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异能通缉令

更新时间:2019-06-23 01:37:43

异能通缉令 已完结

异能通缉令

来源:落初 作者:荷笙箫 分类:军事 主角:白皙赫明 人气:

经典小说《异能通缉令》由荷笙箫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皙赫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家境贫寒的白鹭歌一直认为考入赫明大学是挺幸运的事,可是,这份幸运却在某个夜晚突然变成了不幸——莫名被追杀,在千钧一发之际被救。好吧,能保住小命,至少说明她还没有倒霉到顶点!可是,救了她的狐狸面具男人就这么死了……天哪!这份恩情让她如何去还?等等,面具男你为什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我面前还企图忽悠我进劳什子的社团?神马?加入社会团有钱拿?呃……那社团在哪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鹭歌眨了两下眼睛,迟钝的思维似乎还没把“暮夜”两个字和青年联系到一起。她歪着头,从上到下地细细打量起青年,脑海中瞬间闪过紫光射出的瞬间——那头戴面具,身穿黑衣的奇特男子……

眼睛瞬间睁大!少女的头皮开始发麻,就连牙齿都打架了起来,然后“嗷”地一嗓子叫出声!

这还不算,她甚至忘了自己在双杠上,还要蹦起来,结果仰头便倒!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来临。白鹭歌呼了口气,隐约感觉有人接住了她,便仰头看去……

俊朗的面庞,如沐Chun风的平和微笑……她默默挣脱那人的怀抱——下地,走人,开始跑,还跑得无比迅速!

据说,人的头顶和双肩上有三处阳火。如果其中的一处灭了,这个人就会倒霉;两处灭了,就会倒血霉——三处灭了,就会碰到冤魂索命!

前段时间上网科普出来的结果竟然应验了!

现在,那名替她挡刀的鬼终于觉得不值了,还妄想用人畜无害的帅哥面貌来拖她下水!

她白鹭歌霉运至今,终于还是沦落到这般田地了吗?

心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脚步上更是健步如飞!

可是被索命的话,她该往哪儿跑才对?

对对对!去那个地方!鬼也是有尊严的,所以应该不会去……

少女蹬蹬几步跑上了楼梯,然后一头冲进女厕所!

跑进最里面的隔间,上上锁,白鹭歌呼呼地喘息着,心若擂鼓。疑神疑鬼地左顾右盼——很好,没有任何异常。

可现在怎么办?

她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哀哀地叹了口气,一直等到下课铃响起,渐渐有学生来上厕所了,白鹭歌才小心翼翼地走出隔间,不顾女生们怪异的目光,鬼鬼祟祟地往外走去……

“我们需要谈谈。”身后传来暮夜的声音,温润平和,却愣是吓得白鹭歌直冒冷汗。

少女不为所动地往前走,眼看就要走出水房,然而她刚迈步出去,周围的景象就变了——变成了水房里面靠窗的位置……

少女憋着嘴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抬头看——暮夜果然在她面前,于是她道:“连鬼打墙都用上了,你要不要这么恨我……”

暮夜扶额,语气加重了,道:“我没死。”

“你没死你只是心脏破了呜呜呜——拜托你别缠着我啊,我还年轻的,不想死啊……”后退后退再后退,少女把自己缩在墙角处,看样子恨不得融进去。

暮夜看着她,神色无奈。

少女看回来,表情惊恐。

“好吧,你怎样才能相信我没死,而且没有恶意?”暮夜左右看了看,黑色的眼眸微眯起来。也不知他做了什么,那些在水房中或聊天或洗手的人们,都不着痕迹地离开了。

咦?这么好说话?

白鹭歌被暮夜的提问搞到发愣,一时间竟没注意到人都走了。

她微微放松了点,可还是站在墙角处,说道:“很……很简单啊,你只要过回你的生活。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的,之前也没什么交集,你别再出现就好了嘛……”

“这个……有点难办。”暮夜有些纠结了。因为他有件事要向少女确认——而且是很重要的事。

可少女饱受怪力乱神摧残的思想,似乎又很难沟通……

“呜……你果然是来杀我的……”

唉……

“好吧,我就不打扰了——不好意思,吓到了你。”暮夜说完,气馁地叹息一声。他决定先说服邴瞳,然后让她来说,毕竟邴瞳当了那么多年社长,有些事情也该知道了……

既然找到了解决方法,青年也不打算再多留,转身途中他又看了眼少女,发现对方明显缩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对他做出送别手势,姿态真是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少女到底是有多胆小啊?

暮夜摇摇头——就算今后少女加入了社团,也是不能委以重任吧。

当然,如果少女不是那种体质的话,也就不用加入社团了……

是啊,最好是不用加入……

然而,他的愿望终究还是落了空——因为就在他走出水房的一刹那,白鹭歌刚好微微放松,走到了水房窗边。于此同时,暮夜敏锐地听到窗外的几声惊呼,回头一看……瞳孔微微一缩,他看到少女恰好走到窗边,她的头则隔着玻璃,和飞来的足球连成一线!

那一瞬间,暮夜的神色有些复杂。

不由自主地闪身过去,赶在少女被砸前扑倒她!

玻璃碎裂了,足球砸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啪嚓声!

白鹭歌只感觉到地转天旋之间,场景飞速地变换。一只坚实的手覆上了她的头——有人搂住了她,跟她一起跌倒……白鹭歌瞪大了眼睛,离她最近的玻璃碴已经窜到了眼睛边儿上,只有不到一毫米……

在此期间白鹭歌甚至忘记了尖叫,只是微微地发着抖,不知所措。

过了好几秒,她才意识到是暮夜保护了她,再一次地……

暮夜缓了口气,放开少女。他有些摇晃地站起身,扶住墙。

“我头很晕,可以的话,你自己站起来吧……”一周之内舍命救人了两次——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唉……

结果,还是确认了呢……

暮夜神色复杂地看着少女挪挪身体,缓缓地跪地,然后站起身。

少女也看向他,犹疑地问道:“你……流血了?”

“嗯……对呢。鬼是不会流血的,所以我不是鬼……”漫不经心地抹了把侧额,却感到了针扎一样的刺痛。呃……玻璃碎片不会嵌进去了吧?

好像伤得不轻……

暮夜无奈莞尔。

事实摆在了眼前,白鹭歌的思维终于有点靠谱了。她一想也是。暮夜毕竟是能力者,或许他的能力就和猫一样,有九条命……之类的。

“嗯。不是鬼,不是鬼……”白鹭歌自我安慰地念叨着,上前一步,“我扶你,呃……去医务室?”她不知道能力者需不需要去医务室,所以想先征得暮夜的意见。

“我想,为报救命之恩,你应该会愿意带我去一个地方——说实话,我只能在那儿治疗。”

一个地方?

难道是能力者的大本营?

小心眼的凤眸女和棕毛黄鹂1都在的地方?

一想到这些,白鹭歌顿时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勉强道:“你看你这么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一定有人……”

“普通人看不到我。而且在你和我交流的时候,他们也看不到你。”眼见白鹭歌的神情又要惊恐了,就补充道:“只是障眼法而已,很多能力者都会。”

“哦……”白鹭歌松了口气,有些后怕地跨过玻璃碎片,抬头看向暮夜流血的侧额。

“所以呢……除非你愿意带我去,否则我就得死在这里了。”暮夜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虚弱些——这样做的目的可谓是用心良苦。

既然确定少女有Tracy体质——直白点来讲就是倒霉体质。

按字面上的理解,就是少女特别,特别的倒霉。

在这特殊体质的大前提下,暮夜自然就不能放她乱跑。万一他前脚刚走,少女后脚就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中,岂不是死得太冤枉?

白鹭歌虽然还有点忐忑,可暮夜连续两次救了她,丢下不管的话,良心上可说不过去。于是她小心翼翼地戳了下暮夜的手臂,然后在他奇怪的神情下搀扶上去。

“我只是试试会不会穿过去……”白鹭歌底气不足地说道。可话一出口,就觉得有些过分了,便赶紧弥补,“前段时间,我那个什么……比较倒霉。所以查了很多资料,结论就是我阳火都快挂没了——对不起啊,一直把你当鬼。”一边说一边搀扶着暮夜往水房外走,这时候听到声响的学生老师们也来了。白鹭歌立即躲过人群,想挡住暮夜,结果迎上了似笑非笑的目光……

白鹭歌顿时醒悟,对哦……普通人看不到暮夜。

硬着头皮让过人群,然后惊奇地发现,所有人看都不看上她一眼,只是七嘴八舌地地往水房里瞄。

白鹭歌搀着暮夜离开水房,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回头看一眼,便看到一堆背对着自己的后脑勺;她又看看暮夜,发现对方神色自若,甚至有闲心看了眼窗外风景。

好像他很习惯这种不为人知的状态……

“暮夜,你伤的是不轻,可是能自己走,对吗?”白鹭歌突然说道,一双黑眸隔着眼镜片,不满地瞪向他,可是脚步并没有停。

“哦?你怎么知道?”暮夜惊奇道。

白鹭歌挑眉,突然笑了声,道:“你手臂落下的重量太轻了。感觉就像是一名丫鬟在礼节Xing地搀扶一位清朝娘娘……”

这话一出,暮夜就浑身不自在地抽回了手臂。在白鹭歌揶揄的微笑下他轻咳了两声,道:“既然被拆穿了,我就不客气了……”暮夜上前,就要把白鹭歌传送到SAVER社,可就在他伸手之际,少女却故作惊讶地说道——

“什么?你真的是娘娘啊?”

传送口诀顿时一窒!

暮夜神色不自然地蹙了下眉——他居然……

咬到舌头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