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帝皇仙葬

更新时间:2020-10-17 05:34:04

帝皇仙葬 已完结

帝皇仙葬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苏千狐 分类:灵异 主角:苏三花无叶 人气:

《帝皇仙葬》为苏千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上古的文明,残存下来的遗迹,埋葬在地下幽深处的帝墓。 一枚苏三祖传的摸金符带着他转生到了残酷的修真界,利用天星风水、分金定穴的功夫,解开了一层层上古帝皇之死的真相。 墓葬不断出土的积雷山脉,这里究竟埋葬了什么样的秘密? 一夜之间毁教灭门的白帝大教,究竟是何人所为? 阴阳地被人当做试验的畸形太阴一族,他们的诞生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目的? 风雨飘摇的四个小门派能否在惊天巨宝出世的消息中苟延残喘下去? 帝皇仙葬的造化究竟成全了谁? 一切还未有定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积雷山,盗天门,午火堂丹房。 一名身上穿着龙滚紫云袍的炼丹师,神色阴沉地看着手中的几枚乌漆嘛黑的丹药,耗费了大量材料的一炉养气丹,炼成了半废的残丹。 “一群废物,连个养气丹都练不好,养着你们有什么用?” 话音刚落下,炼丹师一掌将站立不动的丹奴打飞了,撞到炼丹房的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吐血。 这些个废物,也不知道盗天门养他们究竟有什么用? “三天后,再给我炼一炉养气丹,要是再炼废了,别怪我下杀手。” 龙滚紫云袍的炼丹师甩了甩云袖,出了炼丹房,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丹奴。一群狗一样的丹奴,死活他根本不关心。 这名穿着粗布麻衣,左眼上有条刀疤的丹奴叫做苏三。 他望向炼丹师的眼神既怨毒,又充满了无奈。 说起来苏三也够倒霉的,他本来是一名摸金校尉,在挖开一座汉朝大墓的时候,犯了鸡鸣灯灭不摸金的规矩,触发了大墓中的机关。 在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脖子上老祖宗留下来的摸金符突然出现了数之不尽的铭文。 就这样,苏三莫名其妙地穿越了,附身在一个被炼丹师打死的倒霉鬼身上,这个倒霉鬼恰好也叫苏三,长得跟他还很像。 但是这个死去的倒霉鬼真的是个废柴啊,在修真的世界里,被评价为资质最差,悟性最差的丹奴,修炼了好几年都还在武者第四层。 武者是修真的入门,根本算不上修士,只有达到筑基才能真正成为一名修士,能够被盗天门招为外门弟子。 修真的世界残酷无比,只要丹奴没炼好丹药,外门弟子有权打杀一名丹奴,没人会管。 看到炼丹师离去,丹房里面七个丹奴全都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总算是没被杀。同时又怜悯地望着苏三,这位可被打得够惨。 一名年老的丹奴来到苏三的身旁,关心道:“三儿,没事吧。” 他在盗天门已经五十多年,也因为资质的原因,一直停留在武者第四层,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他对于苏三倒是很照顾。 苏三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痛,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还死不了。” 重生过来已经有三个月了,他一直想要脱离丹奴的身份,拼了命地修炼,可这副身体的资质实在是差,练来练去都没有明显的进步。 老祖宗不带这么玩的啊! 苏三心里将祖师爷诅咒了千万遍,穿越什么的他也就忍了,掘金盗墓本来就是损阴德的事情,他早有出事故的心里准备。 可你弄个穿越,也得找副好的皮囊啊,弄个资质差到极点的躯体,算怎么回事嘛。 苏三不声不响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只是一座临时搭起来的破草屋,他吞了一枚残丹,开始盘膝修炼。 盗天门是积雷山四大门派之一,据说开山祖师是一位高人,只可惜现在破落得不成样子。 即便是在没落的盗天门里,丹奴不算是正式的弟子,只能算打杂的,每个月中能领到一些半废的残丹修炼。 苏三三天的时间都没有出门,这三天他一直在修炼,希望勤能补拙,用不断地量变来积累成质变,可惜收效甚微。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苏三再次出门来到所属午火堂的炼丹房。 老丹奴来到苏三的身旁,偷偷地问他:“怎么样,有进步吗?”他这一辈子是没希望筑基了,只能唯一一点希望寄托在苏三身上。 “有,但不多。”苏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这种速度实在太慢了。 老丹奴拍了拍他肩膀,鼓励道:“有进步就好,有进步就有希望,总不会像我这样一辈子当一个丹奴,任人欺凌。” 苏三苦笑,这点进步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筑基,却也不愿扫了老丹奴的兴,老丹奴这一辈子就期望着他了。 咔咔咔,炼丹房的大门开了。龙滚紫云袍的炼丹师进入炼丹房,在场的十个丹奴噤若寒蝉,不敢再说半句。 苏三则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道袍看,龙滚紫云袍,外门弟子的象征,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他也会穿在身上,成为盗天门真正的弟子。 炼丹师冷着脸宣布开始炼丹,丹奴们在老丹奴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开炉、生火、炼丹。 老丹奴经验丰富,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有他在的话,炼丹的成功率能够增加几分,苏三也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 整整六个时辰,所有的丹奴忙得满头大汗,眼看着就要成丹了,众人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开炉的时候,一个丹奴因为太累,手抖了一下,没控制好丹炉的温度,一下子把火烧得过大,直接将一炉养气丹给烧废了。 炼丹师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六天了,炼废了两炉筑基丹,留你何用?” 那名丹奴吓得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大人饶命啊,小的不是故意的,饶命啊!” 苏三气不过,想要替这名丹奴说两句话,他明显是太累了,又不是故意炼废的,就算是外门弟子,也应该讲道理。 旁边的老丹奴死死地拽着他,生怕他惹祸上身,低声说着:“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苏三咬着牙,忍了下来,他知道自己理论也没用,说不定还会挨一顿毒打。 噗嗤,炼丹师举起手掌,拍在了丹奴的头上,就像是打在一个西瓜上,丹奴的头被打了个稀巴烂,红白之物溅了一地。 “都是废物!”炼丹师厌恶地向后退了几步,冷哼一声,出了炼丹房。 “走吧,将他的尸体丢到山谷里去,然后去领丹药吧,去晚了稍微好一点的残丹都被人领走了。” 老丹奴叹了口气,指挥几个丹奴收了尸体,然后带着苏三去午火堂的丹房领残丹,每月的十五,盗天门都会发放一瓶残丹给丹奴修炼,今天正是领丹药的日子。 午火堂在所有炼丹房里排名靠后,分配的残丹质量本来就差,要是去晚了,更别想得到什么好丹药了。 老丹奴和苏三领了这个月的丹药,刚出门就听到有人喊道:“你们两个狗杂种,手脚倒是快,老规矩,交一半的丹药给我!” 苏三看到来人,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这个人又来了。 向他索要丹药的人叫任五,修为到了武者五层。 自称是午火堂的丹奴首领,所有午火堂的丹奴每个月都要交一半的丹药给他,否则有的苦头吃。 “不交!”苏三最看不惯这种人,只会欺负他们这些丹奴,在外面弟子面前像条哈巴狗一样摇着尾巴。 “你个废柴说什么,炼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有没有突破四层,给你修炼还不如给我,老子哪天我成为外门弟子,说不定还能照顾你们!” 任五狠狠扇了苏三一巴掌,苏三实力不如他,伸手格挡也没挡住,被他扇倒在地,吐了一口血。 任五哼了一声,这厮就是块茅坑里的石头,修理了不知道多少次,每次都这样犟。 苏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恨恨地说道:“都是狗,还要互相咬!” “敢说我是狗!”任五眼角抽搐了一下,上来就是对苏三一顿拳打脚踢,直到苏三爬不起来才收手,瞥了一样,笑道:“我看你才更像条狗,癞皮狗,哈哈哈哈!” 完了,从苏三手里夺过丹药,准备离开,想想实在消不了气,又回身冲苏三吐了两口唾沫,这才舒心地离开。 只留下苏三在地上痛苦地呻吟,愤怒地咬着牙,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将任五打倒。 他没注意到,脖子上黑色的摸金符闪烁了一下,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