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墓鼓辰钟

更新时间:2020-10-24 20:22:53

墓鼓辰钟 已完结

墓鼓辰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叶子峰 分类:灵异 主角:古董商张墨 人气:

经典小说《墓鼓辰钟》由叶子峰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古董商张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百年前,明武宗正德年间,一代奇人江海铭于一夜之间消失,只留下熊熊燃烧的江宅和18具尸体,随后一群黑衣人在废墟中寻到一段残缺的秘典匆忙离去。十年前,一群考古队在南岭探寻失踪,唯一的生存者也不知所踪。辗转今世,年轻的古董商张墨在偶然间得到了一块破碎的刻有篆书的青铜块,遭人追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黑的让人心慌慌,寂静的听着心脏的跃动和脉搏的轻跳。半夜十分,阁楼顶上响起阵阵的敲击声,顺着楼梯下来,在之前一直未注意这栋小楼还有三楼。那敲击的声音就像叩击灵魂的呐喊,每一次都感觉是离自己近一步,不多久这声音出现在了门口,停止了敲击声。

我抓着那把古剑紧张地注视着大门,房间里的煤油灯好似要燃尽一般,左右飘摇着犹如张牙舞爪的魔鬼。于是我开始后悔起这趟苦差事,还未完成任务就出现了这么多诡异的场景。大门无声无息的发出咯吱的声响,阴风顺着楼道进来,不禁打了个哆嗦,心想这昊木的家里原来一直在闹鬼,佩服的是他们能够毫无察觉的生活,这份胆量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

大门被完全打开,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恐怖,更多的是那股怪风。吹的浑身都是痒痒的,不由挠全身,后背的疼痛侵入大脑,我隔着衣服摸到了一摊血迹。

同时旁边房间传来了昊木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还这么吵?

当一脸朦胧的昊木出现在我的房间时,那股阴风和全身的不适都烟消云散。

哎呦,张墨怎么还不睡觉啊,赶紧着,别吵着别人。说完打着哈欠回房间。

我赶忙堵住了门口,拿了个镜子照向刚才出血的地方,只见五个清晰的指痕在背后划出五道长长的血痕,这夜晚发生的怪事让睡意全无,但偏偏躺在床上时被莫名其妙的困意袭来。

直到凌晨,一声竭斯底里的喊叫在土家子响起,揉着双眼,穿上衣服将那道伤痕遮住,出门拦住了昊木问:咋事,一大早的就叫?

昊木神色冰冷,丝毫没有昨天的笑容:村里又死了一个人,听说是被咬死的,全身上下遍布抓痕,这已经是十一个了!

村里的男女老少全部向着事发地点走去,毕竟发生这种怪事,谁也不安心,难保自己就是下一个。死去的人是村里的一个寡妇,男人在半年前上山失踪至今未归,自从发生离奇死亡的事件后,这寡妇也变得疑神疑鬼,终日紧锁大门。

到时,小房子已经被村民包围,昊公在里边处理相关事宜。寡妇的尸体被油布包裹着,血迹渗透出来,只有一双鹰钩形的黑色五指露出,上面有着一层油脂。

那昊公双眉紧皱,不时抽着旱烟,在这期间来了五六个老者,几人在里边商量着相关的事宜。昊木从屋子角落中取出一些白色粉末,均匀的撒在尸体上面,一股尸臭散发而出。

我捂着鼻子不解问道:昊木,这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

昊木没回答,依然仔细的撒着粉末,半小时后,他才擦着满头的汗水说道:这是五毒粉,采集自阴气湿重,骷髅丛生的地方,准确来讲就是坟墓,他可以测算出死者死去的时间及原因,这寡妇实际上已经死去半个多月,只不过被掩饰成近期的模样,死因多半是中毒死亡,她全身的抓痕可能是假象。

昊木说得头头是道,俨然一副侦探,对事物的分析极其透彻。当所有的人群在逐渐的散去之后,只留下了昊木这两父子,昊公愁眉不展道:看来这事情越来越棘手了,不能在耽搁下去。

老爹,你说的是?说完,这父子二人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寡妇的尸体被摆放在了正堂中央,下面几块门板铺着,说来也奇怪,这尸体的油布在不经意中掀开了一角,那双空洞的双眼正扭头看着我,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仿佛在轻笑蔑视。右眼被深深地刺入一个洞,血从其中流出,鹰钩形的五指在轻轻颤动比划,于是我想起了昨晚上的诡异,那股阴风在腰间留下的五个指痕。

一股寒流从脚尖向着全身涌来,昊木从中打断了我的思考:唉,想什么呢?

我转身看着他,刚要解释,却发现尸体并没有异样,难道自己刚才的情景只是一个幻影。但跟了姥爷这么久,宁愿相信这其中的诡异。

哦,没有,只是在想什么时候上山采药?我敷衍道。

这一天由于这件事情,基本上延误了姥爷吩咐的事情,在土家子的四周开始闲逛,土家子的四周基本上都是密布的山林,只有北面有一座小丘,光秃秃的杂草不生,立着几块墓碑。

可惜的是在询问村里人关于木佬头孙女的事情时,所有的人都表现出强烈的敌意,弄得我只好讨没趣,心想这木佬头肯定是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这时间也无趣地紧,打发之际竟一路来到了昊木家的后门。

三层包围的结构,将后院与前厅隔开,一把精钢大锁锁住了里面的一切,奇怪的是锁竟无孔,没有一丝的声响,显得神秘而好奇。墙有两人多高,经过一番思量后,决定上墙查看。

这里边的结构略过简单,一缸清水正对后门,左边一小茅房,其余的皆是满地的白灰和落叶。这样一处地方为何要如此的保密,仔细的观察后,发现了其中的疑点,其一:这满地的落叶从何而来,四周并未有树;其二,这小茅房内只有几盏煤油灯,墙上挂着一副蓑衣。

正当出去时,一阵阵敲击声从围墙传来,随后那把无孔的精钢锁悄然打开,进来了三个人。这其中就包括昊木父子,还有一个披头散发地看不清真容,双手藏于袖子中,身材魁梧。

老爹,你说上次的事是不是被发现了?

不,那木佬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看他八成是看出了端倪,只不过没有确定。

这二人的交谈自然落入我的耳中,后边那汉子巍然不动,只是冷冷地道:有人!

我一惊,这人果然了得,随后从茅房中走出,昊木显得惊讶,而昊公则是面无表情。

呵呵,想不到被你们发现了,不过放心,我只是随便逛逛,不小心就到这里来了!我辩解道。

昊公向前一步,双眼凌厉道:看来你是发现了我们的秘密,留你不得!

旁边那汉子动作迅疾,话音一落,双掌夹带着掌风拍来,一步并跃到身前,眼看那情形来不及解释。连忙向后退去,同时喝到:我并不知道你们的秘密,只是来寻找木佬头那孙女,带她回去!

那汉子动作一滞,停,昊公喊道。

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按木佬头的指示过来的,将他的孙女接回去,其余的我一概不知。

哦,那木佬头呢?

木佬头已经去世了,他临终之前就讲了这么一句话!

昊公沉思,显然他还在怀疑我话中的真实性,良久才叹息道:不用找了,那女孩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你还是回去吧!

昊公的话很有震撼性,让我的思维短暂的空白,如果寻找不到那女孩,自己的任务算是失败了一半。同时也过不了姥爷那一关,昊公讲诉了那个惊悚的夜晚,其实也隐瞒了一些事,原来木佬头一行人是有目的而来,以勘测为由,在土家子四周大肆挖掘,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后来在蛮丘(那座土丘)地带寻找到了一些线索,那蛮丘是一处禁地,那个夜晚木佬头在挖掘前,里边传来了嘶吼和天雷般的炸响声。随后村里的一些年长辈的老人都惊恐万分,那个夜晚,蛮丘时而火焰滔天,时而冰封寒冷透骨,更有人影闪烁。

可惜的是当天明的时候,昊公一行人赶到时,所有的人都死亡了,除了奄奄一息的木佬头和失踪的女孩。随后木佬头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跑出了土家子,也就是之后的事。

这段话看似合理,但我想昊公和木佬头肯定没有说实话,都隐藏了部分实情。临走时,那汉子的眼神飘忽不定,他们并没有追究我进来的原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