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秦朝小农民

更新时间:2019-08-26 04:41:53

秦朝小农民 连载中

秦朝小农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废材炼金术士 分类:军事 主角:王肥董双双 人气:

主角叫王肥董双双的小说是《秦朝小农民》,它的作者是废材炼金术士最新写的一本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末乱世风云将至,寄人篱下混吃混喝二十余载,老胖子王肥无奈替死,命运在天志的选择中给予了凡人活下去的机会,从此以后,偷香窃玉搞发明,带着二世闯天下,笑也过,泪也过,生命不息,猥琐不止,这个乱世,我活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如县丞所说,此事需从长计议,先不论王肥是不是个术士,禁书一事牵连甚广,以县衙的权利还没法决断,县丞建议此事先上报郡守处置,而王肥和那个冲撞刑场的小乞丐暂时被收押在衙门。 挂上“术士”这个名头胖子的待遇也好了很多,虽说还是收监,但已经不需要坐牢。他和小乞丐被软禁在衙门的一处废屋里,除了不能出门之外还算自由。伙食饭菜自然也跟着提高,两天大牢早就把这货坐成了个饿死鬼,看见香喷喷的小米粥加上点半肥不腻的猪肉,甚至还有一小碗的粗粮酒,胖子眼珠都快蹦将出来。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王肥才回味起刚刚的惊险。那个衣着褴褛的小童还真是县里的一个小乞丐,乡下饥荒的时候小乞丐一家人全死光了,流落到县城一路乞讨无人施舍,饿的差不多快死掉的时候被老胖子给捡到。话说县里快饿死的乞丐到处都是,胖子虽然心善但也无能为力啊,偏偏这货发现那小乞丐其实是个女童! 虽然黑不溜秋的瘦不拉几但好歹是个女的。他寄人篱下这么多年,乡绅态度一直很明确,先不提他那花容月貌的女儿,就连贴身的婢女也没有丁点意思。照这情形只能自食其力了,按照民俗,男子寄住在别家地位非常低,一旦赘婿,基本上就比家奴强点,外人还特别歧视,而且胖子自己不学无术,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再加上这货的大众脸臃肿身材,连个普通人家的女儿都看不上。 乡绅虽然明面上不说,但规矩胖子是知道的,一方名人讲究门当户对,他虽然不算是乡绅家的人,但乡绅受他家人所托不会让他自己乱找庶民家的女儿。但这高不成低不就的状况明显就是干耗,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胖子还是孤身一人。要知道大秦律法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婚配年龄,但他这个年纪儿孙都有的比比皆是…… 所以,王肥留了点心眼。这小乞丐自己也能养得起,少吃一口留给她就能养大,住的地方也好办,虽然不能带回家,但是小乞丐生存能力很强,只要有饭饿不死就行。加上自己救她养她,以后长大了还不是随心所欲?虽然黑点瘦点,总比一直干耗好吧,这入夜的饥渴宛如荒原的饿狼,就差嚎上几声了。 小乞丐跟着胖子也不光是混吃混喝,平素没什么事的时候胖子会教她认字看书简,没过两年倒也成了他的小助手,无奈年岁方小,照这进度,至少还需两年才能开发成功,反正都寂寞三十年了,胖子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那小乞丐和他接触时间长了倒也明白了王肥的意思,不过,对于流民来说这算是相当不错的好事,多多少少,某些不能细说的事她都是脸红红的一笑而过。 “哈哈,小草,这次死里逃生真是幸亏有你啊。”小草是胖子给她起的名字,清脆嫩绿,正是这个年龄女孩最合适的象征。 小草贪婪的喝完最后一丁点小米粥,嘴上的油腻都舍不得擦掉,跟着胖子也算清苦,其实这货伙食并不好,无奈他喝凉水也长肉,一身脑满肠肥可不是吃肉吃出来的,平时胖子自己都混不到几顿好的,更不用提小草了,现在能吃上一顿肉食简直像做梦一般。 “真好吃!先生,我们能一直呆在这里么?” 胖子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这是坐牢啊,我的小草,哎!虽然死里逃生,真不知道此后何去何从。” “先生,他们肯定不会为难您的,您那么厉害!要是炼出仙丹……”胖子感觉捂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接下来他都是小声的附在小草耳边。 “千万不能乱说,我只是信口胡说而已,万一炼出不来迟早也是死路一条,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哎……” 这炼丹的方术是王肥用一壶浊酒从一个老掉牙的流浪方士嘴里套出来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权当是娱乐了,而且丹方中提到的很多配药都是他从来不曾听过的东西。那老方士倒是拍着胸脯发毒誓号称祖传秘方,不老仙丹,肉死人生白骨,返老还童童叟无欺。 当时,胖子就想开骂,真要返老还童,这老方士还半身入土的摸样?不过神神秘秘拿来骗人倒是不错。小草并不知情,真当他知道炼丹之术,而且这胖子平时也没人把他当回事,也就能在小草面前吹嘘一番,久而久之,小草几乎是认为这货真的无所不能…… “先生,您一定可以的!”小草见他不像是开玩笑,跟着也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这些年跟着胖子虽然清苦倒也没饿着,调理了两年后原本脸上的病气也不见了,原来瘦的跟排骨似的身板也长了点肉,虽然还是童音,实际上已经和普通的婢女年岁相仿。 乡绅前两年收的小妾也没比小草大到哪去,而且自己培养的倒是另外一番滋味,是个女人都看不起王肥,唯独小草,天天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叫的胖子心里甜滋滋的,看自己眼神也是充满了崇拜,要的就是这效果嘛。 不过这“先生”二字可不是普通人能称呼的,学识能配得上“先生”二字的整个县里也没几人。他这纯属自恋,不过倒是有点真材实料,平时乡绅认为他鬼混的时间,其实都是用来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不说别的,皇帝颁布焚书禁令之前,他所涉猎的书简绝对不亚于真正的先生,只是兴趣所向大多都是些生冷偏僻。另外,估计乡绅家里那些用来装点门面的书简也就他摸过…… 胖子伸手抚摸了一下小草的头发,虽然杂乱但清秀外露,真要给她洗的干干净净也不比乡绅家的女婢差到哪去,总之自己看的顺眼就行,黑黑亮亮的倒也风味十足,可惜啊,身陷牢狱,今日往后,世事难料。 “你说,县长大人会怎么处置我?看情形没想象中的那么差,但是不知道……” “先生,奴说不准,但是先生那么好的人,肯定不会……”说道这小草心里也有点发慌了,跟着胖子这两年她学到了不少。大秦的律法严苛无比,这县里的闹市隔三差五的砍头削脑袋,而且禁书之事闹的沸沸扬扬,怎么可能就此草草了结?心慌的突然厉害起来,她不由得紧紧抓住胖子的肥手。 风雨飘摇,这两年老天开眼找到了个依靠,如果这棵树再倒了,小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从出生到现在,跟着胖子这两年是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了,胖子还经常说故事给她听,一起做些有趣的东西,如果这样的生活突然没有了,自己…… 胖子反手抓住她的手把小草拉入怀中,这算是最亲密的举动了,再进一步实在不忍,不过每次这么做,小草黑亮的脸蛋透出的些许红光倒是让人陶醉不已。 “我在茅房旁边的大石头下面藏了一些积蓄,如果我被带到别的地方,你就把那些积蓄挖出来,虽然不多,但也够日后的生活了。”胖子虽说得轻松,但完全掩饰不住脸上的落寞。 小草有些凄然,“先生,奴不会离开您的,如果真要砍头,奴……奴跟您一起!”她这一激动声音突然高了,吓的胖子连忙捂住她的嘴巴,现在人家是因为自己是个术士才暂逃一条小命,如果现在就知道他什么都不会肯定完蛋,连带小草都要遭殃! “小声点,这里是衙门,来回都有衙役路过的!” “先生……”小草双眼已经沁出泪珠,她真没想到这个比她爹爹年岁还大些的胖子会对她那么好,这么多年来的漂泊之情全都涌上心头,一时之间,泪如泉涌,实在抑制不住哭声就把整个身体都埋入胖子宽阔的怀中。 “今日之后,生死难料,不过总有一线生机,你不能跟着我一起送死,你还年轻,呵呵。拿着那些钱做个小买卖吧,如果有点积蓄就买块地,这样就可以安生了,读书识字不是什么好事,以后不要让人知道你识字,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就行,如果还记得我的话,给我立个衣冠坟吧,砍头的都是扔到乱坟岗暴尸荒野,哎……” “先生……奴……” “什么都不用说了,听天由命,今天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明天的事就让明天管吧,记住我的话,不要做任何傻事,只有这样才对得起我。” 小草还想继续说话,但胖子已经静静闭上了双目,透着月光她清楚的看见胖子紧闭的眼皮上渗着泪珠,眼皮不住的抖动,极力抑制着,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小草想起了以前的事,胖子每次被人欺负的时候总是一个人,什么也不说,闭着眼睛让泪往心里流,她那时候还小不知道他是如此的悲伤,但如今却也帮不上什么,胖子的话她从来不敢也不会去反驳,他不让她再说话,她就不会再说。 冷月依旧如霜,一胖一瘦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冰冷的寒气和微弱的温暖似乎看得见一般,像是一片黑暗中的烛光,虽然微弱,却在极力的驱散无边的漆黑,直到烛油泪尽干涸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