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

更新时间:2019-09-03 20:22:24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 已完结

从地狱归来的丈夫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芝士抹茶 分类:科幻 主角:蒋长鲸司欢 人气:

主角叫蒋长鲸司欢的小说是《从地狱归来的丈夫》,它的作者是芝士抹茶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地狱归来的丈夫》由作者芝士抹茶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节选:司欢和老公从末世爆发的那一天开始就在一起生活了,自己是基地的一名医护人员,老公是佣兵团的得力骨干,他们孕有一个九个月大的女儿。每天工作结束后,司欢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抱抱自己的女儿,看看她怎么样,然后洗手为爱人做羹汤。他很高兴,自己拥有这样平淡幸福的生活。但是有一天他被告知,自己的老公外出与丧尸搏斗时不幸遇难,请节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司欢请了几天事假处理爱人的身后事,末世里每天人类的数量都在减少,家里人牺牲或者是被丧尸杀害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即使是这样,没人会多矫情,自己的生活还是要硬着头皮撑下去。

但是有一天这些不幸的事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如果不是母亲和小枝儿陪伴在他身边,司欢差点走不出爱人死亡的阴影。

到了医院,有关系好的同事问自己怎么好几天没有来,“我还以为你不干了。”

司欢摇头解释说:“家里这几天出了点事。”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能工作吗?”同事担忧地去茶水间帮他冲了一杯参茶。

“我没问题,待会就好了。”

既然司欢坚持的话,同事也不再说什么,和他比了个加油的姿势去忙了。

他们所在的B市基地在华国范围内规模最大,末世爆发后没多久就有组织性的对抗丧尸,基地建成也没花多长时间。不断吸纳周边地区的生存下来的异能者和普通人差不多百万人口。

基地慢慢在扩张,设施建筑也慢慢的完善。政府鼓励农耕,把地分给没有异能的普通人耕种,不至于让没有异能的人饿死。

种出来的粮食上交一部分,剩下的可以拿去集市兑换物资。末世爆发了两年,B市基地稳定后政府也在努力恢复学校,医院等,招募教师和医生护士还有工人。

司欢是治疗系二级后期的异能者,在基地建立异能医院的时候报名考了进来。他的等级在医院里实力排的靠前,毕竟医院里最高的治疗系异能者也不过三级后期。

司欢半个月前就卡在了三级突破口,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始终都突破不到三级。当初自己从一级巅峰进阶到二级是生小枝儿的时候,难道是缺少机遇?

他的异能属于特殊异能种类,升级比普通异能和五行异能困难。但特殊异能发挥的作用是同等级异能比不上的。

比如现在他二级后期的治疗异能,已经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治疗十厘米长,两厘米深范围的伤口。只要司欢动用异能,伤者的伤口表面恢复如初。

每五百个异能者才会出现一个治疗系的,可想而知治疗系异能有多抢手。听说基地里最厉害的治愈系异能是三级后期,已经可以深入皮肤里面治疗人体的经络和骨头。

更有传闻,治愈系异能到了一定的巅峰等级说不定可以起死回生。

平常来异能医院看病的病人不多,司欢坐诊非常轻松,多数病人都是看小病,少数是异能佣兵出任务时受的伤,而队里又没有治愈系异能者,就只能外面草草包扎了回来基地再看。

如果要开刀做身体大手术之类的,还是要走三甲医院,毕竟他们这里治标不治本。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司欢回来上班的第一天,一直有病人在排号。

使用异能差不多有七个小时,司欢累的连去茶水间倒水的力气都没有。五点半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他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精神处于紧绷的状态,司欢今天没力气去想蒋长鲸,只想像咸鱼一样偷闲和躺尸。

妈妈一到周五都在生物研究院不回家,家里只剩下自己和小枝儿相依为命,想到这里司欢叹了一声。

袁姨在厨房里做晚饭,司欢只有在回到家里的时候才能卸掉身上的伪装,真正的轻松一回。

蒋枝等了一天终于等到爸爸下班,踩着会咯吱咯吱响的BB鞋从小房间里踉踉跄跄地走出来。

“baba——”小家伙的高兴全部写在了脸上。

司欢扶住了差点摔倒的小枝儿,一把抱在了手臂上和自己平高。

“枝枝今天在家乖不乖?”

蒋枝不会说完整的词,嘴里含糊的吐了两声听不懂的声调表示回应,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司欢背后的门,问:“dababa?”

一个爸爸回来了,另外一个爸爸呢?

虽然蒋枝说不出来, 但她知道自己好久都没有看到另外一个爸爸了。那个高一点的爸爸呢?

司欢马上意识到女儿是在问蒋长鲸去哪了,有时候蒋长鲸没有外出任务的时候就在基地里待着,回家时间和自己是前后脚。

司欢到家没几分钟,蒋长鲸一准按时回家。

小枝儿看习惯了自己俩爸爸一同回家的场景,她好几天没看到另外一个爸爸。

来了,司欢猜测宝宝长大以后必会问的两个问题,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为什么现在我只有一个爸爸?

虽然小枝儿还小,不会问为什么别人是爸爸妈妈,我是两个爸爸这个深奥的问题。

司欢只能骗蒋枝说:“大爸爸出差了,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十个月大的蒋枝可听不懂爸爸说的出差是什么意思,没有见到大爸爸她就哭。

小孩子的泪腺极其发达,司欢已经见识过很多次,前一秒还高高兴兴的,后一秒莫名其妙就哭了。

更何况是不见了一个爸爸。

没到一会功夫,蒋枝已经嚎起来了,泪珠大颗大颗地从眼睛里涌出来。小脸憋的通红,一声声细微的抽噎好像刀子一样戳进司欢的心脏,疼的没办法呼吸。

司欢一直认为两个爸爸宝宝是更喜欢蒋长鲸的,蒋长鲸照顾孩子和陪孩子玩都有一手,尤其是在逗孩子玩的这一方面,甚至他怀疑蒋长鲸是不是去哪取经了。

“小时候没有人会做鬼脸逗我,我希望宝宝能弥补我的遗憾。”蒋长鲸当时是这样回答。

司欢怎么哄都不管用,小枝儿停不住哭腔,被这样子的氛围感染得他鼻子也发酸。

袁姨也擦干净手出来接过小枝儿哄,“怎么突然哭的这么厉害?刚喂完奶啊。”

“给她一点吃的含在嘴里吧,她哭会就不哭了。”司欢知道女儿的性子,没人理她的话哭一会就不哭了,多人围着反而会惯着她。

袁姨把蒋枝抱进厨房里,让她转移一下别的注意力。

咚咚咚——有人敲门。

司欢收拾了一下情绪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个男人,是蒋长鲸的队友。

上次过来通知消息的也是这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另外一个比较年轻看起来二十出头。司欢去家属签字盖章时也是他们带他。

蒋长鲸很少会和他说工作上的事情,司欢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看起来他们和蒋长鲸的关系应该很不错。

两个人有些局促地抱着一堆东西站在门口,见司欢开门,两个人酝酿了半天的草稿又憋回了肚子里面。

“你们怎么来了?”司欢还好奇他们两个怎么有空过来时,那个年轻人主动开口道,“我们把蒋哥的东西送回来,还有一些其他的…”

司欢让他们进来沙发上坐着,端了两杯白开放到他们面前。

蒋长鲸的东西不多,一个纸箱子就可以装完。水杯、外套、饭盒,加上零零碎碎的一些东西。

他沉默的看了一眼,把箱子放到一边。

“司小哥,干我们这一行虽然吃的是公粮。外人看起来羡慕,但我们自己知道出任务恨不得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就怕一不小心就没了。”

“谁没有家人要养活,司小哥你也别太伤心了,身体最重要。”那个叫黄纪的男人看着司欢的脸色劝道。

司欢点头,“我知道你们的工作很辛苦。”

“小蒋是英勇殉职,上头批了一笔体恤金下来,还有我们小队里的一些心意,虽然不多。”黄纪拿了一袋子黄晶出来,另外一袋偏小,黄色和白色晶体都有甚至有偏红色的晶体。

司欢收下了政府的体恤金,但对于黄纪他们的心意,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收。

“我不能收,这是你们拿命去搏回来的,如果他在也不希望我收下。”

黄纪看司欢的态度坚决,就收回了那袋混合晶。“如果有事我们帮得上忙,尽管开口。”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