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我有一只忍义手

更新时间:2021-07-19 10:06:15

我有一只忍义手 连载中

我有一只忍义手

来源:落初 作者:逍遥小肥修 分类:科幻 主角:陆修高潮 人气:

《我有一只忍义手》由网络作家逍遥小肥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修高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世界被神变成了末日,陆修下定了决心,迟早有一天把那些诸天的神从神位上扯下来。结果有一天,神突然告诉他,世界需要他。深渊入侵了,而他,却是那个救世主。陆修为了变强,去了只狼的世界变成了狼,去了鬼泣的世界,获得了赤龙帝的笼手,遇到了门矢士在龙族的世界里当了一段时间的假面骑士。青铜与火之王竟然是炎王龙,大地与山之王更是……旅程还在继续,陆修的忍义手还在变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狼与永真相对而立,双方手里皆握着木刀。

听永真说,她的刀只斩恶鬼,刀出必见血。

狼此刻脑海里还有些发懵,眼下的情形是他完全没有意料到的。

就在狼发懵的时候,永真已经冲上前来,

上来便是一记蓄力突刺。

在看完了那本忍者招式秘籍之后,狼感觉自己提升了不少,竟然可以下意识地矮身躲过突刺,随后便是一踩,便将永真的木刀踩在了地上,凌厉的罡风对着永真当头砸下。

永真一时间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但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传来,罡风最后如微风一般,拂过了她的秀发。

忽然手上一轻,头上被轻轻的一敲。

睁开眼时,狼已经走至不远处,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继续。

这样的动作无疑刺激到了她,猛的朝前踏了一步。

这一步竟然穿越了空间,瞬间出现在了狼的身边。

木刀一瞬间被砍出了两刀,空气似乎都要被切开,发出了音爆声。

狼的眼神一缩,面对着同时而来的横扫加纵劈,狼根本无法反应。

“彭,咔嚓”两声异响传来,木刀竟然承受不了空气带来的阻力,从而崩碎,两刀带出的风罡撕裂了狼的衣服。

永真手拿断裂的木刀,做出收刀状,缓缓地念出了此招的名称:

苇名流•十字斩

古朴的名称却拥有着惊人的威力,似是连空气都要切开的招式,震惊到了狼。

“啪啪啪!”不要误会,这是鼓掌的声音。

从破庙的侧院里一人拖着残破的身体,一瘸一跛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鼓掌,嘴里说道:“好刀法!”

“你是?”永真皱了皱眉头,将手中残破的木刀放下,转身问道。

“在下半兵卫,是一名附虫者。刚见到足下刀法之精妙,想请足下完成一件事,足下,请务必与我比试比试!”名为半兵卫的男子发出了自己的请求,说完便拔朝狼冲去,不知为何男子并没有朝着永真冲去,反而朝着狼冲去。

狼皱着眉头看着半兵卫浑身破绽的冲来,随意地闪过男子砍下的刀。

想起佛雕师所说,眼前的男子应该与自己一样不死,便放心的的拔刀便砍。

一下子连斩三刀,奇怪的是,男子身上并没有迸射出血花。

“啊……还是死不了么……就连忍者也……”半兵卫从地上爬了起来,对自己身上的伤口完全不在意,缓缓地说道。

“你……求死?”永真这时候打断了男子的自言自语,问道。

“啊,是啊……我一直都在寻找让自己死去的办法。”说完便对着狼微微一揖,“足下如果想找人切磋,可随时来找我,只求你能将我杀死。”说完又拖着自己残破的身躯,缓步走进了侧院里。

“真是个奇怪的人……”永真看着半兵卫说道。

狼却没有在意,将原本因为两人打斗而显得更加脏乱的院子打扫了一下,便又回到阶梯上,继续看起了秘籍。

说实话,永真的那一招十字斩着实震惊到了他,他现在十分的想要变强,毕竟……连个医生都比自己强,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永真也似乎消了气,没好气地做到了狼的身边,拉了拉狼的衣服。

“要不要我继续教你发声啊?话说你叫什么啊?”

狼一听,微微一愣,名字……本名叫陆修,这个世界狼没有名字,只有狼这一个代号,随后摇了摇头,在地上写下了陆修这两个字。

狼觉得自己迟早都要拿回自己的记忆,重新变回陆修,到那时,狼是陆修,陆修是狼,二者再也密不可分,他也将以名字示人,而不是被人称呼其代号。

这么想着,感觉自己浑身舒坦了不少。

一片落叶飘下,在狼的眼中落下的过程竟然十分的缓慢。

所以,我看的更清楚了?

这个时候,永真轻声念出了狼的名字:“陆修?这怎么像东方的名字,龙胤也来自东方,原来你与龙胤有缘啊……”

“鲁吸?”狼尝试发出了自己的名字。

“噗……是陆,修。”永真纠正道。

“鲁修?”再一次尝试,却还是没有成功。

永真笑了笑,这次却没有纠正,指了指狼手中的秘籍,示意他看吧。

狼见她不再说话,也便继续研读手中的秘籍,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九郎大人还在等自己。

狼与永真紧挨着,两个人相互依靠着,两颗心也渐渐地靠在了一起。

说实话,在周围都没有人的情况下,异性对异性真的会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永真就这样静静地依靠着狼,朝着落叶发着呆。

时间在两个人之间悄然溜走。过了不知多久。

狼放下手中的书,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

“看好了?”永真轻笑一声,问道。

狼沉默地点点头,缓缓地站起身来,身体的一侧还留有一丝温度,鼻尖的樱花味还凝而不散,狼在这一刻竟然还对刚刚的姿势有一丝的留恋,这是对一名忍者致命的威胁。

永真随后也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狼,温柔地说道:“待君凯旋!”

狼听到这话,心底的柔软再一次被某种东西敲击了一下,震了震,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面对着佛像坐了下来。

哪个男人能抵挡住在你需要家的时候,一个女人对你说等你回家呢?

都是温柔乡是英雄冢,这话当真一点都没错。

一阵失重感传来,再一次睁开眼之时,狼已然来到苇名城的正大门前。

鬼刑部哟……前来受死!

狼缓步朝前走去。

鬼刑部如之前一样,大叫着自己的台词,冲破了栏杆,朝着狼冲来。

你这修了多少个栏杆啊……

“少年哟,这么想死么!”鬼刑部疾驰而来。

狼闭气凝神朝着旁边一跳,躲过了拖拽而来的战戟。

随后勾绳甩出,竟缠住了鬼刑部的头颅。

狼腾空而起,而鬼刑部竟然没有被拽下马来,他憋着气,涨红着脸。此时,狼已然飞至他的身前。

刀出,寒光现。

血光迸射,一道细长的伤口出现在鬼刑部的脸上,在最后的关头,鬼刑部竟然用自己的战戟格挡开狼在空中的必杀一刀。

狼跳落在地,眼睛如鹰眼一般,牢牢地盯住鬼刑部,丝毫不敢有所松懈。

局势再一次僵持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