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大明十六爷

更新时间:2019-06-08 10:02:06

大明十六爷 连载中

大明十六爷

来源:掌中云 作者:空信封 分类:军事 主角:朱栴宁妃 人气:

《大明十六爷》作者:空信封,军事类型小说,主角:朱栴宁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某大学“明史研究所”的痴呆书生研究员林宇,一次偶然事故穿越到了1389年(明洪武二十二年),成了朱元璋的第十六皇子庆王朱栴(zhan),他先知前朝630多年的历史。少年皇子朱栴,知书识礼,他看穿后宫冷暖,玩转市井,熄灭宫斗,成为王爷;他游走于大明皇宫和诸位皇兄之间,斥奸逆、护纲纪;他戍边藩镇,杀伐决断,助两代帝王守土开疆,成就大明霸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大早天还没亮,朱栴便起床了,服侍他的两位公公也早都起来伺候着。朱栴知道这皇宫不是人人都待得的,按照规矩,这皇子成人后就要搬出皇宫,封王后就要离开京城到封地就藩,还有两年自己就要被封为王了,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勤勉总是有好处的,再说了,今日可是个大日子,父皇让这自己和太子哥哥陪着听讲,不知道有多少妃子和兄弟们看着眼热和嫉妒自己呢。 “殿下,请您洗漱。” “殿下,请您用早饭。” 卓然和项来的侍奉让朱栴很是不好意思了一番,这两位比自己年长些也只有十八九岁的公公,对自己的主子可是用心呵护,二人也觉着自己家的主子摔伤后跟变了一个人似得,怎么就忽然客气起来了。 这几日朱栴躺在床榻上,也算是暗中记住了母亲余贵人宫里的公公和丫头的名字,这是必须的,不然连自己熟悉的人都不知道叫什么,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卓然、项来,今日你二人就随李太医陪本殿下去乾清宫吧,也好照顾本殿下。”朱栴对着二人道,这二人可是日后自己所有行动的好帮手,多个帮手多条路,这个道理是后世总结出来的,总是没有错的,从现在就要培养他们的见识和机灵。 “殿下,小的不敢,宫里有规矩,没有许可小的们是不可以进乾清宫的。”二人闻听自己的主子让他们伴随去乾清宫,是既兴奋有害怕,便吓得跪地说话:“殿下,十六爷,小的们陪您到乾清宫外候着就成。” “这样啊?知道了。你们二人和李太医只管跟着本殿下便是,若无人阻拦,你们只管跟着走就是。”朱栴边说着话便穿皇子的衣服,还暗自思量着,这宫里的规矩自己在后世似乎研究的少了些,不过也无妨,顺其自然就是了,他们懂得越多自己知道的就越多。 “殿下,李太医已经在门外候着了。”卓然弯腰道。 “好,本殿下马上就好。”朱栴说着话,还是左右转着脑袋看自己穿好的衣物,怎么看都不放心,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去乾清宫,这仪容仪表总是不可马虎。 “项来,看看本殿下这衣物穿着的可合适?” “回殿下,您这衣服很是合适啊,见天间都穿的,这两日您卧榻,早给你洗干净了。” “哦,不错,不错,那咱们就走吧。”说着话,朱栴将昨晚问母亲余贵人要的一些碎银子踹在了兜里,这些是打点用的,后世的经验告诉他这些银子有大用处。朱元璋是位节俭的皇帝,对后宫嫔妃们的月俸都有严格规定很是节俭,余贵人平日里也不善于和其他嫔妃们比艳斗奢,也算节俭下了些碎银子。 出了门,李太医早抱着一精致药箱在门外候着了,朱栴便道:“辛苦李太医了,来这么早。” “下官也是刚来,倒是殿下您勤勉。”李太医弯腰拱手道。 随后四人便出了余贵人宫,朝乾清宫方向走。朱栴的母亲因为才是贵人,属于品级比较下面的嫔妃,当然寝宫也比较偏僻些,几人东转西绕的花费了不老少的力气,总算是绕出了后宫,这一路上也不时引得其他嫔妃宫里的公公、丫头驻足观望。 按照朱元璋定下的规矩,这后宫嫔妃们的等级极其分明,从皇后、皇贵妃贵、妃子、婕妤、昭仪、美人、才人、贵人、选侍、淑女等。明朝的后世之君基本都沿袭祖上的规定,是为明宫的三宫六院。 余贵人因为是生的皇子,朱元璋数次要封她为妃,她数次谢恩不从,只认自己是个贵人,朱元璋感其娴熟慧德,便不再强求与她。岂知,这正是余贵人的聪慧之处,不与其她嫔妃争宠,在深宫低调抚养朱栴和朱松,方保母子平安。 四人到达乾清宫时,天已然大亮,早朝尚未散去,父皇朱元璋和太子哥哥朱标该是还在奉天殿处理朝政。乾清宫宫门口,只见站着一位身着麻衣囚服的老者,老者头发花白,面色灰暗,虽手脚并无刑具,也不失他正受牢狱之苦的身份,在看老者虽为囚犯罪臣,却不失风度雅致,他站姿得体丝毫无牢狱之灾的气馁之色。 老者身后,站着三位穿着不同官服的官员,官员们都和老者保持了数步远的距离。朱栴猜测这老者该就是那大明开国重臣李善长了,李善长后面的那三人该就是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司的人,显然他们三人是押解李善长的。 这李善长也是淮西人,于至正十四年投靠朱元璋,他为朱元璋提出了很多机智妙算,为大明江山的奠定打下了坚实基础,被朱元璋视为“萧何”式的能臣,天下大定后,被封为韩国公,曾高任左丞相、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等职,怎奈此人大事聪明小事糊涂,终因胡惟庸窝案而晚节不保,全家七十余口被处死。 朱栴径直走到李善长面前,抱拳弯腰施礼:“朱栴见过李先生,问李先生安。”朱栴知道这李善长明年就要被处死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大明开国重臣,是位彪炳千秋的一代能臣,自己问安行礼也是不为过的,更是必须的。 李善长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这位皇子,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还有皇子问自己好给自己行礼,不觉间一时竟然老泪垂垂,抱拳回礼道:“罪臣李善长见过殿下,问殿下安。”数年没有进皇宫了,自己曾经对这里是那么熟悉,终究都成为过往了。 “罪臣老迈愚钝,不知殿下是哪位皇子?”数年不进宫,不上朝,不侍讲,李善长已经不知道诸位小皇子长什么样了。 “李先生,本殿下是十六皇子朱栴,母上为余贵人。”朱栴抱拳回着李善长的话。 “哦,原来是十六爷啊,殿下长大了,罪臣都分不清了。”李善长抱拳拱手回话,抱拳拱手间还是气贯闲定,不失老臣国公的气质。这才想起来自己面前的,就是那位被臣工们夸赞聪慧善学的十六爷,看来这位皇子虽然年少却极是知道礼数,果然是知书识礼。 “先生受苦了。”朱栴对李善长说着话,又转身抱拳对着数步远处的三位三司官吏施礼:“三位大人辛苦了,这么早就陪李先生进宫侍讲。”说着话,朱栴掏出了怀中的那些碎银子就要塞给三人。 三人也抱拳回话:“问殿下安。”话刚说完,见朱栴就塞来了银子,吓得几人连忙后退,朱元璋最狠贪官污吏,这京城的大小官吏哪个不晓,况且还是在皇宫里是一位皇子塞来的银子,谁敢拿?脑袋不想要了。 朱栴还是坚持要塞给他们,道:“几位大人辛苦,拿着去打些酒吃,回去后好好待李先生,不要为难他便是。” 三人还是不敢拿,在推辞,李善长看着,便说话了:“几位还是快拿着吧,被其他人看到了就为殿下添麻烦了。”几人这才勉强收下银子揣在袖兜里,可心里还是拽拽不安,又装做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恭敬的看着面前的朱栴和李善长。 “李先生,本殿下知道您是位饱学之士,可否请先生为本殿下指点一二?”朱栴近前一步抱拳弯腰道,这位李先生跟随父皇半生,对朝中官吏、事务都很是精通,很多朝廷的典章制度都是他和刘伯温所一手创立,让他为自己指点一二还是不错的。 “我的殿下、十六爷,罪臣何德何能,罪臣这身份又哪里敢谈指点啊。”李善长弯腰拱手说话,说着还不时擦拭眼角的老泪。 “先生为大明朝操劳大半生,当然有资格为本殿下指点,还望先生不吝赐教。”朱栴依旧不舍的追问讨教。 李善长见这位小皇子很是认真,便感念朱栴诚意,不再推脱,近前半步,伏在朱栴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后退两步,闭目站立不动。三司的三位官员因为收了朱栴的银子,也不好说什么,便依旧站在几步外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朱栴点着头,将李善长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也不说什么了,便也后退两步,站在李太医、卓然、项来三人的前面不动,恭恭敬敬等着进乾清宫。 不时间,内侍统领二虎着人请大家进乾清宫,朱栴这才打量起了这皇宫,后世的北京故宫自己是见过的,那就是朱棣哥哥根据这面前的金陵皇宫的规模所修建的。只见殿宇高墙伫立,楼台亭榭错落,尽显皇家威严气派。建这么奢华的皇宫,不知道要耗费多少银两,可惜最后都将毁于后世战火,想来着实可惜。 朱栴示意请李善长前面走,李善长谦让再三后,坚持不过便抱拳对着朱栴示意后,大方的走在前面,三司的三位官吏也不好说什么,只有跟在李太医和卓然、项来三人的后面踱步而行。 乾清宫是父皇朱元璋的寝宫,自然也是高大奢华,高墙黄瓦的殿宇翘脚歇山,数十级台阶让人走的心魄不已,朱栴还是装作很熟悉的样子,漫步跟在李善长的后面,还不时提醒李善长小心台阶,三司的三位官吏也是一手掀起官袍的前襟惦着步子拾阶而上。 倒是卓然和项来走的胆怯,自从进宫后,二人还是第一次进乾清宫,今日若不是殿下带着他俩来,说不准都不知道这乾清宫里是什么样子。 上得台阶,内侍让大家在殿外候着,只说是皇上散朝后就来听讲,八人便立在殿外的廊下候着。朱栴看着几人毕恭毕敬的样子,不觉得想笑,这站着都这样累,进去后若是父皇不高兴让大家跪着,那不知道还有多累呢。想着,朱栴又是一阵暗自发笑,随即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和几人一样严肃而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