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事缠身

更新时间:2019-08-21 04:12:17

鬼事缠身 连载中

鬼事缠身

来源:微小宝 作者:槐树开花 分类:灵异 主角:小英柳树 人气:

主角叫小英柳树的小说是《鬼事缠身》,它的作者是槐树开花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些年村里迷信,经常绑着一对金童玉女去娘娘庙献祭,殊不知活活地养出了一场妖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刻,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以及她那指甲在我手臂上划过的感觉。 金添的……不,应该说是女鬼的头颅在我的脚板上,看着我,带着那种让我深恶痛绝的笑意。 “你,你要干什么?!”我颤抖着声线,问到。 此刻的我已经是全身酥软,几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不是她的头颅就在我的脚下,我估计早就软倒坐在地上了。 “嘻嘻嘻嘻……”回答我的是一阵可以说是近乎疯狂的笑声。 我吞了口口水,强忍着自己身下那股尿意,忽然,我觉得背上一轻,我明显的感觉到背上挂上了一个什么东西。 我没敢回头,能清晰的感觉到,绝对是那个诡异的纸人!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子里疯狂的过掉一个个想法,忽然,我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开始有了力气! 很明显,这个女鬼和纸人只是单纯的出现在我面前吓我,但是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对了!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网吧的时候看到的一个言论:鬼是没有实体的,他们只是通过吓人来达到杀死人的目的。 我眼睛一睁!绝对是这样!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这两个鬼魂的样貌也让我生不出什么再逗留的心思。 反正,她不是金添! 这么想着,我一抬脚,一脚把脚上的头颅踢得飞远,喘了一口气,我运足了力气,一把往身后抓去,没抓到,看样子那个纸人已经不在了。 就趁着这个时候,我一转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飞快的向着那个加油站跑去。 果然,知道了他们不会对我造成威胁后,这一次,女鬼再也没出现。 很快的,我就到达了加油站。 金添坐在加油站门口,身上挂着那个跨肩包,双手不停的颤抖着。 我走了上去,勉强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说到:“怎么了?金添。” “李飞!”金添一看到是我,直接一把冲进了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到:“没事了,没事了。” 也不知道是说给我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她听的。 金添在我怀里点了点头,重重的嗯了一声。 坐在加油站门前,我认真的对金添说了我之前的经历,并且告诉了她,那鬼并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只不过是吓吓人罢了。 可是,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出金添的眼中有一丝异样。 “怎么了?”我有些好奇的问到,按理说,金添应该是相信我的啊! 金添依旧是沉默着,半晌没说话。 终于,她抬起了头,并且伸出了一只手,拉开了衣袖。 我一愣,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的胆寒,金添的手上,一道长长划痕充斥着她的右手,最少有十厘米长! 我惊讶的问到:“金添,你这伤……” “是鬼,并不痛,但是我能感觉到伤口在加深……”金添低声的说到。 我惊了,赶紧问到:“不可能啊?那女鬼分明是去追我了啊!怎么可能你那边还有!” 金添沉默了一下,跟我说到:“本来,确实是一路只有恐惧,但是并没有女鬼的出现,所以我一路都是没事的,但是,就在我翻出那个婴儿的尸体的时候……” 经过金添断断续续的陈述,我大概已经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在她和我分开之后,确实是一路无惊无险的,但是,一切的改变,就是从金添拿出那个装有婴儿的垃圾袋开始的。 在金添拿到那个垃圾袋后,因为害怕,而且本身做的这个事情就是不合道德的,所以金添把垃圾袋带到了很远的一处废弃房屋后,把婴儿尸体拿了出来,然后,开始拿出剪刀,反正也就是这一次。 金添这么想着,然后拿出剪刀剪了下去。 本来减掉一只手的就已经可以了的,但是显然我忘了跟金添说了,金添有些颤抖的拿剪刀对着婴儿的第二只手开始剪了下去,可是,就是这一剪,出事了。 那个婴儿居然好像活过来了一般,开始哭叫着,但是它的哭声并不是普通婴儿的那种哭声,而是一种很刺耳的声音。 金添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直接一把把那个婴儿给丢到了地上,可是那个婴儿的速度确实出奇的快,直接爬上了金添的肩膀,金添自然是吓得个半死,然后疯狂的甩手,终于是将婴儿甩了下去,而那个婴儿也是在金添的手臂上留下了这个近乎十厘米的伤痕。 之后金添就疯狂的一路奔跑,跑到了这里,很显然,那个婴儿是能伤人的,也就是说,我之前所推断的鬼不能伤人是错误的! 但是眼前的问题是,金添手上的这个长度近乎十厘米的伤口,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深,但是它在慢慢的变深,显然如果不想办法解决的话,这只手可能就废了! “李飞,我们现在怎么办?”金添有些无助的看着我,显然她是不想要自己的手就这么废掉。 我自然也是不想,此刻才刚刚入夜,仅仅是半夜一点钟,如果就这么熬到天亮的话,说实话,我害怕金添的这只手就这么废掉,但是我现在也是不敢贸然行动,因为按照金添的说法,那个鬼婴,应该还就在这附近!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村长的电话。 “喂……谁啊?这大半夜的?”村长嘟囔着,显然是被我的吵醒了。 “村长,是我,李飞!”我焦急的说到,“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了,但是你认不认识我们村那座山背面的那个道士?” 村长明显停顿了一下,问到:“飞娃子,怎么了?你先跟我说说看。” 当下我也是不敢再隐瞒,毕竟这可关系到金添的下半生,当即竹筒倒豆子般的把金添今晚上的遭遇跟村长说了一遍。 村长那边沉默了许久,终于是出声道:“飞娃子,你,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人家还未出声就被抹杀,这本就聚集了极大的怨气,如今你们再在这深更半夜无缘无故的去割人手指头,这不出事才怪了!” “我知道啊村长,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您就说您能不能帮上忙吧。”虽然知道村长这顿教训也是为了我好,但是显然现在不是能耽搁的时候。 “哎,我有个办法,是以前一次神婆在带我们做法事的时候说的,这个婴儿一旦诈尸,比一般的鬼怪都要恐怖,但是如果你能找到它,然后用一个成年男性的血浇筑在他的身上,就可以将他的尸气融掉,到时候他所制造的伤口就会自然而然的消散了。”村长耐心的跟我说到。 一听村长说是这个办法是神婆教的,我的心底就已经是十拿九稳了,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个神婆绝对是有本事的,她亲口说出来的办法一定是有用的! “谢谢了,村长,您睡吧。”我恭敬的说了一声,然后把电话给挂断了。 金添看见我脸上漏出的那一抹轻松,不禁有些心急的问到:“怎么了李飞?你有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沉声说到:“金添,你的手还有救,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金添心急的问到,毕竟这事关她的手,我能理解。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再去找一次那个鬼婴!”我沉声说到。 金添眼睛一瞪,我能明显的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不情愿。 显然,好不容易躲开了,现在却又要去找一次,换做谁都不会愿意。 我深吸一口气,劝导到:“具体方法村长已经告诉我了,这个办法是抚养我长大的那个神婆说的,绝对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只需要再找到那个鬼婴,然后我用我自己的血淋在他的身上,这样他的尸气就会消失,到时候你身上的伤口也就会自然的好了,你不是也说了么?这个伤口并不疼,所以,请忍耐好么?” 金添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半晌,算是同意了我的说法,确实如我所说那个伤口并不疼,这是她答应我的最大的底气。 看着金添点头,我算是安心了一半,不过随后我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我们的计划可能就不太可能这么安稳的进行了! 那就是:女鬼! 是的,刚刚在心底制定计划的时候,我一直下意识的把女鬼这个选项给排除掉了,现在仔细想来,就算她不能伤人,但是如果她引导那个没有什么心智的鬼婴来伤人的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我的疑虑跟金添说了出来,金添也是明显一愣,显然她刚刚也一直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们……怎么办?”金添有点带着哭腔的问到,因为照我说的,如果不能及时的想出对策的话,以金添手上那个伤口的加快速度来看,不到天亮,她这只手就废了,到时候如果再开始蔓延全身的话…… 怎么办! 我抓紧头发,忽然,一个计策渐渐涌上了我的心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