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缠绵入骨:二婚娇妻太惹火

更新时间:2019-08-01 23:00:27

缠绵入骨:二婚娇妻太惹火 连载中

缠绵入骨:二婚娇妻太惹火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韵之间 分类:都市 主角:苏千洛楚易白 人气:

火爆新书《缠绵入骨:二婚娇妻太惹火》是水韵之间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千洛楚易白,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回国就遭遇车祸,丧失记忆不说,还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传言,他有断袖之癖,为了掩人耳目才要娶亲,可是新婚之夜趁她熟睡缠绵之人是谁?苏千洛扶着腰,酸痛得站不住脚,带着哭腔表示,“传言都是扯谈。” 前有老公青梅牛皮糖似的破坏两人的二人世界,后有传说是她的正牌未婚夫频频出现?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好端端的,为什么她要失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整个人都被楚易白那个无耻起的燃烧起来了,扑了上去,扣住楚易白的双手,将他反剪,然后就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你脱我衣服,我扒你裤子,看到底是谁能赢! 不过她的力度,一只手根本就无法制住楚易白,楚易白不到三秒就挣脱,一个反转,就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上。 而且该死的,他那个裤子的皮带真特么的难解!她还没有解掉好吗! 苏千洛被紧紧地贴住了墙壁,恼羞不已! 楚易白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一只手扣住她的双手,一只手在她的短裙子边沿作恶。 “楚易白你够了啊!”苏千洛察觉到他的意图,厉声斥责道。 楚易白闻声非但没有住手,反而贴住了她的耳朵,喉间溢出一声低笑,嗓音低沉暗哑:“还有裙子,内衣,内裤没有脱掉。” 变态,死变态!苏千洛心里暗暗骂了好几声卧槽! “不打了,我输了,我输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苏千洛决定投降。 闻言,楚易白喉间又是发出一声低笑,不过却把苏千洛的双手给松开了。 尼玛的,用那么大的力气,痛死了!苏千洛转过身,两只手十指交扣扭动着手腕。 楚易白虽然松了她的手,不过却仍然杵在她的跟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苏千洛眸中闪过一丝尴尬,挑眉道:“怎么,还想打?” 楚易白目光深沉,没有说话,忽然捉住了她的右手,将她的手放置在他的皮带扣上,声音沉哑道:“你不是要解它吗?我教你解。” 苏千洛的脸一下子爆红,支吾道:“谁,谁要学了?” 她仿佛触电一样,缩回了自己的右手,目光嫌弃地瞪了他一眼。楚易白也没有介意,眼底里洋溢着一抹宠溺的笑意:“既然夫人害羞,那楚某只能自己动手了。” 卧槽!苏千洛还没有来得及惊呼,他已经啪嗒一声解开了扣子,裤子应声而落。 流氓啊!流氓啊!苏千洛心里埋汰,目光却忍不住低头瞄了过去…… 楚易白又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领带上,扯了扯,把领带丢到了一边。 在苏千洛目瞪口呆的惊悚中,楚易白又把手放在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上,当着她的面,慢条斯理地解开了。 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 他身材太好,目不转睛的苏千洛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就在这个暧昧四射的时刻,一声突兀的尖叫打破了两人的甜蜜氛围。 “啊!”赵青青凄厉地叫了一声,然后捂住了眼睛,“你们不要脸!不要脸!” 楚易白,苏千洛:“……”囧! 最逗逼的是,楚易白居然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把苏千洛护在了身后。 苏千洛差点绝倒,她一把推开楚易白,开骂道:“楚易白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一个女的我怕她干嘛?你还不赶紧把裤子穿上了……” 楚易白:“……”这绝壁是他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刻,没有之一! 苏千洛十分淡定,拿起自己被楚易白丢在了茶几上的衣服,麻利地穿上了。 她上前两步,目光不善地盯着拖着行李箱的赵青青:“不知道赵小姐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赵青青松开了她装模作样捂眼的手,声音尖锐:“什么深夜!你看看外面,天还没有黑啊!你勾-引我楚少,白日宣淫,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 苏千洛:“……”刚才不是说的他们不要脸吗?怎么转眼就成了她自己不要脸了? “我在我家里,跟我老公亲热,怎么就不要脸了?赵小姐你私闯民宅,大声喧哗还有理了?”苏千洛还记恨她打自己的那一巴掌,毫不客气地怼道。 赵青青没别的特长,就是能哭。她啥也不说,就扯开嗓子就嚎:“呜呜呜呜呜呜呜……” 楚易白此时已经整理好衣裤,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他深谙赵青青的为人,紧紧地皱着眉头道:“你有事说事!” “你是不是不出国了?”赵青青马上止住哭声。 “对。”楚易白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我也不出国了!我不住酒店了,我要住你这儿!”赵青青气势汹汹地把行李箱一放! “我结婚了,你这样不合适!”楚易白干脆地拒绝了! 赵青青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楚易白,看着架势是又打算大哭一场了。 苏千洛真是怕了她了,她赶紧拽了拽楚易白的衬衫下摆,说道:“我不介意。” 赵青青喜出望外,楚易白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转过头来看她,苏千洛直接了当地说道:“你打赢我再说。” “行!”赵青青拍手答应! 楚易白:“……” 呵呵,苏侠女她当然预料不到,她不仅打不赢楚易白,她居然还打不过赵青青。 赵青青才应下,便迫不及待地竖起腿,给了苏千洛一个漂亮的回旋踢,苏千洛堪堪躲过了。 赵青青见状,站稳了脚再次上来,攻势猛烈,手脚敏捷,力度准很,苏千洛回避得有些吃力,更别提进攻了。 特么的,楚易白他家里到底是做生意的,还是开武馆的? 最后,赵青青一个狠踢,力度精准狠绝,就要踢到了苏千洛,楚易白赶紧出手接住了这一脚,护住了苏千洛。 苏千洛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十分心疼地搀住生生替她挨了一脚的楚易白,说道:“特么的她是专业的练家子啊!” 楚易白痛得直皱眉,一字一顿道:“所以你觉得我是为什么被她逼得说自己是同-性-恋?” 说又说不通,打又打不过……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的…… 一边的赵青青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又气红了眼,把行李箱摔的震天响。 “楚易白,你犯规!”她十分愤怒地指责道。 楚易白神色冷淡:“我犯法也行,怎么能让你当着我的面伤我老婆?” 苏千洛微微一笑,给他一个赞赏他上道的大拇指。 赵青青几乎把一口银牙咬碎,怒气冲冲地问道:“我住哪儿?” “一楼保姆刚辞职了,你就睡那儿吧。”苏千洛不待楚易白开口,很有主人范地应道。 “什么?你要我睡佣人的房间?”赵青青怒目而视,几乎要喷火了。 “你不高兴可以不住啊。”苏千洛一脸傲娇,“我只答应让你住进来,其他的吃饭,穿衣,用品,我可没有答应,你要么出去解决,要么做家务抵消,二选一。” 废话,出去的话,还能回的来吗?赵青青恨得咬牙切齿,看着苏千洛的目光几乎都要飞出刀子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