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血征九州

更新时间:2020-02-12 23:23:59

血征九州 连载中

血征九州

来源:落初 作者:锅底大虾 分类:军事 主角:王伯郭钊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锅底大虾的原创小说《血征九州》,主角王伯郭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战争、权力,从来都是男人浪漫,令无数英雄为之疯狂。醉卧美人膝容易,但又有几人能够醒掌天下权?大治三年,北州郭氏质子进京;同年,九州十三侯嫡子陆续进京为质,以安王心;次年,皇帝大病消息传出,越州叛军蠢蠢欲动,十月,将军韩冬平叛归来,押解越州州牧齐胜古一家,午门斩首。腊月,韩冬私通钦犯消息传出,追查未果;仇恨,是动力的源泉。宫廷动荡,天下大乱,群雄四起,民不聊生。一统天下,需要真正的枭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这样一来会牵扯您大量的精力,老奴是怕……”

王伯的话并没有说出来,但是郭钊却领会了他的意思。贪多嚼不烂,自古以来,无数的心高气傲之辈折在了这条道上。

郭钊沉默了一会,他知道自己王伯需要考虑一下这样做的弊端以及纠结于这件事情是否要差人上报家主。就在王伯犹豫不决之间,郭钊却叹了口气道:“您觉得,即使我继续勤奋习武,真的还有机会吗?”

郭钊眯了眯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伯总觉得自家小少爷身上天生带着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

事实上,气质这东西是相对而言的。任何一个八岁顽童若是表现出成人的心智,估计谁也会觉得这孩子不是池中之物的,郭钊只是八岁的身上装着年近三十的灵魂而已。

“这……”王伯发现自己居然被小少爷问得哑口无言。

“既然武道已经无法在短时间内超过大多数人,那为什么不直接修习文道呢?”

“可是咱北州郭府从未出现过什么像样的文臣!”王伯终于放弃了自己诋毁主家的担忧,“咱郭府就没有这个传承!”

“以前是没有,但不代表以后没有!”郭钊嘴角挂着嘲讽,小脸抬起,遥遥地望着远方。自己的身后,可是挂着个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传承!与这个还处在封建时代的社会不同,自己当初的世界可是被知识推动着跨越式前进的!

看到自家少爷的倔脸,王伯识趣地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顺着说道:“也罢,反正起码的读书识字早晚都是要学的,您就先跟着学着。不过每日的武道功课却是不能落下,您这个年纪,已经需要开始学会吃苦了!”

“王伯,这个您就放心吧。”汗水打湿的衣襟被风一吹有些发凉,侍女们已经端来了热水、衣物,准备侍候郭钊更衣。郭钊瑟缩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道,“武道,却也是我身为北州郭氏的立身之本啊……”

郭钊并不是心血来潮,前世经历过填鸭式教学的他在学习这一方面还真的没有怕过谁,虽然不是什么学神学霸,但学生时代成绩优异的他自认学习领悟能力并不亚于这个时代的文人,尤其是,那些乳臭未干的同龄人!

修文习武,尽管双管齐下可能会牵扯大量的精力,但是仔细想来,一个在于身体,一个关乎精神,事实上并不会有多大的冲突。何况,八岁的孩子武学锻炼强度也不会十分夸张,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成课业,说起来,还真能做到两全其美呢。

“对了,王伯,我修文的这件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家里为好。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只宣称是我想读点书、识点字,以防将来连个兵符都看不懂,岂不贻笑大方了?”

对于郭钊这番想法,王伯也只有苦笑着应了下来。

就像是那说了大话的顽童下意识地给自己找一条后路,在王伯看来,郭钊此番不想让家人知道的话语,只不过是在为自己将来放弃学文的时候,怕家里大爷、二爷以及大公子听到取笑罢了。

郭府在帝都可以算得上比较低调的府衹之一了。尽管北州郭氏如日中天,但是事实上,若是有人状告郭氏叛乱,即使是皇帝自己也是不会相信的。

北州郭义,可是出了名的愚忠。这不仅仅因为皇帝姜怀于郭义、郭信有几分同窗之情,更为重要的是,郭信的妻子,便是姜怀的同母妹妹姜颖。当年因为意外,姜颖过世,郭信残废,尽管并非郭氏的过错,但是这件事一直令郭信耿耿于怀。这也造成了包括郭义在内,北州郭氏对于皇室格外忠心的重要原因。

郭府的公子郭钊,自从入京以来几乎是足不出户的。不结党,不抱怨,不顽劣,不好奇,除了入京的前几天被京城贵胄重视了良久之外,就好像是石沉大海,没有激起多大的波澜。

渐渐地,随着各地入京质子的增多,郭府本来就不甚大的宅子,便显得更加不起眼了起来。

但是没有几个人会小瞧这一方宅院,就如同没有人会触怒一同沉睡的猛虎一般。地痞宵小都还记得,在这一家刚刚住进来的头几天,几个不起眼的“瞎子”妄想找麻烦,结果被喂了狗的恐怖事件。即使平民百姓也知道这家看上去不错的大院里面住着的孩子是什么身份,所有人都公认的,这一家子不好惹!

很快开学的日子就来临了,这段日子,除了每日必不可少的打熬身体项目,其余的空闲时间大都被郭钊利用了起来,逐渐学习起了这个世界的文化知识。

首先便是最为重要的语言文字,这里的文字与前世的繁体字几乎大同小异。对于一个本身就懂得字面意思的人,学习起来便是十分迅速了。这就好比是一个会简体字的人去学繁体字,想要学会最常用的一些字实际上还是非常快的。国子监的学业对于郭钊而言,这就跟后世的上学没有什么两样。

京中贵胄颇多,在姜怀的授意之下,京城借此时机也扩充了国子监。各大诸侯在京的子嗣,都必须进入学堂就学,由姜怀亲批的儒师教诲。新建设的学堂就坐落于皇宫的旁边,一方面方便于远近不一的各诸侯子嗣就学,另一方面更是在姜怀的主张之下,二品以上大臣的子嗣,包括宫中的龙子龙女,也要集中到学堂上学。

事实上,这不得不说姜怀下了一步好棋。且不说他自己的皇子皇女都就学于学堂之中,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而他自己的皇子在这样的派系之中得到充分的锻炼,也不失为一场妙事。

更为重要的是,当各位大臣的子女与这些个诸侯子女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在这些小孩子之间最容易形成一股股小团体,甚至很多能够在年少的时候建立深厚的友谊。有了羁绊,那么这些个诸侯子嗣真到了某些事情的临界点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尤其是皇女、大臣女眷同样学于其中,长此以往,有诸侯子嗣与大臣家的女儿或者是皇女暗生情愫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一来,便更是为中央集权加上了一道更为强有力的保险措施。顺水人情,佯作敲打一番便挥手赐婚,既得到了诸侯的人情,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治国,果真如烹小鲜。

这些孩子从小便在专人的教导之下洗脑忠君爱国的思想,不但加强了未来小诸侯们的忠诚度,更是同时加固了未来朝廷官员的忠诚问题。

夜色已深,皇宫的书房内,丞相高河满头大汗地站在书桌前方,低头恭立,一言不发。书桌后,皇帝姜怀脸色铁青地看着手上的奏章,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这些家伙打的好算盘!送来的都是什么?次子?三子?九州十三侯,送来的十三个孩子里面居然没有一个是嫡长子!”姜怀重重地将奏折仍在了地上,“朕登基才多久?三年!三年就令这帮拥兵自重的列侯们忘了是谁给他们的权力!”

高河完全插不上话,眼前这位帝王雄才大略,自登基以来从未有任何人敢驳了他的意思。无论是政治手腕还是帝王心术,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猜测的,哪怕是朝堂之上纵横捭阖多年的高河,也不敢说自己能够猜透这位帝王心中想的究竟是什么。

脾气发泄了良久,姜怀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他看着不远处战战兢兢的丞相,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似乎是过于失态了。

“高河!”

“臣在!”听到皇帝呼唤自己的名字,本就紧绷着神经的高河立即应声道。

“你觉得,朕该如何是好?”姜怀的声音中不带感情,一向了解他的高河知道,这是陛下强行压下了自己的火气。

“臣……臣不敢妄议。”一边是手握重兵的九州十三侯,一边是帝国的掌控者,作为一个丞相,高河是真的哪边都不敢得罪。

“高河,我一直把你当做心腹。放心,今天这里没有别人,暗中保护的护卫也被我遣走了,话,从你口出,入我耳,无论是什么提议,朕赦你无罪。”

高河抬头再次看了一眼姜怀,此刻的姜怀已经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表情,但是案台上的双手仍旧紧握成拳。他知道,自己能想到的,很有可能这位皇帝陛下已经想到了,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有人帮他下定那个决心!

有些话,高河觉得自己该说了。

“臣先谢过陛下。”高河郑重的抬起了头,此时此刻,他是这个帝国的丞相,是皇帝最重要的助手。“陛下,帝国人才济济,名师无数,教出来的孩子,难道还会比他们在自己封地上教出来的孩子差吗?”

“你果然也是这么想的?”姜怀似乎心底的大石终于放下了一般,“要知道,这么做,乱子只会更大!”

“那也是他们先逼宫的。”高河拱手,弯下腰道:“陛下,既然他们都送来的是次子,那帝国就精心为他们培养次子!十年之后,无论文韬还是武略,丝毫不亚于嫡长子甚至可能犹有过之的这帮次子回到封地……他们,甘心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