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魔主别闹

更新时间:2021-09-04 05:40:05

魔主别闹 连载中

魔主别闹

来源:落初 作者:污萝卜 分类:二次元 主角:夏渊真丹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污萝卜的原创小说《魔主别闹》,主角夏渊真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在处于末法时代的二十一世纪,奇迹降临了,夏渊人生轨迹因此改变。他表面上仅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者,实际上是地球战力中的天花板他表面上道盟阶级只是黄级的杂鱼,实际上常和天级修士谈笑风生他表面上是名门正派的圣子,实际上无论真元还是性格都魔得一批他表面上智商只有巧虎级别,实际上……他的智商确实被战斗力惯坏了,经常掉线,但遇到本体搞不定的事把无敌的分身放出去莽不就行了?动什么脑子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一岁的夏渊浑身剧烈地颤抖着。

他觉得好冷,好痛。

关住他的房间很狭小,除了一扇铁门外,连床都没有。他想要休息,想要缓解自身的痛苦,就只好半跪在冰冷石地上,蠕动起来如同虾米一般,豆大汗水冒了出来。

他的情况很不妙,因为他很倔强,就是不承认自己错误,所以电了他大概有三十分钟,想到那个院长笑眯眯的眼神,夏渊内心的怒火就蹭蹭地上涨,如果他可以出去,如果他有机会……他一定要宰了这个老杂碎!

咚……咚……咚……

痛苦加深,夏渊被痛死去活来,他连忙压抑自己的愤怒,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差不多观察出了点规律,一旦自己产生愤怒,悲观,绝望的负面情绪,进入自己体内的东西就会活跃,那东西一活跃,自己就会痛。

他讨厌痛苦,他喜欢舒舒服服地,他希望好好地活下去,就好像课本里说的那样,有父亲,有母亲,有正常孩子的一切……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这些想想就行了,到底只是奢望。

是呢是呢,自己真傻,怎么就这样信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的话,真的大半夜跑去了那种鬼地方,他自嘲起来,忽然体内一阵剧烈地疼痛,医学上把怀孕的十二级作为最剧烈的疼痛,可夏渊此时的疼痛程度远超于此,他到底还是个孩子,直接痛晕了过去……

然后便是一阵走马灯般回忆。

他的家族曾经被人称为夏族,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大概是南京当政的年代吧,他的家族和全华夏最大的物流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共享利益,因为他们家族那个时候有玄升期的大能,就算是常申凯也需要郑重对待。

但夏族的那位大能被一个道号为“断罪之刃”的人杀了,那位“断罪之刃”也是玄升期的强者,而且极度接近圣人。他不仅仅修为深厚,还是道盟的天级,因此就算夏族的大能被杀了,他们的族人也敢怒不敢言,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常申凯连谴责都没有谴责。

而后断罪之刃甚至放言“这一族的血液里流淌着罪恶,以后绝对会酿成大祸,甚至出一尊魔圣扰乱人间,为了正义必须将他们完全清除”。这就是道盟的天级,公然把一个如日中天的家族逼上了绝路,但也有人觉得这是很荒唐的,认为断罪之刃过于极端。

最终,在与道盟另一位天级修士“星空行者”一战后,断罪之刃退出道盟,执意要血洗夏族全族,不过夏渊能出生就说明夏族到底还是没被他杀光。

因为在抗战期间,断罪之刃与一位忍者大战了一场,闭关疗伤,却再没有了消息,好像死了一样,渡江战役结束,夏族也结束了在棺材里仰卧起坐的日子,不再躲躲藏藏。

但新华夏的高层看不起这个家族,因为这个家族太墙头草了,常凯申眼看日军要打过来强行带走了孔家却忘了带他们,结果夏族就在敌占区“幸存”了下来,甚至还恢复一些了元气。到底发生了什么,懂的人都心知肚明。

日子依旧是不好过的,新华夏的各种改变对他们都透露着不友好,打土豪他们要挨揍,那十年他们也要挨揍。好在改开后家族开始有了好转,影响力渐渐大了起来,在那个省会城市都有巨大的影响力,只是一直不被道盟接受,但政商关系良好。

而夏渊的父亲夏腾则是一个奇葩,他觉得自己的血统很珍贵,必须传给更多的人。夏家的产业有很多,那就需要优秀的人来管理,那流着他血的孩子一定都是优秀。

所以他投资了一堆医疗机构,找到那些贫穷愿意代孕的女人,给她们做人工授精,生下孩子就抱走。除了特别优秀的,一般资质的人孩子只会被放养。

夏渊当然就属于那种资质一般的了,甚至还很差,因为他是少数不能修炼的孩子之一,连引气入体开辟气海都做不到,所以一个练气期都不是的他从小在家族就是底层,同龄的孩子对他多有欺负,大人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一些下人都看不起他。

夏渊也很倔强,表示自己看不起其他被“洗脑”的人,每次父亲在家族大会上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这些东西好无聊,好脑残,还什么家族利益高于一切?高个鬼嘞!还献出生命!去你的吧!什么叫奉献青春奉献家族?我人生的意义就是这冰冷的家族了?太不值得了,不干!

但其他人偏偏就接受了这些话并且奉为人生信条,所以他从小在家族就没什么朋友,那些兄弟姐妹和他的三观不符,谈不到一块去,再加上夏渊无法修炼的体质和排名靠后的学习成绩,让他成为了边缘人员,也就会在大会上被当成反面教材拿来衬托其他人的伟大。

其实他自己也不是个上进的孩子,可没办法,他对上进真没什么热情,因为他早早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平庸,看到了自己的天花板。

自己连修炼都不能,那在这个修炼家族再努力又能到什么地步呢?再怎么样也不过是成为家族修炼者的附属品罢了,他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不去努力。

他也不可能脱离这个家族,因为在族规中写明白了,“离家出走”的话,会有执法人直接让你在世界上消失。

他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梦想,仿佛咸鱼一样,在一片黑暗之海游荡,却依然渴望可以见到光明,然后光明就来了,新学期的同桌,一个叫萧长风的人出现在了夏渊的生活中。

他是另一个大家族萧家的一个普通旁系弟子,和夏渊是同龄人,同样是爹不疼娘早死,同样感受不到家族的温暖对家族感到抗拒,同样不想力争上游,以混吃等死过一生为宗旨。

这就是缘分!两条败犬相遇,互相舔舐伤口!夏渊真正地把萧长风当做自己的朋友,平时在家族中有一些不敢说的话就在下课期间悄悄和他分享,萧长风也会和他吐槽家族的一些制度,两个人都把对方当朋友,后面觉得朋友太浅了,不够深,于是互相称对方为“拍档”。

很中二,很幼稚,但夏渊觉得,和萧长风互相称作拍档的那段时间,他过得很开心,只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有限的,他们的初中可不是他们能够选择的,家族让他们去什么地方上中学,他们就要去什么地方,两个人分开了,但还是找着时间相聚,因为彼此可以给互相温暖。

但在忽然的一天,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夏渊面前,她仿佛天使降临凡尘,怜悯这个孩子,给予他光芒与希望。那是夏渊一直都想要的“出路”,那个女孩子有能力让他离开家族,有能力让他脱离苦海。

她问夏渊愿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庭,跟着她一起去给予其他和他一样苦难的孩子光明,夏渊答应了她,握住了她洁白的素手,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与光明相连,眼中的那个女孩子仿佛就是光辉的未来。人生似乎开始有意思了。

他去了约定的地点,给萧长风留了一封信,约定五年后再见。

可在约定的那座山上,女孩子没有来,夏渊就傻傻地等,可他所期待的东西到底是没有来临,最美的东西没有降临。后面下雨了,暴雨倾盆。他站在雨中,仰头望天。他觉得好累啊,好辛苦啊,为什么那个女孩子可以这么残忍呢?让他看到希望可却又把希望拿开。他忽然哭了起来,很难过。

可后面,一道紫色的光彩划过天空,仿佛流星一般,可那不是流星,当夏渊意识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带着强烈的光和热冲向了夏渊,最终没入夏渊的胸膛,夏渊因此昏死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市里的网瘾管教所。他被家族找到了,但他去赴约那天是家族重要的祭祖日子,他却跑了出来,家族对他很失望,觉得有必要对他进行一番彻底的管教,就把他送到了这个网瘾管教所,让一位柳教授好好改造一下他的身心。

他到底只是一颗家族的螺丝钉而已,螺丝钉是不需要思想的,在那里立着就好了。

一开始夏渊还觉得自己内心坚定不会被改变,可后面他发现他错了,几个“盟友”按住了他,但夏渊的力气忽然变得很大,把他们甩飞出去,这样强烈的抵抗行为得到的是更强烈的惩罚。

机器打开,“滴滴”,“滴滴”,“滴滴”,第一下下去,夏渊眼前看到一道白光,类似闪电,贯穿左右。他想张口大骂,可第一个音节都还没法出,第二下就已经上了他的脑。十几下后,,夏渊虚脱了,所有的力气在挣扎中用尽。

主治医师笑眯眯地问他,知道错了吗?

夏渊如果放在以前肯定会说我错了,因为他知道那样就不会再痛下去了,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无法低头,一股莫名的情绪自胸腔涌上大脑,他冷笑了起来,下场自然是不会好过。

后面主治医师不敢再电下去了,怕直接把人弄死了,所以他先把夏渊关了起来,打算慢慢来,电你几个月看看你还敢犟吗?其实他错了,都不用几个月,如果明天他还敢电夏渊,那融合了“魔源”的夏渊会很轻松地挣脱出束缚服然后拧下他的脑袋。

“夏渊?夏渊,还活着吗?”熟悉的声音传入夏渊的耳中,仿佛黑暗之海中的一束灯塔,夏渊惊醒过来,忽然发现不痛了,而且身体有说不出的舒畅,白天电击的痛感都消失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强烈的杀意,他的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紫意,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杀光这座网瘾管教所里的所有人,再杀光自己家族的所有人,然后是这座城市,这个世界……

但那股杀意被压制住了,最好的拍档来救自己了!那种温暖化为了囚笼,将恶魔困在心底。他压低着声音说道:“长风,我在这里。”

“呼,我先想办法把锁弄断……还好筑基了,不然要搞这种锁还真是麻烦。”萧长风小声咕哝着,他刚才在这里找了一圈,确定了附近没人,一些值班人员也都入睡了,这让他不由得吐槽起来,这样的网瘾治疗中心真的大丈夫吗?不怕人跑了吗?

随后夏渊就听到咔擦一声,门打开了。萧长风站在外面,他穿着一身道服,胸口上的勋章上一个“萧”字龙飞凤舞,他想起来了,今天萧家好像也有重要的活动,萧长风身为一个旁系弟子的确有必要穿戴正式。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见到萧长风,夏渊激动地想哭。

“消息早都传开了……班上老师拿这个吓唬我们,说以后要是再不好好学习父母就会送我们进来和你一起被电,我当时还有点不信,毕竟你不是写信给我告诉你跑路了吗?可后面还是有点不放心,问了你的那个叫夏颖的妹妹,晚上还梦到你被人家电,就过来看一下了……”萧长风小声道。

“你……我……”夏渊压抑不住了,内心的愤懑,痛苦,委屈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他扑在萧长风身上,纵声大哭,这吓了萧长风一跳,一边堵住他的嘴不让夏渊发出声音一边带着夏渊往外溜。

他也不知道该让夏渊去什么地方好,夏家肯定是没法回去了,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能力给夏渊一个庇护的场所,但这个网瘾治疗中心,这座城市肯定是没法待了,现在先离开这里,以后再慢慢从长计议。

“长风,你筑基期了?”路上,夏渊摸了摸萧长风的肚子,想感受一下道基是什么东西,他的家族里有很多这样的人,但他们嫌弃夏渊,怎么可能会让他碰。

“恩,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心,筑基期的弟子在旁系中还是很少的,我也算个稀有动物了……”萧长风说道,青色的风真元将他包裹着,他带着夏渊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这就是大破灭的开端啊……连接一切,破坏一切,世界的毁灭者,令人绝望的魔主。”虚空中传来一声轻叹,一位白衣男子走了出来,望着萧长风带着夏渊离去的身影,不悲不喜。

“所以林轩你是要提前扼杀这个灾害吗?可是有我在这里,你做不到。”又一个人出现了,他全身笼罩在黑紫色魔袍里,看不出五官,只有白净的手脚伸出,但紫色的眸子却在黑雾中无比耀眼。

“不想做什么,我已经没有力量改变过去了,回到这里,只是静静地见证。”白衣男子说道。

“是啊,见证,这就是一切的开端。”黑袍男子点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