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更新时间:2020-09-12 13:23:50

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连载中

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来源:落初 作者:伊受 分类:科幻 主角:魏瑜朗刘小琴 人气:

经典小说《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由伊受所编写的科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魏瑜朗刘小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被身边最重要的伙伴背叛,身负重伤还被一脚踢下飞舰,为了回来报仇雪恨,她在委托者与任务者之间选择了后者,穿梭一个个位面,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夕一脸懵逼的回头看她自家便宜老爹,“你做啥了?”

刘父拨开那些几乎要捅进他女儿嘴里的话筒,把人拉到身后,冷静的对着记者道:“病人刚刚出院经不住刺激,希望各位见谅。”

说完拨开人群,拉着一脸茫然的林一夕就往外面走。

记者们自然是不满意的,一个个蜂拥上来要一夕亲口爆点料,刘父都只回复一句话:“无可奉告。”

回去后一夕才知道刘父都干了什么。不愧是商业界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刘父在一夕住院这段期间一直在派人调查魏瑜朗,然而却没有查出什么。反倒是不经意间翻出了魏父当年的一件陈年旧事。

魏老爷子当年曾出过一起交通事故。对方是个小公司职员,家有一妻一子。那职员本来是可以救活的,奈何魏老爷子当时年轻气盛撞了人心里发慌便开车逃逸了。他妻子赶到医院时人已经断了气,当场就哭的不成人样。他十六岁的儿子刚刚初中毕业得知此事后,气得去魏家要讨个说法,却被赶了出去。

他妻子愤怒之下去告魏老爷子。魏老爷子当时的魏家主,也就是魏老爷子的父亲,听闻此事当场就就火了。不仅告不成还被对方给反告上法庭了,拿了一些子虚乌有的证据就告那妻子是诽谤,还把事情颠倒黑白。把那小职员出车祸一事反驳回是不按交通规则开车,才会出现那种意外事故。

那妻子告不成还要赔一大堆钱财,气得当场昏厥过去。男人死了,本就不是多么富裕的家庭几乎要散掉。一家老小日子过得紧巴巴,更别说是报仇了。

那儿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在外面一边打工赚钱,一边努力考个好大学。等到那孩子成长到青年时彻底改头换面从国外回啦,立刻便着手设计了一场骗局。

那么多年过去了魏老爷子早忘了当年那件事情,在他一次和某公司合作时莫名遭遇绑架,青年便把他救下来。魏老爷子对青年心怀感恩就把人领进公司给了个小职位。随着接触魏老爷子发现青年思想成熟目光长远是个可造之材,只要多加磨练假以时日定非那池中之物。因此把人调到身边,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对青年放松警惕。许多辛密事情都给对方知晓,青年总是为他做很多腌臜之事,魏老爷子彻底将自己的一切摊牌在青年面前。魏老爷子相信青年能为了他做那些善后的事情,说明青年已经把自己当成他的人了。

当然,那些事情究竟有没有如魏老爷子设想的一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也是不经意间查出那孩子身份的。主要是一开始发现那起交通事故的妻子很眼熟,然后慢慢才想起来魏诚身边的助手模样。”魏诚就是魏老爷子。

刘父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继续道:“不过说到底还是对方发现我在查这件事情,放了水让我查,还发了很多魏诚当年贪污受贿犯罪证据的录像给我。”

“对方有意示好,我就索性做个顺水人情。将人告上法庭,把那些东西都拿了出来公之于众。想必他那边应当是焦头烂额了吧……”刘父语气轻轻,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稀松平常。

不过一夕却听出来耐人寻味的唏嘘来。

上午才刚刚被寄律师函,下午网络上就开始传出一段录音和一些学生供词。一时间魏家在商业界岌岌可危,魏瑜朗也从学校被带往警察局拘留,魏老爷子更是被刘父逼得焦头烂额。

魏父刚刚停审,下一刻魏瑜朗就又被刘父提溜到法院来,可以说两父子是来了个面碰面。魏瑜朗是以雇佣犯罪和杀人罪被告上法庭的。

那个时候刘母瞒着这件事情不让一夕知道,直到结果出来了一夕才知道。

魏家是真的彻底完了,魏瑜朗本要把温小婉推出来,结果温小婉一口咬定是魏瑜朗做的,还拿出了当时她在魏瑜朗手机里看到的他给那些混混发的话的截图。魏瑜朗当场目眦欲裂,就承认了想找人奸污刘小琴一事但却一口否认杀人一事。温小婉也是个狠的,背后还摆了魏瑜朗一道,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她和魏瑜朗QQ对话截图。里面就显示着魏瑜朗说要偷偷把人杀了,而温小婉却是在劝解的话。

一夕心想,恐怕是魏瑜朗不设防备让温小婉拿走手机动过手脚吧。

“我把东西传到你的邮箱了,自己去看。”刘父抛下这句话扭头就回房间了,独留一夕急忙回房间找电脑。

打开电脑登录邮箱,一夕收到一些同学的录音还有刘父截下来的供词。里面很多都是一夕不认识的,大多数是混混。

一夕看完才知道这些人是当时滑道口外面的那群人,大多解释是魏瑜朗雇他们来对刘小琴行不轨之事的,还有骂温小婉和魏瑜朗狼狈为奸把人推洞里想害死人的。

看完之后一夕深吸一口气,胸口一直以来憋着的那股郁气仿佛一时之间消散了不少。她扬起唇角缓缓笑了。

第二个心愿她帮原主实现了,让大家看透魏瑜朗这个人,让魏家身败名裂。不过温小婉……一夕眯了眯眼睛,即便是她不动手别人也会出手的吧。

如今温小婉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白莲花外加绿茶婊了,她和魏瑜朗交好一事被众人传的沸沸扬扬。大家都避她如蛇蝎,能有多远躲多远。

此刻夕阳西下,夜色渐渐深沉淹没西边那所剩无几的光芒。温小婉失魂落魄的走在学校门口的后巷里,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步。明明她只是想和魏瑜朗在一起,想平平安安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可是老天爷仿佛在开玩笑一般让她一夕之间落人口舌,天天拿出来当谈资聊。

在她的想象中,她应该是一个得到男人心后还得到男人所有家产的幸福女人。而现在经历的这种情况,应该是刘小琴那种温室里的花会经历的事情才对。那种一无是处成绩差的坏学生,仗着父母权势为所欲为,哪怕不用努力学习就能考上好大学的人……简直是浪费国家粮食的杂碎!

她绝不承认她妒忌刘小琴,她只是看不惯那种一无是处还能得到一切的人。难道就因为投了一个好胎她就能从始至终站在最终点?而她温小婉却只能从出生以来就必须刻苦努力勤勤恳恳,却还是和别人不相上下?

不,她绝不承认!她的人生也能活得高高在上,活得精彩肆意!

打从一开始见到刘小琴时,她就想抢走她身边的一切。无论是魏瑜朗还是贺嘉文,更是刘小琴父母的关爱她都想占领。但是理智让她清醒,她只是个小康家庭的孩子。

她没办法,她控制不住她自己。她成功让魏瑜朗对她产生好感甚至是喜欢上她,但是魏瑜朗是个以事业为第一的人,假若让他为了自己抛下事业那绝际是不可能的。

她知道自己和魏瑜朗都是那种表面光鲜亮丽纯白无暇,实则恶心透顶烂到骨子里的人。所以她利用魏瑜朗,一次次触犯他的底线,让他为自己除去刘小琴这个碍眼的存在。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那种蠢货会突然像是一夜之间成长了一样,对学习认真刻苦对人生充满活力。

不应该,这一切的转折都让她惊慌失措。既定的轨道一旦脱了轨,后面的事情就变得更加无法掌控无法预料了。

先是刘父的发难,让魏家股票大跌名誉受损更甚者是要往倒闭的趋向发展。后来魏瑜朗被带走,而她也要被带走。

她在法官突然问出那件事时,慌乱之下选择了背叛。看着魏瑜朗凶狠得恨不得一口吞下她的目光,她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去。

她心中喃喃自语,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魏瑜朗进监狱后就不会出来找她了,三年内的时间里她都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例如出国。

这样想着,她便安心了。

夜色越深,温小婉低头看着脚底下自己的影子。突然,她察觉到了不对劲。

影子旁边怎么多了两个影子?不对,是四个、五个……

她骤然回头,几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你们!”她哆嗦着嘴唇,喉咙好似被堵住一般难以发声。恐惧席卷全身,明明双腿发软就快要失去力道,却还要死死硬撑着不肯跌下。

“贱人!让我们兄弟们一阵好找。”带头男人双目凶狠,手持棍棒高高举起——

……

林一夕出院后避了几天风头就若无其事的回校了,洗礼了众同学老师同情的目光,浑身不自在的回了自己的班级。

说实在她一点都不喜欢被人过多关注,那样暴露在众人视线的诡异感很让她不适。

“小琴,你没事吧?”前桌是一个留着双马尾的女孩,女孩回头向她挤眉弄眼:“你的事情都传遍整个省区了,就没有要对我们说的吗?”

一夕放下书包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欲看不看的目光,有探究也有好奇。额头渗汗,有点汗颜。

“没事。就是脚还有点疼,不碍事。”直接忽略女生的后半句话,拿出课本就开始无声默读。

闻言,女生和听到的同学都看向她被包扎得跟个粽子一样的脚。

个个眼神都变得同情和愤怒,叽叽喳喳都议论开来。

铃声一响,班主任走入教室事就是眉头一皱。

“嚷什么嚷,都给我安静点!”教科书猛地往讲台桌上一拍,啪的一声整个教室顿时安静如鸡。

一整节课过得战战兢兢,个个眼神认真看向黑板都不带往后瞟一眼的。

下课后班主任就把一夕叫办公室,离开时整个教室都炸了。

“最近关于你发生的事情,我深表歉意。”班主任开口就软和得不像话,与刚刚上课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一夕张了张嘴竟不知说什么,她能说什么,说这也与你无关?如果当初是原主的话,那原主可能都没命回来了。

“如果我有及时发现端倪,你就不会经历这种事情。我……我事后看过了案发地,真的不敢相信在绝望之下你会是以什么心态什么心情爬上来的。”可以说,班主任能说出这么多话是已经自责到了极点。

一夕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我当时的确挺难受的,毕竟他们曾经是我的朋友……”

忽而,她笑了。

“但是,一想到这种人还待在人世间,待在我在意的同学老师,更甚者是亲朋好友身边,我就十分不甘。所以,我想着,咬牙切齿也要爬回来揭穿他们丑陋的面孔。”

班主任内心那股至出事后就一直憋着的内疚沉重感,瞬间就消散了不少。

“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能替我谢谢你父亲吗,要不是他我现在已经收拾行李坐上离开郦州市的地铁上了。”

想来刘父是念及平时她多有照顾一夕的恩情,所以才拦住校长发下来的开除令。

一夕淡淡说着:“嗯,我会的。”接着拿出自己顺手带来的数学奥数本,“我这里有点不明白能不能帮我指点一下,不花时间的。”

班主任摇了摇头,无奈的给她对题。

一夕还以为魏瑜朗下场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温小婉还能更加倒霉。

这日她与平常一样来到教室,突然就有几个同学围到她的课桌前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听了半天一夕才听明白整件事情。原来是温小婉在放学后往小巷想走回家,结果半路被人给打了,不仅打了还猥亵了,可以说是十分令人同情的事情了。

可偏偏温小婉平日里的作像本就让很多同学感到厌恶,如今得知这件事情后却没有一个好心的为她说话,个个谈论起来唏嘘不已鄙夷不耻。

一夕低头,人这种生物本就容易善变。

记的仇永远比恩多,更何况是没有什么交情的人,听到这种事情都拿来当饭后笑料。

一夕不会为温小婉辩驳什么,毕竟她还记着温小婉把她推下里的事情。

所谓天道好轮回,看苍天饶过谁?

魏瑜朗不值得人同情,温小婉更加不值得人可怜。说到底,最可怜的那个人是原主才对。

明明有着很多人羡慕的家庭,性格也不坏,偏偏就摊上这么一个沼泽一样的魏瑜朗。一脚踏入,越陷越深,无可回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