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熊霸宇宙

更新时间:2020-02-11 01:06:03

熊霸宇宙 连载中

熊霸宇宙

来源:落初 作者:开光的咸鱼 分类:科幻 主角:江无风江小墨 人气:

新书《熊霸宇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开光的咸鱼,主角江无风江小墨,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帅气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我接受末世的考验?江无风表示天选之人自然是无所畏惧的,不过末世时工作人员都跑了,一只国宝砸他妹的手上了。这个时候把它拐走算不算拐卖国宝啊,有没有鹏大的说一下?在线等挺急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偌大的无人超市,静得有些可怕。

入耳的声音,只有一声声非人的低吼和血肉被啃噬的咔嚓轻响。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货架的袋装薯片上溅了一丝丝暗红。

地板上随处可见黏稠的红色,被一个个脚印子踩踏过去,印得到处都是,莫名有些抽象画的感觉。

想来灾变开始的时候,超市里还有不少人,只不过当人们从昏睡中醒来,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同。

有的人依旧作为人类活着,有的人成了被嗜血本能操纵的怪物。

惊惶中的人们疯狂的逃窜,有人被丧尸扑倒,如同疯狗一般被咬断了气管和喉咙,鲜血泉涌。

“还真是可怕…”

江无风心头念叨着,抓着手里的竹竿绕过了那滩暗红。

来的路上,他在车内借着亚里沙的那把刀,将这根竹竿砍去了许多,如今只剩下一米三的长度,却是保留了竹竿最粗壮的部分,这一握就十分紧实的感觉,也让他不安的心有了些许底气。

“不知道这些怪物是怎么发现猎物的。”

心头念叨着,他蹑手蹑脚,猫着腰靠近生鲜区,小心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从之前和丧尸的一系列接触来看,丧尸有听觉,恐怕同样也有视觉,从将孩子交给自己的妇女那里也可以隐约看出这两点。

除此以外,是否还有其他追踪锁定猎物的能力,他却是不太清楚。

生鲜区的三头丧尸就在他面前,正围着一个猪头啃咬着。

对于他们啃咬猪头的行为,江无风也只能简单地将其归结为嗅觉引导或者是对于血液的特殊敏感性。

总之…他或许已经暴露了,因为随着自己的慢步靠近,那三头丧尸忽地停止了咀嚼,然后一同猛地转过了身子。

女性丧尸的视角在飞速转头中切换,然而下一刻,她的脸迎上了一根粗壮的棒子。

砰!

试问一个成年男性大力挥动竹竿后会产生多大的力道?

江无风不知道,但是那丧尸被直接抽中了脖子,只是咔嚓一声,脖子便横向偏移了一段距离,然后旋转着印上了旁边的一个男性丧尸。

啵~

江无风眉头一挑,感觉心头火烧难以遏制。

他喵的都这幅鬼德行了,还他喵秀恩爱?

知不知道秀恩爱死的快啊?

知不知道老子刚单身啊?

信不信一把火烧了你们啊!

不过想烧是不可能了,那女丧尸倒地后,那两头男性丧尸先后对着江无风扑了过来。

江无风心中一紧,手中竹棍再次抡起,空中发出沉闷的呼啸声,这一记的力道可是十成十的,若是正常人肯定已经躲闪了。

可是这丧尸并没有这类意识,直接迎了上来,噗得一声被一棍打在腹部。

噗!

那丧尸身子一弯,嘴角流下了一丝血液,向着地上倒去。

如果是正常的偶像剧,说不定下手的人已经冲过去,疯狂抱起了男人,一边抱一边疯抖,嘴里狂啸:“你怎么这么傻!我要伤你,你就不会躲开嘛!”

可惜,这里并不是片场,不可能有男主角躺在女主角怀里娇滴滴地皱眉弱气回应。

这丧尸倒也就倒了,可下去的瞬间还拽着自己的棍子不打算松手了!

“草!”

拔了半天,那丧尸骨头都被拽脱了,可就是不松手,而这段时间,另一头丧尸已经向着江无风扑了过来。

万般无奈,他只能松了手,向着后方急退。

哗啦!

江无风靠在了生鲜区的物台上,猛地一个转身,那丧尸直接扑了个空,将一堆的大白菜给推翻了。

“我去,你别过来啊!”

手中没有武器,江无风也是慌得很,那丧尸转身就向着他扑了过来,好像不知疲倦的永动机一样。

江无风四下扫了一眼,余光瞥见了一大筐生板栗,干脆直接抱起,朝着丧尸前冲的路上倒去。

咚咚咚!

板栗落地,带着冲势滴溜溜滚到丧尸面前,那丧尸可不会躲避,一脚踩了上去,脚底打滑,砰地一声后脑勺砸地,这一摔可是相当狠,整个脑袋跟西瓜一样噗地裂开了,红的黄的流了一地。

不等江无风喘口气,那被打歪脖子的女丧尸向着他冲了过来,一个虎扑就朝着江无风身段中间咬来。

这大嘴张的恨不得直接咧到耳根,血盆大口,向着不该冲的地方冲来,又怎是菊花一紧能形容,吓得江无风连忙将筐子挡在了身前。

嘭!

大力撞击之下,江无风的脸色一白。

虽然免于葡萄被撕裂的命运,但正面一撞,那丧尸脑袋直接怼进了筐里,跟火箭头槌似的,带着箩筐形成了大面积的打击!

江无风虽然没什么优点,但是那个规模还可以。

这一撞,无疑遭受了正面核弹攻击!

“啊——!!”

疼痛刺激之下,江无风眼睛瞬间红了,抓起一边插在生肉区砧板上的菜刀,咬牙剁下,那丧尸的脑袋,连同脖颈一同飞起,跟个圆球一样落到了远处。

另一个男性丧尸飞身扑来,可如今他面对的是暴怒之中的江无风,这可是个没脸没皮敢去宿舍楼前蹭全班人饭的狠人。

当下江无风红着眼转过身,抓起一边手臂长的白萝卜,直接怼进了丧尸的嘴里!

咔擦!

那丧尸牙口也不含糊,三根指节粗的大萝卜直接一口咬断,这清脆的声音,让江无风又想到了自己的兄弟,心中凉的一阵哆嗦

“喜欢咬是吧?”

“喜欢咔嘣脆是吧!”

他抓起货架上的白萝卜,状若疯魔,一根又一根白萝卜强势怼进了丧尸的嘴里,哪怕丧尸咬得再快,也不可能完全吞咽进去。

这一个敢送一个敢吞,几十根断裂的手臂长的白萝卜,就在江无风的疯狂乱怼中被全部送入了丧尸的肚子里。

期间那丧尸似乎也不想干了,还试图反抗,却被戾气上涌的江无风直接剁了四肢,硬生生地塞进了嘴里。

就这样,这只丧尸成了灾变以来第一只饱腹的丧尸,而江无风也成了第一个用胡萝卜将丧尸喂到饱的男人!

看着挺着个肚子,跟八个月孕妇似得男性丧尸,想着他也挺可怜的,念叨了一句“死者为大”,索性便一刀砍下去,结果了对方的生命。

“好像做的有点火了……”

看着面前的三具七零八落的丧尸,江无风暗暗叹气。

没了威胁,好好休息了一会儿,将后怕的感觉驱散,他便离开了生鲜区,四下转悠了一圈,却是发现靠近后门,写着“仓库”两字的房间外,竟然还有两只丧尸在门上划拉着。

“有人?”

江无风远远瞅了一眼,眉头一挑,便知道了大概,不过下一刻却是脖子一扭转过头去。

“关我屁事!”

他是有良知的人,但也不意味着是个事情,他都要去管的。

念头及此,他强迫自己快速轻声离去,来到了货架区。

一二排货架区间隔,那三个丧尸已经扑倒在了地上,有两个头被剁了大半,还有一个则是被完全敲碎了。

往第三排转的时候,他看到了正拿着篮子在货架上疯狂扫货的江小墨俩人。

“哥!!”

江小墨正皱着眉头,有些心不在焉得收取着货架上的巧克力,听到脚步声,吓得差点跳脚。

不过看到了江无风,心终于放了下来,脸上展露出笑颜。

“嘘!”

江无风眉头一挑,示意她小声一点,一边正在收取糖果的亚里沙凑了过来:“怎么样,收拾完了么?”

江无风摇了摇头,亚里沙眉头一皱:“有什么问题么?”

“那生鲜区后面大概五十米的地方有个仓库,仓库里应该还有人,外面有两头丧尸。”

亚里沙沉默了一会儿,提起有些简陋的大砍刀,向着仓库区走去。

“大波浪姐姐?”

亚里沙顿了顿,转头笑道:“既然有仓库,为什么我们还要在意货架上的东西呢。”

“去把仓库里的东西拿出来吧,就算是帮里面人赶走丧尸的报酬!”

看着那穿着黑色风衣走远的背影,江无风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发现有些摸不准这位大姐的脾气。

杀丧尸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有些冷酷,但是……

“总在不经意之间会展露温柔的一面对吧?”

江小墨头顶着圆滚滚,朝着江无风笑道。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嗯?”

“江无风,你手拿开!”

兄妹俩嬉笑着,却是不知有一道庞大狰狞的身影,循着空气中泛滥的血腥味朝着超市缓缓靠近。

俩人赶去仓库的时候,目睹了亚里沙一刀剁下了最后一头丧尸的头颅。

“啊~~!”

江小墨抓着拖把低呼了一声,身子不由一颤,不过靠在了江无风身上后,又莫名安定了下来。

咚咚咚!

亚里沙伸手在门上敲了敲,“有人么?”

门内原本是有动静的,可亚里沙这么一敲却反而安静了下来。

“别紧张,我们是路过这里的人,顺道来收取一些东西,这超市里的丧尸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暂时安全了。”

听到亚里沙这么说,门后似乎又有了些动静。

啪嗒一声,门开出了一条缝隙,缝隙之中一双眼睛打量了一下外面,看到外面的亚里沙三个人,终于开了门。

门一开,忽地一下,一股子难以言明的气味升腾起来。

这股味道很奇怪,混杂着汗臭,屎尿味以及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被热气裹挟着涌向三人,差点让江家兄妹的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门开了,却是忙着提裤腰带,同时一双小眼睛毫不掩饰地打量着三人。

当看清江小墨和亚里沙后,他的眼睛不由一亮,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带着某种贪婪不停在亚里沙和江小墨身上晃悠。

不过这人并没有打量多久,就被亚里沙用狠厉的眼神禁止了。

“就你一个人?”

因为第一眼的印象并不好,亚里沙的语气冷漠了很多。

倒是男人看着亚里沙手里血迹斑斑的大刀有些心惊胆战,忙不迭道:“没有,没有,还有一个员工,和她一个孩子……”

说话期间,一个中年女人拉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如同疯了一般冲了出来。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身上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而联系到刚才男人提裤子的举动,江无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禽兽!”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那男人听闻,下意识提起嗓子就要和江无风争吵,可目光迎上了江无风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和提在手里那血光满面的杀猪刀,他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去。

比凶,他现在可凶不过连砍三头丧尸的江无风。

“姑娘!”

那女人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亚里沙的手腕,双眼通红,哭着哀求道:“姑娘,行行好,带我们娘俩走吧,这狗*日的不是人啊!”

女人指着男人,手微微颤抖着,“这***摔死了我刚满月的孩子,还把我们娘俩……”

一说到这,女人顿时泣不成声,抱着女孩就哭了起来。

那女孩面相稚嫩,被母亲抱着却没有半点反应,目光呆滞无神,就跟丢了魂一样。

她的身上同样有着一股子味儿,呛得江小墨浑身不自在。

“草!你是人么?!”

听到女人说起这话,江无风往里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地上一个小小的尸体,有些形态扭曲得趴在地上,而身下则是一片暗红。

他转过头,一把揪起了男人的衣领,怒声质问。

“小兄弟,小兄弟,”

那男人身子一颤,连忙高声叫道,“你别听这女人放屁,那小屁孩一开始就变成了外面那些怪物一样的玩意,这女人不肯杀掉,我就抢过来摔了。”

“我总得活命是不?!”

那女人听了这话,迎上了亚里沙的目光,似乎是理亏一样微微低下了头去。

“这tm就是你精*虫上脑的理由?”

江无风眼神冷厉,对着男人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刀。

男人一看,差点吓得腿软,高声呼号了起来。

“无风,别冲动。”

亚里沙抓住了江无风的手腕,冷声道:“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现在都不是吵的时候,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她看了一眼男人,沉声道:“现在给你个表现的机会,你,去把仓库里装着糖和巧克力还有大米的箱子统统抱出来。”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储量大的地方,她自然想着能多拿一些就多拿一些,有个免费的劳力差使也好。

这会儿男人也不敢不听话,被江无风拿着刀逼着,哼哧哼哧搬着箱子往悍马车上送。

见状,江无风也算是庆幸没有杀了男的,这五六十斤重的箱子抱着跑几十个来回,换做是他恐怕也累的够呛。

这要是搬东西累到了,等会面对突发情况难免力不从心。

休息是可以休息,不过这种鬼地方,多呆一分钟就意味着多一分危险。

为了多装一些东西,亚里沙干脆动手把多余的一排座位给拆除了,这一通搬运下来,总算将车塞了个满当。

她看了一眼江无风,低声问道:“会开车么?”

“我不会。”

她又看向女人,女人搂着女孩同样摇了摇头。

那中年男人刚放下箱子,听到几人嘀咕,心头一喜,忙道:“我会开,我会开!”

亚里沙看了男人一眼,若有所思,“本来没想带你走,不过看上去,你还有点用?”

男人一听,顿时喜不自胜。

这说明了什么,自己对对方有价值,这一有了价值,人家就不会抛弃他了。

想法这儿,男人很是激动,佝偻的身子也直了许多。

见状,女人嘴唇嗫嚅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只能低下了头。

哪怕有诸多不愿,也只能压下。

事到如今,对于她来说,和女儿一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