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野火春生

更新时间:2020-10-23 20:52:30

野火春生 已完结

野火春生

来源:落初 作者:周原一 分类:军事 主角:毛人凤郑介民 人气:

周原一新书《野火春生》由周原一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毛人凤郑介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个说着永远不分离的人,早在他的枪口下……含笑而去。自此,他变成国共双方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带着“野火”这个称呼,行走在敌我双方的较量中。培植势力、无奈娶妻、假纳姨太、勾结上司、排挤异己。他,就是为了革命胜利,忍辱负重的共产党战士;他就是为了新中国成立,不怕流血牺牲的地下党人;他就是亲手杀死未婚妻的“凶手”——候时新。一名退伍军人写的谍战类小说,无论文章如何,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爱党、爱国的读者们!祖国加油!欢迎老兵入驻《野火春生》,qq交流群号83765563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介民已经到任,他没想到戴笠的位置会这么轻松坐上。

他兴奋的和秘书说道:“呵呵,毛人凤这个家伙居然真的跑到委员长面前帮我吹了风。

不管怎么说,他没有给我使绊子,我也应该尽快把对他的承诺给兑现了”。

调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原天津站副站长赵涛现调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统计调查局上海站任站长,请相关部门配合交接。

印章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署名郑介民。

郑介民相信这一纸调令足够让毛人凤满意。

他故意没有在调令后面以人事科或者组织部的名义,而是直接署上自己的大名。

这是为了告诉毛人凤,自己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不但做了,下面的人看到他的署名还会尽快办理,更不敢有质疑和推诿。

……

天津站,此时的赵涛还全然不知,自己已经通过利益交换,变成了军统上海站的站长。

他正在发愁,因为他深知郑介民和自己毫无瓜葛,多年戴笠和毛人凤在自己身上烙印的标签,很快会让自己成为排挤和打击的对象。

莫名的伤悲和落寞已经无法支撑他这么多年精心铺的路,他疲惫不堪的给自己请了病假,在家中的躺椅上暗自神伤。

屋内正厅和他躺的位置只隔了几串珠帘,外面的人似乎并不知情,麻将声、嘻笑声、酒杯碰撞声混合着他此时焦虑的心情让他感觉特别的烦躁不安。

“喂,你们小点声行不行?天天几个老娘们就他妈知道打麻将,没听到外面到处都是枪声?党国的战士都在浴血奋战,你们还在这里奢靡无度,真替你们感到惭愧。”

外面的一群女人吓了一跳,瞬间安静下来,这是赵涛第一次冲他们发火,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们手足无措,都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赵涛的太太何清清。

何清清刚好是上海人,出身名门望族,自小便娇生惯养宠坏了,可也正是她的出身才让赵涛能够顺利的搭上戴笠和毛人凤两位大佬。

赵涛从不敢在何清清面前发脾气,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而何清清背地里没少打着军统和赵涛的旗号干一些诸如贩卖鸦片、压榨资本家的勾当。

赵涛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知道连自己都不敢阻拦,那些天津站的同僚和站长就更加不敢得罪这个有通天背景的姑奶奶了。

面对赵涛的驳斥,何清清的面子当时就掉在了地上,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委屈?她把牌一推,穿上脱掉的高跟鞋,冲着赵涛走了过去。

何清清最好的闺蜜阮佩云伸手想拦着她,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她高跟鞋叮咣、叮咣的剧烈响声仿佛要把地面都戳一个洞似的。

掀开珠帘,双手抱胸依在墙边吼道:“姓赵的,你到底什么意思?吃什么枪药了?你们天津站办事不力,连个共产党都抓不住,天天闹得街上人心惶惶的,你好意思说我们?说来说去都是政府养了你们这一帮酒囊饭袋之徒。”

“放屁”

赵涛直接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手掌扬的极高,多年被何清清压抑的心头之火蹭的就被点燃了。

何清清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对自己毕恭毕敬的男人今天会如此蹬鼻子上脸。

这也难怪,她们这一帮人,整日里就是喝酒、逛街、打牌,谁也没有关注过政治,甚至没有买过一份报纸,听过哪怕一分钟的广播,自然戴笠的死他们是不知情的。

何清清把脸伸了过去,依然骄横的撒泼道:“你打啊,你打啊,吃软饭的东西。”

“啪”

一巴掌重重的扇在了何清清的脸上,何清清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阮佩云赶紧去搀扶。

何清清万万没想到今天赵涛不但骂了自己还有胆子打自己,这一巴掌是真狠,直接让自己嘴角都渗出了血。

何清清委屈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嚎啕大哭。

赵涛心里清楚,自己当年正是凭借着何清清的表叔杜月笙才成功的攀上了如日中天的戴笠,成为了戴局长的门生。

另外,何清清的表姐正是戴笠的地下情人、毛人凤的太太,所以他又间接成为了毛人凤的表亲。这一切都是何清清带给他的。

“都给我滚”

赵涛既然这一巴掌打了出去,也不再避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对着何清清的牌友下了逐客令。

其中两个女人花容失色,慌忙收拾桌上的钱物,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匆匆离去。

阮佩云擦了擦何清清的眼泪,对赵涛说道:“我也走了,你可不许再欺负清清了,有事商量着来。”

赵涛可不敢得罪这个貌美如花的阮佩云,阮佩云在天津是名副其实的交际花,什么政府议员、少爷阔太、军中将领的都对她表示过爱慕。

何清清示意阮佩云留下,阮佩云趴在她的耳边说道:“我留在这里,你们老赵不是更下不来台吗?傻丫头”。

阮佩云出了门,何清清看着赵涛六亲不认的模样,连个道歉哄自己的意思也没有,顿时委屈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哭,哭,哭,催命鬼似的,要哭到堂院里哭去,哭的整个天津家喻户晓你也算没白委屈。”

赵涛这一说,何清清还真不哭了,倔强的叮咣、叮咣踩着高跟鞋,也不搭理赵涛,径直走向屋内的电话旁。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今天太反常了,他非常了解赵涛这个人,这个人既能忍又喜欢做表面文章,尤其在外人面前赵涛向来是会给自己十足面子的,这也是她嫁给赵涛的原因。

那么,今天他这样发飙只可能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外面有人了,还是一个比自己背景更强的女人。

第二,工作上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天大的事,大到连自己的后台都保护不了他的事。

何清清确定不了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既然第一件事证实不了,那就先试着证实证实第二件事,也算给娘家人告个状。

“喂,张妈,我是清清,叔叔在吗?”

张妈是杜府的下人,在杜府工作了一辈子,所以对何清清也是比较熟悉的。

“清清啊,好久你也没往这里打电话了,你叔叔经常提起你,都想你了。”

“张妈,我在天津这边挺忙的,一时耽搁了和叔叔的联系,现在叔叔在吗,我亲自向他请罪。”

“哎呦,清清啊,真不凑巧,你叔叔这两天去了南京。”

“南京?”何清清有点差异,叔叔从来不离开上海,一般只有别人来拜访他,他很少离开。

“叔叔怎么去了南京?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吗?何清清着急的追问。

“好像走的时候听杜先生说了一句什么去南京吊唁,当时我还在想什么人这么重要,值得先生亲自跑一趟。”

“吊唁?”

何清清心里咯噔了一下,南京值得叔叔跑一趟的人并不多。

“张妈,你可听说是谁去世了?”

张妈支支吾吾的回忆着说“叫……叫……叫什么力来着的,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不过听杜先生的跟班无意中提起来好像说是什么局长。”

“戴笠?”

何清清脱口而出,说完直接吓得自己一身冷汗。

“对,对,对,就是他,哎呀杜先生对这件事可上心了,一大早就……”

“咣当”

何清清手一松,电话掉落在柜台上,整个人愣在了当场,只留下对面张妈自言自语的声音。

过了良久,何清清低沉的声音问赵涛:“戴先生走了?”

赵涛叹了口气说:“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

“表姐夫怎么说?”

“说个屁啊,不知道上层出了什么差错,居然让郑介民接了戴局长的班。

何清清听完,又一次瘫坐在地,要说刚刚被打在地是肉体上的痛苦,这一次瘫坐在地可真就是灵魂的折磨了。

“完了,完了,老赵,你说新上任这个局长会不会查我们?”

“唉,板上钉钉的事儿,新官上任三把火,无论怎么烧,这头一把火恐怕都跟咱们脱不了干系。

清清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该转移的资金转移,该收手的收手,该打点的打点,千万别舍不得花钱,还有你叔叔那里,还有你表姐那里都要探听虚实,能活动的活动,实在不行咱们就去新加坡,那边我有关系。”

“老赵,你都开始考虑后路了?真的到这个地步了?”

“清清,自作孽不可活啊,这两年你在天津都干了什么谁不知道?早就说,让你小心着点,让你别太张扬,以往你就是不听,你总觉得有靠山谁也不能把你怎样,可现在那?树倒猢狲散,有多少你得罪过的人就等着这一天那。”

清清的心已经沉到谷底,又哽咽着问:“老赵,不行去叔叔那吧,叔叔人缘广,关系大,应该总能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的?”

“你说杜先生啊?恐怕他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啊!”

何清清听完赵涛的话又一次浑身瘫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干过的肮脏和龌龊的事情,无论哪一件追究起来,自己恐怕都吃不了兜着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