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玄冥河书

更新时间:2019-09-09 11:44:56

玄冥河书 连载中

玄冥河书

来源:若初文学 作者:断指轩辕 分类:灵异 主角:秦三墨连明彻 人气:

《玄冥河书》由网络作家断指轩辕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三墨连明彻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秦三墨祖祖辈辈是做‘水鬼’的职业,就是打捞尸体的工作。自从秦三墨的爷爷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秦三墨就不再做‘水鬼’的活。有一天,有人来找秦三墨,让他去‘鬼哭涧’找人,秦三墨一听,脸色煞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秦三墨,是一名水上公安。

刚毕业的时候,我去了藏区当兵。天津土生土长的我刚去藏区那会儿,真是被恶劣的气候条件折磨的够呛,但人类的适应能力比想象中强大的多,风里来雪里去的艰苦日子过了五年,转业后又被分派回天津做了名河警。

虽然都带个警字,可我这个职务却跟警察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也不在警务编制内。说白了就是负责打捞溺亡的无名尸首和防止非法垂钓的。

最可笑的是,整个水上公安部除了我之外压根就没有其他人,而且因为现在民间专业的打捞队日渐增多,就算有案子我也只是过去做个登记,根本就没我什么事,以至于几乎每天都是我自己看着门外的海河水发呆,耗到时间就下班回家。

生活变化的巨大落差让我这个前几年还斗志昂扬的坚毅青年,好像一下子老了二十岁,也沾染上了油腻市侩的气息。

而且我之所以刚毕业就去了遥远的藏区,就是为了逃离天津,却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屈服在我娘那句“你爹和你爷爷都已经没了,你要在外边有个三长两短,娘和你奶奶,都不活了”的威胁里。

秦家祖辈从民国时起就以跟河漂子打交道为生,说难听一点,是靠死人发的家。大家都说是因为这个,秦家的媳妇生孩子特别不容易,要么流产要么早夭,爷爷和爸爸虽然水性好,但身体也一直有旧疾。我是秦家八代单传,可能傻人有傻福,身体倒还算健壮。

除此之外,祖上还留下一样好东西,就是一套特别的闭气法。我爷爷五岁就能单独下河,十二岁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水鬼”。游得快不说,据说他能在水里连续呆上六个小时,常理来讲,这已经超出人类的范畴了,但对于爷爷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所以当时整个天津城,要说水性好,我爷爷说第二,没人敢叫第一。

当然,除了这些硬本事,秦家能成为天津有名的水下霸族,还有一个特别的帮手,那是只通体发红,拳头大小的血蟾。这只血蟾没人知道它已经活了多久,只知道从祖上入这行开始,就一直被秦家人当神仙似的供着,所以过去城里的老水鬼都尊称我们秦家的男人为“蟾爷”。

然而就是这么厉害的爷爷,最后却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这也是我为什么生在秦家,有着一身祖传的水下本事,却绝不下河,甚至想离开天津的原因。

虽然最终也没能逃得掉,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回来后会是这么个天天混吃等死的生活状态。不过日子过的久了,有时候觉得这样安稳的也挺好,过两年娶个普通的媳妇,生个普通的孩子,过着普通的日子,然后普通的老去。

直到发生了一件事。

那天晚上我值班,和往常一样还是无所事事的玩游戏熬时间。十六局蜘蛛纸牌下来,我抬眼一看已经八点十五了,就熄灭烟头起身去把门关上。还不等我落锁,外面忽然推门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还认识,是我们这片的地保老火。

这所谓的地保,是一个介乎于黑白之间的身份,能解决很多黑白两道都不方便出面的麻烦事,是个能人。

我跟老火很熟,毕竟平时除了河漂子活人我见他算是最多的了,刚想跟他打招呼,就注意到了他身后跟着的那个人,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来人面色黝黑,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汪无法用眼睛看到底的深潭,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阴郁。

我不敢说能以相断人,但在部队待了那么多年,基本的观察力还是有的,尤其是对一个人的气势尤为敏感,总之,老火身边的这个人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老火见我僵着脸,干笑了几声打着哈哈说:“墨三老弟,今天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是因为有急事,你可别怪老哥啊。”

我嘴上说着您客气便把他们让了进来,趁他们没注意迅速把桌子上的美女写真收到了抽屉里。

不等我开口,阴郁男上下打量了我几番后开口道:“你就是秦三墨?”

我点点头,疑声道:“您是?”

“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有人想见你。”那人面无表情的说。

我一愣,从来都是警察对嫌疑人说“你跟我走一趟”,还没见过上来就让警察跟自己走一趟的。

想到这,我正了正神色,端出不太擅长的警官威严:“我今晚值班,您有什么急事儿,可以详细跟我说一下,我先做个记录。”

听说这两天确实有一个民间组织在海河使用鱼炮非法炸鱼,但消息来源不太可靠,阴郁男这么晚来,不会是要报案的吧?

阴郁男看我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沉思片刻,缓缓道:“你知道‘鬼哭涧’吗?”

这三个字一出,我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这鬼哭涧位于天津蓟县周边的一座大山里。那周围看起来鸟语花香,山清水秀,和普通山林无异,但奇特的是那座大山几十万年前由于地壳运动,形成了一个很特殊的断层山谷。上游那条安静的河水,在这个山谷骤然落下,犹如万吨巨石倾斜,声音震耳欲聋。山谷内光线很昏暗,整个瀑布高达一百二十多米。瀑布下面被冲成了一个袋状的巨大湖泊,至于具体有多深,就没人知道了。

因为到现在还没有人能从那湖里平安生还过,不论是失足的游客,还是前去捞尸的水鬼。

在我爷爷还没去世的时候曾经带我去过一次。他指着那琉璃般的湖水对我说,这鬼哭涧是名副其实的能让鬼都有来无回的邪性地方,你小子可要记住了,千万别不知好歹靠近这里。

“我们知道这些年秦家早已不做那捞人尸体的生意,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过来”阴郁男继续开口,将他手里的皮包放在桌子上缓缓打开,满满当当的都是一沓沓的红票子,“所以我老板让我来,就是请你下水,捞尸!”

一个月两千八工资的我看到那个皮包,确实承认自己差点被资本的臭味熏迷糊了,但当听到他那句“下水捞尸”的时候瞬间就清醒过来,连连摇头。

“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这个忙我实在帮不了。一是那鬼哭涧地界太过凶险,别说我,就算老太爷在这,也不一定有把握。二是...想必您也知道二十年前那件事,我已经发过誓,绝对不再下水了。”

我叹了口气,然后将人往外请:“秦家水鬼的名号,到我爷爷那,就已经结束了。”

二十年前的那件奇案,曾轰动了整个天津城

当时最先发现爷爷出事的,是个叫癞痢三的渔民。听说这人虽然游手好闲,却有个撒绝户网的能耐,那天早上就是他赌输了之后本想去捞些鱼回去翻本,结果不成想一网下去鱼没见到半条不说,网上还缠了张肉乎乎的东西。

癞痢三嘴里骂骂咧咧,把那东西拿下来一看,当时就吓得口吐白沫差点没背过气去。原来那是一张已经被海水泡的发白的人皮。

警察随即张贴告示叫人前来认尸。家里人本来还有些吃不准,毕竟没有其他的尸首确实十分难以辨认,可奶奶却一眼就认了出来,捧着那张人皮嚎啕大哭,还差点当场就要撞墙自尽。

后来我问过奶奶为什么那么笃定那就是爷爷,奶奶说他见到那张人皮后面有个乌青色的手印,那是当年爷爷破海河尸群时候尸毒淤积留下的,永远都消不下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警局调集全城的警力足足搜查了大半个月,仍然是没有丝毫进展,别说找到爷爷的尸体,就连半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

最后只查到爷爷下河前曾去找过另一个河工,在那之后不久就出事了。

警察马上把人抓来审问,结果那河工不知道跟警察说了什么,警察第二天便对外宣传爷爷的死完全是意外,并不是被人谋害。

家里人自然不相信,爹去讨要说法,末了负责案件的老警察叹了口气对爹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兄弟,别费劲了,查出来又能怎样,能把人糟蹋成这样,那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东西。”

爹听后回到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整整三天,最后不顾家人的阻拦在一个秋风凌冽的夜里只身去海河里打捞爷爷的尸体,从此再没有了任何音讯。

上学之后我也偷着去查过许多资料,但没有丝毫进展,爷爷和爹的事,似乎成了件无法破解的谜题。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