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乡野小神农

更新时间:2020-08-01 03:34:00

乡野小神农 已完结

乡野小神农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逸龙 分类:都市 主角:张姐刘 人气:

经典小说《乡野小神农》由逸龙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姐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命运坎坷的牛小二,自幼无父无母,跟随苛刻的外婆长大,终究难以忍受外婆的欺凌,选择外出务工,却不料由此展开了新的“幸”福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能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原因吧,晓燕姐对我却是分外的亲昵。

“姐!姐!姐!”

我很快就看到了她家。

近年来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晓燕姐家里却是很多年前修的一层房子,现在看起来显得陈迹斑斑。

“是小二啊,快来快来。”

晓燕姐正好在门前,看到我的身影快步迎来。

“你小子是不是又来蹭饭了。”

晓燕姐习惯性的刮了下我的鼻子,俏皮的模样还真是分为惹人怜爱。

“什么呀,我是想你了才来的好不好。”

“就你油嘴滑舌,快,进屋吧……”

晓燕姐边说着就要拉我进屋去,也没有注意到我手心的伤口,拉的正是我受伤的那一只手。

“啊!”

我吃痛叫出声来。

这时候她也注意到了我的手心,“小二你怎么搞的,是不是偷看哪家的姑娘慌忙逃跑跌到了呀!”

“姐,你还跟我开玩笑呢。你还不知道我啊,这么单纯可爱,纯洁无暇,怎么会看别家的姑娘啊,我这么喜欢你,你还说这话啊!”

故作生气的我却没有引起她的注意,现在她正在认认真真的打量我的伤口。

然后把我领到了她的家里,用酒给我做了简单的消毒之后,她找来干净的纱布小心翼翼的给我包扎起伤口来。

“叫你以后还不小心,一定很痛吧……”

还时不时的吹着我的伤口,也只有晓燕姐一直心疼我了。

“对了姐,你妈她们呢!”

“噢,我爸说是带我妈去省城看病了,今天刚走,估计回来得几天。”

听到这话,心里有一朵花抖动着花瓣,蓦地盛开,脸上也被这话带来的芬芳感染,布满了奇异的笑容。

静静的看着晓燕姐,此时我坐在凳子上,而她为了方便给我包扎伤口,是半蹲在地上的。

这个时候,她浓密的眉毛,水汪汪的大眼睛,性感轻薄的嘴唇,在这个角度透射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还有斜着能够看见随着她呼吸不断上下起伏的胸膛,与张姐不同,晓燕姐从来没有过男朋友,现在这青春独特的韵味没有沾染任何男人的气味,更是让我浮想翩翩。

女生到了二十多岁,身体已经到了成熟期。

晓燕姐的身材比起张姐,更是强上了百倍。只是她穿的衣服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就算是现在蹲在我的面前,还是看不见她起伏的地方。

感觉到了我炙热的目光,久久不肯从她的胸口挪开,晓燕姐狠狠的在我大腿上拧了一下。

“你往哪儿看呢!你小子!”

“噢没事没事姐,我是看见你太漂亮了,忍不住就被你深深吸引过去了。”

晓燕姐是个很害羞的女孩,每次我一夸她都会让她脸上出现一抹抹粉红,真是好看。

“就你贫嘴,还没吃饭的吧,等着,姐这就给你做饭去。”

看着晓燕姐转身走进了厨房,我紧紧跟了过去,她正拿起围裙。

“晓燕姐让我来帮你系围裙吧。”

“你先去那边屋里坐会儿吧,我弟弟也快放学回家了,正好饭做好了就一起吃饭。”

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只有晓燕姐真的是把我当家人一样对待,在她的家里我更是有一种家里的感觉,经常就会跑到她的家里来蹭饭,她的家人也是看着我长大,早就已经把我当做了他们的亲人。

从小我就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保护这个女人一辈子,看着越来越漂亮的晓燕姐,心里那种特殊的感情经历了时间长久的灌溉,现在早就已经根深蒂根深蒂固,就等着时间让它开出花来。

“姐,你做饭太好吃了。真想一辈子都吃你做的饭。”

“想得美!”

听我这么说,晓燕姐把头低得很下,但我还是能够看见她侧脸上的羞红。

“你说好不好啊?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夫了。”

我故意问他的弟弟,这小子经常被我带着玩,也是非常喜欢我的。

毕竟找媳妇还得从孩子抓起嘛。

“是不是当我姐夫就可以一直陪我玩了。”

“当然啊,不仅可以天天陪你玩,还要好多的糖吃哦。”

“好呀好呀,那你就做我的姐夫。”

晓燕嘟着嘴说他的弟弟不懂事,却没有看出她生气的模样。

吃过饭,天色已经昏暗,他的弟弟也因为明天还要上学,晓燕姐早早就把他赶回了房间做作业。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又来了一个媒人,还带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晓燕,你看你现在家里的情况,早点嫁人也算是给家里省了一大笔开支是不是啊,你看王二狗家里的情况也不错,他家里有五亩非常肥沃的土地,自己又勤快能干,一年不仅喂了一头牛,还养了三头猪......”

媒人在哪儿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在晓燕的脸上却只能看见深深的厌烦。

从她辍学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习惯了这样天天有媒人到家里天花烂坠的劝说。

有所不知,在我们这个小农村,女的十七八岁就到了结婚的年纪,很多人在二十岁左右都已经有了孩子。

因为晓燕姐去外面读大学了,现在到二十岁了已经成为了村里人眼中的剩女。

媒人还在不断的诉说,晓燕姐却没有搭理。

换做以前,她是不会让这个媒人踏进家门的,最多就是在门口应付几句,然后就送客了。

今天还请他们进屋,就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生病的时候找这个王二狗借过钱,毕竟是欠人家人情,到自己家里来如果不以礼相待村里的人一定会说她不懂事不贤惠。

我在一旁看着这个王二狗,真是配上了这个名字。

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粗布衣服,上身就是一件褂子,还没有扣扣子,露出他长着毛茸茸的胸口。站在媒人旁边自顾自的挖着鼻孔,就是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我貌如天仙的晓燕姐姐,要嫁人也要嫁给我这样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男人嘛。

媒人看见不管自己怎么说,晓燕就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客套性的点着头,于是扭过身去,瞅了旁边的王二狗一眼。

王二狗会意,将自己抠鼻孔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就伸进裤兜了摸起了什么东西。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你老汉(就是爸爸,在农村习惯叫做老汉)借钱的时候留给我的东西,他说如果换不上钱就把你许配给我,这就是你老汉给我的信物。”

“是啊是啊。你看你妈现在的情况,又到省城去了,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你爸都说这样的话了,你要是嫁给二狗了,不仅这笔钱不会让你还了,以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二狗已经说好了,只要你点头就把家里的几头猪都卖了,钱拿出来给你妈治病......”

看着二狗拿出来的一个银手镯,晓燕认识,那是妈妈说一代代传下来,以后要留给自己做嫁妆的东西。

就在看到手镯的那一刻,晓燕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看家里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没有办法短时间内筹到更多治病的钱。

我见不得女生哭泣,尤其是我的晓燕,她的每一滴眼泪都像一把把刀子,无情的割在我的心头,这是比流血更加钻心窝子的痛。

一把拽过二狗手上的银镯子,我一下子就揣在了自己的兜里。

“啊?你说晓燕姐的爸爸给你借钱了?欠条在哪儿啊?还有他不是给你信物了嘛,信物呢?”

我这一举动他们猝不及防,现在都痴痴的看向我,二狗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现在看向我更是满脸的愤怒,就好像是我把他到手的媳妇抢走了一样。

“借条?借条是城里人的东西,我们街坊四邻的都相互信得过,谁家没有个困难,借钱自己记着不就行了,还学城里人打借条那多生分啊!”

我早就料到他们没有借条,在我们这个小乡村,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知根知底也都信得过,所以平时哪家有点事借点小钱都不会想到要打欠条,也都是度过困难之后很快就会把钱还上,已经成了一辈子的习惯,正如媒人所说,打借条就生分了。

“那信物呢?拿出来我看看!”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媒人懂得很多道理,一直都是在好好说话,但是身边的二狗却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看见我这个样子,气冲冲的就挡到了我的面前。

“哪儿来的杂种,在这不要屁脸的瞎嚷嚷,这是我和我媳妇的家事,轮的上你个外人说三道四吗?”

边说着,他就用那脏兮兮的手向我的裤兜伸去,看来他是想要从我手上把那银手镯抢回去。

就在他的手伸来的时候,我一把抓在了他的手腕上,狠狠地扳开。

他没有想到看起来瘦弱的我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被我硬生生的把手腕扳开,也让他感到深深的痛楚。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