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他们叫我执政官

更新时间:2020-08-13 04:51:07

他们叫我执政官 连载中

他们叫我执政官

来源:落初 作者:掩饰霓炎 分类:军事 主角:郝源常若男 人气:

掩饰霓炎新书《他们叫我执政官》由掩饰霓炎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郝源常若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召唤到异世界,好为人师的师范生郝源开始了执政官的生涯,比起如何带领方家治下的居民奔小康——他更乐意与方家的三小姐好好的谈一场恋爱。毕竟白手起家,从农业时代将社会推动到现代化要付出怎样的努力,郝源非常清楚。但在灾变和怪异下,该怎么去推动……郝源就懵逼了。等等,我是来种田攀科技的不是来书写《怪异异闻录》的!麻烦你们这些不请自来的怪异走远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几个?”郝源已经开始大喘气了,但比起身体传来的疲倦,在脑海里逐渐成型的路线才是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主要原因。

“只死了一个,弩箭已经用完了。”

常若男说完,在下坡的路上随手拾起一块石头,以一个标准的投掷动作,将石头向后掷去。

紧接着,后方便传来了一声惨叫,以及一连串的辱骂声。

“找到下个坡,呼……甩掉他们,我大概知道狩猎站在哪了。”

常若男没有多言,只是迅速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继而道:“左走。”

之前没甩掉这些暴民并非是这些暴民在追踪方面颇有一套,而是……郝源贪心了。

他自认为借助着山林的掩护,再加上常若男的身手,俩人吃掉这些杂兵级的暴民不成问题。

实际上,他的体力非常成问题,以至于常若男不得不放弃了许多致死的机会,才堪堪带着他勉强算是跑了出来。

果不其然,在放弃了袭扰暴民的意图后,常若男带着他们又溜了一圈后,暴民们彻底懵逼了——那俩个狗男女在哪?

“左边!”

“右边!我看到了!”

“明明是直走,看脚印!”

一番混乱后,暴民只能怏怏离去。

此刻,躲在书上的郝源这才松了口气,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山林里,他才解释道:“往左走五十步,然后一直往上走,千步内一定能看到狩猎站。”

常若男点点头,就率先滑下了树。

很快俩人就找到了被伪装成一块巨石隐藏在山脚下的狩猎站。

推开门的同时,精力尚且还勉强算是充沛的常若男带着些许好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狩猎站在这个方向的。”

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水杯,将之一饮而尽后,郝源才抹去了鼻尖的汗珠解释道:“这关系到空间感、方向感和距离感的问题……我恰好在这方面有着还算不错的天赋。”

常若男勉强从词意上去理解后,又沉默了片刻才道:“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将军,没有哪支军队不会欢迎有这样天赋的人领导着他们的进军。”

已经在这件小屋子里转悠起来的郝源闻言一愣:“难不成你们的军队没有相应的技术手段做到这点吗?指南针、地图?”

眼见常若男只是摊开手,一幅无言以对的模样。

郝源顿时心下一凉,下意识道:“不会都失传了吧?”

看到常若男的表情,郝源叹了口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难怪你能想出在身上撒点食物残渣的方法来吸引暴民了。”

这下常若男可是真不服气了,她自认为这个想法简直棒极了,而且事实上也卓有成效,怎么放到他嘴里就像是鸡肋一样?

不过,她没说话,而是默默地走到郝源身旁,帮助他将卡住了的干草绳编织袋给拽出来。

“嘿!”

似乎装着面粉的编织袋被抽出来后,郝源拍了拍俩手的灰尘,就继续道:“我之前提到的那种办法就不说了,你甚至还可以在城墙上往下抛用衣服裹好的食物,再放下吊桥,就可以看着他们自相残杀了。”

“因为他们没有纪律,也没有一个领导者,聚在一起的原因只是本能的因为目标过于强大,甚至很可能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将他们蛊惑了,他们才会对内城发起进攻——如果你们强大到令他们感到绝望,他们甚至都没办法集结起来。”

“这可以用数字来作个简单的对比,自相残杀——风险7,收益3.”

“进攻内城——风险9,收益1”

“当然,我提到的这个数字仅仅只是理想情况下的代表,但就算是如此,作为灾难后苟活至今的人……好吧,是暴民。”

“他们也不该来主动进攻你们,别忘了内城的居民可不只1500,就他们那身体素质和精神面貌,内城居民提起菜刀都能在单挑中不落下风。”

听到这里,常若男有些脸红:“内城实行配给制,市民的菜刀、铁锅之类的金属制品都被征收了。”

郝源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征收了那么多金属制品你们不会制作弓箭吗?

不过他懒得继续问了,灾变后的异世界,显然不只是发展陷入了停滞,甚至某些领域还在开倒车。

于是,他转移话题道:“十七块肉干,一袋满满地面粉……有些发霉了,再加上这五桶水,我们最少能撑10天吧?”

提到时间,常若男才好似反应过来,摇头道:“后天,刷新就将到来了,先撑过那天再说吧。”

“刷新?刷新是什么?”郝源虽然有所猜测,但他是真的不敢相信此‘刷新’就是彼‘刷新’。

太荒谬了。

难不成他实际上是数据,这就是传说中的虚拟世界?

常若男蹙着眉,半晌后才道:“刷新……类似于怪异,但却远胜于怪异,它是一种灾变,灾变要高于怪异,怪异是无法抵御灾变的影响的。”

“面对怪异我们尚且还有前人遗留的智慧,可以帮助我们规避怪异。”

“但面对诸如刷新之类的灾变……除了躲在内城的辉光高塔里,我们就只能在它来临前,向帝皇祈祷了。”

郝源忍不住问道:“那刷新这样的灾变具体的表现形式是什么?”

“是……消失吧?”常若男撩起了因为汗水和黏在了脸庞上的栗色发丝,也显得有些困扰,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继而叹息道:“我也不知道,那还是前执政官——一位天真烂漫的贵族小姐所透露的,她只是说了没有得到辉光庇护的人只能祈祷,只有祈祷自己得到帝皇的眷顾,而那些没被眷顾的人,则将会在灾变下消失。”

“事实上,即便是祈祷了,可能也未必管用,不然大家一起祈祷就好了,又何必躁动呢?”

听后,郝源追问道:“之后呢?比如说环境、建筑物之类的会不会被影响。”

“我……不知道,这是学者才需要了解的。因为我如果浪费时间去了解这些,那我就无法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常若男的话语很认真,以至于郝源只能苦笑着点头认可:“你说得有道理,这边有些干净的绸布,我去煮点面糊,你先包扎一下伤口?”

俩人现在都很狼狈,虽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势,但一些跌爬滚打间还是让赤裸在外没有保护的皮肤留下了不少伤痕。

对于这个提议,常若男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给我俩分钟的时间就行。”

对此,推门进入隔间的郝源特意装作没有听见——笑话,俩分钟?

哪怕是异世界的女性。

哪怕是在暂时远离危险后。

在整理和打扮这回事上……

俩分钟?

他不信。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