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之论武力值的重要性

更新时间:2020-03-23 02:35:15

快穿之论武力值的重要性 连载中

快穿之论武力值的重要性

来源:落初 作者:九漾紫 分类:科幻 主角:郑子语小姐 人气:

主角叫郑子语小姐的小说是《快穿之论武力值的重要性》,它的作者是九漾紫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眼下人人都有系统的潮流趋势下,郑子语也绑定了一个情缘系统。系统:我觉得宿主你只要听我的,谈谈情说说爱,江山美人皆可有,名传千古不是梦!郑子语: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武力值在手,谁敢不服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子语也知道运动过后不宜喝水太猛,不然呼吸急促,万一一个岔气呛着了,再倒霉些小命没了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她只是两手捧着茶杯小口抿着,待茶水稍凉些再分几口喝掉,当然这会子她也没闲着,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打量着这间药铺,里面满是探究和好奇。

虽然说这药铺是自家的,但原身还真没来过几次,一是不感兴趣,另外就是这个世界当真对女子规束许多,若没有什么特别理由,大多都是待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想到这,郑子语抬头看了一眼白芨,瞧着似乎还没认出自己,她也不主动挑明身份,将食盒搁在一旁放好,道:“你们这里不是有个郑大夫,听说医术很是高明,怎么我刚才进来却没见着他?”

“小公子瞧着面生,可是头一回来我们药铺?”果然白芨当真没认出她,听她说话时稍微愣了下,但还是很快笑回道:“不巧郑大夫出外诊去了,眼下还没回来,不知您是要抓药还是看诊?若是不急,我们这里还有一位言大夫,也是行医多年,经验颇多医术了得,您身子哪里不舒服的,也可找他给您看看?”

“哦?那便去看看。”她倒没想到郑子悦竟然不在,不过这样也好,她这副打扮本就没做太多掩饰,仗着故意压低了声音勉强糊弄过去白芨,可要换做是郑子悦她可没了这般自信,眼下他既不在,自己可要抓紧机会,若能偷学个一招半式也是不枉此行啊!

所以郑子语兴奋的跟着白芨身后出了外堂,按说眼下正是晌午,各人皆忙着回家用饭休息,但这里竟还有八~九个人,或买药或看诊,也算热闹了。

“看来你们这生意还挺好。”郑子语顺口说了一句,外堂被一道屏风隔成两间,一半可抓药一半可看诊,那屏风后正坐着一个头发花白胡子老长的老大夫,见他闭眼皱眉一手搭在一人手腕上,显然是正在替人诊脉,这下不用白芨说什么,她自己先走了过去。

所谓看诊,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即指观气色,听声息,询问症状,摸脉象。郑子语虽然看了许多医书,但对诊脉却是刚摸进门道,而且她现在故意隐瞒身份,自然也是不能给人诊脉的,所以只好站在那里悄默默的偷看那个言大夫给人看病,自己则仔细观察病人的样子,心中估摸着他到底有什么病,再和大夫说的相比照,竟也真让她说对几个。

她看得入神,不知什么时候队伍已经排到她这边,那言大夫抬头看她时,忽然眉头一皱,好似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都沉了几分,就像突然生气似的,问道:“你有什么不舒服的?”

“这位小公子方才差点在门前晕倒,我看他脸色苍白,稍作几步便呼吸急促,可会是心律不齐气血虚弱有关?”不及她开口,旁边白芨便先回了一句,却被言大夫瞪了一眼,“多嘴!”

白芨悻悻的闭上嘴巴,只好对她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到前面帮忙去了。

被留下的郑子语也不在意,她伸出手,然后满是好奇的看着言意给自己诊脉,虽有前言是医者不自医,但她本就没有几个可供实际操作的对象,所以有时没事也给自己把把,倒还真摸出不少毛病来,此时正好验证下自己的想法,不由很期待他接下里说的话,连看人家的眼神都热烈了几分而不自知。

但被盯得人可没有她这么淡定,言意的眉头皱得越来越深,本就满是皱纹的一张脸此时更是皱作一团,沟沟壑壑的,就像一张地图似的。

他的脸色实在太臭,要不是早知自己虽然身子弱但也不至死,但饶是如此,郑子语还是不由自主的提起了一颗心,越发慎重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好在他没有再僵持太久,一手搭在胡子上捻了两下,睁开眼时,那双苍老的眼中却是看透一切的眼神,透着精光,直瞧得她心里都咯噔一下!

“请问......”她没来由的有些心虚,正想说什么,忽然自外面乱糟糟的一团,似有什么人在闹事一般,然后五六个人架着一名男子移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言意起身迎过去,郑子语也连忙跟着,只瞧那男人灰头土脸的,全身上下不少处都沾着泥巴,倒像是在泥地里打过滚似的,他被人架着来这,明显一脸懵,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他人七嘴八舌闹哄哄却是一句都听不清,还是白芨眼见不对走过来劝道:“各位乡亲,一个个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莫要急,仔细说清楚了,大夫才好给病人诊治不是?”

“大夫啊,你可要救救我夫君啊!”众人面面相觑,从中走出一个妇女,听着应和男人是夫妻,哭哭啼啼间好歹是把事情说清楚了。

原来前几日连着下雨,好不容易今日放晴,男人便想着上房顶将缺了的瓦好好补补,不想上面有些地方还没干,又有青苔湿~滑,一不小心就从屋顶滚了下来。

“我在屋内正在做饭,忽听嗵的一声,我夫君便从屋顶滚了下来,当时人便昏迷不醒,吓得我是半点主意都没有,幸而有邻居们帮忙,这才将人送到您这来,您可一定要好好给他看看,若有什么意外,可丢下我们娘几个怎么办哟!”

话还没说上几句,女人手拿着帕子又开始哭天抹地,尖锐的哭叫声刺的人耳膜钝痛,男人听得不耐,挣扎着脱开众人的手,叫嚷着就要离开。

“你这婆娘就是麻烦,不过屁大点事又能有什么问题,我如今既已经醒来自然也没什么问题,还看什么大夫,哪次不花冤枉钱你就不高兴是不是,赶紧回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显然男人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般无碍,脚刚着地便痛的忍不住哎呦一声,但他就好像是只要在这里多呆一刻便有人要抢他钱似的,硬是咬着牙拉扯着女人往外走,哪怕是一瘸一拐的,也半点不拖沓。

“这位大哥且慢!”白芨到底看不过去,追过去拦在门外,男人顿时面露警惕,“怎的,我没病,难不成你们还真要强留我不成?”

“瞧您说的,我们开药铺自然是为了看病治病的,哪有强迫一说?再者您说您没病,但瞧您这样子可真没什么说服力,我可不是咒您,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方才不显,难道您现在就不觉的您全身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再说,反正来也来了,便让大夫给您看看,就当是图个安心,也让嫂子放心不是?”

白芨这张嘴了不得,几句话便说的男人有些犹豫,见状,他忙趁热打铁道:“您放心,只要大夫诊治后说没问题,我们定不会强留您,您瞧您虽是晕乎乎的来,但您健健康康的走出这道门,不比什么都好?”

周围几人纷纷附和着称是,女子也哽咽着又劝了几句,男人犹豫了一会,最后咬咬牙坐了回去。

“我可提前跟你说,这是你求我留下的,若我没有什么毛病,我自不会付一个铜板!”

白芨抽了抽嘴角,还是点头应下,然后又扶着言意坐下,像是生怕再出什么变卦一般守在两人身后,却两厢都不讨好般被那两人嫌弃的瞪了一眼,郑子语瞧着好笑,不过还是站在他旁边一块瞧着。

言意开始诊脉时,周围都安静下来。女人守在男人身边,拿着帕子给他擦了脸,郑子语把不到脉,便只好又看他的脸色,看着看着便觉得有几分不对,不有得咦了一声。

她这声很低,连她自己都没察觉,但白芨却听到了,低头一脸惊讶的样子,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啊小公子,本该是轮到您看诊的,这我半途截了您的道,真是对不住您!”

郑子语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无事,事有轻重缓急,左不过我也没什么大问题,便先让一让也无妨。”

“哎,没想到小公子也是个胸怀大度,晓得体贴人的,若我们店里多谢您这样的顾客,那我们可就轻松太多了。”

“不过我方才见您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疑虑?”

郑子语嘴巴动了动,但见言意还在把着脉,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无事。”

“哦,这样啊。”见她并无多说的样子,白芨实相的闭上了嘴。

少倾,言意诊完脉又看了看男人摔伤的腿,问了些问题,便开始开方子。

“你这腿我看过没有伤到骨头,疼是定要疼上几日的但并不妨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乃是舒筋活血之用,你若嫌麻烦,便是自己去找那信得过游方郎中买几副狗皮膏药贴着也行,全都随你心意,可好?”

众人瞧出定是此前男子一副抠门小气还要反咬人一口的模样惹恼了这位大夫,此时一听既无大碍便都善意的笑了起来,男人悻悻的闭着嘴,女人则高兴的甩着帕子,不停道着谢。

“道谢的话不用多说,既无事且都散了吧,还有其他病人都等着呢。”

言意挥挥手,打发众人,正要坐回去继续看诊,互听身后有人道:“且慢!”

那人正是一直站在身后默不作声的郑子语。

“这位大夫,我觉得您还是应该给这位大哥再看仔细些为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