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之炮灰也要谈恋爱

更新时间:2020-06-27 05:57:22

快穿之炮灰也要谈恋爱 连载中

快穿之炮灰也要谈恋爱

来源:落初 作者:浊酒沐风 分类:科幻 主角:李明玉玄武 人气:

《快穿之炮灰也要谈恋爱》为浊酒沐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双快穿##炮灰逆袭##这个女主很会撩##这个男主略呆萌##系统会不断升级,新功能陆续放出#不同的时空,同一对男女主,但并非每次身份都适合组CP.所以#互宠互撩#会有,#相爱·相杀#也会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人,可真沉得住气呀。盯着那页纸得有盏茶时间了吧,就是不吭一声,这是打定主意绝不先开口了?

李明玉挪了挪身子,状似不经意地动了一下脑袋,两人本就靠得极近,她的脸颊竟不小心微微蹭到对方的脸。

那触感,还满滑的。

“哎呀!”李明玉小声惊呼,眼睛却略带促狭地看着眼前之人,成功地看到对方表情出现一丝松动。

迟远颇为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终于看向自己的妻子。

李明玉也看着他。

“白日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做得很好。但不管怎么样,是我来晚了。”迟远的嗓音清润,和他的长相非常匹配,听着是个温柔的人。而此刻,他的神情当中也带着适当的歉疚,要不是他刚刚无赖的表现,李明玉差点就信了他的邪。

“郎君真是见外了,不管怎么样,你回来了便好。”李明玉觉得自己这话假得腻人,但迟远却点了点头,郑重应道:“从此便有我在,你们就不必忧心了。”

李明玉也点头,满脸信任的样子。可迟远可撇开了视线,看都不看她一眼,如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般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看不见的灰尘,道:“今日太晚了,你早点歇着吧。”

说完抬脚便走,看着挺从容,但步伐迈得很大也很快,像是怕被谁叫住留下似的。李明玉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那笑声被迟远听见,他脚步顿了顿,还是大步离开了。

李明玉自然不会留他,迟远最后该是知道了她的态度,但在那之前他是不确定的,所以才那么纠结吧。

跟李明玉的不确定一样,迟远对李明玉的身份,应该也是重生或同行两个猜测。如果李明玉是原主重生的,今天带着记忆归来才大发雌威射杀匪首,那么见了这个他这个夫君,态度可能是怨恨,也可能是亲近,独独不会这样看笑话般待他。

现在迟远该确认自己是个外来者了。而李明玉也得了同样的结论,迟远也是个外来者。不然他不会以漫长的沉默来试探自己的态度,而且迟远的原身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回来,都不该对自己成过婚的妻子避而远之。

不过,这位同行朋友还是有点节操的,没有假装自己是原主非得跟她来点什么暧昧。李明玉之前还些担心,如果来的是重生的迟远本人,她要面对的麻烦可不是一点点。既然对方宁愿暴露身份也没有选择闭着眼睛昧下这个便宜老婆,李明玉不介意回馈以自己并非原身的事实。

适当的坦诚,是必要的。

毕竟名义上他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恩爱夫妻,以后要打交道的时候多了去。

这次会面,各自才说了两三句话,但两人的目的均已达到,当夜都自是一番好眠。

次日,迟远上山来拜会泰水大人,顺便与娇妻重逢。因着前夜的交底,此刻两人心照不宣,表演起久别重逢的小夫妻,那叫一个脉脉含情。

苏婉拉着两人的手叠放在一起,谈起昨天的响马还是心有余悸,欣慰道:“如今二郎回来,我们亦可安心了。”

两千兵马人数虽然不多,但若是太平年间,足以引起一定的注意,此处距离京城不远,本应更为戒严。但现如今世道乱糟糟的,放眼望去,大金王朝哪里没有兵马异动?只要不打到京城里头去,也少有多管闲事的官员前来问津。而各股反王势力之间,只要不是正在交战的双方,对这种程度的兵马一般能拿下就拿下,不能拿下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走便是。

也因此,装备齐全、兵强马壮的这支队伍一路走来,都没有遭遇太大波折,如今抵达目的地,也很快安营扎寨,操练起来。

迟远拜会过苏婉,以清除余孽的名义,没有逗留太久便又下了山。据小喜子打探回来的消息,此后迟家郎君不仅带兵抄了之前那帮响马的老巢,还把周围不少的贼窝都给端了,并收编了不少人马,天天在山下练兵呢!

小喜子带回的消息,苏婉都一一转告李明玉。如今寨子有人护卫,山中恢复了从前的平静,她的注意力也转而放在小儿女的感情上了。

迟远是苏婉看着长大的,跟明玉指腹为婚的事情从来也没瞒着他,所以自小两个孩子就比旁人多了几分亲近。两人不说是朝夕相处,却也几乎每日都相见的,婚后更是如胶似漆。除了这两年迟远跟着唐国公在晋城历练,以前他俩可从来没分开过这么久。

但这次迟远回来,明玉虽然面上看着挺高兴,但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疏淡态度,苏婉这个做母亲的哪能看不出来?她甚至私底下问过李明玉:“是不是吵架了?”

李明玉当然说没事。可苏婉哪里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不说自己女儿这边态度冷清,就是迟远那里,也不太对劲。虽说他日日都叫小喜子送消息来,也不时托人送东西上山,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既有给苏婉的给明玉的,明瑾、明琅还有族中长辈个个都照应到了,却偏偏,人却再没回来过一次。

私底下当然也没有跟李明玉见过。这寨子里人来人往的,什么能瞒得住人?迟远回来当天深夜曾上山探望女儿这事儿,曾目击现场的仆妇转头就告诉了苏婉,但此后两人再无动静。

这分明是有事。苏婉再不能干等着,这天便寻了个由头,叫了李明玉过去,道:“你把这些吃食送去给二郎,瞧瞧他在山下过得如何,可短缺什么……”

李明玉让人接了东西,乖乖应了。

她跟这个迟远的确有点王不见王的意思在,但也没打算一直这么僵持下去。最近这段时间,她动用了唐国公留下的护卫,正在追查吴义兄妹的去向,却暂时毫无进展。

不过这兄妹俩前世最大的依仗就是苏婉自杀、原身毁身毁容没有跟亲人联系相认,死无对证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取得李叔德的宠信。这次苏婉安全得很,他们多半没那个胆子到晋城去找存在感吧!没有气运之子的庇护,他们估计今后还有得磨练,暂时也可以放一放。

不过,原身的仇人可不止这两个,其他人,或许也可以找机会去会一会了。

苏婉本以为女儿不愿下山,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这会儿见她毫不犹豫的应了,竟一时有些语塞。不免瞪了她一眼,道:“若缺了什么,就叫小喜子回来报给我。你就不必回来了,就在那边照顾二郎。你二人成婚也有段时日,该要个孩子了。”

李明玉目瞪口呆,她这是……被催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