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最后的探丸郎

更新时间:2019-07-26 23:31:34

最后的探丸郎 已完结

最后的探丸郎

来源:掌中云 作者:無牙蚊子 分类:军事 主角:左雨帆吕百万 人气:

《最后的探丸郎》是無牙蚊子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最后的探丸郎》精彩章节节选:探丸郎:最早的神秘杀手组织。在西汉时期一度残杀殆尽,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历经两千余年的隐世偷生,如今遽然现世,是往年旧恨?是今夕新仇?还是巨大阴谋?我们不得而知,只知盛世重现刀剑影,江湖再起腥雨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说话之间怎么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环顾四周,二三十个大汉围了过来,紧接着百万金王和痛苦女王就出现在文明和左雨帆面前,左雨帆吓了一跳,文明见了也吃了一惊。左雨帆自言自语:“完了。” 文明赶紧赔笑:“哎呀,吕百万,童大小姐,鄙人再此等候二位多时了,特意等着给二位赔罪的,怎么样,吕百万,贵体安好?” 吕百万一听还在嘲笑自己的身体,大叫起来:“打,给我狠狠地打。” 文明赶紧说:“等,等,等,等,等--” 吕百万顿了一下看了看,大叫:“哎呀,副校长也在啊,正好老账新账一起算,还等,等个毛,给我一起打。” 左雨帆早挨上几拳,文明却早撂倒几个,然后边躲边大喝一声:“停!” 却也怪了,无人敢动。吕百万吃了一惊,半晌回过神来:“干嘛,别被他唬住了,赶紧打。” 文明继续道:“说完再打不迟。” 吕百万大叫:“打完再说,打。” 童羽墨也想灭一灭他的嚣张气焰,可看着情况不对,早被撂倒了十来个个大汉,而且只要被撂倒就爬不起来,虽说不相信,但万一这么多人真全被撂倒,那可真真倒血霉,丢大人了,童羽墨赶紧说:“停,停,停,且听他说些什么。” 吕百万听见喊停,心中暗暗叫喜,他还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怕也到时候便宜没占到,还没法收场,这时候表妹说停真是恰到好处。当然,脸上还得表现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文明大气都没喘一下,继续笑道:“要打可以,第一,别打我朋友,与他无关,第二,要打咱们别在学校打,我可不想出风头。再说了,这朗朗乾坤,清平世界,你吕百万和童大小姐是何等响当当的人物,带几十号人打我们这等无名鼠辈传出去多不好听,影响多不好啊,多掉身份啊,今日赏脸饶恕,他日定当登了门造访,赔礼道歉。” 童羽墨听了,心想:这小子倒是有点意思,一个人又唱红脸,又唱白脸,给你这么大的台阶让你生得起气却狠不下心。所以只是笑笑不说话。 吕百万一听,心中寻思:这话虽有理,可心有不忿啊,奈何又不知他是吃几碗饭的人,况且他话都说这份上了,见好就收,先下台阶他日再战吧。 吕百万看看童羽墨说:“这能算了?” 童羽墨太了解吕百万了,就大声说:“我看就算了吧。” 吕百万大喊道:“不,不能算!打!给我打!” 童羽墨赶紧说:“哥!哥!你就听我的吧,哥,算了吧!” 吕百万长叹一口气说:“哎,罢,罢,算你小子走运,今天要不是我妹在这非弄死你小子不可,你好自为之。” 文明抱拳赔笑说:“谢谢童大小姐了,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童羽墨心想:哼,还一套一套的。 旁边人都大笑,然后各自散去。 文明心中暗暗好笑:这兄妹二人真是黄金搭档,一个影帝一个影后。转眼看看雨帆,就说:“雨帆,走,咱先去医务室,看你伤的挺严重的,实在对不住啊,哥们,让你受牵连了。” 左雨帆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小伤而已,早习惯了,而且是早晚的事。” 文明听了奇怪了:“什么,习惯了,这么说来你还经常被揍?” “我以前叫包打听,后来升级了,人家都叫我副校长,因为校园中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知道,也爱凑热闹瞎参合,但对任何事情都不能像校长一样拥有处置权,所以叫我‘副’校长。也正因为这样,后来就有很多人找我打听消息,渐渐地人多了名声大了我倒觉得是条商机了,于是开始收费,买卖消息。可很多事情我也是听别人说来的,就难免有添油加醋以讹传讹的,就是说我能最大限度的提供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信息,但我不能保证这些信息的准确度。于是其中又有商机,他愿意花钱我就给他官方信息,不想花钱我就给小道信息,所以能揍我的都是只肯花小钱买信息的小人物,当然了我更没用,连小人物都可以揍我。” 文明听了啧啧称赞:“很不错啊,雨帆,头脑不简单啊,全省第一不像吹牛啊。额,话说回来,看起来你和那个吕百万好像有点过节啊” 左雨帆听了笑道:“鬼步啊,你也真是,还在纠结那事,本来就不是我吹牛,那就是实力好不好。那个吕百万嘛,老早就要揍我,可能是太忙了没时间,今天正好赶上了。他在我这里花大价钱买了一个学妹的信息,还花钱封口。结果我贪钱把他买学妹信息的信息又偷偷卖给别人,结果学校很多人知道,他脸上就挂不住了。当然了,这怪我自己,顶不住金钱的诱惑,可我知道以他的性格不会对我怎么样,最多挨揍而已,因为他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同时,他不还得在我这里买其他妹子的信息嘛。换做刀疤虎王和云里金刚这些狠角色,我可丝毫不敢乱来,那动不动可就是缺胳膊少腿要人命的干活。我可是用生命在挣钱啊,今天要不是你,估计我现在还在地上爬不起来呢。话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一下撂倒一个大汉,那手法,那脚步,那眼神,那气魄,啧啧,别说令左某人五体投地,就是吕百万和痛苦女都惊得目瞪口呆手僵腿发抖,还说什么看在表妹的面子上算了,有种不算试试,待全部撂倒,看他颜面何存。话说,你小子的境界很高啊,你是一” 左雨帆一看走到医务室了,赶紧停口,怕人多眼杂,传将出去又是一祸害。 文明这时看见一位美女护士,赶紧转移话题:“姐姐,帮他消消毒吧。” 这位姐姐可不高兴了:“什么姐姐姐姐的,我看起来很老吗,我比你们还小好不好。哎呀,副校长啊,你一个月不来我这报一两次到估计活得都不舒坦吧。” “是啊,我骨头痒,让人给我松松骨”,然后对着文明说,“这是我的小情人,怎么样,不错吧。” 文明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一记清脆的脑瓜崩伴随左雨帆的一声“哎呦喂”已悄然收尾。左雨帆摇摇头看着文明:“你看看,我活得窝囊吧,连一个医务室没工资发的小妞都敢跟我叫嚣,还敢弹我脑瓜崩。” 文明只是觉得好笑。小护士发话了:“谁让你嘴贱,谁是你小情人?” 左雨帆笑了笑:“好吧,今天当着我哥们的面,把你扶正,让你做我女朋友。”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又一记脑瓜崩,打得左雨帆是心焦气躁,心烦意乱,却只敢低头不语,吞声忍气。 文明见了越发觉得好笑。那个小护士可能觉得这次自己下手重了,于心不忍,用紫药水涂完伤口时又用手摸摸弹脑瓜崩处,轻轻的问:“还疼吗?” 左雨帆头转向一边,一副懒得搭理人的样子说:“身是无大碍,心却在淌血。” 小护士笑着问:“那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是医务人员你问我怎么办,”左雨帆情绪高了点,“不过我们老家倒是有一种土办法,说是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帮忙揉个三五小时的背就能好了”。 “这算什么土办法,副校长,又忽悠人了吧。”小护士不屑。 左雨帆摇摇头:“真是江山社稷不保啊,尽出些你这样的后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心痛揉背,不会这都没听说过吧。” 小护士一脸不信:“我长这么大还就听你说过,估计这土办法也是你发明的吧,心痛关背什么事。就算是这样,现在也没有年轻漂亮的姑娘啊。” 左雨帆大笑:“哎,别装了,整个学校也就你最漂亮,你说呢,鬼步。“ 文明见左雨帆有心,赶紧接下这个触不及防的话题:“我见过的美女也是千千万,可像这位姑娘如此风姿卓越,聘婷秀雅,超尘脱俗的却是头一回见,当真是一枝红艳露凝容,云雨巫山枉断肠啊。雨帆,你这打没白挨,否则鄙人怎么有如此大幸能见此仙容。不瞒您说,我刚转进这所学校几天而已,可您大美女的仙名早已如雷贯耳,今日有幸得见,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大慰平生一。” 左雨帆赶紧打断拉过鬼步轻声说:“够了够了够了!你小子口才怎么这么好,够了,夸到这里就行了,别到头来被你给泡走了。” 鬼步只是笑笑。 这小护士听了心里那个高兴啊,简直就是心花怒放啊,欢欢喜喜的说:“刚才还姐姐姐姐的叫,现在却说得天花乱坠了。” 文明一脸严肃地说:“我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只是说实话而已,绝没半点恭维。” 小护士越发高兴,就这几番话,别说让她揉背了,铲屎都愿意:“罢罢,副校长心痛咱身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谋福的白衣天使当然义不容辞,来,躺下吧,我帮你好好揉揉。” 左云帆笑着看了文明一眼,赶紧躺下。 “哎呦呦,嘶,嘶,舒服,舒服,老舒服了。”刚摸两下左雨帆就享受地喊着。 “你再叫我不揉了啊,叫成这样,别人听见还以为干什么呢。”小护士赶紧红脸停住手。 “好好好,不叫了。”左雨帆笑了笑,然后对文明说:“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大美女小护士是和我一个班的,名叫萧紫衣,人送外号煤气罐,你也见识了,动不动就爆炸,来这校园医务室做义工,人漂亮心也好,虽说如此,但追我大半年了我任是没答应。” “副校长你还有完没完,吃了猪肝想猪心,拿了白银箱黄金,你也太不要脸太贱了太得寸进尺了,前两记脑瓜崩估计不怎么过瘾吧,什么我追你,还大半年,你想多了吧,还什么人送外号,学校有几个人的外号不是你给取的,我名声就是被你给叫坏的,想想就来气,自己揉去。”紫衣气得两眼通红赶紧停手。 “紫衣啊,好妹妹啊,别介,继续揉嘛,这不开个玩笑嘛,活跃一下气氛嘛,真是的,动不动就来真格的,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左雨帆见背上半晌没动静,但又开始揉了心里笑了会就接着说,“这位呢,是我的小同镇,小时候一起玩得很好的,名字叫文明,当然了,你也看得出来,除了名字文明一点,哪里看都不文明。” 紫衣打量了一下文明:人字拖长头发,半拉肩膀黑背心。心想:确实不怎么文明,就这身打扮,全校找不到第二个,老师看到肯定会骂他个半死,简直就一个小痞子,长相倒还凑合,估计肚子坏水不少。这父母亲取个名字忒随意了,叫什么文明,分明就直接组了个词嘛,但还是腾出手来说:“你好,叫我紫衣就可以。” 文明也伸出手:“你好,我叫文明。” 这时候左雨帆又发话了:“这家伙的,老牛了,你知道吗,紫衣小美人,他一个人打三十多号人,没吃一点亏,还一”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去,老子福利刚开始呢。”左雨帆气急败坏。 三个人没奈何赶紧起身就往教室跑去,左雨帆才想起一件事,大声问文明:“鬼步,你哪个班啊,我到时候来找你啊。”“46” 左雨帆回到教室一想:不对啊,一共才46个班,鬼步说他自己就是第46班的,那他学习得多差啊。可他凭什么进这所学校呢,估计来头不小啊。 下午一放学,左雨帆就赶紧来找文明了:“鬼步,走走走,吃饭去。” “你以后还是少叫我鬼步吧,不好听,就叫文明。”文明说,“去哪吃啊,别说和你去食堂吃。” 左雨帆笑了笑:“这叫习惯了很难改口的,还不好听,文明就好听了?我尽量改吧。不去食堂吃?为什么,掉你身价了?” 文明说:“掉什么身价,食堂哪个不是一对对小情侣在那里吃,我和你去,人家还以为什么什么呢。去外面吧,我请你吃。” 左雨帆乐了:“行,反正你出钱,你做主。” 文明:“你还真不客气。” 找了个小店点了几个菜,坐下来后左雨帆问文明:“你46班,学习这么差,你是怎么进这所学校的啊。” “我也学习好啊。” “你就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 “我开后门进来的。” “不是吧,你们家什么时候有了个有钱有势的亲戚了。” “你真八卦。” “行行行,不问了。哎,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给吕百万赔礼道歉?” “哥们,你还当真了啊,就他那样,不仅不能赔礼道歉,还得穷追猛打,他爱跟你玩什么,你就跟他玩什么,玩到他服为止,玩到他自卑,玩到他丢人,玩到他自愧不如,玩到他觉得一无是处,他反而看得起你了,只要他不服,他烦着你呢。” “话是这么说不错,可他背后的山大着呢。” “没事的,你也了解他的啊,他不会来大了,像今天带三十多号人估计都是极限了。” “可是,我总觉得有点担心。” “担心是对的。”左雨帆循声看去,竟是吕百万。 左雨帆赶紧赔笑:“吕大公子,这么巧啊,您也来这种小店吃饭啊。” 吕百万笑道:“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我是特意来找你们的。” 左雨帆嬉皮笑脸:“特意找我们,请我们吃饭吗?” “吃吃吃,吃你个死人头。”吕百万朝左雨帆的头狠狠地扇了一下,然后看着文明说,“小痞子,你不是什么都很厉害吗,吃完赶紧来‘街霸城’,看你怎么嚣张”。说完便带人走了。 左雨帆见人走了发话了:“哥们,你可不厚道啊,这吕百万扇我你竟然连动都不动一下啊。” 文明笑道:“你活该,早晚一张嘴送了你一条命。” “好吧,那咱去不去呢。” “去,为什么不去呢,赶紧吃,老板赶紧上菜了。” 两人来到“街霸城”,人太多,走路都困难,那边早有吕百万的兄弟过来带路,到处都满人了,只有这台机子空了位置,拳皇97。吕百万坐在大厅中央,街机上框框竖着个大哥大,开口说话:“怎么样,97,你行不行。” 文明一见这摩托罗拉的大哥大,心想:这小子还真有钱,坐宝马还可能是公车,可这玩意儿不一样,价钱高的时候三万多,可值京都一套房啊,这可是真有钱啊。 气势上不能被吓到了,便大笑:“尽你的马子跑!就没有我不行的!” 吕百万也笑了:“行,三局两胜,赢了这五千块钱是你的,输了以后你见面就喊我爹,敢不敢?” 鬼步心里思忖着:学校能用BP机都算神气的了,这家伙竟然用大哥大,要把他大哥大搞过来,那就有意思了。 便说:“赌注这么小啊,我都感觉没什么意思。” 吕百万说:“呵呵,那,你说赌什么。” 鬼步笑着说:“我赢了,你的大哥大给我,我输了,我见面就跪着叫你亲爹,你敢不敢?” 吕百万财大气粗,一听敢不敢,想都没想就说:“行,依你说的办。” 铜板早已备好,游戏开始。 文明选人:陈国汉,大门,八神庵。文明不知道吕百万水平怎么样,就选了几个拿手的。 吕百万选人:八神庵,红丸,玛丽。 文明的顺序是八神庵打头,然后是陈国汉,大门垫底。吕百万的顺序是八神庵打头,然后是红丸,玛丽垫底。 一开局,吕百万的八神和文明的八神都不约而同的向后跳,然后是各种重拳轻拳的暗勾手,吕百万上跳重脚,文明看出破绽,下蹲轻脚轻拳加三段小葵花打了一套,然后跑上去跳重拳站重拳三葵花暗勾手继续跳重拳站重拳葵花两段然后后跳,一个暗勾手,直接八酒杯。正如所料,吕百万玩这游戏还是不错的,全部防住了,然而最后一个暗勾手已经是第九招了,所以破防了,然后直接挨了一个八酒杯,除了这种情况下,极少人用八酒杯,因为破绽实在太大。紧接着后面一片惊叫,这时候文明八神已经在吕百万八神的面前,然后是屑风,重拳,屑风,重拳接八稚女然后一套带走。有见多识广的同学立刻惊声尖叫:“鬼步!这是鬼步!这个人会鬼步!” 其实心中最震撼的还是吕百万,他是这里的街霸,所向披靡,他也知道这个小子刚刚走的是鬼步,他自己也走出过,只是无意中走出过,具体操作还在研究当中,也知道能破防,但不知道到底是几下。可当对手把破防算得如此精准,接个垃圾招八酒杯后,在那样的距离竟然走出了鬼步,不是跑不是走,是瞬移了过来,然后屑风,简直就是炉火纯青,滴水不漏,技高手灵,一气呵成。吕百万脑中空白之余,只有震撼和恐惧,心中已没丝毫自信。 第二局,文明已摸清对方水平,就一个劲的展开攻势,各种跳重拳,站重拳,已把吕百万的红丸逼入死角,然后是葵花两段,吕百万见机会来了赶紧上去连招,这时候轻拳葵花第三段才出来,所以倒地依然在角落里。文明继续跳重拳,站重拳,然后轻拳葵花两段,文明直接跑上前去屑风,吕百万觉得这是侮辱,因为这招破绽很大,而且没有鬼步,可就是成功了。在角落里其实就是心理战,有时出葵花第三拳,有时不出,很多时候看的都不是屏幕上的人物,而是靠感觉对手手上的动作,而做出自己手上的动作,这些都只能在手上直接完成指令,没有经过大脑的时间。在这期间吕百万连一个雷韧拳都不敢出,只是各种格挡,下滚,反正好像自己做什么他都提前知道一样,然后破招,而吕百万对于他的出招,完全是云里雾里。就是在角落里逼死你,然后用破绽大的招调戏你。这一局,感觉就是被各种玩死,耗死的,却被打了个perfect。 吕百万鼻子上都是汗珠,叹了口气瞟了文明一眼,面无表情,而后面那些围观的同学,欢呼雀跃之余又偃旗息鼓悄然无声。 第三局开始,吕百万明知道要输的,但还是得挽回一些面子,现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干掉他的八神,毕竟这个游戏被一打三是很丢脸的事情。而有玛丽在,八神就不敢那么猖狂的跳重拳或者跳重脚了,因为玛丽的破招技能不少主要有指天回旋脚和垂直之箭。一开始文明的一记重拳就被旋转下落破招,然后在空中直接接了必杀技动感闪光,几乎半管血没了。然后吕百万曝气,然后一直在摇玛丽台风,但就是不按脚,一直在摇,想必是在赌,文明一直没上前,只是重拳轻拳的暗勾手耗着,然后曝气时间快到了吕百万抱着莫大的危险强行放了玛丽台风,因为这是完全赌着放技能的,所以文明完全预料不到,因为他放玛丽台风和文明的八神几乎跳起来重脚几乎是同时,所以绝对不存在还能收回,而这样的结果无非就是文明破招,或者吕百万的超级必杀技成功。完全看距离,而此时距离应该是近了一点,吕百万超必杀技成功。这时候吕百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心,中已不止是挽回面子这么简单,而要反一打三,取得胜利。当然,他知道现在的八神是没死的,估计也就一两滴血,随便防两下或者用能量就能曝死。 文明脸上也露一丝微笑,然后曝气,各种小跳,长跑,就是为了找出破绽最好找破绽的方法就是卖破绽。吕百万见文明的八神在角落里跳了起来马上觉得机会来了,一个垂直之箭,想必其是必死无疑。然而在空中的八神却是防御状态,吕百万心中一愣,大叫不好,然后两人是一起落地,玛丽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逃脱的,吕百万不用看也知道就是屑风重拳屑风重拳然后八稚女。此时屏幕一闪,一道亮丽的白光闪出,异常耀眼霸气,又有见多识广的同学大叫:“这是抓光啊,大手啊,大手啊。”然后一记轻拳的暗勾手,后面却出现了个琴月阴,吕百万胜利的喜悦洋溢着,心想:你也会失手。因为琴月阴不是破绽大不大的问题,而是它就是一个破绽。可八神在玛丽起来的时候在半路上停了下来,然后直接跑过来强行屑风,然后重拳加八稚女继续抓光。只听见后面一阵“哇”。 然后一记暗勾手,故技重施,起来的瞬间又是琴月阴,然后是大破绽招,下蹲重脚。只听“KO”一声,游戏结束。后面一阵欢呼。 这里早已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文明拿着大哥大起身,后面早已让出一条道,然后和左雨帆在众多同学的仰慕眼神的簇拥下走出了“街霸城”。 而此时的吕百万表情已经僵住了,而脑中还一遍一遍的放着电影,良久,拍着大腿笑了:“原来如此,他两次都是按了轻脚的琴月阴,第一次是骗我上当,第二次他也在赌,他也在赌啊。” 旁边一个大个说话了:“吕爷,三局两胜啊,现在才一局,可那小子已经拿着大哥大离开了,我现在带人找他去吧。” 吕百万笑着摆摆手:“不用了,大哥大是他的,以我现在的水平,再打十局也是他的。” 左雨帆等走远了笑道:“吕百万就是吕百万,出手就是阔绰,随随便便就赌大哥大。” 文明也笑了笑:“来,这一千块是我私人给你的,晚上我再带你去玩。” 左雨帆心中欢喜:“你也是土豪啊,鬼步,不,文明,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无功不受禄啊。” 文明说:“要你拿着就拿着吧,到时候他肯定要来你这里买我资料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清楚。” 左雨帆拿着钱更加神气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吕百万也是,这哈巴狗上粪堆,自个儿就称王了,就那三脚猫的功夫也玩97,也不看看咱们鬼爷,那行云流水的招式,那烂熟于心的公式,那神出鬼没的鬼步,拳能打南城街霸,脚可踢北市拳皇,当真是威风迎八面,风骚盖九载啊。” 文明笑了笑:“行了,走吧,赶紧上课去吧。” 文明刚坐下,一只手就往肩膀上拍了过来。文明一看,一阵苦恼,又是这个吊毛,同桌赵惊天。这是个很惹人嫌的家伙,一嘴玉米牙,张口带稠线,取了个道貌岸然惊世骇俗的名字,长就一副龌龊猥琐不胜其烦的的嘴脸,因其话多嘴贱,人送外号赵大嘴,已退休文化局长的儿子。话多到什么程度呢,他和你说话你不需要回应,你只需点点头,他就可以说上一整天,整天苍蝇一般“嗡嗡嗡”,烦不胜烦。 只见赵惊天笑着说:“哥啊,你这几天可是名声大噪啊,你看好几封情书呢,这几个可都是之前仰慕我的女同学啊,来你看看。” 文明看看都没看他一眼,说:“之前仰慕你,现在也还是继续仰慕你吧,我可不想找这些麻烦。” 赵惊天赶紧说:“别啊,受人之托,终人之事,你也没必要全部答应,总有那么一两个你喜欢的呀,先看看都说了些啥啊。” 文明看着他笑了笑:“你知道学校对面小卖部那老头为什么九十多岁了还没死吗?” 赵惊天见话风转了三百六十度,虽不明所以,但仍郑重其事说:“依赵某人天生侦察兵般细致入微的观察,肯定是不抽烟不喝酒,还会打太极。” 文明说:“呵呵,因为他不爱管闲事。” 赵惊天手里拿着情书,表情呆了半晌,继续赔笑:“没事,哥,鬼步,鬼爷,您别急,想必那些胭脂俗粉您都看不上,您看第二排的陈文馥,那魔鬼身材,天使脸蛋,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学生空姐制服多,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她让小弟给您带个话,说想请您吃顿饭。” 文明赶紧说:“停!停!谁叫鬼步,谁叫鬼步! 赵惊天笑了起来:“街霸城都传开了,你已经出名了,不知道你名字得都叫你‘鬼步’。” 文明继续说:“行了,你也别打坏了人家的名声,说了我现在不谈男女关系,不谈,不谈,understand?” 赵惊天赶紧又接回话:“那您能教小弟玩玩拳皇么,老牛了,老带劲了,那鬼步,太厉害了,怎么走的啊!” 文明深知此人得罪不起,只得沉默是金,任他一人满嘴跑火车。 果不其然,刚下第一节晚自习,左雨帆就被叫去了。吕百万一见左雨帆就说:“你把那个小子的全部资料给给我说一遍。” 左雨帆故作难言:“他的资料我可是调查了很久的啊,而且他是我的小同镇,我这里绝对有别人不可得知的资料,这个价钱嘛。” “这是一千块,够了吗?”吕百万使个眼神,就有手下把钱递上去。 左雨帆笑着把钱塞口袋放好:“够了够了,吕公子,够了。”左雨帆喝了蜜似的,心想:今天發子公公显灵了,一天收入了两千大洋,这换以前,得磨破好几个月的嘴皮子了,好爽啊。 左雨帆继续说:“你说的那个小子名字叫做文明,和我是小同镇,还在襁褓中就在我们镇的一个角落里,从小没爹没娘,无名无姓,吃百家饭,上旁听课,却是孩子王,我们从小就是跟着他玩,但性情太野,有位无子无嗣李大伯收了他做养儿,并给他取名‘文明’,就是希望他斯文一点。后来就离开了我们的镇。然后隔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见过他。可就这几天,他转学到这所学校,样子变化不小,可骨子里的性情我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吕百万眯起眼睛凑近了说:“那你说他玩97怎么这么厉害呢。” 左雨帆面露难色:“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的。” 吕百万使个眼神,有手下又递上了一千:“现在清楚了吗?” 左雨帆手下笑道:“清楚清楚,这事我再清楚不过了,这也算一段传奇吧,97刚出的时候,我们小镇就有这么一台街机,一开始很少人打,文明呢,也就在街机厅蹭点铜板,要不就捡点废铜烂铁卖然后买铜板,更不会打那么费铜板的游戏。所以那时候都玩三国战记,一个铜板能通关,能玩两个小时。后来只要玩三国战记打到张辽,都会停电,大家很奇怪,后来才知道是老板挣不到钱自己拉闸断电,所以三国战记没人玩,无奈之下就有很多人开始玩97了,97全部通关也才十几分钟,而且别人还能和你比武,那铜板就去的快了,也没停过电了。文明算玩得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位挺大的哥哥给了他一本拳皇的书,那时候看起来起码都上初中了,自从有了这本书以后,文明的水平突飞猛进,当然废品也是越捡越多,后来很多省城市区的大哥哥都来我们这小镇专门找文明比武,但还没有人赢过他,那一年他七岁。”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吕百万见上课铃响了就说:“行了,你先上课去吧。” “好嘞,吕爷,保密,回见。”左雨帆赶紧向楼上蹦去。 晚自习过后,文明找来左雨帆:“走,带你见见世面去。” 左雨帆说:“什么世面啊,有多大啊,还有我没见过的世面?” “我班上的的王强,你知道吧。” “谁不认识啊,王胖子王败家贱人王嘛,怎么了,又换着法子败了?” “是啊,他开了个豪华大包厢,邀请了很多同学去玩。” “包厢玩什么,去唱歌啊,有什么意思,我十一点要回来的啊,宿舍要关门的。” “我又没让你玩,你也不能玩,只是带你去看看。放心吧,不会把你扣那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