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赶尸诡事

更新时间:2021-03-03 23:49:01

赶尸诡事 连载中

赶尸诡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腾曦兮 分类:灵异 主角:寒飞英俊 人气:

经典小说《赶尸诡事》由腾曦兮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寒飞英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辰州刘家满门被害,只剩下一个孤女如陌,逃命拜寒飞为师,至此,寒飞师徒三人屡遭陷害,寒飞被人所害,如陌和师兄寒荒年追查杀害师父的仇人,却揭开了一个弥天大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飞一进了醉仙楼就看见吴三爷向他走了过来,面色阴沉,不似平日里的温厚,显然是心中有事,寒飞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却也不以为意,吴三爷抱拳拱手道,“一笑道长,近来可好,请入座。”

寒飞答话,更不客气,坐下之后便大吃大喝起来,吃到兴头上居然伸手去抓,他抓过桌上的烤鸡,张开没有几颗牙的嘴巴,风卷残云的吃得干干净净。一面吃一面说道,“吴老头,这醉仙楼的烤鸡就是好吃,你怎么不吃呢!”寒飞嘴上客气,片刻间把那只鸡已经只得只剩下几根鸡骨头了。吴三爷也不说话,面沉似水,只是静静的看着寒飞吃喝。

寒飞瞥了他一眼,拍了拍肚皮,说道,“肚皮啊肚皮,这样好吃的烤鸡,很少下肚吧!”说完,这才转过头问吴三爷,“你的小媳妇怎么被你给弄死了呢。”

“这个……”吴三爷欲言又止,面色难看,全然没有了平日里从容淡定,他低低的说道,“道长,可否借一步说话?”

寒飞闻言,走到了吴三爷的近前。吴三爷看了看周围没人,附在寒飞的耳边说了一番话,寒飞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寒飞刚要说话,从外面急匆匆的闯进了一个人来,那人却是吴家的伙计,进门就喊,“三爷,不好了,一笑道长的徒弟打死了洋人了,你们快点去看看吧!”

寒飞只觉得头皮发麻,这还真是好事不成双,坏事排成行啊。

当下说道,“吴老头,你回家等着,我去去就回。”

吴三爷答应了一声,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寒飞赶到酒楼的时候,正看见寒荒年和小如陌被几个伙计架着,那个店老板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些什么。

寒飞没有心思听他嘟囔,抢过身子,挥掌便打。只一瞬间,那几个小伙计便歪倒在一旁,喊的喊,叫的叫,寒飞把眼一瞪,“嚎什么嚎,再嚎劳资给你们扔河里喂王八去。”转过头来又骂寒荒年,“你个臭小子,为师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让几个小伙计给缠住了。”

寒荒年吐了吐舌头,“师父,我没那么暴力!”

寒飞没工夫跟他闲磨牙,几步走到了昏死过去的那个洋人身边。伸手一搭,面色陡变,这个洋人的脉息比别人要快许多,手腕却是冰凉透骨!

心中惊异,却是不说话。在心里暗骂道,奶奶的,这个小姑奶奶一出来就闯大祸,快点溜吧!想到了这里,他瞄了一眼寒荒年,寒荒年会意,拉起小如陌就要跑。

就在这时,那个外国人居然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寒飞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寒荒年也停下了脚步,拉着小如陌转过了头来。

那个店老板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寒飞的大腿,哭诉道,“我这上有老下有下的拖儿带女的也不容易,道长……”

寒飞咧了咧嘴巴,抬了抬手又放下了,这个老板的年纪也忒大了点儿了,这要是一动手,还不要了他的老命了。

寒荒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师父,救命啊……”

“混小子!”寒飞叽叽咕咕的嘟囔着,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一根银针,拖着那个店老板,蹲了下来,抓起了那个洋人的手掌,就要往下刺。

那个洋人竟然在此时悠悠的醒转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却是发着淡蓝色的光,“我被谁给打晕了?”边说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这个外国人的身材颇为高大,一张长方脸,褐色的卷发,象牙白色的皮肤像大理石一般的光滑,淡蓝色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这长相倒也能用英俊来形容。

小如陌见那个外国人的眼睛是蓝色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小手紧紧的攥着寒荒年的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寒荒年觉得不对,只得用了几分劲力,拉住了小如陌。

寒飞见那个外国人醒了,转头看向了还抱着他大腿呼号的店老板,“老头,你该把我放开了吧!”

那个店老板见外国人没事,这才放开了寒飞。

寒飞看了那个外国人一眼,眼中精光一闪,拉起寒荒年和小如陌就往外走。

“站住,我救了你,你却把我打晕了,你连句道歉都不想说吗?”那个外国人用奇怪的语音喊着,倒是也能听得懂。

“洋鬼子,打你也是白打,活该!”寒飞扔出了这么一句,一把拎起了要挣脱开寒荒年的小如陌,也不管寒荒年,飞身离去。

寒荒年连忙跟了上去,别看寒飞白胡子一大把了,胳膊弯中还夹着小如陌,可一旦跑起来,却是速度飞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寒荒年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寒荒年无奈,只好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紧随其后。边跑边嘟囔,“有了新人忘旧人。”他也不管这词用在这个地方到底对不对,碎碎念。

寒飞夹着小如陌,很快便跑到了一个无人的胡同里,停住了脚步,把小如陌一把丢在了地上,“我说,小姑奶奶你还嫌惹的事不大吗?你要做什么?”

寒荒年也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看着小如陌,如陌的眼中寒星直闪,开口说道,“师父,那个人的眼珠是蓝色的,跟我那天看到的那个人是一样的!我要杀了他!”

寒飞冷下了脸,收起了笑容,“外国人蓝眼睛的很多,你那天看到的那个人和他长得一样吗?可是,我记得你说是一个中国人张了一对蓝眼睛。”

“师父,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就是他……”小如陌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脸上的寒意越发的浓重起来。

“哦!”寒飞面色一沉。

如陌点了点头,张嘴还要说什么却被寒飞给拦住了话头,“那个外国人高深莫测,为师都没有把握能够胜了他,你去不是白白送死吗!你要是想复仇,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听话,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再擅自出手。”

如陌憋了憋小嘴,想要哭,却硬生生的忍了回去,小脸并不好看,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师父,那个外国人那么不禁打,小师妹一拳头就把他打晕过去了,他能有什么能耐啊?”寒荒年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问出了一个特二的问题。

寒飞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小子也不傻,你早就看出了问题来,这才让人去喊的我是不是,混蛋玩意!”

寒飞这一骂寒荒年,方才略有些尴尬的气氛瞬间缓解了下来。寒荒年嬉笑着说道,“人老精马老滑,看来这句话还真是没有错。”

寒荒年正跟寒飞贫着嘴,寒飞的脸色却是突然大变。二话没说,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湛蓝色的符咒,大叫了一声,“不好,出事儿了!”

话音刚落,他手里的湛蓝色符纸就自燃了起来,瞬间烧成了灰烬。

“快点,跟上我。”一时间,寒飞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往吴三爷的家中跑去。

寒荒年和小如陌不明就里,两人对视了一眼,紧随其后。

到了吴府,只见吴府的门口已经挂了白,也布置好了,门口是纸扎的马,还有一男一女两个纸人,除此之外,空落的大院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如果是往常的规矩,应该会摆上宴席,这宴席称为流水席,凡是来吊唁的人都可吃席,亲戚朋友邻居聚在一起说说话,可是,偌大的院子中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吴三爷在辰州城中,也是颇有些名号,他的小夫人去世,怎么会没有人来吊唁呢!

大厅前面的廊柱上写着那个小夫人的姓氏,名字,生卒年月时间的白纸,迎着夜风呼啦啦的响着。

大厅里也是空无一人,一口大红的棺材安静的躺在大厅之中。大红棺材的前面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子很是漂亮,正直勾勾的盯着进来的三个人。

大厅里面没有守灵的人,前后的命灯也都灭了,还有棺材前面的香也烧完了,铜盆里还未燃尽的纸灰被夜风一吹,发着暗红色的光,明明灭灭。

一阵风吹过来,寒荒年不觉得打了个冷战,感觉有阴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寒荒年虽然跟寒飞赶尸送尸多年,但这种情形寒荒年倒是第一次见,不免在心里暗暗的敲起了鼓来。

一阵阴风吹来,铜盆中的纸灰打着旋飞了起来,寒飞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走上前去。

给故去的人上三炷香,这是规矩,规矩不能破,寒飞当下从供桌上拿起了三炷香,点燃,插在了香炉里面,行了三个礼,站到了一旁。

寒荒年和小如陌也走上前来,要点香行礼,寒飞冷冷的喝止,“她受不起你们两个的香火!”

没等两个人问话,两扇打开的房门突然被风吹得撞在了一起,“咣当”一声,房门竟自动合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