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爱似烟花易冷

更新时间:2020-08-01 03:24:51

爱似烟花易冷 已完结

爱似烟花易冷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凉豆子 分类:都市 主角:裴遇凡苏锦年 人气:

火爆新书《爱似烟花易冷》是凉豆子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裴遇凡苏锦年,书中主要讲述了:午夜的酒店,我从身后抱紧他, “裴遇凡,娶我!”我的心狂跳。 他回过头来,目光微冷“理由?” “我配你,正好!”我极力掩饰紧张。 他却冷笑,“苏锦年,两周年礼物还喜欢吗?” 两年婚姻终到头,我成了全城笑话。 三年后,物是人非, 他把我抵在逼仄的试衣间里,“怎么,你男人不行?小了!” “裴总,请放手!”我低眉顺眼只为息事宁人! “不用手?可以!” 我们的故事, 我总是猜到了开头,猜不到结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舔舔干燥的唇,不依不饶地挣开他的手,十指紧紧捧着他那张过分好看的脸,挑衅道裴遇凡,你不敢吗?还是不行?是不是被掏空了?我来试试。

其实当时我脑里一片混沌,没经过大脑的话就这么冲口而出。

裴遇凡大概是被我刺痛了,这天底下的男人,没有谁听到不行这两个字会不生气,更何况被自己的老婆说不行!他对着我的唇,用力啃起来,一点都不温柔。

我只觉得唇上很疼,也很痒!体内不服输的劲儿被他刺激出来,我也对着他的唇使劲咬回去,直到一股腥味传来,我分不清那是他的血,还是我的血。我只知道,我要折腾裴遇凡,使劲折腾他,谁叫他那样对我!

反正我喝醉了,他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他自己,让我憋了这么久的气,再不发泄出来,我会内伤致死。

我跨坐在他身上,他的手往我的腰上稍一用力,就把我拽下来,而他翻到我身上。

我双臂勾着他的脖子,把他往下拉,他凌乱的发丝刺在我的脸上,有种别样的刺激。我的手指没入他的发间,感觉他的头发比往常柔软百倍,不,是比他这个人温柔多了!

苏锦年,没想到你这么饿。埋在我胸前的裴遇凡,低低地说了句话。

我没吭声,只是往他的脖子啄去,一点点往下,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我有种滚烫的成就感。

但很快,他就抢了主动权。当他沉入我身体时,我不可抑制地低呼出声,带着痛苦和欢愉!该死的裴遇凡,是我想折磨他,而不是让他折磨我!

这场疯狂如同无边无际的黑夜,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才彻底静止下来。我整个人瘫在床上,已经累得无暇顾及裴遇凡。是怎么从楼下的沙发到了楼上的房间再到床上,我一点也记不清了。

这一觉我睡得特别舒服,全身心彻底放松,酣畅淋漓!期间好像谁的手机响过,可我还是被睡神叫去,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我才醒过来。旁边的枕头有睡过的痕迹,不过裴遇凡早就不在了。

我看着头顶的米色天花板很久,才惊觉忘了重要的事。说好晚上七点要回裴宅给奶奶过生日的。我全身酸软不已,慢慢地爬下床,昨天穿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大抵是裴遇凡把它们放进洗衣机里,我急切地冲进浴室洗潄。

也许是太久没运动,我气色竟然好上许多,两颊有自然的红晕,皮肤像喝足了水一样饱满。然而,我终于发现疯狂过后的代价,颈窝和胸前布满了红的、暗紫的痕迹,我转过身,背后也有。裴遇凡是有多恨我?这些痕看着怪吓人的!

幸好,这样的天气穿半高领也算正常,于是我挑了件果绿色的堆堆领及膝裙,外面披上浅杏色风衣,本来想化个妆再出门的,可时间已经指向六点半,来不及了,我把卷发放下来,披在胸前,踩了双裸色高跟鞋就出门。

昨天还跟裴遇凡说去接他的,这会儿他应该直接从公司回家吧!

然而还差五分钟到七点时,裴遇凡给我来电话了,也没问我在哪里,直接就说他在中心公园外面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只好让的士司机绕回去。结果我七点十分才上裴遇凡的车,到了奶奶家都已经七点半了。

下车后,他居然问我拿礼物没,我没想到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正想挖苦他两句时,猛地看到他脖子一块暗紫色吻痕,我的心咚了一声,不会吧,难不成我昨天夜里也给他种了很多草莓?

裴遇凡察觉我的目光,轻哼两声,把衬衫领子严实地扣起来,不过那痕迹还是露了一小块在衣领外面,我别开视线,感觉脸和脖子有点火辣辣的。

进门后,奶奶最先看到我们,也许她最期待的也是我们。锦年来了,快过来奶奶这边坐。

我拿着礼物过去偏厅,刚落座就看到旁边的沙发上居然坐着我不想见的人,许子悦。她和裴遇晴坐在一块,两人在小声说话。

我公公裴正荣和婆婆沈慧音在大厅送客人。因为今天晚上设的是家宴,所以大家都会在晚饭前来给奶奶祝寿。

锦年,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这么红。奶奶关心地把手放我额头上。

没有,可能有点热。奶奶。我把风衣脱了放一边。

遇凡,你是怎么照顾你老婆的,看锦年都瘦了。奶奶怪责裴遇凡。

其实我瘦了几斤是因为这段时间频繁出差导致的,我跟奶奶说了一下,她竟然让裴遇凡帮我辞了工作,让我别太累。我好说歹说,奶奶才答应让我继续工作,但不能太劳累,她希望我和裴遇凡赶紧给她生个曾孙。

我嘴上应着,心里却郁闷,也得裴遇凡给我机会才行。就算是昨天晚上那么临时起意,他都做了措施,我能说什么。

遇晴,你大嫂坐下这么久,我都没听你喊她,你是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吗?奶奶看裴遇晴跟许子悦一直聊着冷落了我,瞪她一眼。

裴遇晴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声嫂子,在她心里,嫂子的人选一直都是许子悦,她们是同学加好闺密。

正荣,我看人都到齐了,可以开饭了。奶奶率先站起来,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可许子悦还是坐着不动。

我好奇地看了许子悦一眼,她倒是挺好意思的,又不是裴家的人,居然坐着不走!她今天穿了件橙色的长裙,感觉比寿星还要抢眼!她不走,难道是裴遇晴给她做胆子?还是以为,奶奶很好说话?

锦年啊,你过来奶奶身边坐。奶奶把我喊过去。

她坐正位,我坐她左边,裴遇凡自然要挨着我坐;我公公裴正荣坐奶奶右边,依次是婆婆沈慧音,然后是裴遇晴,本来圆桌上就这么些人,结果裴遇晴旁边坐了个许子悦,这让奶奶皱了眉。

许小姐,你是不是该离开了?不好意思,我们裴家今天只设家宴。奶奶明着是有礼地说,实则是下了逐客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