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溺宠迷糊妻:老婆别想跑

更新时间:2019-07-06 19:16:28

溺宠迷糊妻:老婆别想跑 已完结

溺宠迷糊妻:老婆别想跑

来源:落初 作者:飞扬卷尘 分类:二次元 主角:覃天慕 人气:

新书《溺宠迷糊妻:老婆别想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飞扬卷尘,主角覃天慕,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听说老公有了情人,慕小小拍手叫好,她可以逍遥自在追寻真爱去也。乐癫癫找到老公谈判,却被老公强势霸住不放。“想找真爱?行,只要你能逃出我的掌心。”慕小小仰天狂呼:“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吗?老婆哪有情人好,你干嘛不去找你的情人?”老公邪魅一笑:“等我腻烦了你,自然会去找情人。”“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腻烦我?”“对我好点。”“还要等多久你才会腻烦我?”“一辈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小小摸了摸额头。额头上被青铜盔甲撞到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她沮丧地问:“走廊上那个青铜盔甲也是后来才换上去的吗?”

“是。”

覃天回答,抬眼望了望慕小小,看见她捂着额头的手,若有所悟。

慕小小又问:“原本那儿放的是什么?”

覃天想了下说:“好象是刺绣。”

“刺绣?”慕小小哀叹。

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弄坏珍贵的刺绣,还是该为自己撞头而悲哀。

这么说来,她会被撞头,全是拜覃天所赐?

可归根到底,是怪她自己走路不当心,怪不得覃天。慕小小欲哭无泪,只能自认倒霉。

覃天把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唇边的笑容在扩大。

象是嫌慕小小还不够懊丧似的,他故意问:“你被盔甲撞到额头了?”

“没,没有啊。我怎么会撞上它?你以为我当真走路不看路?”慕小小马上放下了摸着额头的手,就不肯承认这一点。

覃天微微笑了笑,没有追问下去。

他微侧过头,转向舒涧交待:“把外面的瓷器和玉器全部换掉,嗯,换成青铜四方鼎、金胎嵌宝执壶……”

他一口气报了一长串名字,显然对自家的藏品十分熟稔。而这所有的东西,听起来全是金属类的物品,不怕被慕小小弄坏。

舒涧答道:“是,我这就去换。”

覃天又说:“摔坏的那些碎片,你拿去处理吧。”

舒涧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要知道,那些东西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就算是摔坏了,拿到市场上照样能够脱手。

他今天发财了。

二少Nai这一跤摔得好,摔得妙,摔得呱呱叫。

舒涧出去后,覃天转向慕小小,似笑非笑说:“因为你,我的按摩师没空给我按摩,只好由你来按了。算是打破东西的赔偿吧。”

“可是,我不会按摩。”慕小小极其为难地说。

她很想说,不如换她去更换物品,清扫地上的碎片。不过,鉴于她今早已经连闯两次祸,这个口她实在开不了。

覃天一定不会同意的。

他一定怕她在更换物品的时候再打碎一些东西。

覃天笑看着她说:“没关系,只要是你按就好。”

浴室内的两个女孩忍不住发出压抑的“吃吃”的偷笑声。

覃天马上对她俩说:“你们都出去吧,这儿有我老婆照看就行了。”

“是。”两个女孩强忍着笑意,低头小跑着出了浴室,把覃天和慕小小两人留在浴室内。

覃天指了指浴室半开着的门说:“把门关上。”

诺大的浴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且面前这个男人还躺在浴池内沐浴,慕小小顿时感到浑身不自在,脸上隐隐现出了红晕。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象这样跟一个男人单独呆过。

她绞着手指说:“门就不用关了吧,反正你也不怕她们看。”

覃天不动声色说:“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慕小小猛然想起了来这儿的目的,对了,她是来跟覃天摊牌的。刚才摔了一跤,光想着怎么跟覃天交待,竟把这事给忘了。

这种事,当然还是不要被别人知道为好。

所以,慕小小乖乖地走到门口,把门关好。

在门关紧前的一瞬间,她又听见外面传来了几个女孩压抑着的低笑声。

慕小小低着头,面红耳赤回到浴池边,却不敢跟覃天靠得太近,隔了个浴池站着。

覃天一扬眉说:“为什么还站那么远?过来,给我按摩。”

慕小小磨磨蹭蹭地朝覃天的方向走,嘴里小小声说:“可是我真的不会按摩。我们家小白就从来不让我碰,只要我妈给它按摩。每次我一按它就乱叫,我怕呆会你……”

“小白是谁?”覃天打断她的话。

“小白呀?它是我妈养的一只波斯猫,很可爱的,全身的毛雪白雪白的,一根杂色毛都没有。”慕小小提到小白,顿时神采飞扬,跟刚才判若两人。

覃天的俊脸抽搐了几下。

她竟然拿他跟一只猫相提并论?

慕小小已经来到了覃天身旁,她认命地捋起袖子,打算完成自己的任务。

浴池约摸有半个人高,慕小小从上往下看,便觉得覃天堪称完美的五官更加英挺,线条优美,宛如雕塑。

健康的肤色,不算白皙,但是很有光泽,很有男人味。

慕小小不禁又在心里惋惜,这家伙不去当模特真是太可惜了。那些职业模特每天健身、抹油、还做日光浴,也未必能有这样恰到好处的肌肤。

她感叹了一会,看看自己毫无按摩技能的两只手,试探地问:“我先给你按按头,彼此适应一下,然后再按别的地方,可以吗?”

覃天颤栗了一下。

原本平静地漂浮在水面上的花瓣跟着荡漾了几下。

“算了,不要你按了。”覃天摆摆手拒绝。

他想到了外面地上的碎片,想到了慕小小额角上被盔甲撞到的一点红印,还想到了想象中的小白的惨叫。

他怕慕小小把他骨头拆了。

“真的?”慕小小难以置信地问,“你不是要我赔偿吗?要不,我去帮舒涧整理东西,当作赔偿,行吗?”

“别,不用了,不要你赔。”覃天脱口制止。

要她整理?不如说给她个机会再制造一场大风暴。

慕小小就知道他的心思,对着他的后脑勺撇了撇嘴,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她不知道,覃天对面的墙壁上有一面镜子,她的小动作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覃天对着镜中的慕小小,有一忽忽的失神。

慕小小毫无察觉,知道自己真的不用赔偿,心头窃喜。看来,她这个粗心大意的毛病还是有点点好处的。

她问:“现在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吗?”

覃天回过神,闭上眼睛,懒洋洋地问:“你要跟我谈什么?”

慕小小面对覃天本尊,心情一紧张,事先想好的说辞全都忘到九霄云外,结结巴巴地说:“那个,我听说,昨晚你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在百丽汇。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覃天倏地睁开眼睛,从水里站了起来,扬起的水花溅了慕小小一头一脸。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