米双妍,你呢?”

“何以为。”

“你家住哪儿?”

“没家。”

“就你一个人独自流浪吗?”

何以为停下脚步,米双妍也随即停下自己的脚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唇勉嘴角翘,假笑看着何以为的侧脸。

“应该吧。”

何以为摸出自己的香烟盒,拿出一根,点燃。

深吸了一口香烟,随即将烟雾吐出,回忆并说起了从前:“十四年前,我记得柔和的阳光洒落,微风轻拂而过,枝叶为乐器,谱写一曲动人的诗歌,又仿佛在你耳边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真是让人睡意朦胧…”

就在此刻何以为的通讯器响了起来,他刚刚酝酿好的故事和感情被打断:“煞风景!”

将烟放在嘴上,将通讯器摸了出来,接起来,开口不满道:“阿俊,什么事?什么!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来。”

何以为挂了电话,神情严肃,转身就往回走。

“发什么事情了吗?”

“管道楼三十三死了两个人。而且,是我将那两个人绑在那儿的!”

米双研指着何以为给她带路,略微踌躇,跟着何以为倒了回去。

幸好两人没有走多远,十分钟后,出现在了管道楼三十三。

何以为看着两具尸体,他们的衣服全都被浸湿,向着一位指挥现场的保卫者问道:“有谁给他们泼水了吗?”

“应该没有,这两具尸体温度极低,像是从冻库中出来的一般。”

何以为听到这个回答,眉头微皱,继续询问:“有目击证人吗?”

“有,是个简朴的女人,长得有点清奇,她提供的证词是一个带魔术帽,手拿着傀儡娃娃的人将这两人杀死的。”

“凶手现场留下了一张纸条,我想应该是给你的。”

一名保卫者将纸条递给了何以为,随后将一枚烟头丢给了何以为。

何以为没接烟头,任由其落在地上,摇头一笑,打趣儿道:“你肯定很中意那个女人,不然你不会加简朴、清奇二词。”

“中意个屁,一副中年男人的样子,只是觉得奇怪,我蹲下来检查尸体,抬头问她话时,无意间发现她遮挡住的喉部,没有喉结。啥时候了,还开玩笑。”

何以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打开纸条:“如果你再查下去,你身边的人将会如同这两人一样。”

何以为看着上面刚中带锋的字迹,眉头紧锁:“威胁我?”

随即将纸条揉成一团丢掉,他最烦有人威胁他,冷笑:“看来这凶手没有好好做功课,我的身边能有什么人!”

米双研则是将字条捡了起来,却被那保卫者一把抓了过去。

“阿正,这是证物,拜托你别乱丢好不好!你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

米双研闭眼搓手,两息后,她不断摩擦的手停下,睁眼开口,对着何以为和这保卫者说道:“留下这纸条的是个女人!跟罗俊口中那个女人是同一个人,她带着怒意,但她并没杀害这两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阿正你给她说的吗?你这铁人,难道喜欢上她了?”

保卫者罗俊一脸疑惑的看着米双研,随即面向何以为,坏笑开口询问。

何以为轻摇自己的脑袋,开口说道:“我刚刚认识这家伙。说的话,怕是二十句都没有。当着人家姑娘面儿,现在是啥时候,你别乱开玩笑。”

罗俊有些不相信,先是询问何以为:“那她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随即扭头看向米双妍:“还用那么肯定的语气说留纸条的人跟我所见的女人是同一人?”

米双研看着罗俊脸上的表情,才不在乎他们两开什么玩笑,一脸骄傲的说道:“我占卜的。”

“女巫?我好久都没有遇见过了。”

罗俊惊讶的看着米双研,他听过一些关于占卜的事情,因为办案,也接触过一些女巫,随即开口:“这占卜什么的,一般都是骗人的,真有本事的,不会轻易占卜,有血腥的占卜更是避之不及。”

“罗先生,我承认你对这些东西有过一点了解,但请注意你自己的言词,把女性占卜师称呼为女巫,是在侮辱每一个女性占卜师。”

女巫对女性占卜师们来说,是一个邪恶的词眼,她们不屑与其为伍,更不愿人们将女巫和她们划为一类。

罗俊听着米双妍激动的言语,立马道歉:“不好意思,我对这些不太了解。”

何以为迫切的想要知道凶手的位置:“阿俊刚刚从医院回到工作岗位,估计伤了脑子,米…对了,米双妍,我想知道凶手的位置,你有办法吗?”

“抱歉,何先生,我的占卜并未学精。而且你们别指望我给你们破案,我只能占卜大概,不能占卜太远的东西,也不能占卜太久的未来,反正我就是一个新手,不然我也不会只走到了东三街,然后去问路。”

米双研庆幸自己机智,也庆幸何以为和罗俊,并不想靠着她破案。

她不想被卷入麻烦之中,从地面上来蒸汽空城时,就被奶奶告诫不要去多管闲事。

在蒸汽空城的占卜师和女巫被大多数人欢迎,米双研不想去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会这占卜有啥用?说了跟没有说一样。”

何以为摸出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看向罗俊:“阿俊,这里辛苦你了。”

罗俊让自己的人整理着这现场,走到何以为身旁,搂住他的肩膀:“阿正,你办事能不能不要给我找那么多麻烦事儿,虽然这两人是惯犯,他们不能被处以私刑啊。还有,人家嘴里有你抽的烟头!是不是你干的!”

“少泼脏水,你老大带着尸检官来了。”

何以为说完,拍了反手拍了罗俊的背。

“罗俊你过来!”

罗俊听到之后,急忙跑过去,只见上级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让你别跟他勾搭在一起,会影响你仕途的!”

罗俊虽头点得跟敲快鼓一样,实际上他并没有听进去,能有今天,他全靠何以为帮他查案,让他不跟何以为来往,那是不可能的。

尸检官戴上了专用的手套,蹲下身子,看着这两具不断渗出血水的尸体,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尸检官先是从头开始检查,在几分钟后,拿出解剖工具,开口道:“死者身体冰冷,死前便被捆绑,其中一人口中有烟灰,是死后留弄的…”

说到这里,尸检官将目光投向正在吸烟的何以为,众人跟随尸检官的目光,都将目光聚集到了何以为身上。

何以为迫于众人目光的压力,吞咽了一口,手中烟灰掉落,尸检官随即说道:“然而这些都跟案情无关,导致这两人死亡的是窒息。”

何以为小声道:“要把老子吓死!”

灭了手中的烟头,扭头看向自己身旁的罗俊:“阿俊,可不可以把你的锁铐收起来?”

“当然可以。”

随即这个尸检官用工具从其中一人身体内中取出肺,向着何以为挥手:“阿正,来!帮忙把这冻硬的肺砸开!”

何以为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咬牙道:“这是想要栽赃给我!就在我进约克菲尔家的那段时间,凶手对他们下手了!怪不得这两个家伙在我进约克菲尔家里,再出来时,老实了那么多,原来已经死了!可为什么他们还能动,还能呜呜叫呢?”

何以为说罢,接过尸检官的手套,一拳给砸了下去,夹杂着血沫的冰渣子四溅。

“真特么硬!”

何以为还想再来一拳,却被尸检官制止。

尸检官上前将冰渣子拨开,一块透明的冰晶呈现,冰内有“3”字样,这就是即将投放给负三层的水源。

“被盗的压缩冰!”

在场除了刚来蒸汽空岛的米双研之外都非常震惊。

尸检官看了一眼何以为,随即看向何以为的右手,深吸了一口气,才回答何以为刚刚的问题:“他们喉咙内有水,水通电,电解,形成了氢和氧。”

何以为听着尸检官的解释,再度吸了一口烟,灭了烟头,抬起自己的右手,取下手套,不断的捏握,涌出一丝丝蒸汽。

“原来如此!我就说最近手臂不得劲,原来是手臂上的电力装置漏电了。”

“改造人!”

米双研露出吃惊的表情,大家也没太关注米双妍,因为他们第一次知道何以为是改造人时,也是这个表情。

“压缩冰被塞到了肺部,所以才会发出一段时间的呜呜声,可是并不是从嘴里塞进去的,这让我很奇怪…”

“嘶…”

何以为手臂的蒸汽冒出,打断了尸检官的话,随即尸检官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什么会挣扎?我估摸着应该与这胳膊上细微的勒痕有关…”

“嘶…”

蒸汽从何以为取下手套捏握时就一直嘶嘶响,直接打断了尸检官的思维:“阿正,我感觉你不是来帮着办案的,而是来帮着捣乱的!你真该去维修一下你那该死的手臂!”

何以为有些尴尬,戴上自己的手套,敬出保卫者的礼仪道:“遵命,老万!”

罗俊在尸检官的解释下,短暂的震惊过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快,给我纸和笔!”

随即他的手下将笔递了过来,罗俊接过笔、纸,迅速将一个人的轮廓画了出来。

罗俊很快便将画像画好:“好了!”

他将自己的画好的人像展现给众人看。

罗俊的头儿帕克特、老万、何以为这三人不约的说出了一个名字:“约克菲尔!?”

何以为看到这脸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看向米双妍,随即将一切事情连了起来:“约克菲尔?女人?魔术帽?傀儡娃娃?我想我知道一些答案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