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安知玉如意

更新时间:2019-07-03 20:15:26

安知玉如意 已完结

安知玉如意

来源:落初 作者:蔚络深白 分类:都市 主角:金贵连 人气:

主角是金贵连的小说《安知玉如意》此文是蔚络深白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男人靠得住,母猪也会上树。  没看到家里一房子小妾吗?  哼,要靠咱也是靠儿子。  儿啊~你要跟娘争气  可别学了你爹去。  养儿防老是正经,咱要亲手调教一个好儿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章写的兴奋了,结果很失眠,哎。。。

**********

“重查。”堂上的男人没有多余的话,冷冷撇下指令。

下面跪着的管事样貌的男子浑身发抖,即便做好一万个准备,到了主子面前还是控制不住情绪,那两个字仿佛催命符一样紧紧贴在男子身上,惊恐地朝着堂上直磕头,虽然很想张口讨命,可骤降的温度让男子实在没有了说话的力气。抽空了灵魂。他知道说与不说都逃不掉的。

男人不曾看下面一眼,仍旧一页页翻着账本。偶尔瞥了一眼自己身旁立着的小厮。

那小男孩心领神会,躬了躬身子,走了下去,招了两名大汉进来将跪着的男子架了起来——他已经吓得软了筋骨,自然要让人拖着走了——可这在男子看来却像是判决书一般,就像戏文中唱的那样,拖出去斩了!于是乎,屎尿齐流,呼天抢地地哭喊起来。

小男孩皱了皱眉头,让大汉架着人赶紧离开,自己也跟了上去,外面吵不到主子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招呼了一声,大汉一个转身就不见了踪迹。那男子虽然有些恍恍然,却也明白了自己暂时没有姓名之忧,脱了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次您算是碰枪口上了!”小男孩凑到男子耳边道,“不说别的,就您今天扰了主子的清静,哼,想必什么结果您也清楚!”

男子实在说不出话来,闭着眼仿佛死了一般。他太清楚了,要不是事情牵连着里面的,自己怎么也不会失态至斯,都是那些女人害的!

“不过——主子这次不置你大不敬的罪,知道为什么嘛?”小男孩的声音慢慢的,拖得很长。

地上的人勉强摇摇头,睁开眼努力想扯出一些笑,却笑的比哭还难看。

小男孩又皱了皱眉头,稍微拉远了点距离,“自个儿回家想想,别让人当了枪使还巴巴儿的替人擦屁股!”说着那眉毛几乎拧到一块去了,这话说得自己都有些别扭,可不就是这个理儿?

小男孩不再多说,起身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大步朝回走去。

男子听见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放下手中的账本闭目养起了神。那脚步声进了房突然就消失了,不多一会,小男孩身上的味道便送入鼻中。“别成天学那些个废物的样子,爷听得实话!”

已然立在后面的小男孩“嘿嘿”一笑,摸了摸脑袋,“爷,李头还真的这么吓一吓,咱们还是要用他的,别让那些钻了空子!”

男子“哼”了一声。

“可是爷,安庆斗胆冒犯了,周姨娘NaiNai——”小男孩恰当的停了下来,这些话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太让人烦恼!

“怎么?”

“嘿嘿,”小男孩挠挠头,“安庆……真不会说!”

“小东西!”男子睁开眼瞧着一边窗外的绿叶,“耍滑头。”

周姨娘,含玉啊,不会消停的女人!

男子想着这个跟了自己两年的女人,多宠着她,还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爷的事也敢插手!男人把玩着手中的念珠,不知怎的就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了,红透了的空气里弥漫的全是那女人的味道。

他不是没尝过小姑娘的味儿,自己府上就养了不下十个女人,什么样的没有?可偏偏……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摒除思虑,可那香软的身子一下子就占满了男人的脑子,仿佛跟自己较劲似的,说不想了,那些东西偏偏就要粘了上来甩都甩不掉。

手中的念珠走得越来越慢。

那**蚀骨的娇喘声,拼命压抑却难耐地逸了出来的娇媚,细腻光滑且白皙的赛了雪似的,在火辣的颜色里尤其勾得人丢了魂。

最让男人惊奇的是这分明是花龄的女孩,媚骨天成的本事缠上自己,居然一个晚上居然都不想停下来,无止境地索要着,驰骋着,尤不知厌。尤其是她主动攀上吻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居然甘愿地与她撕咬着彼此的唇瓣、***甜美……甚至翻滚到地上也停不下来——

念珠陡然停止了。男人双眼猛地睁开,那女人狠狠撕咬住自己肩头那一刻仿佛重新回来了,最深刻的高潮冲了进去,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甚至下身也直挺挺地叫嚣着,欢呼着,渴望着。

青筋暴起的手突然断了穿着珠子的金丝线,佛珠滚落一地。

安庆惊奇的看着主子不停变换的神色,甚至自己都难感觉到主子太阳Xue突突地跳个不停。安庆胆怯地推了两步,周姨娘NaiNai的能耐自己虽然看不上,可毕竟跟主子睡一个炕上,自己忒大意了……

“安庆——”男子突然说了话,其间的嘶哑连自己都觉得出来。安庆自然心虚了一截,主子果然在想周姨娘NaiNai!

“主子。”安庆乖乖地垂下脑袋,恭敬的应了一声,决定以后再也不多嘴了。害死人的。

男子此刻却有些犹豫了,那女子毕竟是烟花巷里的。

安庆这会子越发的恭敬了,看来主子真的生气了,恃宠而骄的罪名在主子那里可是头等的,自己做的功劳再大这么一条压了下来谁也救不了!要处理李头那不过点头而已,可处理自己那就难办多了,主子这一犹豫,那必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况且主子是不会为难女人的,尤其是周姨娘NaiNai,那可是主子这两年捧在心尖上的,连大夫人见了都礼让三分!

这主仆两人各自揣着心思,竟谁也没有首先捅破的意思。四月初夏的天气已经有些燥热了,无名的虫子肆无忌惮地闯了进来,撞在墙上、桌椅上,“啪啪”的,毫无章法。

“史老弟!史老弟!”一个浑厚的男声猛不丁的响起,瞬间驱散了堂上持续的诡异,“哎!我说你怎么还在这里!阳庆说他们家主子还在看帐,我还敲打了那小子两下,得,打冤了!”

被称作“史老弟”的男子,淡淡地看了大大咧咧坐在下面紫檀木太师椅上的男人,重新拿起账本读了起来,“安庆,给珠大爷看茶。”

“好你个史繁生,大爷我顶着个毒日头过来你就给我这副嘴脸!”

史繁生没有理下面无理取闹的人。

“嘿,你还真给我脸子!”珠大爷翘起二郎腿,瞅着端了茶过来的安庆笑骂道,“不就那点勾当么,一个侍候的丫头都没有,咱们安庆都当成上茶的了。”

安庆下定决心低调做人,听了这句话忙道了“不敢不敢”。

史繁生抬头看了突然变得客气的安庆,有些不明所以,这小子什么时候懂事了?

珠大爷没看清史繁生的意思,当是自己终于引起注意了,笑嘻嘻地凑了上来,趴在史繁生的雕花鎏金福泰桌上,“史大官人,今晚可有节目?不如让老哥安排安排?”

史繁生皱眉瞟了珠大爷一眼,这候府的世子做人做的真有能耐,一身的本事偏要藏起来,还总是跟那个叫什么芙蓉的女人纠缠不清,要是自己碰上那么个胡搅蛮缠的泼妇,早打了出去。

“早上是谁叫骂着要去砸了他们家的楼牌的?”

珠大爷“嘿嘿”干笑两声,起身拍拍衣襟,两个眼珠子骨碌一转,“还真是,史老弟不如跟着老哥砸场子去!娘的,”珠大爷呸了一声,“都不是什么好鸟!”

史繁生“哼”了声,却不再说话,省得这家伙再喷出什么难听的出来。一大早的跟芙蓉大干了一场,整个群芳苑都让这家伙闹腾了起来,要不是自己起得早托了这家伙出来,指不定他们俩谁就当地的放一把火烧了干净!这才几个时辰就又开始折腾!

珠大爷见史繁生愣是没个反应,连表情都是一个样儿的难看,要不是自己脸皮厚,早让冷死了。想到这里珠大爷又是“嘿嘿”一笑,果然自己的眼光不错,安庆这小子太有潜力了,居然还冷静地候在史繁生身后,分毫不受影响。

可安庆的苦谁又知道呢!

看着自己这边的实在没地方下手,芙蓉那茬子史繁生那可是明白的说了,反感,可别在这时候让史繁生多讨厌些,以后这事还得靠这人圆乎呢。

“昨天那小姑娘滋味不错吧!”珠大爷终于想到了切入点,这回子心中直夸自己聪明多打听了些才过来,“听说那小妮子可是千金贵体家的!”

史繁生果然中计了!

安庆明明白白感觉到主子身上的气场变化,不由得又退后了两步,这珠大爷简直太没水平了,主子这明显就是要爆发的前兆么。

珠大爷自然看不出史繁生的细微变化,只道自己说得不够清楚,“前一阵子的官盐走私案子记得不,青州不就栽了个刺史么,嘿,还真是倒霉的,那家伙居然是自请的罪状,圣上宽仁,”珠大爷恭敬的朝东面拱了拱手,继续道,“只判了个流放三千,家眷没入奴籍,这千金的小姐可不就划到了咱们这里了?”

史繁生眉头蹙得愈加紧了,不由得问了一声,“中间可还隔了个冀州?”话一出口,三个人中就有两个呆了呆,一个是安庆,一个就是史繁生自己。

珠大爷这回得意的哪里顾得上其他,唾沫星子乱溅着,“我也道了声‘怪哉’,”史繁生很想知道为什么,可这家伙居然用了这么个文雅的词,实在是受不了,低头看着账本。

其实是看不进去的。

说话的人却以为自己的故事不够精简,很快改掉了掉书袋子的打算,“有人做了手脚,把这家小姐的奴籍硬是改成了娼籍,估计是有仇家的。”说完,颇为自己的简明扼要和推断精辟满意,点点头,以示可信。

史繁生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珠大爷的自我欣赏有多恶心了,一门心思的想着那件事,青州刺史那件案子……千金家的身子……

安庆艰难的咽了咽唾沫,挺住,一定要挺住,自己已经退到屏风面儿上了,一定要挺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