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雾隐忍者传

更新时间:2021-10-05 02:34:20

雾隐忍者传 连载中

雾隐忍者传

来源:落初 作者:王酃 分类:二次元 主角:阿桂小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雾隐忍者传》是王酃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阿桂小河,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在和朋友沙滩上庆祝毕业聚餐时,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忍者世界。误打误撞在雾隐村结识了辉夜君麻吕,两人逃出水之国后,辗转来到茶之国,又和土蜘蛛萤邂逅,一起结伴到火之国木叶村。自此在尔虞我诈的忍者世界里展开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天拉着鸣人跑了很远很远,才注意到自己居然把他带到忍者学校门口来了,双手抵在膝盖上,气喘吁吁,“我艹,我们怎么来这里了?”

明天擦了把满头大汗,质问一边同样累得不轻的鸣人,“喂,鸣人,你中午不在学校呆着,怎么会在那儿出现?”

“别提了,伊鲁卡老师讲的课太无聊了,我和鹿丸,丁次还有牙,他们几个一起翻墙偷溜出来玩,中途各自散开。”鸣人一边说着,一边惊悚瞥见伊鲁卡老师正怒气冲冲地朝校门口飞奔过来要作势抓他们,“不好,明天快跑呀!”

“跑什么?”明天不懂地顺着鸣人怪异的目光看去,看到伊鲁卡老师咬牙切齿地模样,二话不说就和他一起开溜,甚至跑得比他还快,开玩笑,他可是一大早都没去上课。

“鸣人,明天,你们两个快给我回来!”眼见他们俩一瞬跑没影,空气中回荡着伊鲁卡老师气急败坏地怒吼声。

左右交叉转过几个路口,把伊鲁卡老师甩开后,悠哉地在村里闲逛的明天和鸣人,意外看到佐助的身影。见他急匆匆地走进一条街道,明天和鸣人猜想,难道佐助也逃课了?两人决定小心点跟踪,避免被他发现尾随,一块和佐助来到一片纹有团扇图案标志的综合建筑区域。

“这里是宇智波家族的地方吧,为什么许多店铺住宅都用警戒线封起来了?”明天看见宇智波一族不少地方都被拉起警戒线封锁,转过脸问鸣人:“鸣人,你知道原因吗?”

“唔,具体的情况说实在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除了佐助以外,宇智波一族的人都被人一夜之间全部杀害,这里很早之前就开始这样封闭起来,不让村民接触宇智波这里。”鸣人当时,整天只醉心于如何靠恶作剧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很少会去打探关心村子里的这种家族新闻,当初刚从同学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很是震惊,本想去安慰安慰佐助,可话到嘴边就是开不了口。

很早以前?明天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宇智波一族在被人偷袭暗杀的情况下,不可能没有人察觉到动静吧,一个人宰只猪都是相当费劲,更何况是一族,竟然还幸存下来佐助这么一个孩子,这非常可疑,又听鸣人继续说道,“不过,听商店街的那些老板曾经说过,现在宇智波家族的这个地方,要准备拆除了。”

明天在和鸣人小声嘀咕时,看见远处的佐助,站在一栋宅邸前停留了相当久,这才拨开挡在面前碍眼的警戒线,一步跨进屋里。

鸣人想猫腰着跟佐助进去,却被明天一把拉了出来阻止,他闹不明白,“干嘛拉着我,你不跟进去吗?”

明天语重心长对鸣人说道,“鸣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过于深究没有任何好处,算了,我们两个离开这里吧。”

“好吧。”鸣人见明天都这么说了,只好放弃再跟踪,和他去别的地方玩。

一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

午后的黄昏,太阳已然西下,鸣人独自沿着河岸行走,他打算再去后山修炼一会体术再回去,就跟明天分开了。他走在岸边看见平时很少有人的河桥上,佐助竟会独自坐在那儿,两眼哀伤地看着前方,落日余晖折射出他的背后的影子显得是那么孤单。佐助似察觉到有人,一个回头,发现鸣人正盯着他看,不知为什么一看到是他,心里就很不爽,对他莫名有些生气。看到佐助突然对自己这么怒目而视,板着一张臭脸给他看,鸣人本来还打算走下小坡去主动和他聊天,看他这样子敌视,也睁大眼睛怒瞪回去,冷哼一声,把头甩开干脆走了。

明天独自一人转悠到公园,发现在公园一处角落里,蹲着两个小女生,一个有着一头好看粉色头发的小女生正涕零如雨,旁边另一个小女生则好言安慰她。

“小樱,别哭了哦。”安慰人的那孩子帮那哭泣的小女生捋好头发,拿出一条红色缎带,仔细手巧地帮她绑定好发型,“额头宽又不是坏事,如果怕被大家取笑,你就更不应该老是用刘海盖住额头,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大家面前,你啊,才会被人取笑的,看吧,这样绑好就可爱多了喔。”

“嗯,这样绑定,是挺可爱的。”

呀!

两个小女生冷不丁被这陌生人的插话给吓得站起来,紧张戒备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人。

“咦,你是伊东明天啊?”粉色头发的小女生停止哭泣,辨认出来人。

“你是,坐在我后面的那个,谁?”明天都上课好几天了,还是认不全班级里同学的名字,像遇到雏田也是一样,人家就坐在自己后面,一时竟然忘记人家叫什么名字,还有旁边那女孩,也是他同班的,这有些尴尬啊。

“明天,我叫春野樱,她是咱们班的山中井野。”小樱看明天一会看看自己,一会又看看旁边生气的井野,愣是没开口,肯定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为了打破冷场的尴尬,主动介绍了自己,又很有礼貌地指着一旁的井野向明天介绍道。

“哼,这家伙记不住同班同学的名字也就算了,还在一旁偷听我们女生讲话,真是没礼貌!”井野气鼓鼓地教训明天,对他偷听她们讲话的行为表示不满。

“抱歉,抱歉,我刚好路过这里,就听了两句。”明天表面挠挠头苦笑认错,好像让他蛮难为情的,心里却在不屑暗道,“哼,死丫头,毛都没长齐,就敢学大人来教训人,听了又能咋样。”

闲谈几句,就赶紧和这两女生告别离开公园,明天甫一回到家里,刚想喘口气时,就被守在屋里的土蜘蛛萤抓到,野丫头坏笑拉着他的手,逼着他讲新故事。明天拉长了一驴脸,抚摸着野丫头天真无邪的小脑袋,一边瞎编,一边无奈叹息,以后自己的生活有得热闹了,一个漩涡鸣人,一个土蜘蛛萤,这日子,唉,人生不如意之事,真是有十之八九啊。

第二天,浪涛让明天和君麻吕把土蜘蛛萤这丫头带到学校来上学。到了教室里,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土蜘蛛萤很怕生的躲在两人背后,自我介绍也是遮遮掩掩,最后在伊鲁卡老师要安排座位时,硬是无理要求要和明天他们坐在一起,不答应就要气鼓鼓地哭出来。搞得伊鲁卡哭笑不得,为了不挡住萤看黑板的视线,只好调整旁边同学的座位。

半天下来,野丫头的适应能力出乎明天的预料,在经过最初的不习惯后,她已经可以渐渐主动去找陌生的同学搭讪,不但跟井野,小樱,雏田她们熟络起来,就是跟鹿丸,丁次他们也能说上话,和大家有说有笑的打成一片。放学后,明天把还在一路上叽叽喳喳讲个不停的她带回来,进屋内看到了浪涛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在谈话。浪涛看见明天他们回来,主动介绍,这是役之行者大人派来的人,以后将由他来照顾萤的生活起居,而他再过几天就要赶回去土蜘蛛的村子处理事务。明天听到浪涛这么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该来的总是会来。几天后,在木叶大门边。浪涛最后跟新来的侍从遁兵卫交代好一些琐碎的小事,又郑重地把土蜘蛛萤托付给送行的明天和君麻吕两人好生照顾。临别无言,相处这么久,众人都有些不舍,君麻吕也好,明天也好,还是小丫头都不愿意让浪涛离开木叶村,可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最终他还是挥手告别明天他们,踏上回程的路。

春去秋来,人间转眼匆匆过去五年。

明天和好友们在樱花纷落的时节,迎来了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

在教室里。

明天看到在伊鲁卡的旁边,地上坐着一个被粗绳五花大绑的金发少年,六道狐狸须的脸上满是愤愤不平,衣服上还有不少未风干的涂彩,同学们都对这习以为常了,但他还是感觉太丢人,五年时间过去了,还跟以前一样,这都第几次恶作剧被抓了啊,漩涡鸣人。

伊鲁卡老师环视一圈,暂时忽略鸣人那货,对站在面前的学生,大声宣布了,明天就要开始毕业考试的消息,让他们做好考试准备,今年他们这一届的考试流程分为两场综合考,第一场是忍具实操演练,分数为50分;第二场是三身术演示评估,分数也是50分。两场总分100分,当天考试结束之后,两场分数整合统计,总分有超过60分以上就算通过考试,准予从忍校毕业。

“欸,忍校以前也是这样考么?”明天问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鹿丸,感觉这毕业考试规则跟自己前世差别不大,唯一不同的就是,前世是纯笔试理论而已。

“不是,学校每年的考试都会有变动。”鹿丸打着呵欠,一副无精打采地懒样,“唉,本来都计划好了拿到毕业证书,就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真是麻烦死了毕业还要考试。”

废话,哪家学校毕业不用考试的,明天听他的牢骚,心里吐槽一句。

伊鲁卡老师讲到最后再跟大家补充了几点,希望每个人都能够顺利从学校里毕业后,就让大伙都散去早点回去做准备。而后他自己一个人在众人目光注视下,就把一直坐在地上抗议,嚷嚷个没完的鸣人带回商店街,去清理他留下的那些油漆涂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