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王牌特卫

更新时间:2019-08-27 21:01:31

王牌特卫 已完结

王牌特卫

来源:掌中云 作者:梅雨情歌 分类:军事 主角:李建东方云梅 人气:

《王牌特卫》作者:梅雨情歌,军事类型小说,主角:李建东方云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龙阳武警支队金牌狙击手李建,在山南省武警搏击比赛中,获得冠军,引起了中央特卫团的注意,中央特卫团教官东方云梅亲自到龙阳考核,招收李建成为一名特卫团的战士。这时,国际风云变幻,能源紧张,R国总统普鲁斯偕同夫人多琳访问我国,R国的黑暗势力和I国、M国互相勾结,派出杀手,千里追杀普鲁斯总统。李建带领最新组建的警卫队,和三个国家的杀手,展开生死大搏击,全歼M国的恐怖组织太阳神教和基因人。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李建正式成为A首长十大贴身护卫中的一名,国飞船即将发售,敌对势力排出大量的间谍和特战队,潜伏进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腾腾腾,两人各自后退了数步。 身着上尉军装的东方云梅看着眼前和特训教官欧阳剑战个平手的李建,漂亮的丹凤眼一亮,一步跨到李建面前,对李建道:“李建,接我一招试试。” 说话间,东方云梅右手一晃,一个圆形的拳影劲气,直轰李建的面门,几乎同时,左手奇幻一般地猛然一翻,如同电芒一般,一掌打在李建的肩头。 这双手两式的攻击,让李建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神奇的拳法?双手竟然能同时使出两种拳法?快如闪电,飘忽不定,无迹可寻。 李建的身形,在强劲地轰击下,直接飞出三米开外。 但李建不愧为武警散打冠军的称号,身体在飞出的同时,一个鹞子翻身,稳稳地落在一块橡皮垫子上。 “双手互搏!右手画圆,左手画方!” 李建倒吸了一口冷气,内心受到强烈地震动。 今天自己竟然见到了传说之中的一心二用之术。 他虽然会两手同时打出两种拳法,但不是一心二用之术,而东方云梅的这招左手画方右手画圆,却是典型的双手互搏。 中央特卫团真是藏龙卧虎呀,东方云梅竟然会这传说之中的拳法,这太让人兴奋期待了。 欧阳剑的戳心脚,自己要学,东方云梅的双手互搏术,自己更要学会。 东方云梅微微一笑,英气逼人的精致面容,如同春风里的鲜花一般绽放。 “小子,还不错,竟然在我的双击术下,没有趴下。” 东方云梅是谁?整个中央特卫团的一流高手,特卫团的一般护卫,在东方梅的手底下,过不了一招,那些护卫们私下都称她为“女拳王”。 李建居然在她的双手互搏夹击下,全身而退,反应还算灵敏。 看着英姿飒爽,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的东方云梅,一股敬佩之情在李建的心里油然升起。 李建知道,如果自己使用平常的招数,肯定打不过东方云梅,但他有一手绝招,这手绝招,就是原来老家的师傅,都没有练出来,而且在和师傅的对练中,师傅竟然败在那一绝招上。 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用这一绝招和东方云梅比试一番。 另一位上尉军官叫赵英雄,他和东方云梅、欧阳剑互相看了一眼,对着李建道:“李建,经过我们几天以来,多方面的审查,多次到你家乡调查,你的政审、文化和技能,都符合要求,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中央特卫团录取了。” 2 欧阳剑微笑着伸出大手道:“欢迎你加入特卫团第一训练大队。” 李建紧紧地握住欧阳剑的手,内心又激动又兴奋,还有一丝的不安。 中央特卫团呀,是无数武警战士的梦想之地。 天天陪伴在中央首长的身边,陪伴首长出国访问,那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情呀。 旁边的武警队长张军和赵政委,一听李建被录取了,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充满心间,眼睛湿润了。 自己手下的兵,竟然进了中央特卫团,骄傲呀,这是武警总队的荣誉。 “我一定不辜负首长的期望。” 李建郑重地向三位首长和自己的大队长,政委,敬了一个军礼。 一天之后的欢送会,在祝福声和碰杯声中走入高潮,一向流血不流泪的男子汉们,用酒杯表达了生死战友的送别之情。 平时和李建多次配合的搭档,二号狙击手郑卫国、三号狙击手王光全和战友们一起唱起了:“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最后,所有的人都哭了。 李建回到自己宿舍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他今天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进入一个虚拟的游戏,锻炼自己的枪法和反应能力。 现在他一流的身手和百发百中的枪法,一部分来自师傅的教导,另一方面就是在这个疯狂的游戏里面锻炼出来的。 打开电脑,戴上头盔,直接进入世界警察之中最流行火爆的狙击游戏——猎杀主神。 每当12点之后,世界上最优秀的警察和无数位金牌杀手、雇用兵,都疯狂地进入这个游戏,在游戏里面,不论你是谁,有什么背景和地位,都不起什么作用,这里面,没有背景情面,只有弱肉强食,如果你的功力反应能力不行,就会瞬间被人秒杀。 这款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由电子脉冲,经过头盔,把人脑海里的思维意志同步反映在电脑屏幕上,人一进入游戏状态,就如同真人进入游戏一般,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游戏里,你可以凭借自己的武功招数和枪法,以及各种技能,猎杀任何游戏玩家。 这款游戏之中,一共只有三位玩家进入狙击手的最高级别——主神。 李建就是其中的一位。 只要主神级别的狙击手进入游戏,顷刻间就会遭到成千上万的各种级别的狙击手的围攻,因为只要任何玩家猎杀掉主神,他的级别就会直接晋级主神。 李建刚一进入游戏,数百支世界上最先进的狙击步枪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发出尖利地怪啸,倾泄过来。 李建一个侧滚翻,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奔向左侧的一座茂密的森林,几乎同时,李建手中多出一支PM狙击步枪,十发7.62毫米的重弹,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利怪啸,直接射进十位狙击手的眉心。 十位副主神的头盖骨夹杂着红白之物,飞到空中,强劲的冲击力,把尸体抛向高空。 李建原来站立的地方,竟然被子弹打成一个深坑。 李建瞬间换好弹匣,如同一只狸猫,无声无息地藏进丛林。 自己刚一闪进树林,李建的几个手下胖子战神、梅花仙子、精灵公主,瞬间出现。 李建在前几天,就和几位手下布置好了一个陷阱,准备猎杀麦克。 李建一见三人出现,快速地打出神秘的手势道:“快布置好陷阱,麦克主神马上就到。” 几个人快速地配合着,一个完美的陷阱瞬间形成。 “东方神龙,你终于来了,今天我要一枪爆裂你的头颅。” 一个阴冷带有金属音质的声音从李建的身后传来。 李建在这个游戏里的名字,就叫东方神龙。 麦克主神! 李建的身形在金属声音传来的同时,一个鱼跃,身体直接横移半尺。 麦克就是三位主神狙击手之中的一位。 “砰!” 一声巨响。 美国最新型M107重型狙击步枪的12.7毫米的重甲狙击弹,直接打在李建刚才潜伏的地方。 “砰!砰!砰!” 几乎同时,李建转身出枪,手中的PM狙击步枪,如同流星划过夜空,瞬间喷出烈焰,三发7.62毫米的狙击重弹,成品字型,打向对方的眉心。 “砰砰砰!” 连声爆响,梅花仙子手中的88狙击步枪和精灵公主的大威力勃朗宁手枪直接封死麦克主神所有的退路。 麦克身形一晃,如同鬼魅,向左一闪。 埋伏在左侧的胖子战神手中的沙漠风暴手枪,连续爆响,五发子弹竟然带着不可能的弧度,封死麦克所有的退路。 麦克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根本躲不过这前后左右的子弹。 但麦克毕竟是主神的级别。 麦克一声怪叫,身形骤然猛缩,缩成一个圆球,竟然躲过所有的子弹。 这时,李建笑了,手中多出一个小巧玲珑的手枪,毫不犹豫的甩手击发。 麦克顿时面无人色,大叫一声:“不……” 手枪喷出一道烈焰。 “砰!” 一枪爆头飙血。 3 麦克的整个头颅,被击得粉碎。 主神的级别刹那间掉到大主教的级别。 而李建主神的级别,瞬间晋级到唯一的金冠主神。 一顶黄金王冠,出现在李建的头上。 众人的级别也同时晋级。 在游戏之中,如果主神猎杀了另外一位主神,他的级别就会晋升到金冠主神的级别。 附近的近百位玩家,一见李建的级别一下子晋级到黄金主神的级别,全都逃得像兔子一般,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完美的攻击组合,快速地闪电爆头。 “神龙,好样的。” 梅花仙子、精灵公主一片欢呼,胖子战神冷冷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可能今天李建被中央特卫团录取,心情舒畅,出枪的速度,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比平时的速度快了一倍。 过去,在和麦克比拼枪法的时候,李建要想一枪爆了麦克,至少要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 今天,一枪就爆掉对方,真是爽快之极。 过了好一会儿,级别降到大主教的麦克,出现在屏幕上。 “阴谋!阴谋!你今天肯定服用了兴奋剂,出枪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我要再和你比一次。” 麦克极其恼怒,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头出现在屏幕之上,咆哮着。 李建的手指飞快地飞舞:“麦克,对付你我根本不需要服用兴奋剂,等到你的级别升到主神的时候,再来找我比试吧。” 李建刚打完最后一个字,顺手一枪,再次把麦克的头颅击得粉碎,麦克的级别降到红衣护教的级别。 麦克要想升到主神的位置,至少要用半年的时间,猎杀数万狙击手,才能晋级。 李建开始挥舞着手里的狙击步枪,率领着大家,快速地收割各路狙击手的生命。 第二天,李建给老家的父母和师傅打了电话,说是自己调到北京参加新的部队,出于保密的措施,李建没有和父母说,自己已经成为中央特卫团中的一名新战士。 其实在十几天前,市里的武装部长就带着三位军官,去他老家了解情况,进行政审了。 父母从市武装部长嘴里知道,李建在部队表现得极为出色,他们打心眼里为自己的孩子感到自豪。 李建没有对师傅隐瞒他进入特卫团的事。 电话那头,老头子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一会儿后,给了李建一个电话号码,说是在部队上,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 这使李建十分纳闷,他从小和老头子在一起,没有听说过师傅在北京有亲戚呀? 陪同李建进京的,只有东方云梅一人,欧阳剑和赵英雄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接另一位录取的战士。 换了便装的东方云梅,英姿飒爽中,带着一种成熟女性的妩媚知性,让李建眼前一亮。 一米七的修长身姿,干净利索的微曲短发,英气逼人的明亮大眼睛中,闪烁着一种柔美睿智,深邃得如同璀璨的夜空,挺拔的鼻子,温润的嘴唇透出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强。 紧身的浅灰羊绒衫,外面套上一件小浅黄的真皮马甲,把胸脯衬托得更加饱满高翘,紫色的裙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浅灰的裙装,裹着修长白皙的大腿,配上浅绛色的高跟皮鞋,透出一种高贵知性的独特气质。 东方云梅的这身打扮,一下子把女性的英姿飒爽和妩媚柔美,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给人一种侠骨柔情的心灵震撼。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呆呆地发愣,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柔美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风中绽放的鲜花。 “李建,在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李建回过神来,脸色一红,嘿嘿笑道:“首长,您现在的便装和您一身戎装的时候,都走到两个领域的极端,您的一身戎装,表现出来的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而您的便装,却把女性的柔美妩媚知性和英气结合在一起,让人感到如同一株美丽的幽兰,正在山崖之上默默地开放。” 李建的文采和枪法武技一样,炉火纯青,赞美女人更是登峰造极。 不愧是武警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东方云梅脸色一红,微微一笑道:“李建,以后不要叫我首长,怪别扭的,叫我梅姐就可以了,看不出来你还真会赞美女孩子。” 李建看着东方云梅微红的精致容颜,笑道:“东方首长,您的芳龄绝对没有我大,我还是叫您东方首长吧。” 东方云梅眉毛一挑,轻声道:“随便你吧。” 两人到达火车站的时候,火车晚点两小时,他们只有在候车室里静静地等待。“东方首长,我想学习您两手互搏的一心二用术。” 李建属于看到一种新的武术绝招,如果学不到手,就会吃饭不香睡不着觉的主。 这两天,李建一直在琢磨东方云梅的这种神奇的武术绝技。 在和罪犯搏斗的时候,如果运用这种招数,就等于两个绝顶高手,同时和罪犯搏斗,特别是在世界军人五项全能比赛的自由搏击之中,如果自己学会这种两手互搏的招数,绝对能在自由搏击比赛中,战胜上届冠军瓦列夫。 李建反复看过瓦列夫的各种比赛视频,这家伙在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呆过,身材威猛高大,组合拳法,极其凶猛,爆发力极强,一拳就可以轰死一头几十人打不过的北极熊,在上届世界军人自由搏击比赛中,一拳就把大上届冠军乔治,轰飞十米开外,倒地不起。 当时,李建正在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没能参加那次比赛。 东方云梅一听李建想学习两手互搏术,秀美的眉毛一挑,笑吟吟地道:“想学习这门密不外传的绝技,叫声师傅,我就教你。” 李建一听有门,笑嘻嘻地道:“东方首长,叫您一声师傅,我怕把我们漂亮的首长叫老了,那我还是叫你一声梅姐吧。” 一丝笑意,得意地在云梅的脸上显出,小家伙,终于肯叫梅姐了。 为了学习这种绝招,叫声梅姐,还是很划算的。 “云梅姐,学生这厢有礼了。” 李建笑嘻嘻的行了一个古代女子的万福。 “噗哧。”东方云梅被李建的这个滑稽的万福逗乐了。 成天处在太严肃的特卫团里,今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东方云梅红润的小嘴,凑在李建的耳朵上,把口诀和方法,悄悄地告诉李建。 一股吐气如兰的幽香温热,让李建差一点魂飞魄散。 “什么?云梅姐,每天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五万次,不会吧?那不把人画死?” 东方云梅看着吃惊的李建,严肃地道:“李建,这项武技,包括所有的特种部队中,只有我一人练成,有的人就是一天画了五万次的左方右圆,也不一定能练成,这要看你的悟性和刻苦的程度。” 李建知道这种神奇的招数,要想修炼成功,一定会极其的艰难,但自己有坚韧的毅力和冷静的头脑,绝对能把它练好。 李建的性格极其坚毅倔强,就像当年练习断刃靶一样,每天拔枪就达几万次,就连梦里也在不停地练习,两年之后,还不是成功了吗? 猛然,一种暴戾不安极度危险的气息在左前方十几米的地方传来,让李建的心脏一跳。 这种第六感觉的预警,让李建在执行任务中,多次逃过危险。 李建抬头,一眼就看到一个低着头、佝偻着腰的男子,一只手插在腰里,快速地穿过人群,慢慢地坐在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身边。 天真无邪的漂亮小女孩,站在年轻妈妈的身边,歪着两个羊角小辫,正快乐无忧地背诵着:“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在男子的嘴角现出。 那丝狞笑让李建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什么人?身上怎会有如此可怕诡异的危险气息? 东方云梅一下就察觉到李建的异样,顺着李建的眼光,发现了那个腰身佝偻,但一双眼睛却闪烁着阴森暴戾,如同毒蛇一般寒芒的男子。 危险,这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 他插在腰里的手难道有什么凶器?不会是枪吧? 这里可是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有数千名群众。 李建转脸看了看候车室负责安检的警察,李建内心一惊,原来两位安检人员,竟然不在岗位。 坏了,让这家伙钻了空子。 怎么才能接近这家伙,一招制服他呢? 李建的脑子快速地运转,看着远处一对正要分别的情侣,在忘情地拥抱亲吻。 李建双眼一亮,一个绝好的主意在脑子里一闪。 一使眼色,站起身来,一把搂住东方云梅的柔软细腰,拉到自己的怀里。 这下把东方云梅吓了一跳,一股强烈的陌生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东方云海神情一滞,刚想发作,李建的嘴唇几乎接触到云梅白皙细腻的耳朵:“配合一下,快点依偎在我的怀里,慢慢地向那男子移动,他怀里有凶器。” 东方云梅狠狠地瞪了李建一眼,内心怦怦直跳,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和哪个男孩子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 不过,现在情况危急,那个罪犯的身旁就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 东方云梅整个娇躯,依偎在李建的怀里,云梅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水,柔弱的肩头抽泣着,就像一对马上要分别的恋人。 那个男人眼睛不时地盯着检票口和候车室的入口处。 李建这才发现,候车室的进出口,两名警察还没有回来,安检的透视机,正在慢悠悠地转着,进入候车室的旅客也没有人将手里的包放进透视机的皮带上。 值班的警察干什么去了? 十米……八米……六米…… 快了,李建和东方云梅距离那名男子还有六米的距离,再往前几米,他们就可以瞬间制服这个诡异的男人。 但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候车室的入口处,出现大批警察,其中,刑警队长周雄带领几个警察,快速地进入候车室。 不好,这要惊动罪犯的。 李建的冷汗,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坐在小女孩旁边的男子猛地一惊,双目露出绝望的目光,身形一下站起,面露狞笑,一把抓起小女孩,抱在怀里,伸手掏出一捆插着导火索的炸药,插到小女孩的怀里,手里翻出一个打火机。 “别过来!” 罪犯一声尖利地暴叫,一下点燃了打火机,恐怖的火苗发出轻微的嘶嘶声。 所有的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凶险一幕惊呆了,小女孩被吓得小脸惨白,嘴里发出让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妈妈……妈妈……” 小女孩的年轻妈妈,一见自己的孩子,竟然被这个恐怖的男人抱在怀里。 “还我孩子!” 年轻妈妈一声惨叫,失去了理智,疯狂地扑向罪犯。 罪犯一声狞笑,抬腿一脚,直接把年轻妈妈,踢出数米,哈哈狂笑道:“他妈的,谁敢上来,老子炸了这个小杂种和车站。” 周雄和所有警察一下愣住了,他们根本没想到罪犯身上,竟然有炸药。 这时,车站执勤的两个警察赶了回来,一看这种情景,顿时面色惨白,刚才他们有事出去了一会儿,没想到罪犯竟然混进了候车室,等待两人的,是严厉的制裁。 这时,周雄发现了和东方云梅抱在一起的李建。 李建和东方云梅,离罪犯的距离只有六米,他再快也快不过罪犯点燃导火索的速度。要是能再向前靠近三米该有多好呀。 这时的罪犯,经过多日的逃跑煎熬,精神几乎崩溃,两眼血红,面目狰狞,情绪极其不稳,随时有点燃导火索的可能。 10公分导火索的长度,速度极快,只要点着,炸药瞬间就会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他妈的,老子要一辆装满汽油的车,再要10万……不,100万块钱,让老子走,快点……” 罪犯声嘶力竭地狂喊着,挥舞着手里燃着的打火机,有几次打火机的火焰几乎点燃了导火索。 李建知道,罪犯看到这么多的持枪警察围住自己,精神接近崩溃,如果警察不撤退,罪犯很有可能一下就点燃导火索,10公分长的导火索,根本来不及夺下炸药,瞬间就会爆炸。 李建连忙用东方云梅的身体挡住罪犯的视线,向周雄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 周雄看到李建竟然就站在离罪犯五六米的地方,顿时心中大喜,他知道这位省武警散打冠军的本领,连忙指挥警察撤退。 周雄边撤退一边大声喊道:“你的条件我们可以答应,车和钱就快送到,请你千万不要伤害无辜的孩子。” “我限你们五分钟把车和钱送来,超过一秒,我们就同归于尽,一起见阎王。” 罪犯一见警察撤出候车室,接近崩溃的神经一下缓解,但手中的打火机仍旧点燃着,离导火索只有几公分。 李建和东方云梅慢慢地向前移动,五米,还有五米的距离,如果自己再向前靠近一至两米,就可以在一秒之中制服罪犯。 外面所有的警察,屏住呼吸,紧张之极,都暗暗盯着渐渐靠前的李建。 突然,罪犯的双目变得极其狰狞,呼吸急促,两眼死死地盯住外面,露出绝望的眼神。 李建心道,为什么罪犯的情绪一下变得暴躁? 顺着罪犯的眼光一看,数十名手持自动步枪的武警和狙击手,快速地赶了过来。 不好,罪犯就要点燃导火索。 冷汗唰的一下湿透李建的全身。 猛然,一个绝妙的主意在李建脑海里一闪,李建猛地搂住东方云梅的娇躯,大嘴一下子亲在东方云梅的娇唇之上,并带动着云梅的娇躯,快速地移向罪犯。 身为女孩的东方云梅,猛然感到自己的娇唇一下子被李建温热的嘴唇盖住,顿时惊呆了,一股强烈的男子炽热气息,直冲云梅的鼻端。 云梅一下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这可是自己的初吻呀,就这么丢啦? 周围所有的旅客也惊呆了,接着变得极其愤怒,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两位年轻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生死场合当众亲嘴?太会找地方了吧。 东方云梅不愧为中央特卫团的精英,一秒钟,就明白了李建的目的。两只修长白皙的玉臂,直接搂住李建的脖子,坐好攻击准备。 罪犯一见数十名武警和狙击手快速地从警车下来,不禁绝望之极,刚想点燃小女孩怀里的导火索,猛然看到两个疯狂亲吻在一起的青年男女,两人的身子剧烈地扭在一起,跌跌撞撞地撞了过来。 罪犯不禁暴怒,破口大骂:“妈的,亲嘴也不找个地方,赶快滚。” 三米的生死距离呀,就在李建和东方云梅的亲吻中跨了过来。 李建一声暴喝:“动手!” 东方云梅的身形,化作一道闪电,圈在李建脖子上的手臂如同铁棍,狠狠地砸在罪犯的手臂上。 “咔嚓!” 一个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罪犯的手臂瞬间骨折。 东方云梅一个高速的旋风鞭腿,罪犯的身子顿时被踢出数米开外,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 几乎同时,李建一把夺过罪犯手里的孩子,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但罪犯的打火机离导火索太近了,而且罪犯如同惊弓之鸟,反应极快,他手臂骨折的同时,也点燃了导火索。 这个罪犯绝对有功夫,点燃导火索的速度太快了。 导火索在孩子的身上,发出嘶嘶的恐怖火花,如同毒蛇一般撕裂着周围人们的心脏。 周围的旅客,全都惊呆了,都忘记了躲藏。 但李建的速度更快,几乎和罪犯点燃导火索时间一样,他一把扯出小女孩身上的那筒炸药,直接把小女孩塞入云梅的怀里,一掌把云梅推出数米开外。 李建一声暴喝,一个闪电一般的虎跃,身形射入无人之处的凳子底下,紧紧地压住那捆就要爆炸的炸药,两根手指死死地捏住如同毒蛇一般,正在嘶嘶燃烧的导火索。 4 这个地方,周围都是群众,要是爆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把炸药扔到外面,根本没有时间。 李建根本来不及多想,就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死死地压住这捆就要爆炸的炸药,以免伤到周围的群众。 导火索在李建的身下发出嘶嘶声,冒着青烟,夺人心魄。 李建没有时间拔出导火索,只有使尽自己全身的功力,捏住导火索。 “李建!” 东方云梅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地叫着李建的名字。 李建把生的希望留给周围的群众和孩子以及云梅,把死亡留给自己。 周围所有的旅客都哭了,什么是英雄?他们今天见到了真正的英雄。 外面所有的警察和武警,都在疯狂地喊着李建的名字。 时间在刹那间静止,呼吸瞬间停顿,几秒的窒息时间,如同过了几个世纪。 几秒钟过后,人们没有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 东方云梅把孩子塞到那位年轻母亲的怀里,一步抢到李建的身旁,拉开李建的身体。 一丝胜利的笑意在李建的嘴角露出。 只见那根十公分的导火索,竟然硬生生被李建的两个手指,在下半截掐断,断为两截。 李建已经满脸大汗。 所有的人都被感动了,在停顿了两秒钟之后,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和掌声,响彻整个候车室的大厅。 人们沸腾了,疯狂地拍着手掌,欢呼着,叫着李建的名字。 东方云梅一下子和李建紧紧抱在一起,再次泪流满面。 这种拥抱,是劫后余生的欢庆,是舍己为人的感动。 周围的年轻旅客把李建刹那间的微笑和举着断为两截的导火索的一瞬间,拍了下来,而且当场快速地把这张照片和救人的视频,通过手提电脑,发到网上。 这个网站的点击率,一下暴涨,一天的点击达到数千万次。 人们看着视频里,那冒着嘶嘶烈焰的炸药包,被李建快速地从小女孩的身上掏出,然后一个鱼跃,死死地压在身下。 无数的人被这个震撼的场面感动了,世界上所有的网站都在转载这段惊心动魄的视频。 无数位美丽的少女,为之疯狂,一天跟帖竟然达到数万条。 李建微笑的照片被全世界网友评为年度最富有魅力的微笑。 李建和东方云梅拥在一起的照片,被评为最幸福的伴侣。 当然,在现实中,两人可不是伴侣关系。 警察和武警战士死死地按住那名罪犯,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这名罪犯原来是一个功夫极好的杀人越狱犯,身手了得,所以他能快速地点燃导火索。 那位年轻母亲,抱着小女孩,当场就给李建跪下,感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李建连忙扶起这位母亲,腼腆地羞红了脸。 周雄紧紧地握住李建的双手,大声叫道:“兄弟,你是真正的英雄。” 这时,李建他们的列车进站了,李建和东方云梅挥舞着手,走进检票口。 “敬礼!” 所有的警察和武警战士,向进站的李建敬了个庄严的军礼。 掌声如雷,站内的旅客全都站起来,向李建挥手,好人一生平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