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纸诡事

更新时间:2021-04-13 00:03:38

阴纸诡事 连载中

阴纸诡事

来源:掌中云 作者:那年花正茂 分类:灵异 主角:白浮黎洛 人气:

主角是白浮黎洛的小说《阴纸诡事》此文是那年花正茂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女人求我帮她扎个替身,事后她非要跟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画龙点睛,早有典故。这一步,在扎纸匠这一行,忌讳很多。而且不是胡乱点的。 点睛也叫开光、开眼,只有开了眼的纸人才能通阴路。我爷爷说过,开眼前,要虔诚,洗手是基本。最好头天晚上沐浴更衣,念诵往生咒。 死亡只是另一种形态的开始。存在既有定律。 我跟女人说,给你扎纸已经忤逆了爷爷意愿,现在如果再给你开眼,他老人家知道不气死才怪。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纳闷,爷爷为什么不许我扎纸。我觉得这一行是门手艺,至少将来再不济,也能填饱肚子。 黎洛听我不同意,当时就急了。跟我说,给她算命的先生再三强调,一定要开了眼的替身才行。你不开眼,这跟废纸有什么区别? 其实黎洛说的,我比她懂。我跟爷爷参加过大大小小不少葬礼,而且那些开眼的纸人纸马,都是爷爷亲手操刀。 让我办,我是怕没那能力,回头到时候后你烧了没用,岂不白忙活一场。所以你还是等我爷爷回来,或者另请高人吧! 黎洛看我拒绝,有点慌了。甚至给我感觉有点慌不择路。嘴里一个劲的嘀咕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她手上抓着我胳膊不放。我不知道她一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大力气。 我大声喊着姑娘,你别在难为我了! 谁知道,她干脆去解衣服。 白皙的天鹅玉颈,滑去一半的罗裙,露出柳肩,光滑如玉;随着继续下滑的裙摆,云峰半遮半掩…… 叫停,好了好了、答应你! 我从没经历过这种阵仗,更没见过女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 虽然好奇,但我胆子不大,被迫只能答应她了。 实则我看她漂亮。所谓鬼迷了心窍,就是这意思。 黎洛听我答应,当即婴唇翘起,诡秘笑笑提上裙子,顿时将那外露的春光遮掩。 遗憾的同时我不忘提醒她,只管试试,能不能成,我可保证不了。 黎洛嗯了一声,再次递过毛笔。 狼毫上沾了朱砂,我刚要落笔。就听到她喊,先等一下。 我微微皱眉,问她你还想怎样? 根本没想到,她走过来抓着我无名指,直接含在了嘴里…… 冰凉的樱唇触摸上去,柔软湿润,刹那间,如若过电般酥麻快感顺着指尖传到四肢百骸。 只是这感觉,稍纵即逝。黎洛抓着我手指,竟然是为了咬破指尖取血。 快感没了,取而代之是十指连心的痛。 我挣开她,很生气的问道:“你干什么?” 黎洛说,她差点忘了,算命先生还说,再加上一点处男血,破除驳婚煞事半功倍!你是处男吧? 又是那个算命先生。全镇上下,我知道有这两把刷子的人不多,但是她找的是哪一位。我还真不清楚。 处男?你有没有搞错,为什么不早说啊。 黎洛的话,我并没有多想。只希望这单生意快点结束。免得爷爷一会回来。 血滴入墨砚里,狼毫笔上沾了朱砂墨汁还混合着我的血液。 开光其实很简单,只要在纸人的眼睛上点上一笔,嘴里默念,“阴阳有路,阴路通明,一片坦途。” 为什么要这么念,我并不清楚,只知道,爷爷每次在开眼前都要念上这一句。 等做完这一切,我忽然觉得,四周空气好像变冷了。浑身忍不住打颤,在看黎洛,目光呆滞,盯着面前的纸人好像傻了。 看上去,怪怪的。 我轻声喊了句:“黎姑娘纸人扎好了。” 对方反应过来,嗯了一声,抱着纸人就往外走。 走的速度有点匆忙,我看了眼时间,现在离晚上十点还有一段时间。 也许她真怕自己嫁不出去吧! 我自嘲笑笑,看到桌子上的钱突然想追出去还给她。毕竟扎个纸人,一张就够了。 谁知道等我追出去,人早已没影了。 这也太快了吧? 我拿着钱,往回走,蓦地刮起了一阵阴风,手里的钱被高高卷起。 像是天女散花般,落在地上。 等我弯腰去捡,那些钱,竟然变成了冥币…… 怎么会这样?我吓得瘫坐在地上,魂都飞了。 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好像闯祸了。那个女人,不会、不会是鬼吧? 就在这时,耳边依稀响起一道声音,“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黎洛,会回来找你的。” 谁?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到了晚上十点多,爷爷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我机械性的递出一条毛巾,有些魂不守舍。 爷爷看我脸色难看,一边擦着脸,一边问我怎么了? 我知道这种事,不能瞒,一旦真惹了什么麻烦。后知后觉,处理起来很被动。 我如实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爷爷听到后,当时大发雷霆,随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吼道:“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不让你插手扎纸匠这一行,你非要不听,现在好了,我看你是作死!” 被爷爷打了一巴掌,我当即不敢说话,眼泪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爷爷看我落泪,反倒更生气了,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他向今天这么暴躁过。 “哭哭哭,哭有个屁用,赶紧跟我走。希望还来得及!” 他说完就走,我颤巍巍的跟在他身后出了门。路上我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觉得四周好像有无数眼睛在盯着我看。毕竟今天这事,对我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点。 跟着爷爷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最后一户人家,是瞎婆婆家。 我记得瞎婆婆能看邪病,小时候高烧不退,就是她给我看好的。但瞎婆婆长得吓人,眼窝子都是白色儿的,没有黑眼珠。从小我就怕她,所以不清楚爷爷带我来干嘛? 屋子里很黑,昏暗无光,这对瞎婆婆来说,有光和没光都一个样。她坐在炕头上吧嗒吧嗒抽着烟袋锅,一闪一闪的火苗,照亮了她那张瘆人的老脸。 爷爷喊着他瞎姑,是我! 瞎婆婆点点头,划着火柴棍,点亮了窗台上的油灯。 爷爷说:“娃子不懂事犯了规矩,给死魂扎了替身,结了血契,你得帮忙想想法子!我就这么一个孙子。他有事,我没办法向他死去爹娘交代……” 等爷爷说完,瞎婆婆挥着手让我过去。 我开始没动,脑子里正琢磨着,血契是个什么东西?既然跟血有关系,肯定是黎洛说的什么处男血。 看我没动,爷爷抬腿就踹了我一脚,“傻楞着干啥?赶紧过去!” 我听话的凑到瞎婆婆身前,眼看着她颤颤巍巍伸出手摸着我脑瓜顶。 离她近了,那双没有眼球的白眼仁,看上去是那么吓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虽然是瞎子,但是好像能看见我似的。 半天瞎婆婆收回手,管我爷爷叫着老哥,你先回去吧!请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保准娃子没得事! 爷爷听了瞎婆婆的话,赶忙道谢。然后转过身看着我。这一次,出其的没有凶我。而是让我听婆婆的话。 我点了点头,爷爷走了。房间里就剩下我和瞎婆婆。 我比较怵她,也不敢跟她说话。更不想留在这鬼地方。 直到夜里,我听到糊满报纸的墙壁上,老摆钟敲了十二下。 而这个时候,瞎婆婆咧着皱巴巴的嘴唇跟我讲:“娃子,你记得,莫出声,也莫害怕!她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