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剥皮诡案

更新时间:2021-04-04 23:08:43

剥皮诡案 已完结

剥皮诡案

来源:掌中云 作者:陆小川 分类:灵异 主角:陆小川廖梦凡 人气:

主角是陆小川廖梦凡的小说《剥皮诡案》此文是陆小川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警员陆小川跟随父亲去北方公干之时,卷入到一起离奇剥皮案当中。 抽丝剥茧,当案情逐渐明朗之际,众人才发现,这只是一场千古谜团的开始…… 一部书,十六案,带你领略人性最深处的黑暗,让你了解这世界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李姐解释道:“我经过了三个小时的尸检,以及梁寿元教授的复验,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死者的表皮和真皮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真皮与皮下组织的相连之处并没有发现任何刀口、亦或者被撕扯的痕迹。死者的身体线条保持非常匀称,这具尸体就好像本身就没有表皮和真皮一样,我完全无法理解凶手的作案手法,至少在我看来,这是不可能的。” 李姐继续说:“由于尸体非常完整,我建议让技术队做一次面部电脑还原,据我估计,相似度几乎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左右。死者的血型是O型,我已经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样进行血液比对,只要她曾经献过血,就能够找出被害人的身份。” 话到此处,李姐关闭了幻灯片,然后将资料整理好,绕到了我老爸的背后。我看到李姐在他的耳边好像说了什么,老爸的脸部明显抽搐了一下,他站起身对大家说了句“临时有事”,就领着黄安跟着李姐走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的会议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最后郑局长做出了决定,此案由刑侦大队一队全权负责,刑侦二队、三队做协助。辽远市全体公安干警,大到局长、小到片儿警、协警都参与进来,尽快查清被害人的身份。因为此案到现在证据太少,几乎无从查起。警方不得已只能推行人海战术。 回到了一组办公室,刘力就开始给组员开始分配任务。队员小李和小王主要去附近走访,调查有没有目击者。廖梦凡则被安排守在一组,等待着技术部门的面部电脑还原资料。刘力本人则是亲自到交警队去调取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而我本来就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一员,刘力本着我是看热闹的心态,压根儿就没有给我发放任务。 分配完任务之后,刘力走到了廖梦凡的办公桌前,说:“小廖,你车借我用一下,我那配车昨天坏了。” “行,记得给我加满油!”廖梦凡想也没想直接将车钥匙扔给了刘力。 刘力走了之后,廖梦凡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单手拖着额头,好像在思考什么。我走到她身边,有些忐忑的拍了拍的左肩,问道:“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吗?” 她答:“头痛欲裂,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干等。祈求技术队那边快点完工吧,也希望刘队那里能获得点情报。” 我说:“放心吧,一切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不如这样,咱俩去法医处看看?”由于我很在意老爸当时的举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为什么。 廖梦凡点了点头,手上无事,便领着我来到了法医处。敲响了李姐办公室的门,二人走了进去。李姐此时正对着电脑查着什么资料,我问李姐看到陆长官了没有,她说老爸和梁教授正在地下一层的解剖室。 和李姐道了别,廖梦凡领着我来到了地下一层。此处充满了福尔马林的特别气味,而且此处是老楼,年代有些久远,周围的墙壁发出了阵阵的霉味。本来我们今天是打算参加辽远公安局新建大楼的进驻仪式的,谁曾想会发生命案呢? 黄安此时正笔直的站在解剖室的门外,看到我们二人走来,冲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回以微笑,想要拉开解剖室的大门。谁曾想这家伙竟然将我拦在了外面,说:“首长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我颇为无奈,说:“黄哥,咱都自己人,给个方便。”我好奇到了极点,老爸没事儿跑这地方来干嘛呢? 黄安摇了摇头,表示不可能。我颇为泄气,黄安这个人我了解,上头特意配给我老爸的,人特别耿直。他说不让进,就肯定没戏了,反正我是整不了他。 大约过了十分钟,老爸从解剖室里走了出来,此时的老爸看起来有些苍老。他在门外看到了我,伸出手,用力的按了按我的肩膀,说了句“把案子给我破了”之后,就领着黄安离开了地下室。我坚定的冲着老爸的背影点了点头,我感觉他很孤独,我的眼角有些湿润,此时的我,很想很想我的妈妈。 走进了解剖室,一股特别浓烈的福尔马林掺杂着血液的腥味扑入了我的鼻孔,我对这股味道并不陌生,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我和廖梦凡分别穿上了白大褂、戴上了尸检手套,口罩、鞋套以及帽子之后走进了解剖房。 尸体此时正冰冷的躺在解剖床上,胸前的伤口已经做了暂时性的缝合。此时梁教授正围着尸体来回转着圈,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问道:“老梁头儿,有什么新鲜发现没?”由于梁教授是我老爸的导师,从小看着我长大,而且这老头有点为老不尊,平时色眯眯的,所以我总喜欢叫他老梁头这个称呼,反正他也不生气。 老梁头看我二人走进,指了指廖梦凡,说:“小姑娘,来,帮我记录一下,你站在那别动。”你看,我前脚刚说完他好色,后脚他就把我扔一边儿去了。 老梁头闭上双眼,轻轻的捏了捏死者的大腿肌肉,说:“死者的大腿肌肉弹性良好,并未出现大量松弛老化迹象,同时大腿肌肉排列匀称,流线性很好,说明死者生前经济条件优越,经常做健身运动。” 紧接着,老梁头将双手滑到了死者的双乳上面,来回的抚摸着。我看到廖梦凡的脸明显的有些发红,少时,老梁头说:“死者的双乳坚挺,弹性良好,乳房下部肌肉并未有明显增厚,说明死者乳房无明显重度下垂迹象,得出死者生前应该没有哺乳过。” 我心想,老梁头你是不是满嘴胡邹呢?这就能看出来死者没生过小孩儿么?还是故意说给廖梦凡听的呢?反正我是不信。但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老梁头竟然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动作。 只见他将右手放到了死者的双腿之间,很自如的插了进去,少时他点了点头,说:“死者的子宫口闭合非常好,再次证明了死者没有子女的论证。同时,死者的阴道扩张非常严重,一个生活优越的女子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不做阴道保养的,所以得出结论,死者生前私生活混乱,或者有特俗性癖好。” 廖梦凡此时咳嗦了一声,有些脸红,问道:“教授,这些...这些都写进报告里面吗?” 老梁头张开嘴,点了点头:“写,一字不落。” “哦...”廖梦凡偷偷的瞪了我一眼,意思是都怪你,没事儿让我领你来这个地方干嘛? 而就在此时,老梁头却做出了一个让我和廖梦凡大跌眼镜的动作。只见他将右手从死者的阴道里抽出来之后,直接放到了鼻孔用力的嗅着什么。 我的喉咙一阵干呕,身旁的廖梦凡同样也是,而且她一个女孩子,看到老梁头这么变态的举动,羞耻难当。约十秒钟之后,老梁头睁开眼,说:“死者在死亡前十二小时之内发生过性行为。” 我听到“性行为”三个字脑袋里顿时灵光一闪,有性行为肯定就会留有男性的精液,如果提取出来,找到凶手指日可待啊。但是老梁头的下句话,却将我泼了一盆冷水。老梁头说:“性行为的过程中佩戴过安全套,所以体内没有精液残留。而且阴部并未有明显外伤,所以断定,死者当时是自愿的。” 我差点跌倒在地上,看来老梁头这最后一句话纯粹是恶搞了。我问:“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了?” 老梁头说:“暂时就这些了,其他的去找法医要去。” 廖梦凡听到不需要记录了,低着头走了出去。我正要跟上她,老梁头却一把抓住了我,说:“小川啊,这姑娘可不错,还是个丫头呢?努力点啊!” 我无语的说:“呵,哪有那心情,我现在就想破案。再说,人家也不一定看上我啊。” 我说完,也没理会老梁头,直接走出了解剖室。廖梦凡此时正站在解剖室的外边等我,她的脸有些微红,看到我出来,冲我笑了笑,有些尴尬。 我说:“梁教授就那样,做事太认真了,有什么说什么。别在意。” 她说:“呵呵,哪有。我是觉得他太可怕了。我站在他面前好像被看穿一样,很忐忑。” 廖梦凡巧妙的避开了尴尬,说:“梁教授给了咱们很大的帮助,接下来我想回去画一个分析图,将死者的范围缩小,你去么?”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走出了法医处。一路无话,到了一队办公室的门口,我似乎听到了杯子碎裂的声音,同时还是刘力的骂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