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怨灵

更新时间:2020-11-24 16:19:18

怨灵 连载中

怨灵

来源:掌中云 作者:路飞 分类:灵异 主角:白东赵子涵 人气:

《怨灵》为路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是一个殡葬师,每天和尸体打交道,有一天,我接了个惨死的尸体,从那以后生活变得步步惊心。      离奇死亡的女友,还有阴魂不散的彼岸花,背后的秘密,竟然和一个宝藏有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急的大脑都有些充血,又因为害怕,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一般。 我现在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的却有人在给我梳头发,而那个人,却是一个早就死去了的人! 就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笛声。 我身体突然感觉一松,发现自己也能动了,这让我有些欣喜。 我瞬间坐了起来,已经是满头大汗,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小保姆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候我发现,门口孤零零的站着一个女人的身影,我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往里面缩了缩,颤颤巍巍的问:“你是人是鬼?告诉你我不怕你!” “呵呵,没有我帮你,你早就死了。”女人不以为然的说,走进了屋子里。 这时候我才看到,她的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面纱,手里还拿着一把精致的白色笛子,上面雕刻着我看不懂的符号,看来那笛声,就是她吹奏出来的。 我猛的想起来,那天和小保姆在太平间,好像也听到一阵笛声,今天又是这声音救了我。 她说的没错,如果没有这笛声,这两次恐怕我都危险了。 我也能感觉她对我没有恶意,不过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对她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女孩沉默了一下,把笛子放到了怀里,语重心长的说:“你记住,如果不想死的话,你女朋友和那小保姆的事,别再掺合了!” 我点了点头,她说完,我只感觉头有些痛,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从宾馆醒来,马上想到了昨晚的事。 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我身边什么痕迹都没有,难道又是一场梦?不过我把蒙面女孩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 这是我想管,也没有办法吧。 就在我刚要去上班的时候,又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不亚于听到林红死讯的消息。 警察告诉我,他们准备去林红的老家,而根据林家人所说,确实是有个女儿,可是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那出现在婚车,还有坠河客车上的人是谁? 所以警察是希望我过去,确定一下林红的身份。 听到这个事我瞠目结舌,三观几乎都被刷新了,那岂不是说,我处了一年的女朋友,是个早就死去的,不存在的人?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为了解开自己心头的疑惑,我也欣然答应了。 我觉得不可能,这肯定是有人在捣鬼!林红是被人害死的! 而林红两次都把自己的脸抓破,仿佛就是为了隐瞒这件事。 和馆里请了一天假,我和警察来到了林红的老家,一个小乡村。 等看到林红父亲林强的时候,我更是瞠目结舌。 太像了,林红和她父亲,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林强告诉我们,林红确实在一年前,就跳河自尽了,那检测出来,和林红吻合的DNA是怎么回事? 经过警察的劝说,林家终于同意,开馆验尸!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有些期待结果的同时,我也担心了起来,无论最后的结果是怎样的,好像都是我难以接受的。 当天中午,林家人就找来了很多的壮汉,来到了坟地准备开棺,也有很多自发来现场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的。 一锹锹的下去,现场的气氛安静的令人窒息。 很快,一具血红色的棺材就被挖了出来。 现场的人交头接耳,而我猜测,里面应该是空的。 棺材被打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具还没有腐烂的尸体,但是脸部已经血肉模糊。 四周一片哗然,已经死了一年的尸体,竟然还没有腐烂,这太耸人听闻了吧! 可是事实就摆在我眼前,我还看到她的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就是小保姆的陪葬品。 这怎么回事?这项链可是我,前几天才拿到的啊。 这一发现震惊了众人,林家人更是吓得嚎啕大哭,林红的母亲,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林强也不停的摇着头,直呼着造孽。 村里人哪见过这码事,可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的。 警方要把尸体带回去解刨,我也跟着回到了市里,只觉得这一趟好像是做梦一般。 三具尸体,三个项链,还都是林红,怎么说都像是天方夜谭。 我的胸口更加炙热了,找了个地方对着镜子一照,胸口上的手印愈发的鲜艳。 这红手印有点让我心慌,不知道会给我造成什么伤害。 我害怕了,赶紧赶到最近的医院,挂了个皮肤科。 可是医生的结论,又让我陷入了困惑之中,他竟然说,我这胸口什么问题也没有。 胸口总是不停的发热,这让我又担心又无可奈何,想起林红那恐怖的死状,我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又换了一家医院还是一样的,结果也是希望,说我的手印,并不是皮肤病。 无奈我只能先回去,这鬼手印还真是邪门。 回到了馆里,这几天替我值班的哥们吴斌,问我干嘛去了。 我不敢和他直说,也怕他认为我是在扯淡,就随便说了说自己遇到的怪事。 听了个大概,吴斌也是挺害怕的,因为那小保姆的尸体确实丢了,他也没有怀疑我。 我们俩都有些沉默,我几乎是焦头烂额的,整个人有些憔悴。 “对了,我知道有个大师挺厉害的,要不你去看看吧?” 吴斌给了我个建议,他说他的一个亲戚被鬼附身了,就是找那个人给弄好了。 医院也没办法,我胸口的东西也越来越让我担忧,如果放在以前我是绝对不会信的,可现在真是没有办法了。 我按照吴斌给我的地址赶了过去,他说那大师,以前也是做殡葬生意的,很有来头。 这么说我心里也有点底了,大师住的地方还挺偏,这里都开始拆迁了,放眼望去,几乎是一片废墟。 来的时候,我一路打听,有个大妈 听说我要找那个大师,也特别的惊讶。 问过了原因,大师竟然是住在一个庙里,这个庙说起来可不一般,据说古时候就有了。 而这一带这几年开始拆迁,几乎附近都拆了,只有这个寺庙留了下来。 据说要拆寺庙的时候,不是下雨就是刮风,甚至还死了人。 大妈和我说了一会,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小伙子,我劝你别去了,里面住的那个老头,脾气很怪的。” 大妈的故事,更让我觉得那个寺庙,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那里面住的自然也不会是普通人吧。 经过大妈的指路,我终于找到了那个破庙,也就个茅草屋打小,虽然破败,但从外面血一般的鲜红,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孤坟似的。 想起大妈的话,我还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敲了敲门没人回应我,这时候门嘎吱一声的开了。 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我不禁哆嗦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一口棺材停在最里面。 莫不说,这个人已经死了? 庙里闪烁着幽幽蜡烛的光亮,我看到墙壁上挂满了死人的牌位,不禁头皮有些发麻。 我听到一阵窃笑,回过头,一双空洞的眼睛就在我的背后。 鬼啊!我脑袋轰的一下,一张干枯的脸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吓的腿一软,一股尿意传来,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浑身颤栗着,抖的好像筛糠一般。 就在这时候,我才看清身后的是个人,不过很年老了,眼睛是一种浑浊的黑色。 他的皮肤有些粗糙,就好像树枝一般,这还是人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