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

更新时间:2021-04-05 22:20:50

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 连载中

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二月红 分类:灵异 主角:孙正李月儒 人气:

完结小说《我在黄河捞尸那几年》是二月红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孙正李月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想着退伍以后能在事业单位混吃混喝的我,却被分到了一个叫作“黄河边防二局”的单位,整个单位里算上他才有三个人,这三人身上都充满了秘密,他们的工作竟然是捞尸体,抽到了那个神秘的九号牌子之后许许多多诡异的事情不断刷新着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孙正,前24年过得勉勉强强,说得过去,当了两年的大头兵顶撞了领导,所以直接被退伍了,复原以后被老领导这个瘪犊子安排到事业单位,结果,这个事业单位才是我人生悲剧的开始.... 我刚回来就收到通知让我直接去“事业单位”报道,我怀揣着一心的牛B报复,找到了在黄河边上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破牌子的“黄河边防局”,那一天我特么这辈子都忘不了... 等我找到这个不起眼的“黄河边防局”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我终于明白我那瘪犊子领导的“良苦用心”。 边防局离着黄河有一段距离,我拖着一包行李来看了看门卫根本就没人,索性推开大门走进去。 刚进门就看见一群光膀子大汉在那里抽着烟打扑克,我进去喊了一声“请问这是边防局吗?” 那群人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了看我,一个人抬头用手夹住香烟皱着眉头说道“孙正?” 我点了点头,那人脸上闪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你被分配到2局了,沿着河边一直往北走2公里去那里报道。”然后低头不再理会我。 我察觉了他眼中的戏谑,冷冷哼一声出了大门。刚出大门听见另一个的声音:这傻小子,不知道得罪什么人被安排到二局。 我走远了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但是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是这个二局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我为了在天黑之前赶到所谓的二局,就加快步伐沿着河岸往北走,刚刚天黑终于看见一个大大的院子出现在我视野里。 我一看卧槽这么大的院子,我也不像我想的那么不堪嘛,就加紧步伐朝着门走去。 我看着铁栅门是关着的就用手扒着朝里瞧,刚碰到铁门,一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后背上,沙哑苍老的生音突兀的从我背后出现“小伙子.....” 这特么是黄河边啊,除了流水声什么都没有,平白无故的弄这么一出,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吓得赶紧转身哆嗦的靠着门,着看着背后的人,大呼“卧槽,什...么人” 转身才看到拍我后背的人,拍我后背的是个矮个子老头,身体看着挺健硕,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素装,长裤子,古铜色的连胜刻着一道道深深的皱纹,眼窝深陷浑浊而不失神气。 “来这里干嘛?”老头儿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我颤抖的从背包边包里掏出报告单递给他。 “我是来这里报道的。” 老头看了看报告单告看了看背过手,皱着的眉头忽然展开了,对着我显得热情起来了。 “要什么报告单,赶紧进来吧,以后都是一家人啦。哈哈” 我看着老头的反应木然的点了点头,老头从我手里接过提着的包走在前边我正好奇这30来斤的东西老头提着像没事人一样听到他嘴里的嘀咕声我当时脸都绿了。 “现在十好几年没来过新人了,现在的年轻人像你这样...啧啧有抱负。” 卧槽,合着这是一群老年社团....就我一个小伙子,那我...我都不敢想整天和一群老头子聚在一起的场景,想想都欲哭无泪... 我试探的问着前边的老头问道“大爷,咱这里没有年轻人吗?” “有,除了你还有一个,今年刚刚40,这两天请假了你要过两天才能看见他。” 我一口老血喷出来,尼玛这个老头玩我的吧,40还年轻人..... 老头带着我进了宿舍,我一看宿舍配置倒是挺好一人一个单间,里边空间还不小。帮我把行李放在宿舍里然后开始领着我往大厅走。 我跟着老头走到大厅,老头点了一棵老旱烟分了我一只,我抽了两口就呛得不行。老头好像奸计得逞一样看着我的样子笑的胡子乱颤。 我一看这个老头一头黑线,心想看着人畜无害是真尼玛腹黑..... 我怀着满心的疑问试探性的问道 “大爷你好歹介绍一下自己和这里,还有以后我的工作是什么?” 老头止住了笑声拍了拍后脑勺自责的说“你看我老糊涂了都忘了介绍自己了.....” “你以后可以叫我魏老,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们这里算上你一共4个人...额工作嘛....等我想想再告诉你” 这里这么大才4个人还算上我,也就说除了眼前的魏老一个请假的还有一个执行任务就没了。 我现在心里对着老领导一遍遍的诅咒着...不就顶了你两句吗至于这么折磨我吗?我特么好歹也是21世纪的完美少年... 我不由得冷冷的嘶了一声,凑近魏老小声的问道“我们是干什么工作的?” 3魏老好像对我的问题根本没有在意直接回了一句“捞尸体...” 我哐叽一声坐回了凳子上,我特么说怎么那个人闪过一丝的奸诈,妈的原来让我来捞尸体的...我原来可是连死人都没见过..... 但是我转念又想,哎,既来之,则安之吧;像我这样的文化水平出去也就是搬个砖,这好歹是“事业单位”,目前好像只有这一条路子可以走... 魏老好像看到了眼里的犹豫,开始掐灭了烟一改以前的腹黑脸开始一脸正色的看着我说道 “孙正啊,以后你就知道我们的职业是多么的神圣伟大....”说完还一脸憧憬的望着天花板。 我抬头看看天花板,然后看看魏老一脸的神棍样儿,撇了撇嘴索性不理他就开始四处打量着这里的布置。 魏老抽完一只烟,让我在这里等着,说是准备晚饭就走出去了。 我也在这里无趣就索性打开手机跟城里自己的铁哥们阿恒道了一句平安,然后就躺在椅子上闭上眼休息一会。 我忽然喘不过气来了,我一看周围都是黄河水,我本来水性还是极好的,可是现在这里我却像双手和双脚被牵制住了动不了身子只能在那里来回挣扎,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忽然一个手拍了我一下,好像直接把我给揪出来了。 我睁开眼一看魏老正站在我前边一脸好奇的盯着我,我大口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发现身上都被汗湿透了,孙老问我怎么了,我说做了个噩梦。魏老狐疑的看了看我领着我说是去吃饭。 我跟着魏老来到侧屋,看见一桌子的菜基本全是鱼虾应该都是黄河里的东西。我摸了摸干瘪的肚皮就开吃。 我吃了两口发现魏老在一边吃着青菜,对于桌子上的鱼虾一动没动,我很好奇咽了两口馒头含糊不清的问道“魏老,你吃啊,做这么多我自己吃不完...” 魏老看了我一眼,咽了两口唾沫好像对桌子上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胃口对我说道 “你自己吃吧,就是为你做的,全吃了,这是这里的规矩。” 我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狗屁规矩啊? 魏老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因为以后我让你吃,你都吃不下去了.....” 我撇着嘴看了看魏老,心想你特么吓唬谁呢,劳资好歹当过两年兵要是被你这么唬住那不是丢了当兵的脸了。 吃饱了饭撑得我肚子圆溜溜的,魏老看了看我的样子,也没让我跟他收拾盘子自己收拾了干净,然后,自己拿出一颗烟点上对着我一脸凝重的说道 “阿正,一会跟我去后祠堂抽个牌子。” 我摸了摸肚皮,一脸疑惑的问道“什么牌子?还抽?” 魏老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正色的叮嘱道“以后这个牌子会伴随你的一生,可不能马虎,你到了就知道了。” 魏老抽烟很厉害在那儿坐着一个小时就抽了好几根,抽完了一根魏老出门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手上胡乱掐吧了两下子。 我一看魏老手指一掐,有模有样像个老神棍一样...要是不知道还真能被这老头给忽悠住 魏老忽然焦急冲我喊道“阿正,快走时辰正好....” 我一看魏老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利索起身的跟在魏老身后,魏老走得很快基本和我小跑的速度平齐。 我累得气喘吁吁终于看见了挂着两道白绫的后祠堂,魏老忽然转身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竟然对着面前的屋门喊道 “上请河神,下敬祖师。初来的娃,想吃口黄河饭,祖师爷开开眼...”诡异的曲调从魏老的口里喊出来说不出的诡异,弄得我竟然感觉周身有点冷。 忽然一阵阴风从我身旁吹过,白绫子迎风飘动,祠堂的们竟然啪的一声打开了。 我看着门口,现在已经颠覆我的认知....门竟然真的自己开了.. 魏老推搡了一下发呆的我,然后趴到我的耳边小声的对我说“进去以后磕三个头,从前边掉什么牌子你就拿什么牌子,拿了牌子赶紧出来,祠堂后边的那个门你千万别进” 我一激灵,慢慢的朝着祠堂走去,我刚进门,门竟然啪的一声关上了。吓得我腿当时就软了赶紧跪在地上哐叽哐叽的嗑起头来,磕了三个我特么根本就没听到掉下牌子。 我克服着恐惧,眯着眼看了看眼前。桌子上摆着一个香炉后边供着一个张牙舞爪的雕像,那雕像呲着嘴好像对着我正阴冷的笑,我细细看了看感觉像是一个鱼脸。 我开始赶紧低着头默念着祖师爷保佑,闭着眼就在那里一直磕头。我发誓那天晚上嗑的头是我这辈子嗑过最多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磕了多久,忽然感觉面前一阵阴风吹过来,我眯着眼发现那个雕像好像对着我诡异的笑。然后它竟然活了一样伸出手冲我探过来。 我特么一看这状况对着魏老头一阵诅咒,转头撒丫子就往后跑可是怎么推门都推不开,这时候背后一凉,我一转身正巧看见了那个鱼脸就出现在我面前。吓得我我转身一用力一头撞在门,一阵天旋地转竟然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