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最后一扇门

更新时间:2020-09-14 12:03:13

最后一扇门 已完结

最后一扇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左左 分类:科幻 主角:白茹林达 人气:

完结小说《最后一扇门》是左左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茹林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说是未来,其实也不久,2035年,一项名为“脑互联”的技术被开发出来。 “脑互联”,顾名思义,就是两人的大脑思维互相连接,可以彼此读取对方的所思所想,以及彼此的记忆等等,也就是说,互联的双方都不会有秘密可言。 Z市发生了一起无头男尸案,犯罪嫌疑人白茹,是死者的妻子,虽然有重大嫌疑,但却没证据能明她就是凶手,办案警官雨果提出“脑互联”的建议,本以为白茹会抗拒,谁知,她竟然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天使之家舞蹈团,雨果和周俊亮出警官证,直接表明来意,和稀稀拉拉来训练的几个孩子简单的聊了聊后,就进去找舞蹈团的负责人。

负责人是个姓赵的中年男子,带着副空框眼镜,头发留的很短,基本剃光,有那么点先锋艺术家的意思,说话嗓门粗大,调门极高的语音还爱带个挺瘆人的颤音,感情特别丰富,一说起来没了的孩子们就激动,一激动就从兜里拿出个手绢,低头,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行为和他壮汉的外表完全不相称。

“赵老师,我们有几个问题需要您配合一下……”雨果和周俊亮出手上的警官证。

光头大汉立刻跟水龙头似的,本来好好的,一听说周俊和雨果是警察,专门来调查孩子们的案子的,就和见着亲人一样,说哭就哭,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伤心,冲着周俊宽广的怀抱就想扑过去寻求安慰,不过被身手灵活的周法医躲开了,于是只能扒着门框做鸵鸟依人状:“可怜的孩子,警官,您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伤害这么可爱的孩子们啊?”

周俊干咳一声:“赵老师您先冷静点,我们的工作需要您配合。”雨果看着这个号称科学技术流的法医,办起案子来居然和警官一样有模有样,也不知道是本来就如此,还是主脑的精神世界赋予了周俊这个角色的背景信息。

“我配合,我一定全力配合……”这赵老师哭得直打嗝儿,五大三粗那么个老爷们儿,肩膀一抽一抽的,雨果觉得自己那心肝儿也跟着一抽一抽的,“您就说吧,让我怎么配合,只要抓住这混蛋。您看看外面,现在孩子们都不敢来排练了,这日子可没法儿过了。”

“我们已经注意到几次孩子失踪的前一两天,都有舞蹈团的演出,是不是应该请你们先停一下?”周俊补充道。

赵老师使劲的擤了一下鼻子:“那肯定得停啊,你看看还有几个人来坚持训练的,都是这混蛋闹的,等你们抓住他呀,我非刮下他一层皮来不可!”说着下意识的捏了个兰花指。

周俊不动声色:“看舞蹈团员演出的人员,您大概有没有数?”

赵老师一愣:“啊?这可真的难说了,我们这儿什么演出都有,除了现场表演,也有在演播室里录好了的,那真是什么人都有可能看到啊。”

“失踪的孩子之间,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么?”雨果问。

赵老师眼神飞快地闪了一下,接着使劲摇摇头:“没有……没有,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联系,除了都是到咱们这训练的。”

周俊观察着他的表情,皱皱眉:“您再好好想想?这可事关好几条人命。”

“真的没有了啦,您可别听外面那些胡言乱语的,都是孩子们自己瞎猜的,我还能拿这个开玩笑么?赵老师一脸郁闷。

“那要不这样吧,您先把可能想到的,接触舞蹈团的人员名单都给我写下来,多细小的接触都算,我给您留一个通讯机的号码,想起什么的话就尽快联系我们。”

“行,没问题。”赵老师一口答应,“警察先生,警察同志,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做主,一定抓住这混蛋啊!”说完又习惯性的捏了个兰花指。

“那是我们职责范围……”

“真的,哎哟您是不知道那孩子,就是白茹,刚从我这走,我说不安全等她家长来,她非不听,非不听,非要自己走回去,我就给她爸的通讯机发信号呀,结果家长说就在路口那儿等着呢,悬浮飞行器的中控台失灵了,过不来,让孩子自己走过去,才多大的功夫多长点的路,这孩子就这么没了,没了!”

“赵老师,您镇定一点。”

“你说我要是多走那么点儿路送送她呢?可是我这还一帮等着人接的孩子呢,我走不开呀我……”赵老师又使劲抽了一下鼻子,“我后悔啊,真后悔啊!”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抓住嫌疑人,找到孩子们。”雨果严肃道。

“警官同志……”赵老师抓住周俊的袖子——您刚擤过鼻涕吧——眨巴着水汪汪的小眼睛,愣是把心理素质过硬的周俊眨巴出一身鸡皮疙瘩来。

这位什么都好,合作态度也不错,就是话稍微有点多,拉着雨果和周俊就是一肚子冤情,先从凶手是个混蛋王八蛋这个事实开始,到这年头真懂艺术的人越来越少,到孩子们太重考试不重教育,再回到凶手是个混蛋王八蛋,直把平日里号称话唠的周俊都吓的够呛。

周俊努力了半天,才成功地把袖子从赵老师的魔爪里抽出来,尽量维持着温文尔雅的表情,四平八稳地装蒜,打断了对方的长篇演讲:“哦,对了,您看,我们还在工作中,您也想让我们早点抓住凶手不是?这么着吧,等您想起什么情况来尽快联系我们吧,麻烦您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迅速撤离事故现场……

等他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和水龙头一个品种的赵老师,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雨果已经离开了风暴中心,正坐在地上,一帮小孩儿围着他——估计这一帮心理年龄也差不多,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还挺有共同语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周俊敲了敲雨果的脑袋,对他点点头:“浆糊同志,走了。”

雨果点头表示收到,跟围着他的小朋友们一一告别,别看就这么一小会儿,一帮小孩儿还挺舍不得他,拽着袖子的,拉着手的,抱着腰的,腻腻歪歪,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非要让他保证,下回还来玩。

周俊靠在门口等了几分钟,打了个哈欠,看那边颇有十八里相送的意思,只想拊膺长叹,真是浆糊一样的好好先生,小孩儿不是都怕警察么?怎么和雨果就这么能亲近?

挣脱了这帮小祖宗,雨果坐在球型的悬浮器里,整理自己被拉得乱七八糟的外套和衬衣,把刚刚自己特意放在一起的照片抽出来,犹豫了一下,才低声对周俊说:“刚才孩子们和我说了点情况……”

周俊一愣,严肃起来:“什么事?”

照片上舞蹈团的孩子们一排一排地站着,一个个真的像小天使一样,手里拿着鲜花,带着微笑,眼神澄澈,雨果指着第二排中间的那个孩子说:“头两个失踪的孩子,都是站在这个位置上的,刚才舞蹈团里的孩子告诉我,第一个失踪的孩子是领舞,后来老师又找了个替代她的,结果没多长时间,这孩子也没了。可能连舞蹈团的老师也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把领舞换到了队形别的位置,结果站在这里的孩子虽然不再是领舞,却仍然失踪了。”

他顿了顿,抬起头,胡噜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说:“她们都说这个位置被诅咒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